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下)

那一年,边境战争的消息慢慢从报纸上消失了。曾经是半个前线的广西已没有紧张气氛,生活平和安宁。桂林街上的商店里,偶尔能听到《血染的风采》,但那种缅怀,慢慢地有了一些娱乐性质。

五天后,我们游完桂林,准备回家。晚上,我们去了一家国营饭店,给这次旅游做总结。我们要了江鱼,荷叶鸭,狗肉,荔浦芋头炖肉,另外几样菜,加上啤酒。那时吃狗肉还不用偷偷摸摸,不会被人骂。吃完后,我们沿着一条热闹的街走回旅馆去。离了那条街,桔黄色路灯光下,大树影影绰绰。是夏日美好的一个晚上,月亮挂在天上,清风掠过江面,奇峰若隐若现。这样的景色,让人想起另外一首军旅歌曲,十五的月亮。

也许因为是在外的最后一个晚上,我觉得我们的话便开始往那个方向靠。毕竟回了家就很难有这样自由的时光。我听到走在后面的吕思雁小声对季山红说,哎,别端着了啊,今晚就你俩一间吧。季山红说,你个流氓,臭不要脸!两人嬉闹着跑了上来。

忽然,我们听到孩子的哭声,一个女人正追赶一个男人,男人的手里拿着一个旅行包。这旅行包和这女人都很眼熟,范卓尔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以他一米八的身高优势快速追上了那个逃跑的小个子男人。我不想贬低广西人,但当地人普遍不高,所以当范卓尔追上去时,那种压倒性的身材优势令人印象深刻。那个男人扔下旅行包,拐进一条小巷,不见了。

我们这才知道,女人带着孩子,沿着铁路线走了整整五天,走到了这座山水甲天下的城市。

我们忽然有了一种他乡遇故旧的感觉,也被这女人五天的故事深深震撼。虽然有之前坐火车超站的阴影,我们想,无论如何必须帮她,不能让她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遭遇危险。我们把她和孩子带到旅馆,想给她们开一个房间,让她们住一晚,第二天继续去寻找孩子的父亲。但她却去了吕思雁和季山红的房间,从那件颇厚的并且带着浓重味道的两用衫内夹层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部队代号和一个名字。她说,大兄弟,谢谢救了俺们。能不能帮帮忙,找到这个部队,俺男人是部队上的。

我问,部队就在这里吗?

她说是的。

我仔细看了女人,忽然觉得她没有三十多岁,也就二十六七吧。但也许日晒雨淋的缘故,显老。我们想,既然是军属,那一定要帮,要帮到底。

于是去问旅馆服务员,但她们也不知道。听说是为军属找部队,她们也很热心,又去问别人。在我和范卓尔到处问人的时候,吕思雁和季山红忙着给小女孩洗澡。她太脏了,头发都开始打结了。

我们乘了三辆三轮车去找部队。走了差不多三四公里,果然看到一处高大的门头,有大大的八一五角星。我让她们先慢点下车,我和范卓尔两个先走向门卫。岗哨很警惕,挎着枪走过来问:“同志,你们找谁?”

我说:“请问,这是xxxxx部队吗?”

士兵说:“什么事?”

“我们想找李兴海,他的家属到了,能不能让李兴海出来接一下?”

士兵愣了一下,问:“人呢?”

我们指了指三轮车上的女人。士兵过来看了一下,说,你们等一下,等一下,我马上去报告。

我看到门岗跑去打电话,女人下了车,对我们说:“怪俺没说清楚,李兴海是俺男人,他不能来接了,早两年牺牲了。”

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心里夹杂着羞愧和后怕。

门口的士兵又跑过来,对女人说:“嫂子,您等一下,我们首长正在过来,您再等一下。”

不一会儿,我们看见几十号军人列队跑了出来,排立在大门两侧。领导走过来,一口一个嫂子,说他们不知道她会来,说她应该早些通知他们的。

女人说:“俺在老家过不下去了,麻烦部队来了,俺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女人看到首长,羞愧地低下头,一只手似乎动着,也许要让胆小的女儿站前一步叫人,如同我小时候,每每去走亲戚,母亲总要预先关照,要叫人的,但小人见了亲戚总有些羞怯。

领导说:“嫂子,快不要这么讲。”

女人说:“俺给兴海丢人了。”说完,便抑制不住地哭起来,哭得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似乎这些日子所有的委曲,在这一刻终于可以释放了。

一阵风吹过,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领导似乎没有更多可以安慰女人的话,似乎也流了泪,只是说,先进去吧,嫂子。女人停了哭,回过头来鞠躬谢了我们,然后拉着孩子的手走向大门。门两侧,路灯光下,所有人齐刷刷向她们敬礼,肃穆,凝重。在我短暂的生命里,那是最震撼的时刻。

我们被请进去喝口茶。在军营的一排标语栏上,灯光下,我看到“学习英雄李兴海,杀敌报国为人民”的标语。

李兴海是这个部队的警卫连连长,战斗英雄。一次战斗中,我方指挥部突遭越南特工袭击。掩护指挥部安全转移后,他又返回接应副指导员和多名战士撤出。后来,听说部队保密机丢失了,他又带领六名战士返回。他们被包围了,弹尽援绝时,他与敌人殊死搏斗,最后被越南人用刀活活捅死。

作为连级干部,家属没有资格随军。他牺牲两年后,他在家乡的女人和孩子过不下去了。与我们在火车上相遇时,女人已在去部队的路上行进了一个多月。由于没钱买车票,她们几乎三分之一的路途是风餐露宿走过来的。

那天晚上,吕思雁和季山红哭了一遍又一遍,哭得稀里哗啦,好像汹涌的大江大河在她们胸中澎湃,终于无法抑制,冲决而出。

为了平复女孩的情绪,我和范卓尔各自承包进行心理疏导。我和吕思雁进了之前俩女生住的房间,范卓尔和季山红进了我和范卓尔住的房间。君子成人之美,一整夜我们再也没去打扰他们。

雨露清风,江鹅交颈,人世美好。

回家的列车上,季山红让范卓尔喂菠萝,吃着吃着,说,哎,这一块真甜,你吃吃看。然后把嘴里的菠萝喂给范卓尔吃。吕思雁看着他们,说:“臭不要脸!”

季山红说:“切,老娘高兴!”
 
最后编辑: 6 天前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13%
(下)

那一年,边境战争的消息慢慢从报纸上消失了。曾经是半个前线的广西已没有紧张气氛,生活平和安宁。桂林街上的商店里,偶尔能听到《血染的风采》,但那种缅怀,慢慢地有了一些娱乐性质。

五天后,我们游完桂林,准备回家。那天晚上,我们去了一家国营饭店,算是给这次旅游做总结。我们要了江鱼,荷叶鸭,狗肉,荔浦芋头炖肉,另外几样菜,加上啤酒。那时吃狗肉还不用偷偷摸摸,不会被人骂。吃完后,我们沿着正阳街走回旅馆去。离了正阳街,桔黄色路灯光下,大树影影绰绰。是夏日美好的一个晚上,月亮挂在天上,清风掠过江面,奇峰若隐若现。这样的景色,让人想起另外一首军旅歌曲,十五的月亮。

忽然,我们听到孩子的哭声,一个女人正追赶一个男人,男人的手里拿着一个旅行包。这旅行包和这女人都很眼熟,范卓尔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以他一米八的长腿快速追上了那个逃跑的小个子男人。我不想贬低广西人,但他们普遍不高,所以当范卓尔追上去时,那种压倒性的身材优势令人印象深刻。那个男人扔下旅行包,拐进一条小巷,不见了。

我们这才知道,女人带着孩子,沿着铁路线走了整整五天,走到了这座山水甲天下的城市。

我们忽然有了一种他乡遇故旧的感觉,也被这女人五天的故事深深震撼。虽然有之前坐火车超站的阴影,我们想,无论如何必须帮她,不能让她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遭遇危险。我们把她和孩子带到旅馆,想给她们开一个房间,让她们住一晚,第二天继续去寻找孩子的父亲。但她却去了吕思雁和季山红的房间,从那件颇厚的并且带着浓重味道的两用衫内夹层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部队代号和一个名字。她说,大兄弟,谢谢救了俺们。能不能帮帮忙,找到这个部队,俺男人是部队上的。

我问,部队就在这里吗?

她说是的。

我仔细看了女人,忽然觉得她没有三十多岁,也就二十六七吧。但也许日晒雨淋的缘故,显老。我们想,既然是军属,那一定要帮,要帮到底。

于是去问旅馆服务员,但她们也不知道。听说是为军属找部队,她们也很热心,又去问别人。

我们乘了三辆三轮车去找部队。走了差不多三四公里,果然看到一处高大的门头,有大大的八一五角星。我让她们先慢点下车,我和范卓尔两个先走向门卫。岗哨很警惕,挎着枪走过来问:“同志,你们找谁?”

我说:“请问,这是xxxxx部队吗?”

士兵说:“什么事?”

“我们想找李兴海,他的家属到了,能不能让李兴海出来接一下?”

士兵愣了一下,问:“人呢?”

我们指了指三轮车上的女人。士兵过来看了一下,说,你们等一下,等一下,我马上去报告。

我看到门岗跑去打电话,女人下了车,对我们说:“怪俺没说清楚,李兴海是俺男人,他不能来接了,早两年牺牲了。”

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心里夹杂着羞愧和后怕。

门口的士兵又跑过来,对女人说:“嫂子,您等一下,我们首长正在过来,您再等一下。”

不一会儿,我们看见几十号军人列队跑了出来,排立在大门两侧。领导走过来,一口一个嫂子,说他们不知道她会来,说她应该早些通知他们的。

女人说:“俺在老家过不下去了,麻烦部队来了,俺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女人看到首长,羞愧地低下头,一只手似乎动着,也许要让胆小的女儿站前一步叫人,如同我小时候,每每去走亲戚,母亲总要预先关照,要叫人的,但小人见了亲戚总有些羞怯。

领导说:“嫂子,快不要这么讲。”

女人说:“俺给兴海丢人了。”说完,便抑制不住地哭起来,哭得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似乎这些日子所有的委曲,在这一刻终于可以释放了。

一阵风吹过,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领导似乎没有更多可以安慰女人的话,似乎也流了泪,只是说,先进去吧,嫂子。女人停了哭,回过头来鞠躬谢了我们,然后拉着孩子的手走向大门。门两侧,路灯光下,所有人齐刷刷向她们敬礼,肃穆,凝重。在我短暂的生命里,那是最震撼的时刻。

我们被请进去喝口茶。在军营的一排标语栏上,灯光下,我看到“学习英雄李兴海,杀敌报国为人民”的标语。

李兴海是这个部队的警卫连连长,战斗英雄。一次战斗中,我方指挥部突遭越南特工袭击。掩护指挥部安全转移后,他又返回接应副指导员和多名战士撤出。后来,听说部队保密机丢失了,他又带领六名战士返回。他们被包围了,弹尽援绝时,他与敌人殊死搏斗,最后被越南人用刀活活捅死。

作为连级干部,家属没有资格随军。他牺牲两年后,他在家乡的女人和孩子过不下去了。与我们在火车上相遇时,女人已在去部队的路上行进了一个多月。由于没钱买车票,她们几乎三分之一的路途是风餐露宿走过来的。

那天晚上,吕思雁和季山红哭了一遍又一遍,哭得稀里哗啦,好像汹涌的大江大河在她们胸中澎湃,终于无法抑制,冲决而出。

为了平复女孩的情绪,我和范卓尔各自承包进行心理疏导。我和吕思雁进了之前俩女生住的房间,范卓尔和季山红进了我和范卓尔住的房间。君子成人之美,一整夜我们再也没去打扰他们。

回家的列车上,季山红让范卓尔喂菠萝,吃着吃着,说,哎,这一块真甜,你吃吃看。然后把嘴里的菠萝喂给范卓尔吃。吕思雁看着他们,说:“臭不要脸!”

季山红说:“切,老娘高兴!”
好!好!看!

你的故事总是让人无法预料,但细想一下,又都在情理之中。怪不得文中一再出现血染的风采,原来是烈士家属。Emmmm。。。我得承认,这比“下一站终点站长”更抓人眼球:)

孤儿寡母的真可怜,如果她们不找到部队,是不是部队就会把她们给忘了?哦~~~我知道了,你是看到最近中印边境冲突中牺牲的将士,冒出来的灵感吧?希望每位烈士的遗属都能被妥善安置和善待,毕竟是他们用生命捍卫了国家的领土和尊严,他们不应该被忘记啊!

哈哈~~~见识了你的省略功力,确实深厚(y)还美其名曰成人之美,不如说与人方便与己方便:D:p还能说得如此一本正紧不露痕迹,厉害的(y)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好!好!看!

你的故事总是让人无法预料,但细想一下,又都在情理之中。怪不得文中一再出现血染的风采,原来是烈士家属。Emmmm。。。我得承认,这比“下一站终点站长”更抓人眼球:)

孤儿寡母的真可怜,如果她们不找到部队,是不是部队就会把她们给忘了?哦~~~我知道了,你是看到最近中印边境冲突中牺牲的将士,冒出来的灵感吧?希望每位烈士的遗属都能被妥善安置和善待,毕竟是他们用生命捍卫了国家的领土和尊严,他们不应该被忘记啊!

哈哈~~~见识了你的省略功力,确实深厚(y)还美其名曰成人之美,不如说与人方便与己方便:D:p还能说得如此一本正紧不露痕迹,厉害的(y)
我开始写的时候,最近中印边境的事还没有头条,所以是碰巧了。

关于那对母女,除了枝节,并非虚构。直到几年前,还有二三十年筹钱扫儿子墓的故事传出,令人唏嘘。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13%
我开始写的时候,最近中印边境的事还没有头条,所以是碰巧了。

关于那对母女,除了枝节,并非虚构。直到几年前,还有二三十年筹钱扫儿子墓的故事传出,令人唏嘘。
为什么这些最应该最值得被善待的人却偏偏没有得到善待?只因为他们是平民百姓吗?:cry: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13%
很震撼的人物故事,
别人隐忍决绝坚韧的品质,会映射自己的脆弱卑微,

引用鲁迅先生一件小事的结尾,
独有这一件小事,却总是浮在我眼前,有时反更分明,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一九二〇年七月
大师这次好有深度:love: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为什么这些最应该最值得被善待的人却偏偏没有得到善待?只因为他们是平民百姓吗?:cry:
中越战争老兵这些年老上头条。活人犹如此,那些烈士的家属,委屈向谁说?唉。
 

sabr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为什么这些最应该最值得被善待的人却偏偏没有得到善待?只因为他们是平民百姓吗?:cry:
只有一个原因,楼主这样的人,这样的想法,太少了,

当一个社会有一个强烈的责任感,对不平不公有歉疚和愤怒的时候,才行,

往往,我们读到这样的故事,有愤怒感,缺少歉疚负罪感,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13%
只有一个原因,楼主这样的人,这样的想法,太少了,

当一个社会有一个强烈的责任感,对不平不公有歉疚和愤怒的时候,才行,

往往,我们读到这样的故事,有愤怒感,缺少歉疚负罪感,
我有,不过我是替国家有歉疚负罪感,我觉得她们太可怜了,不应该被这样对待。还有那些出身贫寒的奥运冠军们,后来的结局都很凄惨。不能这样实用主义啊,一旦不再有用了,就丢到一边不管不顾,就因为他们人微言轻,发不出声音吗?唉。。。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只有一个原因,楼主这样的人,这样的想法,太少了,

当一个社会有一个强烈的责任感,对不平不公有歉疚和愤怒的时候,才行,

往往,我们读到这样的故事,有愤怒感,缺少歉疚负罪感,
谢谢大师。我在当时,只是很悲伤。难以抑制的悲伤。
 

sabr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有,不过我是替国家有歉疚负罪感,我觉得她们太可怜了,不应该被这样对待。还有那些出身贫寒的奥运冠军们,后来的结局都很凄惨。不能这样实用主义啊,一旦不再有用了,就丢到一边不管不顾,就因为他们人微言轻,发不出声音吗?唉。。。
我觉得这两种负罪感差别挺大的,

我的团体有罪,容易,
这个思路生产键盘侠快也多,社会改变慢和少

我有罪,难,
这个思路是社会改变的根本,一点一滴从我做起推动公平正义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13%
我觉得这两种负罪感差别挺大的,

我的团体有罪,容易,
这个思路生产键盘侠快也多,社会改变慢和少

我有罪,难,
这个思路是社会改变的根本,一点一滴从我做起推动公平正义
可小的实在不知道何罪之有啊:cry:如果我有错,我愿意改:X3:
 
最大赞力
0.05
当前赞力
74.67%
(下)

那一年,边境战争的消息慢慢从报纸上消失了。曾经是半个前线的广西已没有紧张气氛,生活平和安宁。桂林街上的商店里,偶尔能听到《血染的风采》,但那种缅怀,慢慢地有了一些娱乐性质。

五天后,我们游完桂林,准备回家。那天晚上,我们去了那里一家国营饭店,算是给这次旅游做总结。我们要了江鱼,荷叶鸭,狗肉,荔浦芋头炖肉,另外几样菜,加上啤酒。那时吃狗肉还不用偷偷摸摸,不会被人骂。吃完后,我们沿着一条热闹的街走回旅馆去。离了那条街,桔黄色路灯光下,大树影影绰绰。是夏日美好的一个晚上,月亮挂在天上,清风掠过江面,奇峰若隐若现。这样的景色,让人想起另外一首军旅歌曲,十五的月亮。

忽然,我们听到孩子的哭声,一个女人正追赶一个男人,男人的手里拿着一个旅行包。这旅行包和这女人都很眼熟,范卓尔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以他一米八的身高优势快速追上了那个逃跑的小个子男人。我不想贬低广西人,但当地人普遍不高,所以当范卓尔追上去时,那种压倒性的身材优势令人印象深刻。那个男人扔下旅行包,拐进一条小巷,不见了。

我们这才知道,女人带着孩子,沿着铁路线走了整整五天,走到了这座山水甲天下的城市。

我们忽然有了一种他乡遇故旧的感觉,也被这女人五天的故事深深震撼。虽然有之前坐火车超站的阴影,我们想,无论如何必须帮她,不能让她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遭遇危险。我们把她和孩子带到旅馆,想给她们开一个房间,让她们住一晚,第二天继续去寻找孩子的父亲。但她却去了吕思雁和季山红的房间,从那件颇厚的并且带着浓重味道的两用衫内夹层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部队代号和一个名字。她说,大兄弟,谢谢救了俺们。能不能帮帮忙,找到这个部队,俺男人是部队上的。

我问,部队就在这里吗?

她说是的。

我仔细看了女人,忽然觉得她没有三十多岁,也就二十六七吧。但也许日晒雨淋的缘故,显老。我们想,既然是军属,那一定要帮,要帮到底。

于是去问旅馆服务员,但她们也不知道。听说是为军属找部队,她们也很热心,又去问别人。在我和范卓尔到处问人的时候,吕思雁和季山红忙着给小女孩洗澡。她太脏了,头发都开始打结了。

我们乘了三辆三轮车去找部队。走了差不多三四公里,果然看到一处高大的门头,有大大的八一五角星。我让她们先慢点下车,我和范卓尔两个先走向门卫。岗哨很警惕,挎着枪走过来问:“同志,你们找谁?”

我说:“请问,这是xxxxx部队吗?”

士兵说:“什么事?”

“我们想找李兴海,他的家属到了,能不能让李兴海出来接一下?”

士兵愣了一下,问:“人呢?”

我们指了指三轮车上的女人。士兵过来看了一下,说,你们等一下,等一下,我马上去报告。

我看到门岗跑去打电话,女人下了车,对我们说:“怪俺没说清楚,李兴海是俺男人,他不能来接了,早两年牺牲了。”

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心里夹杂着羞愧和后怕。

门口的士兵又跑过来,对女人说:“嫂子,您等一下,我们首长正在过来,您再等一下。”

不一会儿,我们看见几十号军人列队跑了出来,排立在大门两侧。领导走过来,一口一个嫂子,说他们不知道她会来,说她应该早些通知他们的。

女人说:“俺在老家过不下去了,麻烦部队来了,俺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女人看到首长,羞愧地低下头,一只手似乎动着,也许要让胆小的女儿站前一步叫人,如同我小时候,每每去走亲戚,母亲总要预先关照,要叫人的,但小人见了亲戚总有些羞怯。

领导说:“嫂子,快不要这么讲。”

女人说:“俺给兴海丢人了。”说完,便抑制不住地哭起来,哭得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似乎这些日子所有的委曲,在这一刻终于可以释放了。

一阵风吹过,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领导似乎没有更多可以安慰女人的话,似乎也流了泪,只是说,先进去吧,嫂子。女人停了哭,回过头来鞠躬谢了我们,然后拉着孩子的手走向大门。门两侧,路灯光下,所有人齐刷刷向她们敬礼,肃穆,凝重。在我短暂的生命里,那是最震撼的时刻。

我们被请进去喝口茶。在军营的一排标语栏上,灯光下,我看到“学习英雄李兴海,杀敌报国为人民”的标语。

李兴海是这个部队的警卫连连长,战斗英雄。一次战斗中,我方指挥部突遭越南特工袭击。掩护指挥部安全转移后,他又返回接应副指导员和多名战士撤出。后来,听说部队保密机丢失了,他又带领六名战士返回。他们被包围了,弹尽援绝时,他与敌人殊死搏斗,最后被越南人用刀活活捅死。

作为连级干部,家属没有资格随军。他牺牲两年后,他在家乡的女人和孩子过不下去了。与我们在火车上相遇时,女人已在去部队的路上行进了一个多月。由于没钱买车票,她们几乎三分之一的路途是风餐露宿走过来的。

那天晚上,吕思雁和季山红哭了一遍又一遍,哭得稀里哗啦,好像汹涌的大江大河在她们胸中澎湃,终于无法抑制,冲决而出。

为了平复女孩的情绪,我和范卓尔各自承包进行心理疏导。我和吕思雁进了之前俩女生住的房间,范卓尔和季山红进了我和范卓尔住的房间。君子成人之美,一整夜我们再也没去打扰他们。

回家的列车上,季山红让范卓尔喂菠萝,吃着吃着,说,哎,这一块真甜,你吃吃看。然后把嘴里的菠萝喂给范卓尔吃。吕思雁看着他们,说:“臭不要脸!”

季山红说:“切,老娘高兴!”
这就完了,意犹未尽的感觉。。。
 

zyx

芳草才芽,梨花未雨,春魂已作天涯絮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87.89%
在国内我也遇到过小偷。当时和老公一起去另一个城市办事,他拎着我的小包。正走着听见老公说干什么?就看见一个小年轻呼呼向前跑,包里有重要证件啊,我急得马上冲出去了,一边跑一边喊快站住!路上有迎面而来的行人无动于衷,我还想追上后一脚踢倒小偷趁机夺回包,可是小偷越跑越快一会儿拐到一个小巷不见了,我也没力气了,回头一看,老公正不紧不慢走着呢,举着包招呼我,原来包没偷走,当时瞬间我居然忘了他的存在就想着赶紧追贼了 😅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74.13%
在国内我也遇到过小偷。当时和老公一起去另一个城市办事,他拎着我的小包。正走着听见老公说干什么?就看见一个小年轻呼呼向前跑,包里有重要证件啊,我急得马上冲出去了,一边跑一边喊快站住!路上有迎面而来的行人无动于衷,我还想追上后一脚踢倒小偷趁机夺回包,可是小偷越跑越快一会儿拐到一个小巷不见了,我也没力气了,回头一看,老公正不紧不慢走着呢,举着包招呼我,原来包没偷走,当时瞬间我居然忘了他的存在就想着赶紧追贼了 😅
哈哈哈~~~你也挺勇的(y)万一真追上了小偷跟你打起来,你小胳膊小腿儿的,肯定吃亏啊!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