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6.50%
ThinkstockPhotos-533297845.jpg
我头次在加拿大买到Shanghai Bok Choy很是意外,也有点开心,毕竟很少见到以上海命名的蔬菜或者商品。大概是广东朋友翻译过来的名字,因为他们来得早。如果读出来,该是上海白菜。这种最普通的菜,中国大部分地区应该都有种植,何以最后让上海得了名头,不得而知。在国内大部分地区,它叫青菜,不叫白菜。

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怎么翻译,随他去,总之它还是那个菜。

我记得我们那里,矮脚青菜是最好的。矮脚青菜的菜帮粗短,叶肥厚,比上面图片里青菜更矮胖一些,一煮就糯。而长得高高的青菜,菜帮细长,吃口是梗性的,就不受欢迎。

霜降之后,青菜变得好吃,菜帮入口即化,并且带了甜味。初雪后,万物宁静,屋边自留地里,白雪之上露出墨绿的菜叶,现在想起来是极美的图画。家里没菜吃了,我父母就会挖开雪挑上几棵青菜进屋。那一顿青菜的味道绝不输于红烧肉。

但总体上,我从小对青菜这样东西没有太多感触,因为过于常见,直到八十年代听说香港人买青菜都只买几棵,才大惊小怪起来,这怎么活?

几十年后,老屋和老屋边的菜地早已不见踪影,我在一个仍有点陌生的国家,买一种叫上海白菜的青菜,似遇见故人,又不知从何说起。今早看朋友圈,大家都在聊最近国内的物价,青菜价格到了七块钱了,使我有些恍惚。

一次瘟疫改变了世界,很多东西终究是回不去了。比如这房价,比如这菜价,涨起来了,跌回去就难。一边是回不去的物价,一边是回不去的乡愁,说到底是回不去的人生。我以前老幻想岁月静好,现在回头想,也许一两年前,那就是岁月静好。消极的时候也会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等到,毕竟每个人运气不同。
 
最后编辑: 2021-01-30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32
当前赞力
62.63%
浏览附件650480
我头次在加拿大买到Shanghai Bok Choy很是意外,也有点开心,毕竟很少见到以上海命名的蔬菜或者商品。估计这是广东朋友翻译过来的名字,因为他们来得早。如果读出来,该是上海白菜。这种最普通的菜,估计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有种植,何以最后让上海得了名头,不得而知。在国内大部分地区,它叫青菜,不叫白菜。

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怎么翻译,随他去,总之它还是那个菜。

我记得我们那里,矮脚青菜是最好的。矮脚青菜的菜帮粗短,叶肥厚,比上面图片里青菜更矮胖一些,一煮就糯。而长得高高的青菜,菜帮细长,吃口是梗性的,就不受欢迎。

霜降之后,青菜变得好吃,菜帮入口即化,并且带了甜味。我印象最深的是,初雪后,万物宁静,屋边自留地里,白雪之上露出墨绿的菜叶。家里没菜吃了,我父母就会挖开雪挑上几棵青菜进屋。那一顿青菜的味道绝不输于红烧肉。

但总体上,我从小对青菜这样东西没有太多感触,因为过于常见,直到八十年代听说香港人买青菜都只买几棵,才大惊小怪叫起来,这怎么活?

几十年后,老屋和老屋边的菜地早已不见踪影,我在一个仍有点陌生的国家,买一种叫上海白菜的青菜,想起一些旧事。

今天早上看朋友圈,大家都在聊最近国内的物价,青菜价格到了七块钱了,使我有些恍惚。

一次瘟疫改变了世界,很多东西终究是回不去了。比如这房价,比如这菜价,涨起来了,跌回去就难。一边是回不去的物价,一边是回不去的乡愁,说到底是回不去的人生。我以前老幻想岁月静好,现在回头想,也许一两年前,那就是岁月静好。消极的时候也会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等到,毕竟每个人运气不同。
最后一段,确实如此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浏览附件650480
我头次在加拿大买到Shanghai Bok Choy很是意外,也有点开心,毕竟很少见到以上海命名的蔬菜或者商品。估计这是广东朋友翻译过来的名字,因为他们来得早。如果读出来,该是上海白菜。这种最普通的菜,估计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有种植,何以最后让上海得了名头,不得而知。在国内大部分地区,它叫青菜,不叫白菜。

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怎么翻译,随他去,总之它还是那个菜。

我记得我们那里,矮脚青菜是最好的。矮脚青菜的菜帮粗短,叶肥厚,比上面图片里青菜更矮胖一些,一煮就糯。而长得高高的青菜,菜帮细长,吃口是梗性的,就不受欢迎。

霜降之后,青菜变得好吃,菜帮入口即化,并且带了甜味。我印象最深的是,初雪后,万物宁静,屋边自留地里,白雪之上露出墨绿的菜叶。家里没菜吃了,我父母就会挖开雪挑上几棵青菜进屋。那一顿青菜的味道绝不输于红烧肉。

但总体上,我从小对青菜这样东西没有太多感触,因为过于常见,直到八十年代听说香港人买青菜都只买几棵,才大惊小怪叫起来,这怎么活?

几十年后,老屋和老屋边的菜地早已不见踪影,我在一个仍有点陌生的国家,买一种叫上海白菜的青菜,想起一些旧事。

今天早上看朋友圈,大家都在聊最近国内的物价,青菜价格到了七块钱了,使我有些恍惚。

一次瘟疫改变了世界,很多东西终究是回不去了。比如这房价,比如这菜价,涨起来了,跌回去就难。一边是回不去的物价,一边是回不去的乡愁,说到底是回不去的人生。我以前老幻想岁月静好,现在回头想,也许一两年前,那就是岁月静好。消极的时候也会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等到,毕竟每个人运气不同。
我老家叫它上海青,长成菜苔特别脆甜。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6.50%
白菜叫 中国菜,花椒叫 四川花椒,苹果叫 美国蛇果

阳澄湖大闸蟹
法国帝王蟹
嗯,荷兰豆。我本来想表达的是,国内用地区名字命名的蔬菜不多。大蒜,白菜,包括花椒,我们一直习惯直呼其名,花椒就是花椒,绝对不加四川二字。连这个上海青,我也是刚刚知道,我们就叫它青菜。:LOL: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