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迟迟春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在蒙特利尔过冬,像是走进一条冰雪围筑的曲折甬道。

漫长,酷烈,反复,单调。

身在其中,常常会有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甬道入口,是疯魔艳烈的秋天,美得铺张又苍凉。

而默默候在甬道尽头的春天,总是出场很迟,又离场太早。



这样的春天,一如冬夏角力拉锯的罅隙间,在破冰的湖面飞掠而过的月影,温柔朦胧,若隐若现,又像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有着吹弹得破的美,又短暂孱弱得近乎虚无。



元宵刚过,按农历算,这会已经是春天。

国内朋友圈姹紫嫣红开遍,邕江两岸的木棉也早已沸反盈天。

而这里仍是天寒地冻,道旁还是半人多高的雪墙,圣劳伦斯河流域的大小湖泊河面里密密匝匝的冰钓小屋还没撤走,日日经过时,能看到新鲜的卡车车辙在冻实的冰面上划出的弧线。

但细心点,还是能看出些微的改变:

桥下水流急的地方已经开始破冰,囤了一冬肥膘的松鼠开始跳下树梢,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不知死活的飞窜穿梭。老房子檐下倒挂的冰坝,开始零星往下坠落。

只要希望在前方,跋涉就并不难过。



前些天和南半球的同学聊天,说到这让人郁躁的鬼天气,忍不住叹气三连。这阵他们还是夏天。即使是冬天,那儿也算不得冷,气候比这儿舒适多了。很多人移民澳大利亚的理由之一就是气候好。



但回头再想,终究还是更喜欢蒙特利尔。

四季分明的地方,像爱恨分明的人。

因为那点好,坏是可以原谅的,因为那些坏,好是值得珍视的。



前儿写到这儿,本来就差几句话。偏熬不住睏意倒头睡了。

午夜醒转,看一眼手机,收到一个高中同学去世的消息。



从十几岁离家,我很少回去,也很少和同学联系,于是大多同学的样子就定格在少年的模样。

那时的他坐后排,黑壮敦实,有着爽朗的性子温厚的笑,从来不跟女生耍贫。

那么多年过去,偶尔也会看到同学合影,但是蒂固根深的印象里,人生一如初见。

再翻看同学群的记录,男生们上周还一起聚过。

一切似乎并无端倪。



不禁想起一句话,命运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总是来得悄无声息。

胡思乱想中辗转反侧,近天亮时分才重新睡着。

醒来发现又下起了雪。



一开始是细碎的雪花,开车上路后,雪下得越发大了。

大团大团的雪花在风中狂舞,像被撕破的棉花口袋,被狂野的鼓风机抖了个底儿掉,田野山河统统铺排上厚厚一层缟素。

天气是零度上下,算不得冷。

纷扬的雪落在车窗玻璃上,将化未化间,被雨刷一扫,就顺势黏上,又抱团结成冰块,刷得视野一片模糊。



平安回到家里,立刻跟阿吴商量随礼送行的事。

这上头的人情世故我俩都不大懂,于是又分头跟国内同学打听风俗。

记忆中,葬礼时有花圈挽联的,我临时拟了幅挽联:

鹤影于飞,万里惊雷追往日;

忘川此去,千山暮雪送故人。

但打听一圈下来,现在流行帛金,最后决定我们一人封一个白包,花和挽联请托到场的同学看情况。

同窗一场,最后一程,只能遥送。



漫道春日迟迟,挡不住尘世间的轮回生死。

无论温暖的,寒冷的,有趣的,悲伤的,彩色的,黑白的,平淡的,跌宕的,串起凡人一生的,不过就是这些琐碎的心情和日子。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在蒙特利尔过冬,像是走进一条冰雪围筑的曲折甬道。

漫长,酷烈,反复,单调。

身在其中,常常会有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甬道入口,是疯魔艳烈的秋天,美得铺张又苍凉。

而默默候在甬道尽头的春天,总是出场很迟,又离场太早。



这样的春天,一如冬夏角力拉锯的罅隙间,在破冰的湖面飞掠而过的月影,温柔朦胧,若隐若现,又像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有着吹弹得破的美,又短暂孱弱得近乎虚无。



元宵刚过,按农历算,这会已经是春天。

国内朋友圈姹紫嫣红开遍,邕江两岸的木棉也早已沸反盈天。

而这里仍是天寒地冻,道旁还是半人多高的雪墙,圣劳伦斯河流域的大小湖泊河面里密密匝匝的冰钓小屋还没撤走,日日经过时,能看到新鲜的卡车车辙在冻实的冰面上划出的弧线。

但细心点,还是能看出些微的改变:

桥下水流急的地方已经开始破冰,囤了一冬肥膘的松鼠开始跳下树梢,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不知死活的飞窜穿梭。老房子檐下倒挂的冰坝,开始零星往下坠落。

只要希望在前方,跋涉就并不难过。



前些天和南半球的同学聊天,说到这让人郁躁的鬼天气,忍不住叹气三连。这阵他们还是夏天。即使是冬天,那儿也算不得冷,气候比这儿舒适多了。很多人移民澳大利亚的理由之一就是气候好。



但回头再想,终究还是更喜欢蒙特利尔。

四季分明的地方,像爱恨分明的人。

因为那点好,坏是可以原谅的,因为那些坏,好是值得珍视的。



前儿写到这儿,本来就差几句话。偏熬不住睏意倒头睡了。

午夜醒转,看一眼手机,收到一个高中同学去世的消息。



从十几岁离家,我很少回去,也很少和同学联系,于是大多同学的样子就定格在少年的模样。

那时的他坐后排,黑壮敦实,有着爽朗的性子温厚的笑,从来不跟女生耍贫。

那么多年过去,偶尔也会看到同学合影,但是蒂固根深的印象里,人生一如初见。

再翻看同学群的记录,男生们上周还一起聚过。

一切似乎并无端倪。



不禁想起一句话,命运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总是来得悄无声息。

胡思乱想中辗转反侧,近天亮时分才重新睡着。

醒来发现又下起了雪。



一开始是细碎的雪花,开车上路后,雪下得越发大了。

大团大团的雪花在风中狂舞,像被撕破的棉花口袋,被狂野的鼓风机抖了个底儿掉,田野山河统统铺排上厚厚一层缟素。

天气是零度上下,算不得冷。

纷扬的雪落在车窗玻璃上,将化未化间,被雨刷一扫,就顺势黏上,又抱团结成冰块,刷得视野一片模糊。



平安回到家里,立刻跟阿吴商量随礼送行的事。

这上头的人情世故我俩都不大懂,于是又分头跟国内同学打听风俗。

记忆中,葬礼时有花圈挽联的,我临时拟了幅挽联:

鹤影于飞,万里惊雷追往日;

忘川此去,千山暮雪送故人。

但打听一圈下来,现在流行帛金,最后决定我们一人封一个白包,花和挽联请托到场的同学看情况。

同窗一场,最后一程,只能遥送。



漫道春日迟迟,挡不住尘世间的轮回生死。

无论温暖的,寒冷的,有趣的,悲伤的,彩色的,黑白的,平淡的,跌宕的,串起凡人一生的,不过就是这些琐碎的心情和日子。
收人之年
阿蛮👻回来了
 

sofia

我的生活我做主
最大赞力
0.66
当前赞力
100.00%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和天气好的地方比经济
和经济好的地方比天气
这是乐观人群
悲观的人就只比不如人的东西
据说黑人最乐观
即使吃不上饭
也天天载歌载舞的
大概是有足够的维生素D吧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75
当前赞力
100.00%
在蒙特利尔过冬,像是走进一条冰雪围筑的曲折甬道。

漫长,酷烈,反复,单调。

身在其中,常常会有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甬道入口,是疯魔艳烈的秋天,美得铺张又苍凉。

而默默候在甬道尽头的春天,总是出场很迟,又离场太早。



这样的春天,一如冬夏角力拉锯的罅隙间,在破冰的湖面飞掠而过的月影,温柔朦胧,若隐若现,又像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有着吹弹得破的美,又短暂孱弱得近乎虚无。



元宵刚过,按农历算,这会已经是春天。

国内朋友圈姹紫嫣红开遍,邕江两岸的木棉也早已沸反盈天。

而这里仍是天寒地冻,道旁还是半人多高的雪墙,圣劳伦斯河流域的大小湖泊河面里密密匝匝的冰钓小屋还没撤走,日日经过时,能看到新鲜的卡车车辙在冻实的冰面上划出的弧线。

但细心点,还是能看出些微的改变:

桥下水流急的地方已经开始破冰,囤了一冬肥膘的松鼠开始跳下树梢,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不知死活的飞窜穿梭。老房子檐下倒挂的冰坝,开始零星往下坠落。

只要希望在前方,跋涉就并不难过。



前些天和南半球的同学聊天,说到这让人郁躁的鬼天气,忍不住叹气三连。这阵他们还是夏天。即使是冬天,那儿也算不得冷,气候比这儿舒适多了。很多人移民澳大利亚的理由之一就是气候好。



但回头再想,终究还是更喜欢蒙特利尔。

四季分明的地方,像爱恨分明的人。

因为那点好,坏是可以原谅的,因为那些坏,好是值得珍视的。



前儿写到这儿,本来就差几句话。偏熬不住睏意倒头睡了。

午夜醒转,看一眼手机,收到一个高中同学去世的消息。



从十几岁离家,我很少回去,也很少和同学联系,于是大多同学的样子就定格在少年的模样。

那时的他坐后排,黑壮敦实,有着爽朗的性子温厚的笑,从来不跟女生耍贫。

那么多年过去,偶尔也会看到同学合影,但是蒂固根深的印象里,人生一如初见。

再翻看同学群的记录,男生们上周还一起聚过。

一切似乎并无端倪。



不禁想起一句话,命运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总是来得悄无声息。

胡思乱想中辗转反侧,近天亮时分才重新睡着。

醒来发现又下起了雪。



一开始是细碎的雪花,开车上路后,雪下得越发大了。

大团大团的雪花在风中狂舞,像被撕破的棉花口袋,被狂野的鼓风机抖了个底儿掉,田野山河统统铺排上厚厚一层缟素。

天气是零度上下,算不得冷。

纷扬的雪落在车窗玻璃上,将化未化间,被雨刷一扫,就顺势黏上,又抱团结成冰块,刷得视野一片模糊。



平安回到家里,立刻跟阿吴商量随礼送行的事。

这上头的人情世故我俩都不大懂,于是又分头跟国内同学打听风俗。

记忆中,葬礼时有花圈挽联的,我临时拟了幅挽联:

鹤影于飞,万里惊雷追往日;

忘川此去,千山暮雪送故人。

但打听一圈下来,现在流行帛金,最后决定我们一人封一个白包,花和挽联请托到场的同学看情况。

同窗一场,最后一程,只能遥送。



漫道春日迟迟,挡不住尘世间的轮回生死。

无论温暖的,寒冷的,有趣的,悲伤的,彩色的,黑白的,平淡的,跌宕的,串起凡人一生的,不过就是这些琐碎的心情和日子。
惊蛰快到了,万物冒地而出。。。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69.91%
在蒙特利尔过冬,像是走进一条冰雪围筑的曲折甬道。

漫长,酷烈,反复,单调。

身在其中,常常会有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甬道入口,是疯魔艳烈的秋天,美得铺张又苍凉。

而默默候在甬道尽头的春天,总是出场很迟,又离场太早。



这样的春天,一如冬夏角力拉锯的罅隙间,在破冰的湖面飞掠而过的月影,温柔朦胧,若隐若现,又像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有着吹弹得破的美,又短暂孱弱得近乎虚无。



元宵刚过,按农历算,这会已经是春天。

国内朋友圈姹紫嫣红开遍,邕江两岸的木棉也早已沸反盈天。

而这里仍是天寒地冻,道旁还是半人多高的雪墙,圣劳伦斯河流域的大小湖泊河面里密密匝匝的冰钓小屋还没撤走,日日经过时,能看到新鲜的卡车车辙在冻实的冰面上划出的弧线。

但细心点,还是能看出些微的改变:

桥下水流急的地方已经开始破冰,囤了一冬肥膘的松鼠开始跳下树梢,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不知死活的飞窜穿梭。老房子檐下倒挂的冰坝,开始零星往下坠落。

只要希望在前方,跋涉就并不难过。



前些天和南半球的同学聊天,说到这让人郁躁的鬼天气,忍不住叹气三连。这阵他们还是夏天。即使是冬天,那儿也算不得冷,气候比这儿舒适多了。很多人移民澳大利亚的理由之一就是气候好。



但回头再想,终究还是更喜欢蒙特利尔。

四季分明的地方,像爱恨分明的人。

因为那点好,坏是可以原谅的,因为那些坏,好是值得珍视的。



前儿写到这儿,本来就差几句话。偏熬不住睏意倒头睡了。

午夜醒转,看一眼手机,收到一个高中同学去世的消息。



从十几岁离家,我很少回去,也很少和同学联系,于是大多同学的样子就定格在少年的模样。

那时的他坐后排,黑壮敦实,有着爽朗的性子温厚的笑,从来不跟女生耍贫。

那么多年过去,偶尔也会看到同学合影,但是蒂固根深的印象里,人生一如初见。

再翻看同学群的记录,男生们上周还一起聚过。

一切似乎并无端倪。



不禁想起一句话,命运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总是来得悄无声息。

胡思乱想中辗转反侧,近天亮时分才重新睡着。

醒来发现又下起了雪。



一开始是细碎的雪花,开车上路后,雪下得越发大了。

大团大团的雪花在风中狂舞,像被撕破的棉花口袋,被狂野的鼓风机抖了个底儿掉,田野山河统统铺排上厚厚一层缟素。

天气是零度上下,算不得冷。

纷扬的雪落在车窗玻璃上,将化未化间,被雨刷一扫,就顺势黏上,又抱团结成冰块,刷得视野一片模糊。



平安回到家里,立刻跟阿吴商量随礼送行的事。

这上头的人情世故我俩都不大懂,于是又分头跟国内同学打听风俗。

记忆中,葬礼时有花圈挽联的,我临时拟了幅挽联:

鹤影于飞,万里惊雷追往日;

忘川此去,千山暮雪送故人。

但打听一圈下来,现在流行帛金,最后决定我们一人封一个白包,花和挽联请托到场的同学看情况。

同窗一场,最后一程,只能遥送。



漫道春日迟迟,挡不住尘世间的轮回生死。

无论温暖的,寒冷的,有趣的,悲伤的,彩色的,黑白的,平淡的,跌宕的,串起凡人一生的,不过就是这些琐碎的心情和日子。
好文笔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在蒙特利尔过冬,像是走进一条冰雪围筑的曲折甬道。

漫长,酷烈,反复,单调。

身在其中,常常会有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甬道入口,是疯魔艳烈的秋天,美得铺张又苍凉。

而默默候在甬道尽头的春天,总是出场很迟,又离场太早。



这样的春天,一如冬夏角力拉锯的罅隙间,在破冰的湖面飞掠而过的月影,温柔朦胧,若隐若现,又像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有着吹弹得破的美,又短暂孱弱得近乎虚无。



元宵刚过,按农历算,这会已经是春天。

国内朋友圈姹紫嫣红开遍,邕江两岸的木棉也早已沸反盈天。

而这里仍是天寒地冻,道旁还是半人多高的雪墙,圣劳伦斯河流域的大小湖泊河面里密密匝匝的冰钓小屋还没撤走,日日经过时,能看到新鲜的卡车车辙在冻实的冰面上划出的弧线。

但细心点,还是能看出些微的改变:

桥下水流急的地方已经开始破冰,囤了一冬肥膘的松鼠开始跳下树梢,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不知死活的飞窜穿梭。老房子檐下倒挂的冰坝,开始零星往下坠落。

只要希望在前方,跋涉就并不难过。



前些天和南半球的同学聊天,说到这让人郁躁的鬼天气,忍不住叹气三连。这阵他们还是夏天。即使是冬天,那儿也算不得冷,气候比这儿舒适多了。很多人移民澳大利亚的理由之一就是气候好。



但回头再想,终究还是更喜欢蒙特利尔。

四季分明的地方,像爱恨分明的人。

因为那点好,坏是可以原谅的,因为那些坏,好是值得珍视的。



前儿写到这儿,本来就差几句话。偏熬不住睏意倒头睡了。

午夜醒转,看一眼手机,收到一个高中同学去世的消息。



从十几岁离家,我很少回去,也很少和同学联系,于是大多同学的样子就定格在少年的模样。

那时的他坐后排,黑壮敦实,有着爽朗的性子温厚的笑,从来不跟女生耍贫。

那么多年过去,偶尔也会看到同学合影,但是蒂固根深的印象里,人生一如初见。

再翻看同学群的记录,男生们上周还一起聚过。

一切似乎并无端倪。



不禁想起一句话,命运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总是来得悄无声息。

胡思乱想中辗转反侧,近天亮时分才重新睡着。

醒来发现又下起了雪。



一开始是细碎的雪花,开车上路后,雪下得越发大了。

大团大团的雪花在风中狂舞,像被撕破的棉花口袋,被狂野的鼓风机抖了个底儿掉,田野山河统统铺排上厚厚一层缟素。

天气是零度上下,算不得冷。

纷扬的雪落在车窗玻璃上,将化未化间,被雨刷一扫,就顺势黏上,又抱团结成冰块,刷得视野一片模糊。



平安回到家里,立刻跟阿吴商量随礼送行的事。

这上头的人情世故我俩都不大懂,于是又分头跟国内同学打听风俗。

记忆中,葬礼时有花圈挽联的,我临时拟了幅挽联:

鹤影于飞,万里惊雷追往日;

忘川此去,千山暮雪送故人。

但打听一圈下来,现在流行帛金,最后决定我们一人封一个白包,花和挽联请托到场的同学看情况。

同窗一场,最后一程,只能遥送。



漫道春日迟迟,挡不住尘世间的轮回生死。

无论温暖的,寒冷的,有趣的,悲伤的,彩色的,黑白的,平淡的,跌宕的,串起凡人一生的,不过就是这些琐碎的心情和日子。
漫道春日迟迟,挡不住尘世间的轮回生死。---阿蛮好文,好久不见。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在蒙特利尔过冬,像是走进一条冰雪围筑的曲折甬道。

漫长,酷烈,反复,单调。

身在其中,常常会有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甬道入口,是疯魔艳烈的秋天,美得铺张又苍凉。

而默默候在甬道尽头的春天,总是出场很迟,又离场太早。



这样的春天,一如冬夏角力拉锯的罅隙间,在破冰的湖面飞掠而过的月影,温柔朦胧,若隐若现,又像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有着吹弹得破的美,又短暂孱弱得近乎虚无。



元宵刚过,按农历算,这会已经是春天。

国内朋友圈姹紫嫣红开遍,邕江两岸的木棉也早已沸反盈天。

而这里仍是天寒地冻,道旁还是半人多高的雪墙,圣劳伦斯河流域的大小湖泊河面里密密匝匝的冰钓小屋还没撤走,日日经过时,能看到新鲜的卡车车辙在冻实的冰面上划出的弧线。

但细心点,还是能看出些微的改变:

桥下水流急的地方已经开始破冰,囤了一冬肥膘的松鼠开始跳下树梢,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不知死活的飞窜穿梭。老房子檐下倒挂的冰坝,开始零星往下坠落。

只要希望在前方,跋涉就并不难过。



前些天和南半球的同学聊天,说到这让人郁躁的鬼天气,忍不住叹气三连。这阵他们还是夏天。即使是冬天,那儿也算不得冷,气候比这儿舒适多了。很多人移民澳大利亚的理由之一就是气候好。



但回头再想,终究还是更喜欢蒙特利尔。

四季分明的地方,像爱恨分明的人。

因为那点好,坏是可以原谅的,因为那些坏,好是值得珍视的。



前儿写到这儿,本来就差几句话。偏熬不住睏意倒头睡了。

午夜醒转,看一眼手机,收到一个高中同学去世的消息。



从十几岁离家,我很少回去,也很少和同学联系,于是大多同学的样子就定格在少年的模样。

那时的他坐后排,黑壮敦实,有着爽朗的性子温厚的笑,从来不跟女生耍贫。

那么多年过去,偶尔也会看到同学合影,但是蒂固根深的印象里,人生一如初见。

再翻看同学群的记录,男生们上周还一起聚过。

一切似乎并无端倪。



不禁想起一句话,命运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总是来得悄无声息。

胡思乱想中辗转反侧,近天亮时分才重新睡着。

醒来发现又下起了雪。



一开始是细碎的雪花,开车上路后,雪下得越发大了。

大团大团的雪花在风中狂舞,像被撕破的棉花口袋,被狂野的鼓风机抖了个底儿掉,田野山河统统铺排上厚厚一层缟素。

天气是零度上下,算不得冷。

纷扬的雪落在车窗玻璃上,将化未化间,被雨刷一扫,就顺势黏上,又抱团结成冰块,刷得视野一片模糊。



平安回到家里,立刻跟阿吴商量随礼送行的事。

这上头的人情世故我俩都不大懂,于是又分头跟国内同学打听风俗。

记忆中,葬礼时有花圈挽联的,我临时拟了幅挽联:

鹤影于飞,万里惊雷追往日;

忘川此去,千山暮雪送故人。

但打听一圈下来,现在流行帛金,最后决定我们一人封一个白包,花和挽联请托到场的同学看情况。

同窗一场,最后一程,只能遥送。



漫道春日迟迟,挡不住尘世间的轮回生死。

无论温暖的,寒冷的,有趣的,悲伤的,彩色的,黑白的,平淡的,跌宕的,串起凡人一生的,不过就是这些琐碎的心情和日子。
昨日曾想,阿蛮好久没有说话了。一说就是美到没有朋友。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你俩是一个才子
一个才女啊
家园无人可及你们
👍
我这就进树林喘口气去,再找个地洞躲到蒙特利尔的郁金香盛开。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