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代(8)一一39年前的一段记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仍记得大学时有时食堂卖包子, 好像那时食堂提前挂牌 (? 说中午有包子)。于是就有些兴奋与期待, 希望上午最后一节课早点下课。多数的时候是一下课急急忙忙往食堂跑。有一次因跑得急还跌了一跤, 手也跌破了。如幸运地买到包子, 嘴角劃過淡淡的笑意,目中歲月靜好,真是心底一片晴天。

也有几次中午去得晚, 包子卖完, 心里的沮丧让人隐不住暴粗口。那一会的时光异常地折磨人,让人觉得就像是渡过了漫长的数年,终于眨眨眼,看著没有食欲的米饭,長久的回不過神來。

食堂的包子个儿大, 也不知是怎么包的? 写到这儿, 想起一个笑话 : 说包子大, 一个人吃着吃着没影儿了, 原来在里面掏馅儿吃。另一人说, 这包子不算大, 我那包子, 吃着吃着发现一牌儿, 上面写着 " 离馅儿还有二十里儿"。这一笑话虽夸张, 但当年的包子确记忆尤新••••••••

如今在某个独处的时光,静静的感受那当年有海碗那么大的包子, 抛开迷惑不解的食品制作技法与故弄玄虚的解读,仅仅感受它本身带来的贫脊年代"美味"的触动,让人会体会到"美食" 超越美感之上的永恒魅力。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61.27%
仍记得大学时有时食堂卖包子, 好像那时食堂提前挂牌 (? 说中午有包子)。于是就有些兴奋与期待, 希望上午最后一节课早点下课。多数的时候是一下课急急忙忙往食堂跑。有一次因跑得急还跌了一跤, 手也跌破了。如幸运地买到包子, 嘴角劃過淡淡的笑意,目中歲月靜好,真是心底一片晴天。

也有几次中午去得晚, 包子卖完, 心里的沮丧让人隐不住暴粗口。那一会的时光异常地折磨人,让人觉得就像是渡过了漫长的数年,终于眨眨眼,看著没有食欲的米饭,長久的回不過神來。

食堂的包子个儿大, 也不知是怎么包的? 写到这儿, 想起一个笑话 : 说包子大, 一个人吃着吃着没影儿了, 原来在里面掏馅儿吃。另一人说, 这包子不算大, 我那包子, 吃着吃着发现一牌儿, 上面写着 " 离馅儿还有二十里儿"。这一笑话虽夸张, 但当年的包子确记忆尤新••••••••

如今在某个独处的时光,静静的感受那当年有海碗那么大的包子, 抛开迷惑不解的食品制作技法与故弄玄虚的解读,仅仅感受它本身带来的贫脊年代"美味"的触动,让人会体会到"美食" 超越美感之上的永恒魅力。
看得口水流。我也时常怀念那些曾经的最爱。我小时候住了几年南方小城市地区政府大院,80年代初的机关食堂不管是油条麻花各种肉包豆包糖包荔枝肉,都是又大又美味。尤其饺子,食堂一开门就得赶紧排队去,基本半个小时后就断了。不管是饺子皮,还是普普通通的猪肉白菜馅,也不知道添了什么独特配方,是我到现在几十年里都无缘再找到和复制的美味。当时一份饺子才15个,还是小小人的我经常半份饺子加一两干饭混着吃,那滋味美到心里了。

那时在机关食堂买饭菜需要特别的菜票粮票,不对外供应,但是肉包对大多数人来说太好吃了,不厚不薄的白面皮夹带着肉汁丰富肥瘦适宜的大猪肉包子,闻着都香,以至闻名大院外。在那些年里,年轻的老师抵挡不了诱惑,总托我们不时帮忙买上十几二十个,一个大肉包也不过6分钱。我最爱的豆沙包4分钱。

不过好日子也就那么几年,很快机关改革,不再南北混调,北下干部都回去了,包括食堂的员工整批撤走了。当然各单位也开始盖房独立,我们也搬家了。后来再也找不回曾经的这些有质有量,代表着满足的美好食物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