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四十章 (2)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9.56%
2、

孙亦元加入军队的时候,皇帝陛下还安稳地坐在龙椅上,虽然椅子底下已被挖空了。后来,共和了,复辟了,又共和了,皇帝龙椅没了,连紫禁城也没得住了。孙亦元领悟到,谁都是靠不住的。他觉得,在租界建立一个隐秘的黑色王国是保险的。虽然有些伤天害理,但哪个显赫的大人物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呢?这些年,他顺风顺水,而且不露声色。等他老了,把丰厚的资本交给儿子,这一生便值得了。

但儿子死了。这些天,他觉得天上有一双眼睛看着他。这双眼睛像满天星星一般永远跟着他,在每个暗夜里闪着幽暗但执著的光,让他不能安眠。

孙亦元死得很勇敢,就像一个普通的战士。此刻,看见女儿身处危险之中,他直起了身子向日本人射击。他看到威胁着女儿的日本兵倒下了,刚刚想俯下身体,却被从其他方向射来的子弹击中了。马上有日本人向他包抄过来。他无法移动了,倚靠在倒塌的墙壁上射击。拉响手雷前,他看了一眼烟雾弥漫的天空,喃喃地说,儿子,你老子来了。

关桃明白,他永远失去了涵芬。他不知怎样向秦时月解释。女儿不再回家,秦时月魂不守舍,一下老了很多。在黑暗的夜里,关桃似乎能听到秦时月的哭泣。他总期待着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涵芬用钥匙开了门,戴着猩红色的帽子和围巾,在橘黄色的灯光里,笑容满面。

但他等来的是张皇失措的堂弟。秀珍领着关桃堂弟来到街角的捐赠物资接收站,带来关炳生被绑架的消息。不管怎样,关桃必须救自己父亲。他慌忙去借钞票,火油张老板又送了他几百块。他怎么都凑不满五千块赎金,但时间不允许了,他只好乘着龙根的船匆忙出发了。

二月,春天还远没有到来。半夜到闵行,温度更低了,天上下起雨夹雪,码头边的泥浆地滑泞难行。关桃缩着脖子上岸去找叫张阿大的中间人。那条弹街路很安静,远离战争的古镇,路上黑黝黝的,没有人影。关桃敲开一扇门,火油灯下,有个人冷冷地看着关桃,油灯把他的影子投射到墙壁上,影子随着火苗晃动,像张牙舞爪的鬼魅。关桃连忙递上钞票,那人的面孔便稍微活泛了一点,告诉他去泖港,早上必须赶到,那里的江滩上有一座孤独的红房子,有人在房子里等着他。

船离了闵行继续前行,水浪哗哗的声音传进来,船摇晃着,好像儿时的摇篮,江水的腥味飘在雪花里,若有似无。江面像有歌声轻柔响起,抚慰关桃忧愤而疲惫的心。关桃好像正慢慢走下七七四十九级台阶,走进一个光亮柔和安宁的地方,一股奇香飘来。那时,那里,无忧无虑。他累了,慢慢沉入梦乡。

黄浦江上游,江面在那里拐了一个弯,变得狭窄,分成两股支流,又散出毛细血管一样的小港汊。天亮时,龙根打开舱盖,告诉关桃已经到了约定的地方。

怎样面对绑匪,关桃已在心里想了很多遍,钱不够,土匪不放人怎么办?以前,听说过钱不够还顺利领了肉票回家的,但多数是要留下身上的某样东西后才能走的。比如留下一只耳朵或者一根手指,挖掉一只眼睛也是有的。关桃想过了,就由他来留。无论发生什么,首先保命,不硬拼,再厉害的拳头都是打不过子弹的。

雪已经遮盖了大地,枯黄的芦苇荡里有一条小径,通向芦苇荡深处。关桃在河里洗了一把脸,冰冷的水让他清醒了一些。戴一顶龙根递过来的破草帽,上了岸,他关照龙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去找他,如果过了一段时间他不能回来,就立即起锚离开。

芦苇挡住了视线。这会儿没有风,雪静静地下着,在枯叶上积起薄薄一层。他认着芦苇丛中的小径,走了几十步,穿过去,豁然开阔,百米处有一座孤零零的红房子。关桃定了定神,吸口气,踩着薄雪向那座房子走去。从门里头走出两个人来,手里端着枪,在门口搜了关桃的身,其中一个人押着他进了屋。屋里有些暗,关桃的眼睛适应了里头的光线时,看到坐在一张方桌后面笑嘻嘻看着他的,是师弟徐顺礼。

“侬?”

“没想到,师兄,惊喜吧?”

“侬想做啥?信不信我杀了侬?混蛋,畜生!”

“师兄,不要冲动,现在,不是信不信侬杀我,而是信不信,我杀了倷爷俩的问题。是,一对一,我不是侬对手。但既然请侬到这里,侬难道不明白,侬不会有机会?”徐顺礼讲,转了转手里的枪。

关桃明白,徐顺礼讲的是真的,父亲在人家手里,再大的怒火,也得压下来,再厉害的拳头,都是打不过子弹的。“我爷呢?”

“这就对了嘛,气大伤身,火气不要大。关伯伯,我是不会亏待的,侬放心,毫发无损。钞票带来了吗?”

“我没啥钞票了,为啥还要来害我?”

“哈哈,侬一定想晓得原因,是吧?我请侬来,就是想告诉侬。娘的这些话在我心里憋了太多年了,憋得实在太难受。来来,我今朝讲给侬听。这样,先跪下,求我。”

关桃站着,没有动。

“师兄,侬听我讲,要保证侬爷安全,就要跪下。不要觉得难堪,我晓得侬是条汉子,但讲孝道,也是要的嘛。”

关桃后面,有个人对着他的腿弯狠狠踢了一脚,关桃一个趔趄,一条腿跪了下去。关桃沉默着。如果只是这两个人,关桃有把握击倒他们,但是,显然不止这两个人,至少门口还有一个。

“好好,太好了!从来侪是侬命令我,做这个,做那个,现在,侬听我命令了,太好啦!我先告诉侬可能还不晓得的事体。侬,只晓得我从保险箱偷了两份证据,但是,侬并不晓得我还让侬白白支付了收购工厂的钞票,我呢,把收购工厂的款子转到了我名下,侬不晓得,不晓得吧?哈哈哈哈!”徐顺礼疯狂地笑起来。

“师兄啊,关桃啊,侬一向聪明,娘的一直比我聪明,侬哪能就是想不到呢?侬输了,还是输了,对不对,承认不承认?这桩事体,我一定要让侬晓得的!侬,输给了我,我一定要让侬晓得,让侬心服口服!”

关桃觉得自己的血直往脑门上冲,胸口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

“侬还要晓得啥,还想晓得啥?哦,对了,这些年来,侬一直压着我,一直一直压着我,女人女人是侬的,生意生意是侬的。我也欢喜秀珍的,欢喜的,娘的,伊却欢喜侬!侬不是有姓孙的女人了吗,侬凭啥要占着两个?侬不晓得吧,当年,姓孙的女人写信给侬,嘿,巧,老天有眼,信就落在了我手里,后来我就留意着,过段时间,有个女人亲自送来,又落在我手里,你猜,信啥地方去了?侪撕烂了,扔了!后头,我看上春萍,这个骚女人看上的还是侬!侬晓得我追伊多少低三下四吗?侬有姓秦的女人了,为啥还是不放过我?

“侬整天吆五喝六,命令我,送啥干股,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侬?不对,娘的我恨侬!凭啥侬有协隆股份,凭啥?师兄啊,侬讲得对,人一生,关键就几步,对吧?前些年,侬抓住了,现在,让我也抓住几把,好不好?我晓得侬没钞票了,为啥还要害侬?这不是我的错,这还是侬自己的错。侬介厉害,天晓得哪天又缓过来了呢?我实话实说,我躲在外地,我天天不放心,天天担惊受怕。我不趁着现在再推侬一把,侬缓过来,反过来弄死我,娘的我对得起我自己吗?!再有呢,侬还得罪了日本人,伊拉找侬碰碰头,我一想,可以啊,当年侬做生意,就是有个日本人帮了侬一把,现在日本人可以帮我,我为啥不做?把侬请到这里,把你支使来支使去,差到东差到西,师兄,关桃,这是我的人生目标啊!有意思,太过瘾啦!哈哈哈!”

“日本人?什么日本人?”
 
最后编辑: 2021-02-1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2、

孙亦元加入军队的时候,皇帝陛下还安稳地坐在龙椅上,虽然椅子底下已被挖空了。后来,共和了,复辟了,又共和了,皇帝龙椅没了,连紫禁城也没得住了。孙亦元领悟到,谁都是靠不住的。他觉得,在租界建立一个隐秘的黑色王国是保险的。虽然有些伤天害理,但哪个显赫的大人物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呢?这些年,他顺风顺水,而且不露声色。等他老了,把丰厚的资本交给儿子,这一生便值得了。

但儿子死了。这些天,他觉得天上有一双眼睛看着他。这双眼睛像满天星星一般永远跟着他,在每个暗夜里闪着幽暗但执著的光,让他不能安眠。

孙亦元死得很勇敢,就像一个普通的战士。此刻,看见女儿身处危险之中,他直起了身子向日本人射击。他看到威胁着女儿的日本兵倒下了,刚刚想俯下身体,却被从其他方向射来的子弹击中了。马上有日本人向他包抄过来。他无法移动了,倚靠在倒塌的墙壁上射击。拉响手雷前,他看了一眼烟雾弥漫的天空,喃喃地说,儿子,你老子来了。

关桃明白,他永远失去了涵芬。他不知怎样向秦时月解释。女儿不再回家,秦时月魂不守舍,一下老了很多。在黑暗的夜里,关桃似乎能听到秦时月的哭泣。他总期待着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涵芬用钥匙开了门,戴着猩红色的帽子和围巾,在橘黄色的灯光里,笑容满面。

但他等来的是张皇失措的堂弟。秀珍领着关桃堂弟来到街角的捐赠物资接收站,带来关炳生被绑架的消息。不管怎样,关桃必须救自己父亲。他慌忙去借钞票,火油张老板又送了他几百块。他怎么都凑不满五千块赎金,但时间不允许了,他只好乘着龙根的船匆忙出发了。

二月,春天还远没有到来。半夜到闵行,温度更低了,天上下起雨夹雪,码头边的泥浆地滑泞难行。关桃缩着脖子上岸去找叫张阿大的中间人。那条弹街路很安静,远离战争的古镇,路上黑黝黝的,没有人影。关桃敲开一扇门,火油灯下,有个人冷冷地看着关桃,油灯把他的影子投射到墙壁上,影子随着火苗晃动,像张牙舞爪的鬼魅。关桃连忙递上钞票,那人的面孔便稍微活泛了一点,告诉他去泖港,早上必须赶到,那里的江滩上有一座孤独的红房子,有人在房子里等着他。

船离了闵行继续前行,水浪哗哗的声音传进来,船摇晃着,好像儿时的摇篮,江水的腥味飘在雪花里,若有似无。江面像有歌声轻柔响起,抚慰关桃忧愤而疲惫的心。关桃好像正慢慢走下七七四十九级台阶,走进一个光亮柔和安宁的地方,一股奇香飘来。那时,那里,无忧无虑。他累了,慢慢沉入梦乡。

黄浦江上游,江面在那里拐了一个弯,变得狭窄,分成两股支流,又散出毛细血管一样的小港汊。天亮时,龙根打开舱盖,告诉关桃已经到了约定的地方。

怎样面对绑匪,关桃已在心里想了很多遍,钱不够,土匪不放人怎么办?以前,听说过钱不够还顺利领了肉票回家的,但多数是要留下身上的某样东西后才能走的。比如留下一只耳朵或者一根手指,挖掉一只眼睛也是有的。关桃想过了,就由他来留。无论发生什么,首先保命,不硬拼,再厉害的拳头都是打不过子弹的。

雪已经遮盖了大地,枯黄的芦苇荡里有一条小径,通向芦苇荡深处。关桃在河里洗了一把脸,冰冷的水让他清醒了一些。戴一顶龙根递过来的破草帽,上了岸,他关照龙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去找他,如果过了一段时间他不能回来,就立即起锚离开。

芦苇挡住了视线。这会儿没有风,雪静静地下着,在枯叶上积起薄薄一层。他认着芦苇丛中的小径,走了几十步,穿过去,豁然开阔,百米处有一座孤零零的红房子。关桃定了定神,吸口气,踩着薄雪向那座房子走去。从门里头走出两个人来,手里端着枪,在门口搜了关桃的身,其中一个人押着他进了屋。屋里有些暗,关桃的眼睛适应了里头的光线时,看到坐在一张方桌后面笑嘻嘻看着他的,是师弟徐顺礼。

“侬?”

“没想到,师兄,惊喜吧?”

“侬想做啥?信不信我杀了侬?混蛋,畜生!”

“师兄,不要冲动,现在,不是信不信侬杀我,而是信不信,我杀了倷爷俩的问题。是,一对一,我不是侬对手。但既然请侬到这里,侬难道不明白,侬不会有机会?”徐顺礼讲,转了转手里的枪。

关桃明白,徐顺礼讲的是真的,父亲在人家手里,再大的怒火,也得压下来,再厉害的拳头,都是打不过子弹的。“我爷呢?”

“这就对了嘛,气大伤身,火气不要大。关伯伯,我是不会亏待的,侬放心,毫发无损。钞票带来了吗?”

“我没啥钞票了,为啥还要来害我?”

“哈哈,侬一定想晓得原因,是吧?我请侬来,就是想告诉侬。娘的这些话在我心里憋了太多年了,憋得实在太难受。来来,我今朝讲给侬听。这样,先跪下,求我。”

关桃站着,没有动。

“师兄,侬听我讲,要保证侬爷安全,就要跪下。不要觉得难堪,我晓得侬是条汉子,但讲孝道,也是要的嘛。”

关桃后面,有个人对着他的腿弯狠狠踢了一脚,关桃一个趔趄,一条腿跪了下去。关桃沉默着。如果只是这两个人,关桃有把握击倒他们,但是,显然不止这两个人,至少门口还有一个。

“好好,太好了!从来侪是侬命令我,做这个,做那个,现在,侬听我命令了,太好啦!我先告诉侬可能还不晓得的事体。侬,只晓得我从保险箱偷了两份证据,但是,侬并不晓得我还让侬白白支付了收购工厂的钞票,我呢,把收购工厂的款子转到了我名下,侬不晓得,不晓得吧?哈哈哈哈!”徐顺礼疯狂地笑起来。

“师兄啊,关桃啊,侬一向聪明,娘的一直比我聪明,侬哪能就是想不到呢?侬输了,还是输了,对不对,承认不承认?这桩事体,我一定要让侬晓得的!侬,输给了我,我一定要让侬晓得,让侬心服口服!”

关桃觉得自己的血直往脑门上冲,胸口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

“侬还要晓得啥,还想晓得啥?哦,对了,这些年来,侬一直压着我,一直一直压着我,女人女人是侬的,生意生意是侬的。我也欢喜秀珍的,欢喜的,娘的,伊却欢喜侬!侬不是有姓孙的女人了吗,侬凭啥要占着两个?侬不晓得吧,当年,姓孙的女人写信给侬,嘿,巧,老天有眼,信就落在了我手里,后来我就留意着,过段时间,有个女人亲自送来,又落在我手里,你猜,信啥地方去了?侪撕烂了,扔了!后头,我看上春萍,这个骚女人看上的还是侬!侬晓得我追伊多少低三下四吗?侬有姓秦的女人了,为啥还是不放过我?

“侬整天吆五喝六,命令我,送啥干股,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侬?不对,娘的我恨侬!凭啥侬有协隆股份,凭啥?师兄啊,侬讲得对,人一生,关键就几步,对吧?前些年,侬抓住了,现在,让我也抓住几把,好不好?我晓得侬没钞票了,为啥还要害侬?这不是我的错,这还是侬自己的错。侬介厉害,天晓得哪天又缓过来了呢?我实话实说,我躲在外地,我天天不放心,天天担惊受怕。我不趁着现在再推侬一把,侬缓过来,反过来弄死我,娘的我对得起我自己吗?!再有呢,侬还得罪了日本人,伊拉找侬碰碰头,我一想,可以啊,当年侬做生意,就是有个日本人帮了侬一把,现在日本人可以帮我,我为啥不做?把侬请到这里,把你支使来支使去,差到东差到西,师兄,关桃,这是我的人生目标啊!有意思,太过瘾啦!哈哈哈!”

“日本人?什么日本人?”
这里就是小说一开始的地方对伐?关桃救父。

战争太可怕了,枉送了那么多条人命,爱琦在父亲的保护下活了下来,却永远失去了父亲:cry:

我要看关桃如何手刃徐顺礼,这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9.56%
这里就是小说一开始的地方对伐?关桃救父。

战争太可怕了,枉送了那么多条人命,爱琦在父亲的保护下活了下来,却永远失去了父亲:cry:

我要看关桃如何手刃徐顺礼,这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是的,这是小说开始的地方。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