一分师 (15)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5、

那时候之前,有个电影,人证,很火,主题歌苍凉忧伤。妈妈,那顶旧草帽是我唯一珍爱的无价之宝,但我们已经失去,没有人再能找回,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我听一遍,就想流泪。我想去姚的宿舍,告诉他,我不介意他对周红妈妈说的那些话了。但我没有去,大概觉得那太戏剧化,太矫情。男人总觉得有些话婆婆妈妈,很难说出口。

这样过了两个月,春天在不知不觉中又来了。白玉兰在早春酥暖的风里无所顾忌地傲立枝头,令我想起某些时光,但也不过是一闪之间。我们现在是很好的同事,没有暧昧,循规蹈矩。但我也总是观察着,不知道哪一天她会恋爱,有一个男孩子站在她身旁。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我想起这一点时,总怅然若失,但又不可以表现出来。

有一天室主任找到我,说,赵,你劝劝姚吧,他最近太不像话了,天天,要么迟到,要么早上不来上班。他这样,要出问题的。

我已经听说姚最近的表现有一段时间了,但能让我们儒雅的室主任特地来说,说明他的确是过分,并且要给予组织处理了。我说,好的,主任,不过我不知道我的话有用没用。

肯定有用啊,你们曾经那么好,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堕落下去吧?他这样,去劳动服务公司的名额,可就归他了。

劳动服务公司,是新近成立的部门,原则上,各个部门都把本部门的冗员或者不那么守规矩的人,打发到劳动服务公司去。劳动服务公司需要自己去开辟业务,或者整理单位里的边角废料,卖给乡镇企业。听说,还要利用厂区角上的一片空地做一个养猪场,利用各个食堂的泔水养猪。我有时想,这和我一分师倒是专业对口。但也就一瞬间,便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实际上,去那里的人就是打入另册了。

我说,主任,我找他谈。

晚上,我和周红在宿舍里。隔壁新宿舍工地上,工人还在加班工作。搅拌机还在转着,砖头敲击砖头的声音很清脆。这个新宿舍已经盖到了第三层,比我们现有的宿舍都高了。我们的老宿舍都是两层的青砖建筑,三角坡顶,洋瓦,是典型五十年代的建筑,也有人称为苏式建筑。新宿舍要盖到五楼,那样可以装进更多的人去,我们便可能申请一间房间做鸳鸯房。

门开了,田芬芬站在门口,周红赶紧说,芬芬,进来啊,站在那里做什么?芬芬进来,还没说话,便眼汪汪了。我说,芬芬,你别哭啊,是不是姚的事情啊?她点点头,说,赵,你千万去劝劝他,他现在每天晚上打牌,打麻将,几个人赌博,昏天黑地,早上爬不起来。我劝不住他,我好好和他说,他不理我。我想过,我,我离开他,可是我实在不忍心把他扔下不管,他都这样了,我再离开他,我做不出来。芬芬哭着说。

后来,周红说,芬芬早已是姚的人了,就差一张纸,也是进退两难的原因之一。

我跟着芬芬去了姚的宿舍,宿舍里烟雾弥漫,灯光下,姚的嘴唇之间夹了一根香烟,一只眼睛被升起的烟雾熏得眯了一半,正把一张骨牌拍下去,幺鸡!

他看我进去,动了动嘴唇,说,赵助理来啦,坐!

我听得很不舒服。我当然知道他是故意要我不舒服。我说,姚,不打了吧。他说,下班时间,赵助理,八小时之外是我的自由。

这句话很著名。其他三个人看看我,又看看姚,有些犹豫。姚说,哥们继续。你倒是出牌呀,轮到你出牌他妈每次像女人生孩子。

我说,可是你现在每天不好好上班,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你是代表组织来找我谈话?那明天再谈好吧?

我突然怒了,一只手伸到牌桌上,把所有牌都推散了,大叫道,你他妈混蛋!我叫你打,让你打!

姚一把抓住我胸口衣服,瞪大了眼睛,凶狠地看着我,也大叫,我就是混蛋,你刚刚知道吗?打我呀!你以为你是谁,真他妈以为自己是领导?

我实在忍不住,狠劲地扳住他的手。我只有打他,这件事情才会有结果,我打了他,他才会确定我的眼里还有他,才能让我们翻过一页。他先打了过来,我脸上又痛又涨。这厮大概早憋着要和我干架了。他还真了解我,我也想打架。我毫不客气地还了一拳给他,和他撕扯在一起,把他床上的蚊帐也拉了下来。我只听到凳子翻落在地板上,田芬芬在旁边大喊着,你俩别打了,别打了啊!

我俩是被其他三个打麻将的人拉开的。我的上衣破了,我觉得眼角肿了起来。当然,他占不到便宜,他的鼻子被我击中了,昂着头,试图阻止鼻血流到地板上。

芬芬整理好了他的床铺,其他几个人走了,他说,芬芬,让我们单独呆一会儿。

我们坐在他的床上,背靠着墙,两脚踏在床沿上,他把头尽量昂起来。很久,我们都不说话,只听到远处搅拌机哐当哐当转动的声音。

你他妈是头猪!混蛋!你不为自己想,你难道不为芬芬想想?她跟你,就为了看你一天天堕落?

我忍不住骂了起来。我听见他开始小声啜泣,后来便嚎啕大哭起来。我知道,他失去了亲人,我知道,他以为他做错了事情,所以上帝要惩罚他。即使他只相信了一点点,也是他心头不可承受之重。他来告诉我,也许还去找了其他的人,他想求得我原谅,求得所有人的原谅,卸去心头的重负,可是我没有告诉他,我原谅他。我的心也酸酸的。

妈妈,那顶旧草帽是我唯一珍爱的无价之宝,但我们已经失去,没有人再能找回,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第二天我们都是带着伤去上班的,就像大部分成年人,带着伤生活,接受不完美的世界,不完美的自己。不用分析,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打了一架。我离开姚宿舍的时候,把手压在他手上,说,姚,不要跟自己较劲了,想想你妈,想想芬芬。至于我,我他妈打了你了,出气了,扯平了。

那是最近很少有的时刻,下班后,我和李航都在整理办公桌上的东西,准备离开办公室。我知道她最近也不常来办公室看书了,有时心里不免想,那些不在办公室的日子她在做些什么。她看着我的半边青肿的脸,笑着说,我以为你从来不打架的。我说,那你看错我了。她说,我知道,我一直看不透你。我说,其实我也看不透你。她说,大概是吧,没有一眼可以看到底的人。
 
最后编辑: 2021-01-27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3.72%
15、
早几年有个日本电影,人证,主题歌苍凉忧伤。妈妈,那顶旧草帽是我唯一珍爱的无价之宝,但我们已经失去,没有人再能找回,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我听一遍,就想流泪。我想去姚的宿舍,告诉他,我不介意他对周红妈妈说的那些话了。但我没有去,大概觉得那太戏剧化,太矫情。男人总觉得有些话婆婆妈妈,很难说出口。

这样过了两个月,春天在不知不觉中又来了。白玉兰在早春酥暖的风里无所顾忌地傲立枝头,令我想起某些时光,但也不过是一闪之间。我们现在是很好的同事,没有暧昧,循规蹈矩。但我也总是观察着,不知道哪一天她会恋爱,有一个男孩子站在她身旁。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我想起这一点时,总怅然若失,但又不可以表现出来。

有一天室主任找到我,说,赵,你劝劝姚吧,他最近太不像话了,天天,要么迟到,要么早上不来上班。他这样,要出问题的。

我已经听说姚最近的表现有一段时间了,但能让我们儒雅的室主任特地来说,说明他的确是过分,并且要给予组织处理了。我说,好的,主任,不过我不知道我的话有用没用。

肯定有用啊,你们曾经那么好,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堕落下去吧?他这样,去劳动服务公司的名额,可就归他了。

劳动服务公司,是新近成立的部门,原则上,各个部门都把本部门的冗员或者不那么守规矩的人,打发到劳动服务公司去。劳动服务公司需要自己去开辟业务,或者整理单位里的边角废料,卖给给乡镇企业。听说,还要利用厂区角上的一片空地做一个养猪场,利用各个食堂的泔水养猪。我有时想,这和我一分师倒是专业对口。但也就一瞬间,便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实际上,去那里的人就是打入另册了。

我说,主任,我找他谈。

晚上,我和周红在宿舍里。隔壁新宿舍工地上,工人还在加班工作。搅拌机还在转着,砖头敲击砖头的声音很清脆。这个新宿舍已经盖到了第三层,比我们现有的宿舍都高了。我们的老宿舍都是两层的青砖建筑,三角坡顶,洋瓦,是典型五十年代的建筑,也有人称为苏式建筑。新宿舍要盖到五楼,那样可以装进更多的人去,我们便可能申请一间房间做鸳鸯房。

门开了,田芬芬站在门口,周红赶紧说,芬芬,进来啊,站在那里做什么?芬芬进来,还没说话,便眼汪汪了。我说,芬芬,你别哭啊,是不是姚的事情啊?她点点头,说,赵,你千万去劝劝他,他现在每天晚上打牌,打麻将,几个人赌博,昏天黑地,早上爬不起来。我劝不住他,我好好和他说,他不理我。我想过,我,我离开他,可是我实在不忍心把他扔下不管,他都这样了,我再离开他,我做不出来。芬芬哭着说。

后来,周红说,芬芬早已是姚的人了,就差一张纸,也是进退两难的原因之一。

我跟着芬芬去了姚的宿舍,宿舍里烟雾弥漫,灯光下,姚的嘴唇之间夹了一根香烟,一只眼睛被升起的烟雾熏得眯了一半,正把一张骨牌拍下去,幺鸡!

他看我进去,动了动嘴唇,说,赵助理来啦,坐!

我听得很不舒服。我当然知道他是故意要我不舒服。我说,姚,不打了吧。他说,下班时间,赵助理,八小时之外是我的自由。

这句话很著名。其他三个人看看我,又看看姚,有些犹豫。姚说,哥们继续。你倒是出牌呀,轮到你出牌他妈每次像女人生孩子。

我说,可是你现在每天不好好上班,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你是代表组织来找我谈话?那明天再谈好吧?

我突然怒了,一只手伸到牌桌上,把所有牌都推散了,大叫道,我叫你打,叫你打!

姚一把抓住我胸口衣服,瞪大了眼睛,凶狠地看着我,也大叫,你以为你是谁,真他妈以为自己是领导?

他的另外一只手打了过来,我觉得脸上又痛又涨。他还真了解我,我就是想来打一架的。我毫不客气地还了一拳给他,和他撕扯在一起,把他床上的蚊帐也拉了下来。我只听到凳子翻落在地板上,田芬芬在旁边大喊着,你俩别打了,别打了啊!

我俩是被其他三个打麻将的人拉开的。我的上衣破了,我觉得眼角肿了起来。当然,他占不到便宜,他的鼻子被我击中了,昂着头,试图阻止鼻血流到地板上。

芬芬整理好了他的床铺,其他几个人走了,我说,芬芬,让我们单独呆一会儿。

我们坐在他的床上,背靠着墙,两脚踏在床沿上,他把头尽量昂起来。很久,我们都不说话,只听到远处搅拌机哐当哐当转动的声音。

你他妈是头猪!混蛋!你不为自己想,你难道不为芬芬想想?她跟你,就为了看你一天天堕落?

我忍不住骂了起来。我听见他开始小声啜泣,后来便嚎啕大哭起来。我知道,他失去了亲人,我知道,他以为他做错了事情,所以上帝要惩罚他。即使他只相信了一点点,也是他心头不可承受之重。他来告诉我,也许还去找了其他的人,他想求得我原谅,求得所有人的原谅,卸去心头的重负,可是我没有告诉他,我原谅他。我的心也酸酸的。

妈妈,那顶旧草帽是我唯一珍爱的无价之宝,但我们已经失去,没有人再能找回,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第二天我们都是带着伤去上班的。不用分析,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打了一架。我离开姚宿舍的时候,把手压在他手上,说,姚,不要跟自己较劲了,想想你妈,想想芬芬。至于我,我他妈打了你了,出气了,扯平了。

那是最近很少有的时刻,下班后,我和李航都在整理办公桌上的东西,准备离开办公室。我知道她最近也不常来办公室看书了,有时心里不免想,那些不在办公室的日子她在做些什么。她看着我的半边青肿的脸,笑着说,我以为你从来不打架的。我说,那你看错我了。她说,我知道,我一直看不透你。我说,其实我也看不透你。她说,大概是吧,没有一眼可以看到底的人。
姚混蛋,有点紧张复杂伤感,但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对的,没有一眼可以看到底的人。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唉,赵在姚的心目中这么重要吗?比芬芬、比逝去的亲人的期望还重要?
应该不是赵重要,而是父亲和妹妹重要。他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某种心理暗示压迫着他。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34.76%
我觉得姚挺惨的,不甘人下又没资本上位,干点儿坏事儿还都报应在亲人身上,小赵有情有义,应该能够帮助姚振作起来。

劳动服务公司,好像是体制内单位的标配,像电冰箱里的灯,很没有存在感,但又不能没有,主要作用是收容体制内不受重用又不能辞退的员工,姚要是走到那一步,就前途尽毁了,芬芬也是所托非人啦,小赵任务艰巨啊,一定要把姚拉回正轨。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觉得姚挺惨的,不甘人下又没资本上位,干点儿坏事儿还都报应在亲人身上,小赵有情有义,应该能够帮助姚振作起来。

劳动服务公司,好像是体制内单位的标配,像电冰箱里的灯,很没有存在感,但又不能没有,主要作用是收容体制内不受重用又不能辞退的员工,姚要是走到那一步,就前途尽毁了,芬芬也是所托非人啦,小赵任务艰巨啊,一定要把姚拉回正轨。
可我还是关心赵和李航该怎么弄。姚嘛,干一架,估计就整明白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