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四十章 (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4、

爱琦冲进屋子时,最先冲进去的几个队员已经把绑匪解决了。目标很好辨认,被捆绑着的一定是己方的,手里有武器企图反抗的一定是日本人。这些队员都憋着要为孙亦元和死去的战友报仇,一个个勇猛得像猎豹。

爱琦又一次看见被捆绑着的关桃,脸上青一块肿一块,伤得不轻,比上一次更惨。她有些后怕,她想他们应该早点发起冲锋。他进屋子的时候还好好的,一转眼就被打得爬不起来了。她已经上过战场,看过了血肉横飞,自己父亲的死亡,但看到关桃的惨样,仍旧心痛不已,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她的亲人一一离去,这个曾一起长大的男人,是她不多的亲人之一了。

关桃看见爱琦,觉得做梦一般,问:“爱琦,侬哪能来了?”

爱琦说:“谢天谢地,还能讲话。”

朗生说:“小子,又欠我家小姐一条命。我看你是还不起了。“

爱琦说:”朗生哥,你别说他了,快帮我把他弄出去。“

龙根听到密集的枪声,没有听关桃的话起锚扬帆而去,却急急地下了船跑近了红房子。他不敢进去,躲在芦苇里远远看着,看到关桃被搀扶着出了门,关炳生也被抬了出来,才敢走出来。爱琦的人警惕地拿枪瞄准了他,吓得他抱着头,似乎那样便可以抵挡子弹。

把关桃父子送进医院,爱琦打了一个电话给埃里克,告诉他一切顺利。埃里克放下电话,长出一口气,身体塌在椅子里,眼睛看着天花板。过一会儿,他拿起电话打出去,电话的另一头是山本太郎。埃里克说:“完成了。”

山本放下电话,叹了一口气,走下楼去。战争仍在进行,远处的炮声隆隆,眼前,三浦别墅仍然精致而平静。这些人该死,但这些人是日本人,是他们父母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也会伤心难过。山本的心终究过不去这个坎。或许,总有一天这些秘密会暴露。这些人死了,还有更多该死的人,山本却无能为力了。

人们很少从容地死去,很少安排自己死亡的仪式。有多少人的死亡都是草草了事,缺乏优雅和美感。难道死亡不应该有更好的安排吗?

三浦物产总部已经安排他离开上海,去东京担任名誉性的副社长职务。而他已经决定退休。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漏出了一角蓝天,天上飘过阵阵烟雾。他穿上从东京新买来的和服,和夫人一起在家休息,讲了很多话,讲起他们当年在东京认识的时候,夫人是漂亮的美人,夫人的父母不同意女儿嫁给山本这个乡下小子。

山本问:“当年,岳父岳母要你嫁的那家人家叫什么?时间久了,忘记那家伙的名字了。”

“哎呀,你怎么提起了这件事情。”夫人说

“老了,就免不了回忆过去。”

“那个人是宫崎家的龙二。”

“宫崎家的龙二,你确定是这个名字,宫崎龙二?”山本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是啊,宫崎龙二。”

山本想,这个名字他最近一定听到过。世界上有那么多同名同姓的人,还有那么多不断重复的故事。是的,不断重复的故事。

“但你没听从父母的话,偷偷跟着我来到了上海。”说这些话的时候,山本的脸上散发出生动、快乐的光芒。他伸出手去,把夫人揽到了怀里。

夫人边听边笑边流泪,说:“已经这么老了,还说起这些事情,真让人难为情。”

山本的眼眶也湿润了,说:“那一年早春,上野的樱花盛开,是一个绯红色的季节。那是个欣欣向荣的国家,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那一年,我刚到东京,一切都是崭新的。我一直记得那个早晨,我走过那个车站,在候车的人群中看到了你。我好像被雷电击中,双腿再也迈不开步。我本来只是路过,但是情不自禁跟着你上了车,为此错过了那天早上的培训课,被老师骂了一顿。但我知道了你上学的地方,这比什么都重要。”

夫人把头靠在丈夫胸前,好像回忆着年轻时代的浪漫经历。那个车站,那车窗外移动的樱花树,那双偷偷向她看过来的年轻的眼睛,她怎么可能忘记。

晚饭时,山本喝了不少酒,夫人也喝了几杯。微醺时,夫人去为他放洗澡水。

这一晚浴室里摆了两盆插花,是夫人的作品。留声机里放着一张唱片,是一位当红的日本歌手唱的《故乡》。

山本的心脏前一段时间查出房颤症状。这对有了一定年纪的人来讲是常有的问题,但也成为他退休的理由之一。医生告诉了他一些注意事项,开了一些药给他。医生告诉他,此类药含有洋地黄,有一定毒性,中毒剂量和治疗剂量之间的差距很小,千万不可多吃。还有,最好戒酒,如果喝酒,不要马上洗热水浴,因为那会增加心脏的负担。

他听说,东方图书馆被烧掉的那一天,好多中国人在里面。他听说,好多华人,因为表达过对日本的不满,或者参加过满洲事变之后的抗议游行,这一次只要是住在租界之外,都被他们的日本邻居举报,被抓起来并永远消失了。太疯狂了。

山本踏入浴缸前吃了比正常剂量多得多的药片。那也许是喝酒太多造成的差错。明天会传出消息,山本太郎先生死于心脏病突然发作。他的退休金、抚恤金和积蓄,再加上这些年积累起来的资产足够夫人安度晚年了。

他泡在浴缸里,大概酒喝得多了点,水又热,脑子有些迷迷糊糊,心脏的跳动也快了起来。留声机里传来忧伤的歌声。有一瞬间,山本的心里很难过,因为他再也回不到故乡了。不过他很快又平静了。他出生前大概就是这样的,在母胎的羊水里,温暖而自足。

小鱼优游的溪边,
麋鹿奔跑的山岗,
那景象我永远难忘。
日夜思念啊
我的故乡!

白发父母可好,
老友们别来无恙?
经历了人生风雨,
梦中的情人啊
我的故乡!

待美梦成真,
我要回到你的怀抱,
看白云青山
碧水悠长,
魂牵梦萦啊
我亲爱的故乡!
 
最后编辑: 2021-02-16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100.00%
4、

爱琦冲进屋子时,最先冲进去的几个队员已经把绑匪解决了。目标很好辨认,被捆绑着的一定是己方的,手里有武器企图反抗的一定是日本人。这些队员都憋着要为孙亦元和死去的战友报仇,一个个勇猛得像猎豹。

爱琦又一次看见被捆绑着的关桃,脸上青一块肿一块,伤得不轻,比上一次更惨。她有些后怕,她想他们应该早点发起冲锋。他进屋子的时候还好好的,一转眼就被打得爬不起来了。她已经上过战场,看过了血肉横飞,自己父亲的死亡,但看到关桃的惨样,仍旧心痛不已,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她的亲人一一离去,这个曾一起长大的男人,是她不多的亲人之一了。

关桃看见爱琦,觉得做梦一般,问:“爱琦,侬哪能来了?”

爱琦说:“谢天谢地,还能讲话。”

朗生说:“小子,又欠我家小姐一条命。我看你是还不起了。“

爱琦说:”朗生哥,你别说他了,快帮我把他弄出去。“

龙根听到密集的枪声,没有听关桃的话起锚扬帆而去,却急急地下了船跑近了红房子。他不敢进去,躲在芦苇里远远看着,看到关桃被搀扶着出了门,关炳生也被抬了出来,才敢走出来。爱琦的人警惕地拿枪瞄准了他,吓得他抱着头,似乎那样便可以抵挡子弹。

把关桃父子送进医院,爱琦打了一个电话给埃里克,告诉他一切顺利。埃里克放下电话,长出一口气,身体塌在椅子里,眼睛看着天花板。过一会儿,他拿起电话打出去,电话的另一头是山本太郎。埃里克说:“完成了。”

山本放下电话,叹了一口气,走下楼去。战争仍在进行,远处的炮声隆隆,眼前,三浦别墅仍然精致而平静。这些人该死,但这些人是日本人,是他们父母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也会伤心难过。山本的心终究过不去这个坎。或许,总有一天这些秘密会暴露。这些人死了,还有更多该死的人,山本却无能为力了。

人们很少从容地死去,很少安排自己死亡的仪式。有多少人的死亡都是草草了事,缺乏优雅和美感。难道死亡不应该有更好的安排吗?

三浦物产总部已经安排他离开上海,去东京担任名誉性的副社长职务。而他已经决定退休。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漏出了一角蓝天,天上飘过阵阵烟雾。他穿上从东京新买来的和服,和夫人一起在家休息,讲了很多话,讲起他们当年在东京认识的时候,夫人是漂亮的美人,夫人的父母不同意女儿嫁给山本这个乡下小子。

山本问:“当年,岳父岳母要你嫁的那家人家叫什么?时间久了,忘记那家伙的名字了。”

“哎呀,你怎么提起了这件事情。”夫人说

“老了,就免不了回忆过去。”

“那个人是宫崎家的龙二。”

“宫崎家的龙二,你确定是这个名字,宫崎龙二?”山本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是啊,宫崎龙二。”

于是三本想,这个名字他最近一定听到过。世界上有那么多同名同姓的人,还有那么多不断重复的故事。是的,不断重复的故事。

“但你没听从父母的话,偷偷跟着我来到了上海。”说这些话的时候,山本的脸上散发出生动、快乐的光芒。他伸出手去,把夫人揽到了怀里。

夫人边听边笑边流泪,说:“已经这么老了,还说起这些事情,真让人难为情。”

山本的眼眶也湿润了,说:“那一年早春,上野的樱花盛开,是一个绯红色的季节。那是个欣欣向荣的国家,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那一年,我刚到东京,一切都是崭新的。我一直记得那个早晨,我走过那个车站,在候车的人群中看到了你。我好像被雷电击中,双腿再也迈不开步。我本来只是路过,但是情不自禁跟着你上了车,为此错过了那天早上的培训课,被老师骂了一顿。但我知道了你上学的地方,这比什么都重要。”

夫人把头靠在丈夫胸前,好像回忆着年轻时代的浪漫经历。那个车站,那车窗外移动的樱花树,那双偷偷向她看过来的年轻的眼睛,她怎么可能忘记。

晚饭时,山本喝了不少酒,夫人也喝了几杯。微醺时,夫人去为他放洗澡水。

这一晚浴室里摆了两盆插花,是夫人的作品。留声机里放着一张唱片,是一位当红的日本歌手唱的《故乡》。

山本的心脏前一段时间查出房颤症状。这对有了一定年纪的人来讲是常有的问题,但也成为他退休的理由之一。医生告诉了他一些注意事项,开了一些药给他。医生告诉他,此类药含有洋地黄,有一定毒性,中毒剂量和治疗剂量之间的差距很小,千万不可多吃。还有,最好戒酒,如果喝酒,不要马上洗热水浴,因为那会增加心脏的负担。

他听说,东方图书馆被烧掉的那一天,好多中国人在里面。他听说,好多华人,因为表达过对日本的不满,或者参加过满洲事变之后的抗议游行,这一次只要是住在租界之外,都被他们的日本邻居举报,被抓起来并永远消失了。太疯狂了。

山本踏入浴缸前吃了比正常剂量多得多的药片。那也许是喝酒太多造成的差错。明天会传出消息,山本太郎先生死于心脏病突然发作。他的退休金、抚恤金和积蓄,再加上这些年积累起来的资产足够夫人安度晚年了。

他泡在浴缸里,大概酒喝得多了点,水又热,脑子有些迷迷糊糊,心脏的跳动也快了起来。留声机里传来忧伤的歌声。有一瞬间,山本的心里很难过,因为他再也回不到故乡了。不过他很快又平静了。他出生前大概就是这样的,在母胎的羊水里,温暖而自足。

小鱼优游的溪边,
麋鹿奔跑的山岗,
那景象我永远难忘。
日夜思念啊
我的故乡!

白发父母可好,
老友们别来无恙?
经历了人生风雨,
梦中的情人啊
我的故乡!

待美梦成真,
我要回到你的怀抱,
看白云青山
碧水悠长,
魂牵梦萦啊
我亲爱的故乡!
山本为什么要自杀?这个人物我已经不记得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山本为什么要自杀?这个人物我已经不记得了。。。
山本是秦时月和关桃的好朋友。关桃接下店面走上正轨时,他助过一臂之力。关桃破产前的大胆扩张计划,他也有份。这一次,是他将加藤的情报告诉了凯夫巡官,凯夫又去找孙爱琦。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100.00%
山本是秦时月和关桃的好朋友。关桃接下店面走上正轨时,他助过一臂之力。关桃破产前的大胆扩张计划,他也有份。这一次,是他将加藤的情报告诉了凯夫巡官,凯夫又去找孙爱琦。
那他为什么要自杀?是因为他做了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但又自觉背叛了同胞,无法释怀吗?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那他为什么要自杀?是因为他做了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但又自觉背叛了同胞,无法释怀吗?
可以这样解释。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在上海度过,看着上海繁荣起来,看着上海的一部分被毁掉。他的身份认同里,是日本人,也是上海人。价值理念估计也和本土日本人不同了。他也许更是一个自由主义者,而那时的日本本土是逐渐军国主义或法西斯化的。参照今天的海外华人。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100.00%
可以这样解释。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在上海度过,看着上海繁荣起来,看着上海的一部分被毁掉。他的身份认同里,是日本人,也是上海人。
这个人物塑造很立体,不像传统抗日题材,凡是日本人都是坏人。其实无论哪个民族,都有好人有坏人,日本人里也有有良知的日本人。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人物塑造很立体,不像传统抗日题材,凡是日本人都是坏人。其实无论哪个民族,都有好人有坏人,日本人里也有有良知的日本人。
在战争中,日本是敌人。具体到每个人,敌人和坏人之间,却又有千山万壑。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