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毕业那年,我们四个人,两男两女,我,范卓尔,吕思雁和季山红去南方旅行。第一站目标是庐山,坐的特快。那时,游名山大川虽然奢侈,但上班后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出发的那个清晨,天蒙蒙亮,我背着一个红黑相间的大背包,背包里塞着换洗衣服,还有吕思雁交给我的小包,坐15路电车从衡山路去火车站。吕思雁的小包里是她额外的衣服,她自己的包里放不下了,交给我带。女孩子希望每一张照片里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男孩子希望一套衣服可以一路穿下来。我带了另一个较小的包,包里是旅程中吃的东西,红肠,花生,素鸡,牛肉,盐水鸭,苹果,桔子,鱼皮花生,橄榄,蜜饯,陈皮话梅,嘉应子,大白兔奶糖,花生牛轧,面包,蝴蝶酥,一小瓶花露水,一些药,主要是黄连素和克感敏,怕吃了不洁的食物腹泻,或者着凉。一台135海鸥照相机,几卷柯达彩色胶卷。

我喜欢夏天清晨,凉爽的风从车窗吹进来,自行车铃声掠过。太阳照在楼顶上,街路忙起来,早点铺前排着长队,有人左手挎着竹篮,竹篮里是买好的菜,右手的筷子上串着三四根油条,心满意足地回家去。

我们在北火车站广场会合,准时上了车。上车一通忙乱后,又和别人商量着换了位子,四个人换到一起,面对面打牌。车厢里叽叽喳喳的,多半是外出出差或游玩的本地人。列车离开市区不久,吕思雁就开始摆摊头,苹果,桔子,鱼皮花生,橄榄,蜜饯,陈皮话梅,嘉应子,大白兔奶糖,花生牛轧.....我说,好了,放不下了。我们掏出扑克牌打80分。女孩们边打牌边吃零食。偶尔,吕思雁要我剥了零食递到她嘴巴里去,范卓尔“哟哟哟”叫起来。吕思雁就说,你也剥一个,给老季吃。季山红笑着说,谁像你这么不要脸。吕思雁坐在里座,背靠在窗边,脚搁在我腿上。

范卓尔花了好一番口舌才说动季山红一起出游,因为他俩还是游移不定的状态,似乎总是浅尝辄止,进不了动真格的阶段。范卓尔是大高个,一米八,身材魁梧,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倒追他的女孩一大把,但他偏偏认定了季山红,其他女孩子伤心欲绝,他也不为所动。而季山红对他,似乎既放不下,又不能完全接纳。个中原因说不清道不明。

车向着西南方向驶去,车窗外掠过大片绿色农田,平原上的边缘上,山峰逐渐多起来。列车正驶离长江三角洲。车厢里有些热,我们抬起一点车窗来,凉爽的风吹进来,很舒服,却会吹走扑克牌。车里的广播不时预报前方到站,大部分时间播放相声和革命歌曲。马季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嗓音后面,总伴随着笑声和掌声。血染的风采是最流行的歌曲,女高音表达了全国人民对边防将士由衷的赞美和谢意。每当这首歌响起,车厢里便有不少乘客跟着哼唱。“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再不能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有时,我也会跟着哼唱,一边哼唱,一边考虑范卓尔手里还有什么牌。

游完庐山的最后一个晚上,躺在硬板床的竹席上,范卓尔说,赵,我们继续南下吧?去广西,我们还有不少钱没花掉呢。我知道他的意思,他仍旧没有得到合适的机会,他和季山红仍旧若即若离,令我这个看客也有些抓耳挠腮。君子成人之美,何况兄弟。

于是我们又去隔壁叫起了两位女同学,告诉她们我俩的计划。女孩子们对这个想法也表示赞同。四比零的决议表明范卓尔还有戏。第二天,我们整理好行李,从山里去了九江,然后在火车站买了南下的火车票。由于是小站,我们只买到两张坐票。那时年轻,有时间,也有力气,我们觉得两张座位就足够了。

我们在车站上听从车站人员的指挥排好了一溜长队,等着火车进站。但火车进站后队伍便散了形,人们争相拥挤在车门口,像一团纠缠在一起的乱麻,也像一坨烂泥巴,好不容易向车厢里挤出一段,一段,直到车厢外这团混乱的人群慢慢变小,人们依旧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推力。在外面旅行得越久,便越觉得这个世界的人,彼此带着计算和争夺,为了获得自己那份应得的权益,常常需要蛮力。

我们找到自己的位子,位子上坐着三个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以及女人抱着的四五岁的女孩。男人四五十岁,光着膀子,眼睛看着窗外。女人留着齐肩发,黝黑的脸上是双眼皮的眼睛,不难看,大概三十多岁,在炎热的夏季还穿着一件春季两用衫。孩子的衣服脏兮兮的,大眼睛里透着胆怯和乖巧,看着刚刚上车的我们。那个年代,不同地域的人穿着有些区别,城市和乡村的人,穿着区别更大。不用说,眼前的这对母女来自农村。

我们的眼睛注视着女人,然后把车票给她看,让她明白这是我们的位置。她似乎立即就懂了,向我们羞涩地笑笑,起身,把孩子牵在手里,无限留恋地看了看刚才坐过的地方,将位子让了出来。

我们没有对她笑。我们不能让别人觉得我们是很好商量的人,免得我们自己坐不成仅有的两个位子。

男人还是看着窗外,我不得不拍拍他的肩膀,感受到他粘粘的汗液。他转过眼睛,我说,师傅,这是我们的位子。他说,你年轻人,站一下嘛,我下一站就到了,下一站我让给你。我说,不行啦,我们四个人,有两个女的,要坐的。他说,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没有道德的,不就是耍朋友嘛。范卓尔把我拉到后面,站过去说,哎,耍不耍朋友不关你事。让不让?

男人看见范卓尔像山一样挡在他面前,觉得不好惹。他终究是条好汉,嘴里骂骂咧咧,不情不愿地把座位让了出来,拿了行李去其他车厢了。

我们努力在行李架上挤出空挡,把我们的行李塞进去。我看到上面有一个脏兮兮的旅行包,印着外白渡桥和上海大厦的图案,特意避开。这包当年是时尚的,但太脏了,有一种很不搭感觉。

车上很挤,也有些乱。到了车上,我心里有些后悔,不该坐这班车,但根本买不到快车票,似乎别无选择。

我们轮流着坐。女人牵着女孩,安静地站在我们旁边。在城里的公共汽车上,这种状况难免会让人有些不好意思。你知道的,学生党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好意思。但是,火车座位太难得,没有座位的人要得到一个座位,或者要坐一会儿,需要开动脑筋使出浑身解数。经过和占座男人的一番口舌之战,心里的最后一点不好意思也消失了。

我们要在火车上摇摇晃晃坐二十五个小时。在火车上站着,开始还可以,但过了半个小时,腿会开始僵硬,然后是酸,即便年轻,那也是不容易的旅程。

吕思雁招招手,我低下头去,她在我耳边说,你闻到味道了吗?我当然闻到了,那是几天不洗澡或者不洗头才有的味道。实际上,整个车厢的味道都不怎样。我跨了一步进去,把车窗玻璃往上抬起了半格。然后按照吕思雁的意思,从包里拿出花露水,洒了一些在她手绢上。她拿起手绢扇风,汗水顺着她的头发不住地流下她红红的面孔。
 
最后编辑: 7 天前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33%
好写实!鼻尖似乎都闻到了车厢里的味道 🤭

不要说那个年代,90年代中后期的大学生们寒暑假回家时,都有站票超过20个小时的。很庆幸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挤过春运,寒暑假去奶奶姥姥家玩儿也没赶过高峰:D有点可怜那对母女,不过也没办法,别人也不欠她们什么。。。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好写实!鼻尖似乎都闻到了车厢里的味道 🤭

不要说那个年代,90年代中后期的大学生们寒暑假回家时,都有站票超过20个小时的。很庆幸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挤过春运,寒暑假去奶奶姥姥家玩儿也没赶过高峰:D有点可怜那对母女,不过也没办法,别人也不欠她们什么。。。
我坐过几次。那个年代的秩序和资源都不像现在这样好。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33%
我坐过几次。那个年代的秩序和资源都不像现在这样好。
据我们同事说,他们上大学时春运回家,都是先从车窗户里把包扔进去,然后人再从窗户里爬进去的,什么秩序不秩序,完全没有的,那个情况下,挤上车是王道,其他神马都是浮云:wdb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据我们同事说,他们上大学时春运回家,都是先从车窗户里把包扔进去,然后人再从窗户里爬进去的,什么秩序不秩序,完全没有的,那个情况下,挤上车是王道,其他神马都是浮云:wdb4:
春运是登峰造极的特例,无法谦让,只有争夺
 
最后编辑: 8 天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71.14%
大一寒假的时候干过这种事情,临时决定跟着寝室好友回北京和天津,我只能买到站票,后来一群人轮着站到了北京站。
那会儿人都不爱旅游,不像现在去哪里都是熙熙攘攘。我们去逛故宫和北海那天正好大雪,那真是天苍苍野茫茫,各处都是一个空旷。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大一寒假的时候干过这种事情,临时决定跟着寝室好友回北京和天津,我只能买到站票,后来一群人轮着站到了北京站。
那会儿人都不爱旅游,不像现在去哪里都是熙熙攘攘。我们去逛故宫和北海那天正好大雪,那真是天苍苍野茫茫,各处都是一个空旷。
火车上站着,各种不舒服。很多人没有办法,要回家。旅游的自讨苦吃,另当别论。
 

bbjj

无官一身轻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33.21%
现在想起来,那会儿脸皮真厚,同行的都是室友老乡,人家跟我也不熟,我也就好意思让人家跟我轮着站了十几个小时。
关键是别人愿意帮你,否则你脸皮再厚也没用,我第一次知道让座是在广州,作为来自没有公交车小地方的我和妈妈应该是别人眼里的乡下人了,有一个女孩子给我妈让座让我很感激,虽然我那时还是一个小孩,但此后我一直记着多数时候都尽量让座给有需要的人。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我带了另一个较小的包,包里是旅程中吃的东西,红肠,花生,素鸡,牛肉,盐水鸭,苹果,桔子,鱼皮花生,橄榄,蜜饯,陈皮话梅,嘉应子,大白兔奶糖,花生牛轧,面包,蝴蝶酥,一小瓶花露水,一些药,主要是黄连素和克感敏,怕吃了不洁的食物腹泻,或者着凉。一台135海鸥照相机,几卷柯达彩色胶卷。
太豪了!!
我们当年大学临毕业也组队旅游,扛了几箱方便面。

对了,去年才发现《血染的风采》居然被禁了,K歌软件上没有,据说因为6.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太豪了!!
我们当年大学临毕业也组队旅游,扛了几箱方便面。

对了,去年才发现《血染的风采》居然被禁了,K歌软件上没有,据说因为6.4.
八十年代方便面反而还不多,红肠那些东西容易买到,出游必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71.14%
关键是别人愿意帮你,否则你脸皮再厚也没用,我第一次知道让座是在广州,作为来自没有公交车小地方的我和妈妈应该是别人眼里的乡下人了,有一个女孩子给我妈让座让我很感激,虽然我那时还是一个小孩,但此后我一直记着多数时候都尽量让座给有需要的人。
super nice.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现在看到这么多零食都馋
我八十年代初毕业,拿到派遣通知立马就去单位报到,十五日前报到可以领一个月工资,十五日后报到领半个月工资,报到后,单位给一个星期假,一个星期后上班。班上同学全是如此。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