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师 (17 完)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7、

后果很严重。后果之一,周红很伤心,不愿再理睬我。她有理由认为我背叛了她。除了特别亲密的关系,谁会和一个女孩一起做这种事情呢?并且是冒着丢失大好前程的危险。李航这样做,人们会认为是她的个性使然,还有她的家庭背景,使她容易做冒险的事情。而我,被人看做少年老成的青年才俊,没什么背景,甘愿冒险做这种事情,还能有什么解读?

深心里,大乔小乔,都想揽入铜雀台,现实里,只能要一个。大约就是这样的困境,众人眼里下流并且过分的妄想。

这件事情,程书记也出面了,党管干部,肯定要体现。你到底爱周红还是李航?你不能逃避,假装搞不清楚,假装跟一个是真的,跟另外一个是友谊,你那是耍流氓。严重一点,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早几年,退到1983年,告诉你,谈三个恋爱是乱搞,五个以上是流氓罪,知道吗?

程书记这样说,我有些害怕。八三年严打我当然知道。我想了想,我高中里爱过一个女孩,无疾而终,如果加上大学里的,已经够三个了。组织搞外调,这些事情是很容易调查清楚的。

程书记也多少给了我一点安慰。你呀,这么聪明一个人,一点脑子没有。这件事情,要不是李航咬死是她一个人的主意,你怎么收场?不过,我劝你,离她远一点,为你好,也为她好。

这当口上,其他部门的实习助理开始转正,陆续分配到各个部门。没有转正的,就没戏了,最多提到组长一级。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我这种情况也许是要一撸到底了,但我希望不要影响到李航,要真是那样,我会更难过。我意识到,现在我和她的关系,不是单纯的感情问题了。如果我们再走近,会影响到两个人的前途。

那些天情绪低落。但是,如果问我是否后悔,我却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只是对周红有负罪感。因为我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发生了这件事情。我一边继续做着手头的事情,做着搬回设计室的准备,一边想着还可不可以挽回和周红的关系。想到曾经的甜蜜和美好,我很难过。认真考虑后,我知道,周红心里怕是会永远留下伤口了,如果继续下去,这个伤口时不时会让她疼痛,成为我们两人关系中的问题。

但李航似乎没受太大影响,每天早上来办公室,看到我,会朝我笑笑。她朝我笑,我情绪便轻松些,似乎这事情是两个人做下的,并且这同案犯没反咬我,还是幸运的。

我和周红谈了一次,她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很不忍。我既不能和她继续下去,又不能承认我和李航有了什么关系,很难。但最后还是提出了分手。我想,虽然有些残酷,但这是对彼此的感情负责的结局。

但我也不能和李航好。我不能坐实风言风语,让李航真的成为第三者,影响她的前途。我也不想让人觉得我趋炎附势。是的,我当时就是那样认为的。

那一天,是这件事情发生后一个多礼拜吧,走廊里突然响起两个女声争论的声音。是程书记和李航。程书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声音小了下去,但仍可以听到她们在争论。

下班了,办公室像往常一样安静下来,我俩都没离开,似乎都想着找机会说话。我想弄明白她们为什么争论。为了改善气氛,我拿出一个小小的三洋收录机,放进一盘磁带,放起了音乐。那首曲子叫红河谷。很多年后,我的耳边老想起这曲子,旋律舒缓而又哀伤。

是她先开的口,赵,对不起啊,你说怎么就这么寸,让他们查到了呢?不留菜票多好。我说,嗨,真的偷菜吃啊。性质可不一样。

她说,周红,不理你了?我说,我们分手了。

她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我说,你不用多想,是我的问题。我俩之间,有些不合拍的。

她转了话题,说,程书记找我谈,谈工作分配的事情,要调我去主机部三车间。但她又谈到什么不能放松思想改造,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影响,我受不了,就争起来了。

我的脑子嗡一下响起来。跟书记争论这种问题,在这样重要的当口,犯了错误之后,是犯大忌的。

她说,我想我在单位里待不了多久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受不了这气氛。我还把你和周红还拆散了。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了。

我说,你不要这样想呀,你不可以走啊,你要去哪里?

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对失去她的恐惧。似乎没有了她的这个办公室,这个单位,将是灰暗的,无可留恋的。她站起来,走过来,走到我对面,说,不,我想好了。我要走。赵,我,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心里翻江倒海,我当然喜欢,我那么愿意和她在一起,被她深深吸引。但此刻,我想起程书记的话,我躲闪着她热烈的直视,嗫嚅着,这样,不好吧?大家会怎么看?

这是我俩之间的事情。

能不能过一段时间?我说。

你爱我吗?赵,爱我吗?

我挣扎着,说,李航,我爱你,但是,能不能等等?现在,我怕外面会有很多议论,对周红也太残酷。

她走过来,抱住了我。我也抱住了她,但我没有亲吻她。我不敢。

那之后的几天,我始终躲闪着李航的眼睛。周红很快调去了其他部门。我知道,这是为了避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有一天,李航外出,从外面打了一个电话进来找我,让我晚上和她一起去红房子吃饭。我说,晚上有一场部门之间的篮球赛,走不开。那是真的。她知道我是中锋。

而且那天下午我的一分师来找我,对我说,明天晚上有空吗?我女儿生日,来吃饭。

第二天晚上,我去了师傅家里。师傅还叫了姚和其他人。我和姚自从打了一架,见面还是有些尴尬。大家逗着师傅的女儿玩,林部长戴着围兜炒菜,师傅给她打下手。一会儿,开席了。点了蜡烛,唱了生日歌,大家开始喝酒。我师傅说,赵,你和姚打了一架,你俩喝一个,把这事忘了吧。我说好啊,姚,喝一个。姚举起了啤酒杯,说,喝一个。那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我说,道什么歉,我也打了你。姚说,我喝三个,今天高兴。我师傅说,对嘛。林部长说,喝醉了赵你给他扛回去啊。我说,我也想喝醉呢。林部长说,别人都可以醉,今天你给我收着点,不能醉。

喝得很尽兴。我确实是想醉一次的,最近的事情太烦心。但林部长,当然也算是师娘那么说了,我不敢醉。散席了,林部长说,小赵你慢点走,我有话跟你说。

我想帮着一起收拾桌上的杯盘碗盏,但被我师傅拦住了,说,小林有话跟你说。我坐下,林部长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确实太不像话,又牵涉到恋爱关系。我说,我知道,我错了。林部长说,做好回设计组准备了?我说,是的。林部长说,也不要太悲观,以为做错一件事情,组织上就会把你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毕竟不是以前的年代了。我说,是的,我知道。

林部长又说,女朋友的事情,把小姑娘弄得很伤心。和周红,还回得去吗?我说,回不去了。林部长说,这种事勉强不得。我低了头说,我让周红失望了。不过这和李航无关,希望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

林部长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还是这个看法,时代不同了,只要不违反道德,这是私事。你们自己处理。我和你师傅,当年他还是政治上有问题的家庭,我们也这样过来了。

我心里忽然一动,想着我和李航究竟该怎么办。

礼拜六,大家都等着坐厂里的班车回家。生活区的有线广播里也播放着红河谷,舒缓而忧伤。一部屁股翘得很高的雅马哈摩托“突突突”从远处驶来,将舒缓而忧伤的旋律划开一道口子。车手是个高大的男孩,戴着墨镜,穿着皮衣皮裤,皮衣上的拉链闪闪发亮。众目睽睽之下,男孩将另外一个头盔递给了李航。穿皮衣和牛仔裤的李航上了摩托车,远去了。

我的心一下子很失落,很痛。

我终于没有被打发回设计室去,而是被分配去了主机部三车间做技术副主任。这本来是李航的职位。在一般人的认知里,主机部是比民品部重要得多的部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在经历了这些之后还能够被提拔到这个职位上。

李航不久后调离了单位,后来出国留学去了。她写了一封信,告诉了我出国留学去的事情。那天下班后,我呆在办公室没走,一遍遍放着红河谷,忧伤的旋律混合着夜班机床和行车吊轰隆隆行走的声音。我想起那些安静地翻动书页的夜晚,想起斜对面办公桌上橘黄色台灯光线里的女孩,不知不觉间流下了眼泪。

周红后来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让我稍觉宽慰。我师傅,因为自觉技术不行,后来自愿调去了劳动服务公司。还记得我说过他们养猪吗?我师傅就自愿去养猪。由于他的高风亮节,加上猪确实养得好,两年后他成了劳动服务公司负责人。再之后,劳动服务公司改制,剥离,他又自然而然成为了民营企业家,一时风生水起。那时我在单位里也顺风顺水,所以经常会和我一分师聚聚,喝喝酒,聊聊天,偶尔还拿他为了一分钱奖金和王大根争吵的事情开玩笑。

而我和李航,终究是断了音信,直到十几年后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偶然相遇。那时她已回了航空系统工作。我们都已各自成家,都住在上海,却在北京相遇。

她已经是中规中矩的领导干部了,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套裙,戴着无框眼镜。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吧里,她看着我,说,赵,我很胖吧?

她确实有些胖了。我说,瞎说,不胖不胖,你要说自己胖,别人怎么活?

她说,你和十几年前差不多,只是有白头发了。

不知怎么的说起了各自的家庭情况。

我说,你爱人,是那个骑雅马哈摩托车来单位接你的小伙子?

她说,什么呀,那是我哥哥。

我后来知道,她父亲严厉地批评了她的任性,说她的任性会毁了我,也毁了她的前途。回头想,也许他们是对的。毕竟,多少年来,他们,总是对的。

除了想起风中往事时的心痛。
 
最后编辑: 2021-02-09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7、

后果很严重。后果之一,周红很伤心,不愿再理睬我。她有理由认为我背叛了她。除了特别亲密的关系,谁会和一个女孩一起做这种事情呢?并且是冒着丢失大好前程的危险。李航这样做,人们会认为是她的个性使然,还有她的家庭背景,使她容易做冒险的事情。而我,被人看做少年老成的青年才俊,没什么背景,甘愿冒险做这种事情,还能有什么解读?

深心里,大乔小乔,都想揽入铜雀台,现实里,只能要一个。大约就是这样的困境,众人眼里下流并且过分的妄想。

这件事情,程书记也出面了,党管干部,肯定要体现。你到底爱周红还是李航?你不能逃避,假装搞不清楚,假装跟一个是真的,跟另外一个是友谊,你那是耍流氓。严重一点,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早几年,退到1983年,告诉你,谈三个恋爱是乱搞,五个以上是流氓罪,知道吗?

程书记这样说,我有些害怕。八三年严打我当然知道。我想了想,我高中里爱过一个女孩,无疾而终,如果加上大学里的,已经够三个了。组织搞外调,这些事情是很容易调查清楚的。

程书记也多少给了我一点安慰。你呀,这么聪明一个人,一点脑子没有。这件事情,要不是李航咬死是她一个人的主意,你怎么收场?不过,我劝你,离她远一点,为你好,也为她好。

这当口上,其他部门的实习助理开始转正,陆续分配到各个部门。没有转正的,就没戏了,最多提到组长一级。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我这种情况也许是要一撸到底了,但我希望不要影响到李航,要真是那样,我会更难过。我意识到,现在我和她的关系,不是单纯的感情问题了。如果我们再走近,会影响到两个人的前途。

那些天情绪低落。但是,如果问我是否后悔,我却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只是对周红有负罪感。因为我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发生了这件事情。我一边继续做着手头的事情,做着搬回设计室的准备,一边想着还可不可以挽回和周红的关系。想到曾经的甜蜜和美好,我很难过。认真考虑后,我知道,周红心里怕是会永远留下伤口了,如果继续下去,这个伤口时不时会让她疼痛,成为我们两人关系中的问题。

但李航似乎没受太大影响,每天早上来办公室,看到我,会朝我笑笑。她朝我笑,我情绪便轻松些,似乎这事情是两个人做下的,并且这同案犯没反咬我,还是幸运的。

我和周红谈了一次,她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很不忍。我既不能和她继续下去,又不能承认我和李航有了什么关系,很难。但最后还是提出了分手。我想,虽然有些残酷,但这是对彼此的感情负责的结局。

但我也不能和李航好。我不能坐实风言风语,让李航真的成为第三者,影响她的前途。我也不想让人觉得我趋炎附势。是的,我当时就是那样认为的。

那一天,是这件事情发生后一个多礼拜之后吧,走廊里突然响起两个女声争论的声音。是程书记和李航。程书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声音小了下去,但可以听得出她们仍在争论。

下班了,办公室像往常一样安静下来,我俩都没离开,似乎都想着找机会说话。我想弄明白她们为什么争论。为了改善气氛,我拿出一个小小的三洋收录机,放进一盘磁带,放起了音乐。那首曲子叫红河谷。很多年后,我的耳边老想起这曲子,旋律舒缓而又哀伤。

是她先开的口,赵,对不起啊,你说怎么就这么寸,让他们查到了呢?不留菜票多好。我说,嗨,真的偷菜吃啊。性质可不一样。

她说,周红,不理你了?我说,我们分手了。

她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我说,你不用多想,是我的问题。我俩之间,有些不合拍的。

她转了话题,说,程书记找我谈,谈工作分配的事情,要调我去主机部三车间。但她又谈到什么不能放松思想改造,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影响,我受不了,就争起来了。

我的脑子嗡一下响起来。跟书记争论这种问题,在这样重要的当口,犯了错误之后,是犯大忌的。

她说,我想我在单位里待不了多久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受不了这气氛。我还把你和周红还拆散了。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了。

我说,你不要这样想呀,你不可以走啊,你要去哪里?

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对失去她的恐惧。似乎没有了她的这个办公室,这个单位,将是灰暗的,无可留恋的。她站起来,走过来,走到我对面,说,不,我想好了。我要走。赵,我,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心里翻江倒海,我当然喜欢,我那么愿意和她在一起,被她深深吸引。但此刻,我想起程书记的话,我躲闪着她热烈的直视,嗫嚅着,这样,不好吧?大家会怎么看?

这是我俩之间的事情。

能不能过一段时间?我说。

你爱我吗?赵,爱我吗?

我挣扎着,说,李航,我爱你,但是,能不能等等?现在,我怕外面会有很多议论,对周红也太残酷。

她走过来,抱住了我。我也抱住了她,但我没有亲吻她。我不敢。

那之后的几天,我始终躲闪着李航的眼睛。周红很快调去了其他部门。我知道,这是为了避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有一天,李航外出,从外面打了一个电话进来找我,让我晚上和她一起去红房子吃饭。我说,晚上有一场部门之间的篮球赛,走不开。那是真的。她知道我是中锋。

而且那天下午我的一分师来找我,对我说,明天晚上有空吗?我女儿生日,来吃饭。

第二天晚上,我去了师傅家里。师傅还叫了姚和其他人。我和姚自从打了一架,见面还是有些尴尬。大家逗着师傅的女儿玩,林部长戴着围兜炒菜,师傅给她打下手。一会儿,开席了。点了蜡烛,唱了生日歌,大家开始喝酒。我师傅说,赵,你和姚打了一架,你俩喝一个,把这事忘了吧。我说好啊,姚,喝一个。姚举起了啤酒杯,说,喝一个。那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我说,道什么歉,我也打了你。姚说,我喝三个,今天高兴。我师傅说,对嘛。林部长说,喝醉了赵你给他扛回去啊。我说,我也想喝醉呢。林部长说,别人都可以醉,今天你给我收着点,不能醉。

喝得很尽兴。我确实是想醉一次的,最近的事情太烦心。但林部长,当然也算是师娘那么说了,我不敢醉。散席了,林部长说,小赵你慢点走,我有话跟你说。

我想帮着一起收拾桌上的杯盘碗盏,但被我师傅拦住了,说,小林有话跟你说。我坐下,林部长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确实太不像话,又牵涉到恋爱关系。我说,我知道,我错了。林部长说,做好回设计组准备了?我说,是的。林部长说,也不要太悲观,以为做错一件事情,组织上就会把你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毕竟不是以前的年代了。我说,是的,我知道。

林部长又说,女朋友的事情,把小姑娘弄得很伤心。和周红,还回得去吗?我说,回不去了。林部长说,这种事勉强不得。我低了头说,我让周红失望了。不过这和李航无关,希望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

林部长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还是这个看法,时代不同了,只要不违反道德,这是私事。你们自己处理。我和你师傅,当年他还是政治上有问题的家庭,我们也这样过来了。

我心里忽然一动,想着我和李航究竟该怎么办。

礼拜六,大家都等着坐厂里的班车回家。生活区的有线广播里也播放着红河谷,舒缓而忧伤。一部屁股翘得狠高的雅马哈摩托车“突突突”从远处驶过来,将舒缓而忧伤的旋律撕裂。车手是个高大的男孩子,戴着墨镜,穿着皮衣皮裤,皮衣上的拉链闪闪发亮。众目睽睽之下,男孩将另外一个头盔递给了李航。穿皮衣和牛仔裤的李航上了摩托车,远去了。

我的心一下子很失落,很痛。

我终于没有被打发回设计室去,而是被分配去了主机部三车间做技术副主任。这本来是李航的职位。在一般人的认知里,主机部是比民品部重要得多的部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在经历了这些之后还能够被提拔到这个职位上。

李航不久后调离了单位,后来出国留学去了。她写了一封信给我,告诉了我出国留学去的事情。那天我下班后,我呆在办公室里没走,一遍遍放着红河谷,忧伤的旋律混合着夜班机床和行车吊轰隆隆行走的声音。我想起那些安静地翻动书页的夜晚,想起斜对面办公桌上橘黄色台灯的光线,不知不觉间流下了眼泪。

周红后来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让我稍觉宽慰。我师傅,因为自觉技术不行,后来自愿调去了劳动服务公司。还记得我说过他们养猪吗?我师傅就自愿去养猪。由于他的高风亮节,加上猪确实养得好,两年后他成了劳动服务公司负责人。再之后,劳动服务公司改制,剥离,他又自然而然成为了民营企业家,一时风生水起。那时我在单位里也顺风顺水,所以经常会和我一分师聚聚,喝喝酒,聊聊天,偶尔还拿他为了一分钱奖金和王大根争吵的事情开玩笑。

而我和李航,终究是断了音信,直到十几年后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偶然相遇。那时她已回了航空系统工作。我们都已各自成家,都住在上海,却在北京相遇。

她已经是中规中矩的领导干部了,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套裙,戴着无框眼镜。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吧里,她看着我,说,赵,我很胖吧?

她确实有些胖了。我说,瞎说,不胖不胖,你要说自己胖,别人怎么活?

她说,你和十几年前差不多,只是有白头发了。

不知怎么的说起了各自的家庭情况。

我说,你爱人,是那个骑雅马哈摩托车来单位接你的小伙子?

她说,什么呀,那是我哥哥。
一如既往的结尾彩蛋,唏嘘不已。。。

这个结局有些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只要周红是心存骄傲的姑娘,就不可能与小赵复合。哀莫大于心死,小赵的摇摆不定彻底撕碎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分手是必然的结局。小赵倒也拎得清,没有去求复合,留存心底默默祝福是这段感情最好的归宿。

只是跟李航可惜了。李航都已经表白了,其实李航离开原单位,就是在为跟小赵的感情铺路吧?毕竟只要她还跟小赵周红在一个单位,他们俩就是不可能的。可一旦她离开,局面就不大一样了,即使小赵跟李航真的在一起,也没什么,可能一开始会有闲言闲语,时间长了,也就没人记得了。偏偏造化弄人,让小赵误会了她哥哥,这就是有缘无份吧,只有一声叹息!

不过文中有bug,体制内单位的人出国留学,按理说是不可能还能回到原单位的,即使回来了,也不能算在编人员。结尾不如安排李航成为外企代表,与小赵在招投标会上重逢,有点儿几度夕阳红那意思:p

最终回收得很圆满,有始有终,良心写手(y)(总算爬出来了,咩哈哈哈:wdb6:

弱弱问一句:还开新坑么?还开我还跳:p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7、

后果很严重。后果之一,周红很伤心,不愿再理睬我。她有理由认为我背叛了她。除了特别亲密的关系,谁会和一个女孩一起做这种事情呢?并且是冒着丢失大好前程的危险。李航这样做,人们会认为是她的个性使然,还有她的家庭背景,使她容易做冒险的事情。而我,被人看做少年老成的青年才俊,没什么背景,甘愿冒险做这种事情,还能有什么解读?

深心里,大乔小乔,都想揽入铜雀台,现实里,只能要一个。大约就是这样的困境,众人眼里下流并且过分的妄想。

这件事情,程书记也出面了,党管干部,肯定要体现。你到底爱周红还是李航?你不能逃避,假装搞不清楚,假装跟一个是真的,跟另外一个是友谊,你那是耍流氓。严重一点,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早几年,退到1983年,告诉你,谈三个恋爱是乱搞,五个以上是流氓罪,知道吗?

程书记这样说,我有些害怕。八三年严打我当然知道。我想了想,我高中里爱过一个女孩,无疾而终,如果加上大学里的,已经够三个了。组织搞外调,这些事情是很容易调查清楚的。

程书记也多少给了我一点安慰。你呀,这么聪明一个人,一点脑子没有。这件事情,要不是李航咬死是她一个人的主意,你怎么收场?不过,我劝你,离她远一点,为你好,也为她好。

这当口上,其他部门的实习助理开始转正,陆续分配到各个部门。没有转正的,就没戏了,最多提到组长一级。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我这种情况也许是要一撸到底了,但我希望不要影响到李航,要真是那样,我会更难过。我意识到,现在我和她的关系,不是单纯的感情问题了。如果我们再走近,会影响到两个人的前途。

那些天情绪低落。但是,如果问我是否后悔,我却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只是对周红有负罪感。因为我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发生了这件事情。我一边继续做着手头的事情,做着搬回设计室的准备,一边想着还可不可以挽回和周红的关系。想到曾经的甜蜜和美好,我很难过。认真考虑后,我知道,周红心里怕是会永远留下伤口了,如果继续下去,这个伤口时不时会让她疼痛,成为我们两人关系中的问题。

但李航似乎没受太大影响,每天早上来办公室,看到我,会朝我笑笑。她朝我笑,我情绪便轻松些,似乎这事情是两个人做下的,并且这同案犯没反咬我,还是幸运的。

我和周红谈了一次,她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很不忍。我既不能和她继续下去,又不能承认我和李航有了什么关系,很难。但最后还是提出了分手。我想,虽然有些残酷,但这是对彼此的感情负责的结局。

但我也不能和李航好。我不能坐实风言风语,让李航真的成为第三者,影响她的前途。我也不想让人觉得我趋炎附势。是的,我当时就是那样认为的。

那一天,是这件事情发生后一个多礼拜之后吧,走廊里突然响起两个女声争论的声音。是程书记和李航。程书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声音小了下去,但可以听得出她们仍在争论。

下班了,办公室像往常一样安静下来,我俩都没离开,似乎都想着找机会说话。我想弄明白她们为什么争论。为了改善气氛,我拿出一个小小的三洋收录机,放进一盘磁带,放起了音乐。那首曲子叫红河谷。很多年后,我的耳边老想起这曲子,旋律舒缓而又哀伤。

是她先开的口,赵,对不起啊,你说怎么就这么寸,让他们查到了呢?不留菜票多好。我说,嗨,真的偷菜吃啊。性质可不一样。

她说,周红,不理你了?我说,我们分手了。

她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我说,你不用多想,是我的问题。我俩之间,有些不合拍的。

她转了话题,说,程书记找我谈,谈工作分配的事情,要调我去主机部三车间。但她又谈到什么不能放松思想改造,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影响,我受不了,就争起来了。

我的脑子嗡一下响起来。跟书记争论这种问题,在这样重要的当口,犯了错误之后,是犯大忌的。

她说,我想我在单位里待不了多久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受不了这气氛。我还把你和周红还拆散了。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了。

我说,你不要这样想呀,你不可以走啊,你要去哪里?

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对失去她的恐惧。似乎没有了她的这个办公室,这个单位,将是灰暗的,无可留恋的。她站起来,走过来,走到我对面,说,不,我想好了。我要走。赵,我,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心里翻江倒海,我当然喜欢,我那么愿意和她在一起,被她深深吸引。但此刻,我想起程书记的话,我躲闪着她热烈的直视,嗫嚅着,这样,不好吧?大家会怎么看?

这是我俩之间的事情。

能不能过一段时间?我说。

你爱我吗?赵,爱我吗?

我挣扎着,说,李航,我爱你,但是,能不能等等?现在,我怕外面会有很多议论,对周红也太残酷。

她走过来,抱住了我。我也抱住了她,但我没有亲吻她。我不敢。

那之后的几天,我始终躲闪着李航的眼睛。周红很快调去了其他部门。我知道,这是为了避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有一天,李航外出,从外面打了一个电话进来找我,让我晚上和她一起去红房子吃饭。我说,晚上有一场部门之间的篮球赛,走不开。那是真的。她知道我是中锋。

而且那天下午我的一分师来找我,对我说,明天晚上有空吗?我女儿生日,来吃饭。

第二天晚上,我去了师傅家里。师傅还叫了姚和其他人。我和姚自从打了一架,见面还是有些尴尬。大家逗着师傅的女儿玩,林部长戴着围兜炒菜,师傅给她打下手。一会儿,开席了。点了蜡烛,唱了生日歌,大家开始喝酒。我师傅说,赵,你和姚打了一架,你俩喝一个,把这事忘了吧。我说好啊,姚,喝一个。姚举起了啤酒杯,说,喝一个。那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我说,道什么歉,我也打了你。姚说,我喝三个,今天高兴。我师傅说,对嘛。林部长说,喝醉了赵你给他扛回去啊。我说,我也想喝醉呢。林部长说,别人都可以醉,今天你给我收着点,不能醉。

喝得很尽兴。我确实是想醉一次的,最近的事情太烦心。但林部长,当然也算是师娘那么说了,我不敢醉。散席了,林部长说,小赵你慢点走,我有话跟你说。

我想帮着一起收拾桌上的杯盘碗盏,但被我师傅拦住了,说,小林有话跟你说。我坐下,林部长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确实太不像话,又牵涉到恋爱关系。我说,我知道,我错了。林部长说,做好回设计组准备了?我说,是的。林部长说,也不要太悲观,以为做错一件事情,组织上就会把你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毕竟不是以前的年代了。我说,是的,我知道。

林部长又说,女朋友的事情,把小姑娘弄得很伤心。和周红,还回得去吗?我说,回不去了。林部长说,这种事勉强不得。我低了头说,我让周红失望了。不过这和李航无关,希望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

林部长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还是这个看法,时代不同了,只要不违反道德,这是私事。你们自己处理。我和你师傅,当年他还是政治上有问题的家庭,我们也这样过来了。

我心里忽然一动,想着我和李航究竟该怎么办。

礼拜六,大家都等着坐厂里的班车回家。生活区的有线广播里也播放着红河谷,舒缓而忧伤。一部屁股翘得狠高的雅马哈摩托车“突突突”从远处驶过来,将舒缓而忧伤的旋律撕裂。车手是个高大的男孩子,戴着墨镜,穿着皮衣皮裤,皮衣上的拉链闪闪发亮。众目睽睽之下,男孩将另外一个头盔递给了李航。穿皮衣和牛仔裤的李航上了摩托车,远去了。

我的心一下子很失落,很痛。

我终于没有被打发回设计室去,而是被分配去了主机部三车间做技术副主任。这本来是李航的职位。在一般人的认知里,主机部是比民品部重要得多的部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在经历了这些之后还能够被提拔到这个职位上。

李航不久后调离了单位,后来出国留学去了。她写了一封信给我,告诉了我出国留学去的事情。那天我下班后,我呆在办公室里没走,一遍遍放着红河谷,忧伤的旋律混合着夜班机床和行车吊轰隆隆行走的声音。我想起那些安静地翻动书页的夜晚,想起斜对面办公桌上橘黄色台灯的光线,不知不觉间流下了眼泪。

周红后来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让我稍觉宽慰。我师傅,因为自觉技术不行,后来自愿调去了劳动服务公司。还记得我说过他们养猪吗?我师傅就自愿去养猪。由于他的高风亮节,加上猪确实养得好,两年后他成了劳动服务公司负责人。再之后,劳动服务公司改制,剥离,他又自然而然成为了民营企业家,一时风生水起。那时我在单位里也顺风顺水,所以经常会和我一分师聚聚,喝喝酒,聊聊天,偶尔还拿他为了一分钱奖金和王大根争吵的事情开玩笑。

而我和李航,终究是断了音信,直到十几年后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偶然相遇。那时她已回了航空系统工作。我们都已各自成家,都住在上海,却在北京相遇。

她已经是中规中矩的领导干部了,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套裙,戴着无框眼镜。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吧里,她看着我,说,赵,我很胖吧?

她确实有些胖了。我说,瞎说,不胖不胖,你要说自己胖,别人怎么活?

她说,你和十几年前差不多,只是有白头发了。

不知怎么的说起了各自的家庭情况。

我说,你爱人,是那个骑雅马哈摩托车来单位接你的小伙子?

她说,什么呀,那是我哥哥。

我后来知道,她父亲严厉地批评了她的任性,说她的任性会毁了我,也毁了她的前途。回头想,也许他们是对的。毕竟,多少年来,他们,总是对的。

除了想起风中往事时的心痛。
我不觉得偷狮子头是李航的一时任性,李航可能比周红更爱小赵,她在用这个试探小赵,会不会为了她去做疯狂的事情,结果是小赵做了,所以李航表白了,并且决定离开,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一起。只可惜,小赵最后还是怯步了,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也许,这就是人生吧(摊手)。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不过文中有bug,体制内单位的人出国留学,按理说是不可能还能回到原单位的,即使回来了,也不能算在编人员。结尾不如安排李航成为外企代表,与小赵在招投标会上重逢,有点儿几度夕阳红那意思:p
高级技术人才引进也不可以吗?或者原本就是单位派出去的 :ROFLMAO: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哈哈哈哈哈~~~那好吧,我在无限幻想我有一天又回到了原单位,回到了朝思暮想无数次梦中出现的熟悉的房间和场景 :love:
赵因为两人的前程瞻前顾后,李航调去了她祖父的航空系统,某种程度上,大家最后都被“体制化”了。我们从青葱少年一步步走来,也是一步步“体制化”的历程。
我也经常想象回原单位,想去看看那个老毛的坐像,虽然不喜欢他。
 
最后编辑: 2021-02-09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赵因为两人的前程瞻前顾后,李航调去了她祖父的航空系统,某种程度上,大家最后都被“体制化”了。我们从青葱少年一步步走来,也是一步步“体制化”的历程。
我也经常想象回原单位,想去看看那个老毛的坐像,虽然不喜欢他。
身不由己,这也是体制内的悲哀,我们永远没办法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这也是我当年义无反顾离开的原因。虽然我亲手摔碎了自己的金饭碗,但直到今天,我想大概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我都不会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

想象着回到原单位,可能更多的是因为那里曾经留下了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我们缅怀的,是那个曾经的自己。。。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一如既往的结尾彩蛋,唏嘘不已。。。

这个结局有些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只要周红是心存骄傲的姑娘,就不可能与小赵复合。哀莫大于心死,小赵的摇摆不定彻底撕碎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分手是必然的结局。小赵倒也拎得清,没有去求复合,留存心底默默祝福是这段感情最好的归宿。

只是跟李航可惜了。李航都已经表白了,其实李航离开原单位,就是在为跟小赵的感情铺路吧?毕竟只要她还跟小赵周红在一个单位,他们俩就是不可能的。可一旦她离开,局面就不大一样了,即使小赵跟李航真的在一起,也没什么,可能一开始会有闲言闲语,时间长了,也就没人记得了。偏偏造化弄人,让小赵误会了她哥哥,这就是有缘无份吧,只有一声叹息!

不过文中有bug,体制内单位的人出国留学,按理说是不可能还能回到原单位的,即使回来了,也不能算在编人员。结尾不如安排李航成为外企代表,与小赵在招投标会上重逢,有点儿几度夕阳红那意思:p

最终回收得很圆满,有始有终,良心写手(y)(总算爬出来了,咩哈哈哈:wdb6:

弱弱问一句:还开新坑么?还开我还跳:p
为什么体制内出国不能回来,你瞎说,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赵因为两人的前程瞻前顾后,李航调去了她祖父的航空系统,某种程度上,大家最后都被“体制化”了。我们从青葱少年一步步走来,也是一步步“体制化”的历程。
我也经常想象回原单位,想去看看那个老毛的坐像,虽然不喜欢他。
好多年前,当年前后脚分配到单位的,就都离开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为什么体制内出国不能回来,你瞎说,
想进体制内都是要打得头破血流的,主动出去,热烈欢送,想回来?抱歉,没位子了。

我知道的只有一个特例,我妈单位的一个姐姐,陪儿子出国读书,陪了三年,回来后继续在原岗位工作,据说她老爸是部里的大领导。一般人,出去了,就别想再回来了。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想进体制内都是要打得头破血流的,主动出去,热烈欢送,想回来?抱歉,没位子了。

我知道的只有一个特例,我妈单位的一个姐姐,陪儿子出国读书,陪了三年,回来后继续在原岗位工作,据说她老爸是部里的大领导。一般人,出去了,就别想再回来了。
崔天凯大使,
王沪宁,
还有一个原来财政部的付部长,
都是留学的,

我原来单位的一个类似李航的,也是,
作者描写的穿着干部服,很形象,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崔天凯大使,
王沪宁,
还有一个原来财政部的付部长,
都是留学的,

我原来单位的一个类似李航的,也是,
作者描写的穿着干部服,很形象,
很多。前几年211以上大学,没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教师比较吃亏。那谁,胡锡进,俄罗斯留学。他算名人了。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95.58%
17、

后果很严重。后果之一,周红很伤心,不愿再理睬我。她有理由认为我背叛了她。除了特别亲密的关系,谁会和一个女孩一起做这种事情呢?并且是冒着丢失大好前程的危险。李航这样做,人们会认为是她的个性使然,还有她的家庭背景,使她容易做冒险的事情。而我,被人看做少年老成的青年才俊,没什么背景,甘愿冒险做这种事情,还能有什么解读?

深心里,大乔小乔,都想揽入铜雀台,现实里,只能要一个。大约就是这样的困境,众人眼里下流并且过分的妄想。

这件事情,程书记也出面了,党管干部,肯定要体现。你到底爱周红还是李航?你不能逃避,假装搞不清楚,假装跟一个是真的,跟另外一个是友谊,你那是耍流氓。严重一点,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早几年,退到1983年,告诉你,谈三个恋爱是乱搞,五个以上是流氓罪,知道吗?

程书记这样说,我有些害怕。八三年严打我当然知道。我想了想,我高中里爱过一个女孩,无疾而终,如果加上大学里的,已经够三个了。组织搞外调,这些事情是很容易调查清楚的。

程书记也多少给了我一点安慰。你呀,这么聪明一个人,一点脑子没有。这件事情,要不是李航咬死是她一个人的主意,你怎么收场?不过,我劝你,离她远一点,为你好,也为她好。

这当口上,其他部门的实习助理开始转正,陆续分配到各个部门。没有转正的,就没戏了,最多提到组长一级。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我这种情况也许是要一撸到底了,但我希望不要影响到李航,要真是那样,我会更难过。我意识到,现在我和她的关系,不是单纯的感情问题了。如果我们再走近,会影响到两个人的前途。

那些天情绪低落。但是,如果问我是否后悔,我却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只是对周红有负罪感。因为我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发生了这件事情。我一边继续做着手头的事情,做着搬回设计室的准备,一边想着还可不可以挽回和周红的关系。想到曾经的甜蜜和美好,我很难过。认真考虑后,我知道,周红心里怕是会永远留下伤口了,如果继续下去,这个伤口时不时会让她疼痛,成为我们两人关系中的问题。

但李航似乎没受太大影响,每天早上来办公室,看到我,会朝我笑笑。她朝我笑,我情绪便轻松些,似乎这事情是两个人做下的,并且这同案犯没反咬我,还是幸运的。

我和周红谈了一次,她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很不忍。我既不能和她继续下去,又不能承认我和李航有了什么关系,很难。但最后还是提出了分手。我想,虽然有些残酷,但这是对彼此的感情负责的结局。

但我也不能和李航好。我不能坐实风言风语,让李航真的成为第三者,影响她的前途。我也不想让人觉得我趋炎附势。是的,我当时就是那样认为的。

那一天,是这件事情发生后一个多礼拜吧,走廊里突然响起两个女声争论的声音。是程书记和李航。程书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声音小了下去,但仍可以听到她们在争论。

下班了,办公室像往常一样安静下来,我俩都没离开,似乎都想着找机会说话。我想弄明白她们为什么争论。为了改善气氛,我拿出一个小小的三洋收录机,放进一盘磁带,放起了音乐。那首曲子叫红河谷。很多年后,我的耳边老想起这曲子,旋律舒缓而又哀伤。

是她先开的口,赵,对不起啊,你说怎么就这么寸,让他们查到了呢?不留菜票多好。我说,嗨,真的偷菜吃啊。性质可不一样。

她说,周红,不理你了?我说,我们分手了。

她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我说,你不用多想,是我的问题。我俩之间,有些不合拍的。

她转了话题,说,程书记找我谈,谈工作分配的事情,要调我去主机部三车间。但她又谈到什么不能放松思想改造,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影响,我受不了,就争起来了。

我的脑子嗡一下响起来。跟书记争论这种问题,在这样重要的当口,犯了错误之后,是犯大忌的。

她说,我想我在单位里待不了多久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受不了这气氛。我还把你和周红还拆散了。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了。

我说,你不要这样想呀,你不可以走啊,你要去哪里?

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对失去她的恐惧。似乎没有了她的这个办公室,这个单位,将是灰暗的,无可留恋的。她站起来,走过来,走到我对面,说,不,我想好了。我要走。赵,我,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心里翻江倒海,我当然喜欢,我那么愿意和她在一起,被她深深吸引。但此刻,我想起程书记的话,我躲闪着她热烈的直视,嗫嚅着,这样,不好吧?大家会怎么看?

这是我俩之间的事情。

能不能过一段时间?我说。

你爱我吗?赵,爱我吗?

我挣扎着,说,李航,我爱你,但是,能不能等等?现在,我怕外面会有很多议论,对周红也太残酷。

她走过来,抱住了我。我也抱住了她,但我没有亲吻她。我不敢。

那之后的几天,我始终躲闪着李航的眼睛。周红很快调去了其他部门。我知道,这是为了避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有一天,李航外出,从外面打了一个电话进来找我,让我晚上和她一起去红房子吃饭。我说,晚上有一场部门之间的篮球赛,走不开。那是真的。她知道我是中锋。

而且那天下午我的一分师来找我,对我说,明天晚上有空吗?我女儿生日,来吃饭。

第二天晚上,我去了师傅家里。师傅还叫了姚和其他人。我和姚自从打了一架,见面还是有些尴尬。大家逗着师傅的女儿玩,林部长戴着围兜炒菜,师傅给她打下手。一会儿,开席了。点了蜡烛,唱了生日歌,大家开始喝酒。我师傅说,赵,你和姚打了一架,你俩喝一个,把这事忘了吧。我说好啊,姚,喝一个。姚举起了啤酒杯,说,喝一个。那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我说,道什么歉,我也打了你。姚说,我喝三个,今天高兴。我师傅说,对嘛。林部长说,喝醉了赵你给他扛回去啊。我说,我也想喝醉呢。林部长说,别人都可以醉,今天你给我收着点,不能醉。

喝得很尽兴。我确实是想醉一次的,最近的事情太烦心。但林部长,当然也算是师娘那么说了,我不敢醉。散席了,林部长说,小赵你慢点走,我有话跟你说。

我想帮着一起收拾桌上的杯盘碗盏,但被我师傅拦住了,说,小林有话跟你说。我坐下,林部长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确实太不像话,又牵涉到恋爱关系。我说,我知道,我错了。林部长说,做好回设计组准备了?我说,是的。林部长说,也不要太悲观,以为做错一件事情,组织上就会把你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毕竟不是以前的年代了。我说,是的,我知道。

林部长又说,女朋友的事情,把小姑娘弄得很伤心。和周红,还回得去吗?我说,回不去了。林部长说,这种事勉强不得。我低了头说,我让周红失望了。不过这和李航无关,希望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

林部长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还是这个看法,时代不同了,只要不违反道德,这是私事。你们自己处理。我和你师傅,当年他还是政治上有问题的家庭,我们也这样过来了。

我心里忽然一动,想着我和李航究竟该怎么办。

礼拜六,大家都等着坐厂里的班车回家。生活区的有线广播里也播放着红河谷,舒缓而忧伤。一部屁股翘得很高的雅马哈摩托“突突突”从远处驶来,将舒缓而忧伤的旋律划开一道口子。车手是个高大的男孩,戴着墨镜,穿着皮衣皮裤,皮衣上的拉链闪闪发亮。众目睽睽之下,男孩将另外一个头盔递给了李航。穿皮衣和牛仔裤的李航上了摩托车,远去了。

我的心一下子很失落,很痛。

我终于没有被打发回设计室去,而是被分配去了主机部三车间做技术副主任。这本来是李航的职位。在一般人的认知里,主机部是比民品部重要得多的部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在经历了这些之后还能够被提拔到这个职位上。

李航不久后调离了单位,后来出国留学去了。她写了一封信,告诉了我出国留学去的事情。那天下班后,我呆在办公室没走,一遍遍放着红河谷,忧伤的旋律混合着夜班机床和行车吊轰隆隆行走的声音。我想起那些安静地翻动书页的夜晚,想起斜对面办公桌上橘黄色台灯光线里的女孩,不知不觉间流下了眼泪。

周红后来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让我稍觉宽慰。我师傅,因为自觉技术不行,后来自愿调去了劳动服务公司。还记得我说过他们养猪吗?我师傅就自愿去养猪。由于他的高风亮节,加上猪确实养得好,两年后他成了劳动服务公司负责人。再之后,劳动服务公司改制,剥离,他又自然而然成为了民营企业家,一时风生水起。那时我在单位里也顺风顺水,所以经常会和我一分师聚聚,喝喝酒,聊聊天,偶尔还拿他为了一分钱奖金和王大根争吵的事情开玩笑。

而我和李航,终究是断了音信,直到十几年后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偶然相遇。那时她已回了航空系统工作。我们都已各自成家,都住在上海,却在北京相遇。

她已经是中规中矩的领导干部了,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套裙,戴着无框眼镜。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吧里,她看着我,说,赵,我很胖吧?

她确实有些胖了。我说,瞎说,不胖不胖,你要说自己胖,别人怎么活?

她说,你和十几年前差不多,只是有白头发了。

不知怎么的说起了各自的家庭情况。

我说,你爱人,是那个骑雅马哈摩托车来单位接你的小伙子?

她说,什么呀,那是我哥哥。

我后来知道,她父亲严厉地批评了她的任性,说她的任性会毁了我,也毁了她的前途。回头想,也许他们是对的。毕竟,多少年来,他们,总是对的。

除了想起风中往事时的心痛。

哎,一声叹息,为赵,周红和李航,没想到是这个结局,不过,我猜到了骑雅马哈摩托车是她哥哥。还有一点,就是怕是没故事看了。。。 :unsure: :confused: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很多。前几年211以上大学,没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教师比较吃亏。那谁,胡锡进,俄罗斯留学。他算名人了。
对的,985、211大学里没有海外背景的很难进,除非有清北的背景,或者本校自己培养的。我说的出国留学回不去,指的是国防系统的涉密单位:p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国防系统的涉密单位
这条也是比较脑残的规定。是那些留学回国的人使得这些单位获得了发展,例如钱学森等等。最后,这些单位不要留学生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哎,一声叹息,为赵,周红和李航,没想到是这个结局,不过,我猜到了骑雅马哈摩托车是她哥哥。还有一点,就是怕是没故事看了。。。 :unsure: :confused:
过大年之前先填完一个坑。不然债就过年了 :p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