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带给我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写这个题目是因为昨天接到我前妻的一个电话:她问我是否已经向哈法市政府表态:死后遗体不捐献,我听了这个话,感觉有点吃惊,说实话,尽管我自诩修佛多年,但还真不如她对生死的态度洒脱。换句话说,还真没考虑这个问题。

她说她已经签字不同意遗体捐献,她还说如果我不表态就等于默认。 我听了她的话,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上下一句,那你不捐献,遗体火化以后准备在这里搞墓地,她的回答竟然和我的不谋而合!她说准备海葬。我也是!这个疫情突然将她与我拉到了一个人人必须面对的现实——死亡。 她跟我说了很多, 比如房子,她有两处房子,这两处房子当初都是我投的钱买的,她已经写好遗嘱给我女儿。 我则相反,到现在没有把我的两套房子立遗嘱给我女儿。 我听了她的话,不知该说什么好,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而我们在50多岁却走向了分离,本来分离以后多年不再来往,但是,因为这个疫情,她的生意没了,人似乎少了主心骨,加上那次突然银行要缴纳滞纳金,账户入不敷出,来求我帮忙, 我帮了她一把,于是,原来断了的因缘,又续上了,但是,这种续实际是一种假象,假如没有疫情,她的生意做的好好的,也许也就不会再来往。现在,大家都明白,再续前缘已经没有意义,正如她那天和我在电话里说的:我们每个人到最后都是自己离开。我听了她的话,我在想,这个人的觉悟真的和宗教信仰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信宗教,但她面对生死的洒脱比我这个信宗教的还好。

当然,我们的心态对我女儿的影响最大,那天,我去我女儿家,看到我女儿在读《与神对话》这本书,我的心用语言是难以形容的。 当然,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相信我女儿的余生会无忧无虑的。因为她有5套房子,即便这5套房子,她出租四套也够吃够用了。

写完这篇文章,我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场瘟疫还是诅咒这场瘟疫,总之, 感觉是一种混合体。 新的一年马上开始了, 这一年我们还是老样子,三人三个家。 都是单身。 正如她所言,我们本来就是独来独往的,给每个人留一个自己的空间难道不好吗?!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2.78%
写这个题目是因为昨天接到我前妻的一个电话:她问我是否已经向哈法市政府表态:死后遗体不捐献,我听了这个话,感觉有点吃惊,说实话,尽管我自诩修佛多年,但还真不如她对生死的态度洒脱。换句话说,还真没考虑这个问题。

她说她已经签字不同意遗体捐献,她还说如果我不表态就等于默认。 我听了她的话,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上下一句,那你不捐献,遗体火化以后准备在这里搞墓地,她的回答竟然和我的不谋而合!她说准备海葬。我也是!这个疫情突然将她与我拉到了一个人人必须面对的现实——死亡。 她跟我说了很多, 比如房子,她有两处房子,这两处房子当初都是我投的钱买的,她已经写好遗嘱给我女儿。 我则相反,到现在没有把我的两套房子立遗嘱给我女儿。 我听了她的话,不知该说什么好,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而我们在50多岁却走向了分离,本来分离以后多年不再来往,但是,因为这个疫情,她的生意没了,人似乎少了主心骨,加上那次突然银行要缴纳滞纳金,账户入不敷出,来求我帮忙, 我帮了她一把,于是,原来断了的因缘,又续上了,但是,这种续实际是一种假象,假如没有疫情,她的生意做的好好的,也许也就不会再来往。现在,大家都明白,再续前缘已经没有意义,正如她那天和我在电话里说的:我们每个人到最后都是自己离开。我听了她的话,我在想,这个人的觉悟真的和宗教信仰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信宗教,但她面对生死的洒脱比我这个信宗教的还好。

当然,我们的心态对我女儿的影响最大,那天,我去我女儿家,看到我女儿在读《与神对话》这本书,我的心用语言是难以形容的。 当然,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相信我女儿的余生会无忧无虑的。因为她有5套房子,即便这5套房子,她出租四套也够吃够用了。

写完这篇文章,我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场瘟疫还是诅咒这场瘟疫,总之, 感觉是一种混合体。 新的一年马上开始了, 这一年我们还是老样子,三人三个家。 都是单身。 正如她所言,我们本来就是独来独往的,给每个人留一个自己的空间难道不好吗?!
生与死,这是个哲学问题,再长篇幅说不完。。。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写这个题目是因为昨天接到我前妻的一个电话:她问我是否已经向哈法市政府表态:死后遗体不捐献,我听了这个话,感觉有点吃惊,说实话,尽管我自诩修佛多年,但还真不如她对生死的态度洒脱。换句话说,还真没考虑这个问题。

她说她已经签字不同意遗体捐献,她还说如果我不表态就等于默认。 我听了她的话,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上下一句,那你不捐献,遗体火化以后准备在这里搞墓地,她的回答竟然和我的不谋而合!她说准备海葬。我也是!这个疫情突然将她与我拉到了一个人人必须面对的现实——死亡。 她跟我说了很多, 比如房子,她有两处房子,这两处房子当初都是我投的钱买的,她已经写好遗嘱给我女儿。 我则相反,到现在没有把我的两套房子立遗嘱给我女儿。 我听了她的话,不知该说什么好,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而我们在50多岁却走向了分离,本来分离以后多年不再来往,但是,因为这个疫情,她的生意没了,人似乎少了主心骨,加上那次突然银行要缴纳滞纳金,账户入不敷出,来求我帮忙, 我帮了她一把,于是,原来断了的因缘,又续上了,但是,这种续实际是一种假象,假如没有疫情,她的生意做的好好的,也许也就不会再来往。现在,大家都明白,再续前缘已经没有意义,正如她那天和我在电话里说的:我们每个人到最后都是自己离开。我听了她的话,我在想,这个人的觉悟真的和宗教信仰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信宗教,但她面对生死的洒脱比我这个信宗教的还好。

当然,我们的心态对我女儿的影响最大,那天,我去我女儿家,看到我女儿在读《与神对话》这本书,我的心用语言是难以形容的。 当然,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相信我女儿的余生会无忧无虑的。因为她有5套房子,即便这5套房子,她出租四套也够吃够用了。

写完这篇文章,我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场瘟疫还是诅咒这场瘟疫,总之, 感觉是一种混合体。 新的一年马上开始了, 这一年我们还是老样子,三人三个家。 都是单身。 正如她所言,我们本来就是独来独往的,给每个人留一个自己的空间难道不好吗?!
感谢admin老板点赞,令蓬荜生辉。感谢周大侠、木南、小海星几位大款点赞。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34.35%
写这个题目是因为昨天接到我前妻的一个电话:她问我是否已经向哈法市政府表态:死后遗体不捐献,我听了这个话,感觉有点吃惊,说实话,尽管我自诩修佛多年,但还真不如她对生死的态度洒脱。换句话说,还真没考虑这个问题。

她说她已经签字不同意遗体捐献,她还说如果我不表态就等于默认。 我听了她的话,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上下一句,那你不捐献,遗体火化以后准备在这里搞墓地,她的回答竟然和我的不谋而合!她说准备海葬。我也是!这个疫情突然将她与我拉到了一个人人必须面对的现实——死亡。 她跟我说了很多, 比如房子,她有两处房子,这两处房子当初都是我投的钱买的,她已经写好遗嘱给我女儿。 我则相反,到现在没有把我的两套房子立遗嘱给我女儿。 我听了她的话,不知该说什么好,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而我们在50多岁却走向了分离,本来分离以后多年不再来往,但是,因为这个疫情,她的生意没了,人似乎少了主心骨,加上那次突然银行要缴纳滞纳金,账户入不敷出,来求我帮忙, 我帮了她一把,于是,原来断了的因缘,又续上了,但是,这种续实际是一种假象,假如没有疫情,她的生意做的好好的,也许也就不会再来往。现在,大家都明白,再续前缘已经没有意义,正如她那天和我在电话里说的:我们每个人到最后都是自己离开。我听了她的话,我在想,这个人的觉悟真的和宗教信仰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信宗教,但她面对生死的洒脱比我这个信宗教的还好。

当然,我们的心态对我女儿的影响最大,那天,我去我女儿家,看到我女儿在读《与神对话》这本书,我的心用语言是难以形容的。 当然,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相信我女儿的余生会无忧无虑的。因为她有5套房子,即便这5套房子,她出租四套也够吃够用了。

写完这篇文章,我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场瘟疫还是诅咒这场瘟疫,总之, 感觉是一种混合体。 新的一年马上开始了, 这一年我们还是老样子,三人三个家。 都是单身。 正如她所言,我们本来就是独来独往的,给每个人留一个自己的空间难道不好吗?!
强烈建议你们三个人复合!!!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写这个题目是因为昨天接到我前妻的一个电话:她问我是否已经向哈法市政府表态:死后遗体不捐献,我听了这个话,感觉有点吃惊,说实话,尽管我自诩修佛多年,但还真不如她对生死的态度洒脱。换句话说,还真没考虑这个问题。

她说她已经签字不同意遗体捐献,她还说如果我不表态就等于默认。 我听了她的话,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上下一句,那你不捐献,遗体火化以后准备在这里搞墓地,她的回答竟然和我的不谋而合!她说准备海葬。我也是!这个疫情突然将她与我拉到了一个人人必须面对的现实——死亡。 她跟我说了很多, 比如房子,她有两处房子,这两处房子当初都是我投的钱买的,她已经写好遗嘱给我女儿。 我则相反,到现在没有把我的两套房子立遗嘱给我女儿。 我听了她的话,不知该说什么好,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而我们在50多岁却走向了分离,本来分离以后多年不再来往,但是,因为这个疫情,她的生意没了,人似乎少了主心骨,加上那次突然银行要缴纳滞纳金,账户入不敷出,来求我帮忙, 我帮了她一把,于是,原来断了的因缘,又续上了,但是,这种续实际是一种假象,假如没有疫情,她的生意做的好好的,也许也就不会再来往。现在,大家都明白,再续前缘已经没有意义,正如她那天和我在电话里说的:我们每个人到最后都是自己离开。我听了她的话,我在想,这个人的觉悟真的和宗教信仰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信宗教,但她面对生死的洒脱比我这个信宗教的还好。

当然,我们的心态对我女儿的影响最大,那天,我去我女儿家,看到我女儿在读《与神对话》这本书,我的心用语言是难以形容的。 当然,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相信我女儿的余生会无忧无虑的。因为她有5套房子,即便这5套房子,她出租四套也够吃够用了。

写完这篇文章,我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场瘟疫还是诅咒这场瘟疫,总之, 感觉是一种混合体。 新的一年马上开始了, 这一年我们还是老样子,三人三个家。 都是单身。 正如她所言,我们本来就是独来独往的,给每个人留一个自己的空间难道不好吗?!
太平洋,大西洋,还是印度洋,北冰洋也不错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次疫情使人们看清了人生的本质,平时忙忙碌碌的,人来人往的,确实没有静下心来想,也没有机会直面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木南说的是对的,一家人平平安安地在一起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她说到如果能回到从前,她会选择不移民。如果可以回到从前,我想我也会选择不移民。我父亲在中国生病我也不能帮上忙,而且因为疫情我也不能在中国和加拿大之间走动,真的后悔,如果不移民,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这是我的错,我真希望一家人在一起,这个最重要。

楼主,既然你和前妻都没有再婚,也只有一个女儿是至亲,为什么不能三个人再成一个家呢?即使希望有各人的空间,也可以住的近一点,来往多一些,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的呢?尤其在这个寒冷和艰难的疫情中的冬天。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次疫情使人们看清了人生的本质,平时忙忙碌碌的,人来人往的,确实没有静下心来想,也没有机会直面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木南说的是对的,一家人平平安安地在一起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她说到如果能回到从前,她会选择不移民。如果可以回到从前,我想我也会选择不移民。我父亲在中国生病我也不能帮上忙,而且因为疫情我也不能在中国和加拿大之间走动,真的后悔,如果不移民,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这是我的错,我真希望一家人在一起,这个最重要。

楼主,既然你和前妻都没有再婚,也只有一个女儿是至亲,为什么不能三个人再成一个家呢?即使希望有各人的空间,也可以住的近一点,来往多一些,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的呢?尤其在这个寒冷和艰难的疫情中的冬天。
不移民,领悟不了这些道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次疫情使人们看清了人生的本质,平时忙忙碌碌的,人来人往的,确实没有静下心来想,也没有机会直面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木南说的是对的,一家人平平安安地在一起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她说到如果能回到从前,她会选择不移民。如果可以回到从前,我想我也会选择不移民。我父亲在中国生病我也不能帮上忙,而且因为疫情我也不能在中国和加拿大之间走动,真的后悔,如果不移民,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这是我的错,我真希望一家人在一起,这个最重要。

楼主,既然你和前妻都没有再婚,也只有一个女儿是至亲,为什么不能三个人再成一个家呢?即使希望有各人的空间,也可以住的近一点,来往多一些,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的呢?尤其在这个寒冷和艰难的疫情中的冬天。
凡事都有代价,人总不能方方面面都占利,既然选择移民,有些事情就不要多想。木南那样说,是建立在国内他老公保持正常的假设条件下,其实国内人际关系更复杂,压力更大,以他老公那种心思重的性格,难免不会发生同样的事,甚至还会提前。卡村这种地方,两个人都有工作,几年就能把房贷还完,能有多少压力? 而且加拿大这种地方社会压力极小,没有医疗,养老,教育的后顾之忧,就这样还能出事,只能说更多的原因是在自身。
你如果留在国内,其实也帮不了多少忙,你父亲应该也不希望你因为要照顾他而羁绊在国内。加拿大回国也就一天功夫,出现疫情不能回去是特殊情况,就是在国内,要是你父亲需要时你正好被封在武汉,一样也是无能为力。
 
最后编辑: 2021-02-07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凡事都有代价,人总不能方方面面都占利,既然选择移民,有些事情就不要多想。木南那样说,是建立在国内他老公保持正常的假设条件下,其实国内人际关系更复杂,压力更大,以他老公那种心思重的性格,难免不会发生同样的事,甚至还会提前。卡村这种地方,两个人都有工作,几年就能把房贷还完,能有多少压力? 而且加拿大这种地方社会压力极小,没有医疗,养老,教育的后顾之忧,就这样还能出事,只能说更多的原因是在自身。
你如果留在国内,其实也帮不了多少忙,你父亲应该也不希望你因为要照顾他而羁绊在国内。加拿大回国也就一天功夫,出现疫情不能回去是特殊情况,就是在国内,要是你父亲需要时你正好被封在武汉,一样也是无能为力。

我在国内和父母在一起的,所以不移民的话就是还是每天都能互相照顾的。

国内现在有的家庭,为了能在一个城市,或者子女换工作,或者父母退休去子女处,也是尽量呆在一个地方。

木南先生的问题是没有安全感,这一点我能体会,我也是在这里没有安全感,如果回中国休假,我就会一直睡,因为放松了,所有的疲倦都来了,好像几年的缺觉都需要补充,只想睡。

我觉得做事情能减轻忧虑,即使是扫雪什么的,全神灌注在做的事情上,精神上就能放松一些。
 
最后编辑: 2021-02-07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在国内和父母在一起的,所以不移民的话就是还是每天都能互相照顾的。

国内现在有的家庭,为了能在一个城市,或者子女换工作,或者父母退休去子女处,也是尽量呆在一个地方。

木南先生的问题是没有安全感,这一点我能体会,我也是在这里没有安全感,如果回中国休假,我就会一直睡,因为放松了,所有的疲倦都来了,好像几年的缺觉都需要补充,只想睡。

我觉得做事情能减轻忧虑,即使是扫雪什么的,全神灌注在做的事情上,精神上就能放松一些。
我在国内也是远离父母,14岁就离家100多公里去读书,然后就越走越远

我从没有安全感的问题,到哪里都很适应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