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四十章 (3)

3、
通向里间的门开了,加藤清男从黑暗里走出来,右手拿着武士刀,左手拽着关炳生,边走边讲:“关先生,是我,我让徐先生把你请到这里的。”加藤是设计过自己的出场的。他愿意让徐顺礼啰里啰唆说那么多,让他发泄,让关桃屈辱地跪下,是要让关桃获得挫败感,在愤怒和无力之中煎熬,让他对自己的处境产生最大的恐惧。

关炳生双手被绑着,踉踉跄跄。关桃看见父亲,有些激动,叫了一声:“阿爸!对不起!”

关炳生讲:“桃子,侬不能来啊!”关炳生流下眼泪来。他真不希望儿子来救他,他知道儿子已没钱,即使能够把他赎回去,这辈子恐怕难翻身了。况且,这些人把儿子弄到这里来,恐怕不会放他儿子回去。土匪是残忍的,但土匪有自己的规矩,拿到钱多半会放人,但眼前这些人是比土匪更恶的人。

关桃对加藤清男讲:“请你放开我父亲!”关桃不记得他曾经看到过这个日本人,他有些疑惑,看着加藤清男,问:“你是谁?”

加藤松开了关炳生,把刀放在一边,掏出手绢擦了擦手。他走近一步,阴鸷的眼睛盯着关桃,说:“我,日本佛教真理派门主,加藤清男。我会放了你父亲,我们交换一些东西。你不认识我,但你认识山本太郎,也认识谛闲和尚,是不是?”

“你想要什么?”

“好,我喜欢直截了当。我要谛闲和尚。如果没有谛闲和尚,我要你,也许,你也可以告诉我地宫的秘密。没有谛闲,你和你父亲,都回不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的。我们知道你把和尚藏起来了,我们也知道你就是那个进过地宫的人。现在你有机会救你父亲,很容易。” 加藤又走近一步,直视着关桃,希望用他的眼神征服关桃。

关炳生忽然大声讲:“儿子,不能说!”

关桃明白,加藤想要的东西,他不能给,今天很难出得了这个房子了。涵芬走了,这些天,他时时感觉锥心的疼痛。涵芬在天上看着他。涵芬讲,他们的前世是一体的,后来一分为二,那么,现在该去涵芬那里了。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正是害死涵芬的仇人。无论如何,他都只有拼死相争一条路。只是想到父亲也可能为了他而遭遇不测,他心如刀绞。

然而,他没有其他选择。

他略略地低下了头,眼睛里刹那间露出了一份凌厉。他捏紧了拳头,但头脑出奇的平静,他的视线里,对面这个人的动作慢了下来,他清楚看见他的每个细微动作,他相信自己可以打到他。他不知道这里还有几个人,但横竖是个死的话,即使飞蛾扑火,也是流星般的酣畅淋漓!

加藤惊觉到关桃眼神的变化,他本以为手里有人质,有武器,有人数的优势,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对手必定会像徐顺礼最初一样,吓得涕泪横流面无人色,但这个人居然凶光毕露。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对手。他快速后退去抓他的武器,然而,晚了一点。

关桃疾如闪电般站立起来,向加藤清男踢了过去。加藤青男险些被踢中脸部,躲闪之间,还是挨了一脚,身体失去了平衡。

但一顿打斗之后,关桃还是输了。他被三个日本人死死压制在地上,不停挣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野兽般的吼叫,眼睛充血。加藤很愤怒,拿着手枪对着关炳生,说:“你再动一下,我马上杀你父亲!”

关桃无法再抵抗挣扎。他被绑了起来,像一团粽子般扔在地上。他的心里充满屈辱。日本人要他说出谛闲和尚的下落,他只是默不作声。皮鞋一下下踹过来,血水从口角流出来,关炳生心疼得闭上了眼睛。

加藤吼叫了一声,让手下不要再打。他怕把关桃打死了,什么都得不到。但他要对关桃施加最大的压力。他本来坐在徐顺礼之前坐的椅子上,这时站起来,一把把徐顺礼拖了过来。徐顺礼还没明白加藤想做什么,加藤用左手臂从背后锁住了徐顺礼的脖子,右手的枪顶在了徐顺礼脑袋上,大声说:“关桃,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人,你不说,我现在就杀给你看。”

还没等徐顺礼叫出声来,枪就响了,子弹射进了徐顺礼脑袋,然后,徐顺礼像空口袋一样从加藤身体上滑落下去。

十九路军和义勇军的防线快要顶不住时,张治中的第五军德械师赶到,接替了孙爱琦他们的阵地。孙爱琦和徐朗生带着剩下的人撤下休息。

他们抢回了孙亦元残缺的尸体,把他安葬在离孙淳轩不远的地方。孙爱琦嚎啕大哭。在很短时间里,她失去了两个至亲的人,失去了丈夫。她痛哭着,不远处的树林里,牧羊犬雷尼也对着天空哀叫。

孙太太和爱琦回到家里,顿觉这个家变得无比空旷。她们相对流泪,门房通报说有个外国人来访。爱琦问:”他没有说名字吗?“

门房说:”没有。但他说他一定要见你们。”

孙太太说:“爱琦,你接待吧。妈妈不想见人。”孙太太说完,回自己房间去了。

外国人穿着黑色大衣,表情凝重。他进到客厅里,带来了门外的冷气。两人坐下,爱琦看着来者,等着他开口。外国人说:“我是埃里克.凯夫,虹口巡捕房巡官。我已经从报纸上读到孙将军的事迹。请允许我向你致以最深切的哀悼。“

爱琦说:”谢谢您,凯夫巡官!“

“我可以说英文吗?”

爱琦说:“是的,凯夫巡官。”

“谢谢!我想你是孙小姐。”埃里克接着说:“你一定记得你的弟弟孙淳轩是我的下属约瑟夫探长找到的。后来,约瑟夫探长也牺牲了。现在,我知道了杀害孙淳轩先生和约瑟夫的凶手,获知了他们的行踪。”

爱琦说:“你们抓到他们了?请一定为我弟弟伸张正义。”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我还没有抓到他们。你知道,碍于巡捕房的规定,租界的法律,即使我抓到他们,我可能,可能无法消灭他们。并且,还会有来自日本政府的干预。我不想留下这样的可能性。我知道你们正参加保卫上海的战斗,手里有不错的武器。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孙爱琦霍地站了起来,问:“您要我怎么做?”

“找到他们,把这些来自地狱的灵魂重新送回地狱去。我想让你,为我的战友,为这个世界伸张正义。”埃里克用灰蓝色的眼睛看着孙爱琦。

孙爱琦和朗生带着队伍,坐上孙亦元的机器快艇赶去目标地点。这一天加藤清男将出现在那里。离开目的地有一段路时,小艇熄了火,拐进一个港汊里。他们上了岸,穿过茂密的芦苇,看见离江滩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孤独的红房子,房子后面是大片农田。这座房子离最近的村庄起码有一里路,易守难攻。他们悄悄接近目标,埋伏起来。爱琦手握手枪,寻找着最佳出击时机。

根据情报,绑匪有五个人,没有重武器,孙爱琦有九个人,配备了冲锋枪,每人还有一把手枪,具备人数和武器上的优势,这些恶贼在劫难逃了。孙爱琦还在考虑怎么接近的时候,关桃已经出现在离房子很近的地方。爱琦差一点叫出声来,想要冲出去阻止,但被朗生按住了。他也很意外,但这时候暴露,要冲进去,就会正面交火。对方在屋里,恐怕关桃活不了,他们也很难攻进去。关桃几步到了门口,被搜身后,同另外一个人进了屋子。趁着这个时候他们又向这座房子靠近了一点。孙爱琦几次都按捺不住想冲出去,都被徐朗生挡住了,不久,里面好像打了起来,他们听见关桃和日本人吼叫的声音,然后,里面传出一声枪声,守门的匪徒也向屋里冲进去。趁着这个机会,他们迅速扑了进去。

混战之后,关桃得救了,关炳生身上中了一枪,幸运的是,中枪的地方不是致命部位。那些来自地狱的灵魂,重新回到了地狱。
 
最后编辑: 2021-02-15
3、
通向里间的门开了,加藤清男从黑暗里走出来,右手拿着武士刀,左手拽着关炳生,边走边讲:“关先生,是我,我让徐先生把你请到这里的。”加藤是设计过自己的出场的。他愿意让徐顺礼啰里啰唆说那么多,让他发泄,让关桃屈辱地跪下,是要让关桃获得挫败感,在愤怒和无力之中煎熬,让他对自己的处境产生最大的恐惧。

关炳生双手被绑着,踉踉跄跄。关桃看见父亲,有些激动,叫了一声:“阿爸!对不起!”

关炳生讲:“桃子,侬不能来啊!”关炳生流下眼泪来。他真不希望儿子来救他,他知道儿子已没钱,即使能够把他赎回去,这辈子恐怕难翻身了。况且,这些人把儿子弄到这里来,恐怕不会放他儿子回去。土匪是残忍的,但土匪有自己的规矩,拿到钱多半会放人,但眼前这些人是比土匪更恶的人。

关桃对加藤清男讲:“请你放开我父亲!”关桃不记得他曾经看到过这个日本人,他有些疑惑,看着加藤清男,问:“你是谁?”

加藤松开了关炳生,把刀放在一边,掏出手绢擦了擦手。他走近一步,阴鸷的眼睛盯着关桃,说:“我,日本佛教真理派门主,加藤清男。我会放了你父亲,我们交换一些东西。你不认识我,但你认识山本太郎,也认识谛闲和尚,是不是?”

“你想要什么?”

“好,我喜欢直截了当。我要谛闲和尚。如果没有谛闲和尚,我要你,也许,你也可以告诉我地宫的秘密。没有谛闲,你和你父亲,都回不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的。我们知道你把和尚藏起来了,我们也知道你就是那个进过地宫的人。现在你有机会救你父亲,很容易。” 加藤又走近一步,直视着关桃,希望用他的眼神征服关桃。

关炳生忽然大声讲:“儿子,不能说!”

关桃明白,加藤想要的东西,他不能给,今天很难出得了这个房子了。涵芬走了,这些天,他时时感觉锥心的疼痛。涵芬在天上看着他。涵芬讲,他们的前世是一体的,后来一分为二,那么,现在该去涵芬那里了。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正是害死涵芬的仇人。无论如何,他都只有拼死相争一条路。只是想到父亲也可能为了他而遭遇不测,他心如刀绞。

然而,他没有其他选择。

他略略地低下了头,眼睛里刹那间露出了一份凌厉。他捏紧了拳头,但头脑出奇的平静,他的视线里,对面这个人的动作慢了下来,他清楚看见他的每个细微动作,他相信自己可以打到他。他不知道这里还有几个人,但横竖是个死的话,即使飞蛾扑火,也是流星般的酣畅淋漓!

加藤惊觉到关桃眼神的变化,他本以为手里有人质,有武器,有人数的优势,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对手必定会像徐顺礼最初一样,吓得涕泪横流面无人色,但这个人居然凶光毕露。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对手。他快速后退去抓他的武器,然而,晚了一点。

关桃疾如闪电般站立起来,向加藤清男踢了过去。加藤青男险些被踢中脸部,躲闪之间,还是挨了一脚,身体失去了平衡。

但一顿打斗之后,关桃还是输了。他被三个日本人死死压制在地上,不停挣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野兽般的吼叫,眼睛充血。加藤很愤怒,拿着手枪对着关炳生,说:“你再动一下,我马上杀你父亲!”

关桃无法再抵抗挣扎。他被绑了起来,像一团粽子般扔在地上。他的心里充满屈辱。日本人要他说出谛闲和尚的下落,他只是默不作声。皮鞋一下下踹过来,血水从口角流出来,关炳生心疼得闭上了眼睛。

加藤吼叫了一声,让手下不要再打。他怕把关桃打死了,什么都得不到。但他要对关桃施加最大的压力。他本来坐在徐顺礼之前坐的椅子上,这时站起来,一把把徐顺礼拖了过来。徐顺礼还没明白加藤想做什么,加藤用左手臂从背后锁住了徐顺礼的脖子,右手的枪顶在了徐顺礼脑袋上,大声说:“关桃,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人,你不说,我现在就杀给你看。”

还没等徐顺礼叫出声来,枪就响了,子弹射进了徐顺礼脑袋,然后,徐顺礼像空口袋一样从加藤身体上滑落下去。

十九路军和义勇军的防线快要顶不住时,张治中的第五军德械师赶到,接替了孙爱琦他们的阵地。孙爱琦和徐朗生带着剩下的人撤下休息。

他们抢回了孙亦元残缺的尸体,把他安葬在离孙淳轩不远的地方。孙爱琦嚎啕大哭。在很短时间里,她失去了两个至亲的人,失去了丈夫。她痛哭着,不远处的树林里,牧羊犬雷尼也对着天空哀叫。

孙太太和爱琦回到家里,顿觉这个家变得无比空旷。她们相对流泪,门房通报说有个外国人来访。爱琦问:”他没有说名字吗?“

门房说:”没有。但他说他一定要见你们。”

孙太太说:“爱琦,你接待吧。妈妈不想见人。”孙太太说完,回自己房间去了。

外国人穿着黑色大衣,表情凝重。他进到客厅里,带来了门外的冷气。两人坐下,爱琦看着来者,等着他开口。外国人说:“我是埃里克.凯夫,虹口巡捕房巡官。我已经从报纸上读到孙将军的事迹。请允许我向你致以最深切的哀悼。“

爱琦说:”谢谢您,凯夫巡官!“

“我可以说英文吗?”

爱琦说:“是的,凯夫巡官。”

“谢谢!我想你是孙小姐。”埃里克接着说:“你一定记得你的弟弟孙淳轩是我的下属约瑟夫探长找到的。后来,约瑟夫探长也牺牲了。现在,我知道了杀害孙淳轩先生和约瑟夫的凶手,获知了他们的行踪。”

爱琦说:“你们抓到他们了?请一定为我弟弟伸张正义。”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我还没有抓到他们。你知道,碍于巡捕房的规定,租界的法律,即使我抓到他们,我可能,可能无法消灭他们。并且,还会有来自日本政府的干预。我不想留下这样的可能性。我知道你们正参加保卫上海的战斗,手里有不错的武器。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孙爱琦霍地站了起来,问:“您要我怎么做?”

“找到他们,把这些来自地狱的灵魂重新送回地狱去。我想让你,为我的战友,为这个世界伸张正义。”埃里克用灰蓝色的眼睛看着孙爱琦。

孙爱琦和朗生带着队伍,坐上孙亦元的机器快艇赶去目标地点。这一天加藤清男将出现在那里。离开目的地有一段路时,小艇熄了火,拐进一个港汊里。他们上了岸,穿过茂密的芦苇,看见离江滩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孤独的红房子,房子后面是大片农田。这座房子离最近的村庄起码有一里路,易守难攻。他们悄悄接近目标,埋伏起来。爱琦手握手枪,寻找着最佳出击时机。

根据情报,绑匪有五个人,没有重武器,孙爱琦有九个人,配备了冲锋枪,每人还有一把手枪,具备人数和武器上的优势,这些恶贼在劫难逃了。孙爱琦还在考虑怎么接近的时候,关桃已经出现在离房子很近的地方。爱琦差一点叫出声来,想要冲出去阻止,但被朗生按住了。他也很意外,但这时候暴露,要冲进去,就会正面交火。对方在屋里,恐怕关桃活不了,他们也很难攻进去。关桃几步到了门口,被搜身后,同另外一个人进了屋子。趁着这个时候他们又向这座房子靠近了一点。孙爱琦几次都按捺不住想冲出去,都被徐朗生挡住了,不久,里面好像打了起来,他们听见关桃和日本人吼叫的声音,不久,里面传出一声枪声,守门的匪徒也向屋里冲进去。趁着这个机会,他们迅速扑了进去。

混战之后,关桃得救了,关炳生身上中了一枪,幸运的是,中枪的地方不是致命部位。那些来自地狱的灵魂,重新回到了地狱。
徐顺礼就这么死了?没被关桃亲手杀掉?也是,不过是个小角色,被人利用完再像抹布一样丢掉,也算是他应得的下场!

加藤清男才是一定要关桃手刃的头号敌人。

爱琦嫁人了?希望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关桃和爱琦最终能走到一起。。。
 
徐顺礼就这么死了?没被关桃亲手杀掉?也是,不过是个小角色,被人利用完再像抹布一样丢掉,也算是他应得的下场!

加藤清男才是一定要关桃手刃的头号敌人。

爱琦嫁人了?希望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关桃和爱琦最终能走到一起。。。
爱琦嫁了林森,在战事开始前又与林森分开了。加藤清男估计是被爱琦他们的乱枪打死了,关桃也没能亲手杀死他。
 
徐顺礼就这么死了?没被关桃亲手杀掉?也是,不过是个小角色,被人利用完再像抹布一样丢掉,也算是他应得的下场!

加藤清男才是一定要关桃手刃的头号敌人。

爱琦嫁人了?希望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关桃和爱琦最终能走到一起。。。
我想起一位北京朋友说,他认识的一个在加拿大的朋友,名字叫轩辕瀚。估计轩轩和他是一家?
 
爱琦嫁了林森,在战事开始前又与林森分开了。加藤清男估计是被爱琦他们的乱枪打死了,关桃也没能亲手杀死他。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懒了?手刃仇敌神马的一定要有大量的心理和动作描写,很费神费力的。。。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懒了?手刃仇敌神马的一定要有大量的心理和动作描写,很费神费力的。。。
我觉得,这样比较符合那个场景中的真实。首先,冲进去的人需要迅速消灭一切反抗者,其次,爱琦知晓加藤是杀害弟弟的凶手,关桃并不知,并且被捆绑着。
 
我觉得,这样比较符合那个场景中的真实。首先,冲进去的人需要迅速消灭一切反抗者,其次,爱琦知晓加藤是杀害弟弟的凶手,关桃并不知,并且被捆绑着。
也是,总不能喊“刀下留人”,然后松绑后夺过武器,再一枪崩了他吧?要说起来,爱琦的仇恨更值得手刃!
 
也是,总不能喊“刀下留人”,然后松绑后夺过武器,再一枪崩了他吧?要说起来,爱琦的仇恨更值得手刃!
大概是对从小看老也死不了的”英雄“的心理反动吧。我特烦电影里的人老也死不了,想着,特么怎么死一下这么难。 :eek:
 
大概是对从小看老也死不了的”英雄“的心理反动吧。我特烦电影里的人老也死不了,想着,特么怎么死一下这么难。 :eek:
我有英雄情结,就是不想让英雄死,如果导演安排英雄死了,我就觉得世界崩塌了,人生没有意义了。。。
 
我有英雄情结,就是不想让英雄死,如果导演安排英雄死了,我就觉得世界崩塌了,人生没有意义了。。。
我哥啊。。。

嘿嘿~逗你玩儿的啦:p
真的有轩辕这个姓。黄帝的后裔。我以前没碰到过。
看悲剧总是会消沉。我也一样。
 
最后编辑: 2021-02-15
真的有轩辕这个姓。我以前没碰到过。
看悲剧总是会消沉。我也一样。
当然有啊,轩辕氏是古姓,以前我们单位有一个姓轩的,后来才知道其实她是姓轩辕,简化了。有点可惜,这么令人神往的姓。

所以我通常都看比较搞笑闹腾的片子,哈哈,除非想自虐,再找悲剧来看:p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