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尾声 (2) 完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2、

埃里克最终决定向警务处投诉约翰.苏利文对约瑟夫被绑架事件的不恰当回应和处置。他现在相信,汤佑圣对苏利文的种种指控不是空穴来风。他回忆整个过程,有时候怀疑约瑟夫的悲剧结局背后有约翰.苏利文的手。

调查之后,警务处建议苏利文要么接受进一步调查,要么辞职,但保留退休待遇。约翰.苏利文选择了辞职回国。回国之前,苏利文邀请埃里克再坐下来聊聊。埃里克答应了,他们在外滩附近一家咖啡馆见了面,离艾仑.史密斯铜像很近。

“埃里克,如果申诉,我有很大的机会赢回来。你私下向孙家通报了日本人的情报,使得这些人未经审判就丢失了性命,你会为此丢失职位和前途。”

埃里克看着眼前的咖啡杯,缓缓地说:“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那么,撒旦的,应该归撒旦。”

苏利文耸了耸肩,说:“好吧。但我不想申诉。知道为什么吗?”

“请讲。”埃里克淡淡地说,眼光从咖啡杯上抬了起来。

“申诉,意味着我还想在这个城市长久呆下去。我确实想过在这个城市长长久久住下去,直到很老,或者死在这里,像艾仑.史密斯。但经过这场战争,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我们所有人在这里的好日子,不会太长。”

“为什么?”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时的一次聊天吗?”

“当然。我得感谢你,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不必感谢,我也不很在意你的投诉了。你还记得我当时怎么对你描述这个国家的人吗?”

埃里克眼睛看向着玻璃窗外,想了想,转过头来说:“大概是这样的:这个国家的人冷漠散漫,对于国家的溃败无动于衷,很少有人为了国家的生存而拼死抵抗。”

“那么,在这场战争中,你看到了什么?”

“这里的平民和军队像机器一样协作,无数平民为战争奔忙,甚至献出生命。”

“对,他们正在苏醒,这个城市,是这个国家最早苏醒的地方!”

“如果他们苏醒,也不错。大不列颠作为布道者,完成了历史使命。他们的文化里,永远植入了我们的基因。“

“我不乐观。无论是你,我,或像艾仑.史密斯这样的所谓心怀善意的外国人,都难以长久地站在这块土地上。在他们眼里,无论怎样做,你我都不是上海人,我们是殖民者,带着原罪。看到那座铜像了吗?艾仑.史密斯,这座城市的塑造者之一,悲悯地俯瞰着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们,但若干年后,你也许再也找不到这座铜像。”

“为什么?”埃里克有些伤感,但还是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不为什么,有些东西注定会被抹去。艾仑.史密斯的慈善基金会,学校、医院,研究机构,会被忘记,或被摧毁,因为人们耻于提及他。”

埃里克想了想,不晓得怎样评论对方的观点。这些都是没有发生的事情,既不能反驳,也不能附和。于是他换了一个角度,问:“约翰,您总是有独到的见解。我非常想知道您对自己的评价。”

约翰.苏利文愣了一下,大概想不到埃里克会提出这样直接了当的要求。他喝了一口咖啡,眯起眼睛,说:“亦人亦兽的双面怪物。我想这符合您心中对我的看法。”说完,他自己先大笑起来。

江上的轮船拖着长长的烟雾向吴淞口驶去,甲板上的旅客向这座城市投下最后一瞥。他们也许正循着埃里克的来路归去。街市一如既往地喧闹,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从人们的脸上读不到刚刚平息的战争痕迹。这里的人们,依然在逼仄里斤斤计较,勾心斗角,在霓虹灯下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好像唯有战争才让他们明确地显示他们属于同一民族,发出一致的吼声。到底哪一个才是他们的真实面目?或者,这些不同的面孔都属于他们?

约翰.苏利文登上了回国的邮轮,手扶栏杆,嘴含烟斗,向这座城市道别。烟雾从烟斗升起,汇丰银行楼顶的米字旗有些迷离,外滩的高楼如不真实的幻影。他好像回到了遥远的苏格兰高地,城堡和羊群散落在永不停歇的风里,天空极低,空旷得压抑。风笛声飘来,苍凉而孤寂。少年苏利文吹响哨笛,声音清澈如山间小溪。那里才是他的家园,深邃而神秘。好像盛宴散去,繁花落尽,心头是潮涌般的失落,空虚。他的眼角居然有些湿润,长叹了一口气。

他是成功的,但此刻的空虚感把成功的喜悦吞噬得无影无踪。有一瞬间,他觉得这艘船似乎穿行在幽暗的海洋上,要把他送去一个更黑暗的地方。约翰.苏利文听人解释过上海话“空景头”的意思,但无论怎样都有些不得要领,此刻,这个词跳了出来,吞噬着他。

关桃有一日收到了一封信,拆开看,是李柔然写来的。

“桃兄,见字如晤!

写此信,乃因我得知了你和铁夫的关系。我知道,她已经永远离了我们,离开了她深爱的国家和城市。但我也知道,她将永远和我们、和这块土地在一起。她是值得我们永远敬仰的英雄。

你接到此信时,我已离开上海奔赴我新的使命。离开上海,一则是因为有关方面的安排,二来是我想去新地方探索救国之路。这些年在上海,我像一个呀呀学语的孩子,摔跤,爬起,再摔跤。我见过了太多死亡,有英勇,有苟且,有价值的,无谓的,都看过了。眼泪几乎流干,国家仍还在黑暗之中,但我不能放弃。我相信一切牺牲都不会浪费,一切错误都有补偿。

一介柔弱女子,将身趋祸赴汤蹈火,我等男儿,又何惧粉身碎骨保全家国。拼将头颅做一个民族前行的火把,争一个光明灿烂堂堂中华。果如此,此生足矣!

我知道,我等生者尚欠铁夫一个光明灿烂的国家,为此,我将奋斗不息!

柔然此去,前路漫漫,尚不知何时再会,但离开决不是放弃。无论身处何地,我不会忘记这座城市,不会忘记这里的人们,不会忘记这里年轻的墓碑。我把自己看作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我在这里建立了信仰,走过血与火的青春,这里的人民滋养了我,这里的奋斗激励着我。这里有我长眠的战友,有象你这样的朋友。为了这些原因,我一定会回到这里。

就此别过,伏乞珍重!”


龙华寺西边,有一块精致的墓地,墓前一块石碑,墓碑顶上,雕琢了一本翻开的线装书。这是涵芬的衣冠冢。有空的日子,关桃会来这里。阳光下,有风吹来,吹起关桃的头发,吹动庙里的风铃。晨钟暮鼓相伴,她的灵魂该是安详的。关桃闭起眼睛,好像听见涵芬读着自己的诗,柔弱的身体里发出高亢无畏的声音。

一部汽车停在墓地附近,爱琦下车,走到关桃身后,许久,讲:“伊是一个值得所有人爱的女孩。”

“是的。淳轩和将军,也会一直活着的。”

泪水滑下爱琦的脸,滴在草丛里。

爱琦又说:“三浦公司那笔款子,先由我还上。”

“谢谢。但是,爱琦,我自家欠的债,得我来还。我已经欠侬太多太多。”

“侬又犟了。桃子,侬没欠我。我不催侬,侬好好考虑我的话。”

阳光照着他们,把他们的影子投在地上。蝴蝶翩飞于草丛间,野蜂嗡嗡的声音偶尔飘过,他们只是默默站立着,不说话。不远处的龙华塔也无语伫立,一如千年中每个日子,云卷云舒,风霜雷电,却不着一字。

证券交易所里,一个经纪人眉飞色舞地指着一张报纸讲:“倷看看格只股票妖不妖?不值铜钿额辰光只有几分洋钿一股,后来慢慢起来变成几块洋钿,格两年大股东一直吃进,价钱也就到廿几块。想不到背后头故事是格家犹太人不但拿回了采矿权,现在又发现了新矿!犹太人真娘的会做生意啊,倷看两个礼拜,股价噌噌要接近两百块哉!哎,我记得我手里卖出去过一笔股票,八分一股,有只小赤佬不晓得拉里根筋搭牢,花了一大笔钞票买了格只股票,还讲,要派啥其他用场,我当时想,格只小赤佬真真是十三点,股票还能够派其他啥用场,当纸钿烧?现在算算,是我十三点啦!格笔股票要值公司5%市值了呀,要是小赤佬到现在没卖脱,就是股神!倷算算看,倷所有人一家一当加起来,有伊一个人的钞票多吗?”

关桃老家的河滩边,老桃树今年没开花,连叶子也稀稀落落。关炳生讲,这树老了,过几天把它砍了吧。离这树不远是邱明远的衣冠冢。

战争中,日本飞机来轰炸十九路军司令部,遭到地面火力拼死抵抗,炸弹没投准,有一颗炸了龙华寺山门,山门的横楣被炸落下来,人们听到龙华寺地底下轰隆隆响了好一阵子,龙华塔似乎也跟着晃了几下。但硝烟散尽,古塔依旧巍然耸立。

有一颗炸弹投到了关桃家的地里,把邱明远的衣冠冢炸出了一个坑,石碑碎成了好几段。风拂过,青草起舞,鸟飞过,倏忽无踪。
 
最后编辑: 2021-02-18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98.51%
2、

埃里克最终决定向警务处投诉约翰.苏利文对约瑟夫被绑架事件的不恰当回应和处置。他现在相信,汤佑圣对苏利文的种种指控不是空穴来风。他回忆整个过程,有时候怀疑约瑟夫的悲剧结局背后有约翰.苏利文的手。

调查之后,警务处建议苏利文要么接受进一步调查,要么辞职,但保留退休待遇。约翰.苏利文选择了辞职回国。回国之前,苏利文邀请埃里克再坐下来聊聊。埃里克答应了,他们在外滩附近一家咖啡馆见了面,离艾仑.史密斯铜像很近。

“埃里克,如果申诉,我有很大的机会赢回来。你私下向孙家通报了日本人的情报,使得这些人未经审判就丢失了性命,你会为此丢失职位和前途。”

埃里克看着眼前的咖啡杯,缓缓地说:“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那么,撒旦的,应该归撒旦。”

苏利文耸了耸肩,说:“好吧。但我不想申诉。知道为什么吗?”

“请讲。”埃里克淡淡地说,眼光从咖啡杯上抬了起来。

“申诉,意味着我还想在这个城市长久呆下去。我确实想过在这个城市长长久久住下去,直到很老,或者死在这里,像艾仑.史密斯。但经过这场战争,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我们所有人在这里的好日子,不会太长。”

“为什么?”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时的一次聊天吗?”

“当然。我得感谢你,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不必感谢,我也不很在意你的投诉了。你还记得我当时怎么对你描述这个国家的人吗?”

埃里克眼睛看向着玻璃窗外,想了想,转过头来说:“大概是这样的:这个国家的人冷漠散漫,对于国家的溃败无动于衷,很少有人为了国家的生存而拼死抵抗。”

“那么,在这场战争中,你看到了什么?”

“这里的平民和军队像机器一样协作,无数平民为战争奔忙,甚至献出生命。”

“对,他们正在苏醒,这个城市,是这个国家最早苏醒的地方!”

“如果他们苏醒,也不错。大不列颠作为布道者,完成了历史使命。他们的文化里,永远植入了我们的基因。“

“我不乐观。无论是你,我,或像艾仑.史密斯这样的所谓心怀善意的外国人,都难以长久地站在这块土地上。在他们眼里,无论怎样做,你我都不是上海人,我们是殖民者,带着原罪。看到那座铜像了吗?艾仑.史密斯,这座城市的塑造者之一,悲悯地俯瞰着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们,但若干年后,你也许再也找不到这座铜像。”

“为什么?”埃里克有些伤感,但还是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不为什么,有些东西注定会被抹去。艾仑.史密斯的慈善基金会,学校、医院,研究机构,会被忘记,或被摧毁,因为人们耻于提及他。”

埃里克想了想,不晓得怎样评论对方的观点。这些都是没有发生的事情,既不能反驳,也不能附和。于是他换了一个角度,问:“约翰,您总是有独到的见解。我非常想知道您对自己的评价。”

约翰.苏利文愣了一下,大概想不到埃里克会提出这样直接了当的要求。他喝了一口咖啡,眯起眼睛,说:“亦人亦兽的双面怪物。我想这符合您心中对我的看法。”说完,他自己先大笑起来。

江上的轮船拖着长长的烟雾向吴淞口驶去,甲板上的旅客向这座城市投下最后一瞥。他们也许正循着埃里克的来路归去。街市一如既往地喧闹,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从人们的脸上读不到刚刚平息的战争痕迹。这里的人们,依然在逼仄里斤斤计较,勾心斗角,在霓虹灯下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好像唯有战争才让他们明确地显示他们属于同一民族,发出一致的吼声。到底哪一个才是他们的真实面目?或者,这些不同的面孔都属于他们?

约翰.苏利文登上了回国的邮轮,手扶栏杆,嘴含烟斗,向这座城市道别。烟雾从烟斗升起,汇丰银行楼顶的米字旗有些迷离,外滩的高楼如不真实的幻影。他好像回到了遥远的苏格兰高地,城堡和羊群散落在永不停歇的风里,天空极低,空旷得压抑。风笛声飘来,苍凉而孤寂。少年苏利文吹响哨笛,声音清澈如山间小溪。那里才是他的家园,深邃而神秘。好像盛宴散去,繁花落尽,心头是潮涌般的失落,空虚。他的眼角居然有些湿润,长叹了一口气。

他是成功的,但此刻的空虚感把成功的喜悦吞噬得无影无踪。有一瞬间,他觉得这艘船似乎穿行在幽暗的海洋上,要把他送去一个更黑暗的地方。约翰.苏利文听人解释过上海话“空景头”的意思,但无论怎样都有些不得要领,此刻,这个词跳了出来,吞噬着他。

关桃有一日收到了一封信,拆开看,是李柔然写来的。

“桃兄,见字如晤!

写此信,乃因我得知了你和铁夫的关系。我知道,她已经永远离了我们,离开了她深爱的国家和城市。但我也知道,她将永远和我们、和这块土地在一起。她是值得我们永远敬仰的英雄。

你接到此信时,我已离开上海奔赴我新的使命。离开上海,一则是因为有关方面的安排,二来是我想去新地方探索救国之路。这些年在上海,我像一个呀呀学语的孩子,摔跤,爬起,再摔跤。我见过了太多死亡,有英勇,有苟且,有价值的,无谓的,都看过了。眼泪几乎流干,国家仍还在黑暗之中,但我不能放弃。我相信一切牺牲都不会浪费,一切错误都有补偿。

一介柔弱女子,将身趋祸赴汤蹈火,我等男儿,又何惧粉身碎骨保全家国。拼将头颅做一个民族前行的火把,争一个光明灿烂堂堂中华。果如此,此生足矣!

我知道,我等生者尚欠铁夫一个光明灿烂的国家,为此,我将奋斗不息!

柔然此去,前路漫漫,尚不知何时再会,但离开决不是放弃。无论身处何地,我不会忘记这座城市,不会忘记这里的人们,不会忘记这里年轻的墓碑。我把自己看作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我在这里建立了信仰,走过血与火的青春,这里的人民滋养了我,这里的奋斗激励着我。这里有我长眠的战友,有象你这样的朋友。为了这些原因,我一定会回到这里。

就此别过,伏乞珍重!”


龙华寺西边,有一块精致的墓地,墓前一块石碑,墓碑顶上,是一本翻开的线装书。这是涵芬的衣冠冢。有空的日子,关桃会来这里。阳光下,有风吹来,吹起关桃的头发,吹动庙里的风铃。晨钟暮鼓相伴,她的灵魂该是安详的。关桃闭起眼睛,好像听见涵芬读着自己的诗,柔弱的身体里发出高亢无畏的声音。

一部汽车停在墓地附近,爱琦下车,走到关桃身后,许久,讲:“伊是一个值得所有人爱的女孩。”

“是的。淳轩和将军,也会一直活着的。”

泪水滑下爱琦的脸,滴在草丛里。

爱琦又说:“三浦公司那笔款子,先由我还上。”

“谢谢。但是,爱琦,我自家欠的债,得我来还。我已经欠侬太多太多。”

“侬又犟。桃子,侬没欠我。我不催侬,侬好好考虑我的话。”

阳光照着他们,把他们的影子投在地上。蝴蝶翩飞于草丛间,野蜂嗡嗡的声音偶尔飘过,他们只是默默站立着,不说话。不远处的龙华塔也无语伫立,一如千年中每个日子,云卷云舒,风霜雷电,却不着一字。

证券交易所里,一个经纪人眉飞色舞地指着一张报纸讲:“倷看看格只股票妖不妖?不值铜钿额辰光只有几分洋钿一股,后来慢慢起来变成几块洋钿,格两年大股东一直吃进,价钱也就到廿几块。想不到背后头故事是格家犹太人不但拿回了采矿权,现在又发现了新矿!犹太人真娘的会做生意啊,倷看两个礼拜,股价噌噌要接近两百块哉!哎,我记得我手里卖出去过一笔股票,八分一股,有只小赤佬不晓得拉里根筋搭牢,花了一大笔钞票买了格只股票,还讲,要派啥其他用场,我当时想,格只小赤佬真真是十三点,股票还能够派其他啥用场,当纸钿烧?现在算算,我是十三点啦!格笔股票快要值格公司5%市值了呀,要是小赤佬到现在没卖脱,就是股神啊!倷算算看,倷所有人一家一当加起来,有伊一个人的钞票多吗?”

关桃老家的河滩边,老桃树今年没开花,连叶子也稀稀落落。关炳生讲,这树老了,过几天把它砍了吧。离这树不远是邱明远的衣冠冢。

战争中,日本飞机来轰炸十九路军司令部,遭到地面火力拼死抵抗,炸弹没投准,有一颗炸了龙华寺山门,山门的横楣被炸落下来,人们听到龙华寺地底下轰隆隆响了好一阵子,龙华塔似乎也跟着晃了几下。但硝烟散尽,古塔依旧巍然耸立。

有一颗炸弹投到了关桃家的地里,把衣冠冢炸出了一个坑,石碑碎成了好几段。风拂过,青草起舞,鸟飞过,倏忽无踪。
赞完结(y)又爬出一个坑:wdb6:

地宫最终被毁了?

我还一直惦记着关桃的妖股呢,果然让他富可敌国啦!最后一段是隐喻衣冠冢里的股票该重见天日了么?🤭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赞完结(y)又爬出一个坑:wdb6:

地宫最终被毁了?

我还一直惦记着关桃的妖股呢,果然让他富可敌国啦!最后一段是隐喻衣冠冢里的股票该重见天日了么?🤭
不是啊。这不,被日本鬼子炸弹炸没了。是不是要求助爱琦?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原来是为跟爱琦的交往打伏笔🤭

接下来填哪个坑?刘文顺太郎?;)还是开新坑?
哈哈,我怀疑你跟刘文顺是亲戚。
我觉得关桃和爱琦还是有未来的。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98.51%
哈哈,我怀疑你跟刘文顺是亲戚。
我觉得关桃和爱琦还是有未来的。
我不跟轩辕瀚是亲戚嘛:p

刘文顺太郎我印象太深了!刚看到这五个字的时候喷了一屏幕:D

说句实话:这个结尾我有点失望的,太含蓄了。有些事还是要交代一下比较好,哪怕用最留白的字句,比如关桃和爱琦。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不跟轩辕瀚是亲戚嘛:p

刘文顺太郎我印象太深了!刚看到这五个字的时候喷了一屏幕:D

说句实话:这个结尾我有点失望的,太含蓄了。有些事还是要交代一下比较好,哪怕用最留白的字句,比如关桃和爱琦。
我写的时候想,他们就是在那个状态,还无法挣脱之前各自的场域,尚未愈合的伤口。后面的事情怎样,各自想象吧。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96.50%
我不跟轩辕瀚是亲戚嘛:p

刘文顺太郎我印象太深了!刚看到这五个字的时候喷了一屏幕:D

说句实话:这个结尾我有点失望的,太含蓄了。有些事还是要交代一下比较好,哪怕用最留白的字句,比如关桃和爱琦。
交代了,
不能把起居注都给你看才算交代吧,
你不能把文学作品当成ikea的安装指南看,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98.51%
我写的时候想,他们就是在那个状态,还无法挣脱之前各自的场域,尚未愈合的伤口。后面的事情怎样,各自想象吧。
嗯~符合你人淡如菊的性格,凡事不喜欢订条条框框,比较肆意挥洒🙂

如果换我,一定抓住机会拼命煽情😛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交代了,
不能把起居注都给你看才算交代吧,
你不能把文学作品当成ikea的安装指南看,
最近这些章节大师很少给予指点,看来是有些失望的。或者之前的章节比较压抑。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