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姚策生母:都没时间哭 要拔针头 他身上到处是针

最大赞力
0.11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姚策生母:都没时间哭 要拔针头 他身上到处是针》的相关评论
极目新闻记者 曾凌轲 刘琴
这是一场历时不到8分钟的告别仪式,克制而简洁。姚策离世,留下许多还未解开的谜团。但现在,告别仪式上的人只想随着至亲的离世结束这一场旷日持久的舆论战。就像姚策的遗嘱里写的那样,希望两家人和睦相处,不受外界声音干扰。将孩子培养成人,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姚策生前照
3月24日不到7时,北京八宝山殡仪馆莲花厅三楼,电梯门口前已经站满了人,他们大多穿着黑色西装或大衣,前来追悼各自的亲属。只有姚策的亲属们,穿着各色的服装。
姚策的死来得太突然,他们没来得及准备。
厅里放着三个大小不一的行李箱,郭希宽说这是他们从老家拖到北京的,里面是衣服,还有零食。在医院没有吃完的水果,也带了过来。
姚策生母杜新枝看到记者,主动出来解释:“现在姚策已经走了,只希望各种纷争能够平息。”
杜新枝称,姚策走得突然,当时她还在洗漱。姚策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昨天她的电话不停地响,忙着接电话的她,连哭的时间都没有。“姚策身上的针头要一个个拔掉,到处都是针孔。”
一位赶来的网友在告别厅门口一眼认出了杜新枝,主动向前拥抱。两人交谈不多,杜新枝在她的肩膀上痛哭了一阵。
“我是北京的一位网友,昨天听说他在这里,今早就特意赶来了,只想给他送个行。”说完,网友便离去了。
姚策的告别仪式克制而简洁。
告别仪式
八宝山殡仪馆的福泽厅是一个套间,进门是休息厅,椅子靠墙摆放,再往里走才是停棺的房间。放置姚策遗体的冰棺放在房间正中,两边摆着五、六个白色花圈。冰馆正前方的屏幕上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和姚策的遗照。
生父郭希宽向到访的人说,姚策生前插呼吸管时间长,这两天还流过鼻血,所以鼻孔里塞着棉花。
姚策的妻子熊磊双眼臃肿,面容憔悴,她瘦小的身子裹在一件宽松的棕色外套下,显得更加虚弱。
在告别厅的休息区,熊磊抱着3岁的儿子恺恺坐在凳子上。若是需要她去做什么,就会转手把孩子给其他家人抱着。离开妈妈,孩子就会哭闹。
告别式前5分钟,“错换人生28年事件”的另一方主角郭威赶到了现场。抱着高大的儿子,杜新枝又哭了一会儿。
现场除了姚策的生父生母、妻儿、岳父岳母等亲属外,曾为杜新枝一家代理起诉医疗机构的律师周兆成也到场为姚策送行。此前新闻中的主角之一,姚策的养父母许敏夫妇并没有到场,据闻许敏因过度悲伤已卧病在床。
北京八宝山殡仪馆
7时26分,告别式开始。殡仪馆工作人员给每个人发放了一朵白菊花,亲属站在冰棺旁,其他人员站在遗体脚头。按照流程,到场人员一鞠躬后绕冰棺一圈。
郭希宽夫妇站在离姚策最近的位置,夫妇二人俯身看着躺在冰棺中的姚策,双双泣不成声。
“这才不到一年,你就走了。儿子,很多人不理解你,妈妈理解你。”杜新枝哭喊。郭希宽扶住杜新枝。站在一旁的熊磊不语。郭威则站在角落,远远地看着。
首轮仪式结束,4个高大的工作人员将姚策的遗体从封闭的冰棺里抬出,仿佛拖起一张纸片。鞠躬、绕行、献花,杜新枝再次俯身在姚策遗体旁,不愿离去。
姚策生前照
告别仪式结束后,工作人员将遗体转移至火化点,熊磊、郭希宽等跟随工作人员办理相关手续。
杜新枝回到休息室,仍在自言自语:“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他还只有28岁,人生还有很多目标没有实现。他规划了很多小目标、大目标。”
“他要是没病,就找不到我们。但因为这个病,他又去世了。这个事说好也好,好在我们有生之年见了面,说坏也坏,才见面一年就这样走了。”
当郭希宽再回到休息室时,他看到杜新枝又哭了,只好上前安慰,拿起杯子让杜新枝喝口水,杯子刚到她嘴边,郭希宽又拿回自己先喝了口:“不烫,你再喝。”站在杜新枝旁边的郭威,只是给她递纸巾。
他们谈论着姚策,谈论着这一年来发生的事,他们还谈论着网络暴力。
郭希宽苦恼地表示,为了姚策的病和网络上的谩骂,杜新枝自己的病也忘了治,“药也没按时吃。”
现场有人建议他们:“别再回应了,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吧。”周兆成则提醒郭希宽夫妇,往后不要再回应任何问题,“身体垮了受苦的是自己。”
这时,姚策的儿子恺恺从母亲的怀中醒了。他在休息厅里蹦跳,大人喂他吃早饭,让他找找爸爸在哪儿。他穿着粉色背心摇摇晃晃地走进告别厅,抬起手臂指向播放遗照的屏幕,稚气地说:“爸爸在这儿。”另一只手臂上别着的黑袖章几乎和他手臂一样长。
休息厅内的氛围安静而紧张。
虽然姚策去世当天,他近20万粉丝的抖音号里的内容不知被谁全部被清空。但对姚策的家人而言,网络上围绕着他们家的纷争,他们已经疲于解释,同时也不知如何才能平息这一切。
姚策抖音号
姚策岳母提醒身边人去把告别厅里的光盘取出来,“回江西可能还要再用”。亲人们讨论着待会儿谁来抱遗像。记者们和郭威在告别厅外简单聊了几句,问及以后的打算,郭威也答还没想好。
姚策的遗体火化完毕后,熊磊抱着骨灰盒,郭威抱着遗照从火化点返回厅内。郭希宽又开始收拾行李。杜新枝则侧躺在休息室的榻上静静地睡着了。
接下来,他们要带姚策坐火车回江西了。此刻,所有人只愿向外传达一个信息:希望网络纷争能够平息。
此前报道:
姚策养母:我被剥夺了见孩子最后一面的机会 我想和他说很多话
直到3月24日得知姚策被火化的消息,她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见养育28年孩子最后一面的机会。“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28年的母子情,我不相信孩子不见我最后一面。”许敏说。
姚策和许敏
“姚策走了。”熊磊说。
“姚策到哪里去了?”许敏一时没反应过来。
“姚策已经死了。”熊磊回答。
3月24日,许敏向记者转述了她接到姚策离世消息时的场景。2021年3月23日下午1点过,姚策养母许敏接到姚策妻子熊磊打来的电话时,完全没想到姚策去世得如此突然,她昏倒在沙发上,直到3月24日得知姚策被火化的消息,她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见养育28年孩子最后一面的机会。
“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28年的母子情,我不相信孩子不见我最后一面。”许敏说。
对此,姚策生母杜新枝表示很惊讶:“许敏从来不给我打电话,大家都知道姚策去世了,郭威也赶来了。”
今年1月份,姚策病危吐血
失联
许敏不愿接受姚策的去世,比姚策去世让她更难以接受的是,28年的养育之情,没能换来最后一刻的相见。
“我们从上周周六就开始给熊磊和姚策打电话,一连4天,但他们一直不接我们电话,这段时间没人和我们说姚策的情况。”许敏说。3月23日,许敏还买了九江到杭州的动车票,后来听说姚策已经不在杭州,打电话问杭州的医院,才得知姚策已经出院,就又办理了退票。“出院到哪里去了,根本找不到。”许敏说。
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许敏得知了姚策的离世,她在微信里写道:我朝天呐喊,是谁剥夺了一个母亲看孩子最后一眼,她为什么这样做。
对许敏而言,她把整个人生都付出给了姚策,可还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得肝癌的时候,我恨不把肝换给他一命救一命,我到处寻医问药,能找的专家都给他找到了是吧?”
“但凡能有一点消息,我也会去见孩子最后一面。”许敏介绍,今年过年以后,姚策和熊磊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许敏从去采访的记者那得知,姚策的手机一直由熊磊保管,姚策各个社交媒体也有熊磊负责发布消息。“熊磊打电话来后,我们提出相见姚策最后一面,熊磊说北京这边他们会处理好,要见可以在景德镇见。”许敏说。
姚策和代理律师及杜新枝一家
拉黑
“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我认为这就是孩子任性,做母亲的从来不会计较这些的。”许敏说。
许敏回忆,最后一次见姚策,还是今年1月份。1月10日凌晨,姚策病情恶化口吐鲜血,医院随后给姚策的妻子下达《病危通知书》。
“姚策在北海吐血的时候,我们坐飞机过去,开始医护人员说不让我们进,因为我们不是家属,然后我们就找了医院的办公室主任,医政科长、护理部主任跟他们说明情况。每次去的时候都要经过他们同意才能让我们进。其实我们有很多话想和姚策讲,想多陪他一下。”许敏说。
据了解,今年2月份,姚策的生母和养母曾公开闹翻。姚策养母许敏方代理律师李胜在直播中称,可以把“错换”叫“偷换”,并强调要查明真相,一字激起千层浪,事件引起网友猜测不断。
网友同时爆出,姚策被纳入水滴筹黑名单,当年接产护士郭希志和姚策生父郭希宽疑为兄妹关系。网友称此事件发生反转,而姚策的生母杜新枝和养母许敏对此也是各执一词。
“李胜律师就是想利用改字来炒作,李胜背后也肯定有人引导他这么干。”“他直播间里人都说是我偷的,那么多骂我的人,李胜也不制止和澄清。”姚策生母杜新枝说,“几次审判都调查得很清楚,他没依据凭什么改字?”
许敏则回应,自己遇到了“世界上最坏的人”,“我们只想要真相,也没说是谁‘偷换’,你跳出来干什么呢?反应那么激烈,网上骂我的人又是谁组织的呢?”
没说的话
“我总觉得姚策他真的想跟我说点什么,我也想和他说很多话,千言万语要说的话太多了,现在只能对着天说,对着地说,对着大海说了。”许敏说。
许敏强调,姚策虽然已经走了,但接下来她不会放弃对真相的追求,甚至更加坚定,“我不能让孩子不明不白的生,不明不白的死,我们为他做点什么,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让姚策安息,他才知道是谁害了他,谁夺取了他年轻的生命,他为什么到世界上来这遭来受罪受苦”,许敏说。
据了解,被查出患癌以来,姚策都是在住院治疗和居家调养中渡过。在2020年末的采访中,姚策对两位母亲的付出十分感动。“不管是我的生父母也好,养父母也好,都是基于对我的爱,尤其是我江西的妈妈这里28年始终如一日对我的关心和关怀,还有照顾,这个是毋庸置疑的,特别让我感动。跟我的河南的妈妈接触以来,她也是真心真意的为我付出。”姚策说。
春节时,姚策还期望着完成很多愿望,比如想带着两边父母出去旅游,他想带他们去像九华山,五台山这样风景秀美,然后又可以得到一些体验的地方去。 最近期的一个目标,姚策希望今年过年,一大家人能够好好坐在一起,吃个团年饭,共同的期盼着来年能够越来越好。
今年2月26日,姚策最后一条朋友圈写道:我们一家的感情从未改变,28年的情感也不会因为网络舆论冲击而烟消云散。只是目前家人确实受到网络舆论影响非常严重,我希望通过法律能找寻真相,让每个人都意识到,真正重要的是家庭,尽快开庭,尽快结束,然后断网,关起门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这才是最后完美的结局。
据说是被偷换的,好可怜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姚策去世,生母杜新枝三大表现令人细思极恐

这是一个关于两个孩子错换28年人生的真实故事。

1992年,姚策出生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时,他“面部有红点,两眼紧闭,软塌塌的脑袋歪着,轻轻地拽耳朵也拽不醒……”

2岁半那年,姚策在幼儿园入园体检中,查出乙肝病毒。

母亲许敏纳闷:自己一家身体健康,家族也没有相关遗传病史,儿子是如何患上乙肝病毒的?

彼时的许敏不知道的是,他们一家养育疼爱了28年的姚策竟然是别人家的孩子。



直到2020年2月17日,姚策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出了肝癌。许敏欲“割肝救子”,到医院匹配血型才发现姚策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28年来,姚策在我们家是独子,对他我们倾注了整个人生,付出所有心血。最后我想用自己的生命割肝给他才发现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我自己的孩子二十八年流落他乡,谁能和我一样感同身受?”

对任何一位母亲而言,这样的真相都太过残酷。



姚策养母许敏

自从得知姚策非亲生,许母还是借钱筹款为其治病。从去年2月份到9月份,许敏为姚策的治疗费及其他费用共计支出50多万元。

另一方面,许敏也开始全网寻找自己的亲生儿子。

她上央视《等着我》栏目寻求帮助, 后来公安部门通过公安刑侦全国大数据DNA对比找到了河南兰考县的郭家村庄。

经过DNA比对,郭威就是许敏的亲生儿子。而郭威养母杜新枝则是姚策的生母。

一、无意抱错还是故意偷换?

这到底是偶然事件还是蓄意而为呢?

从许敏在微博中发布的文章来看,她用了“被换”这个字眼。



她回忆,自己当时顺产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婴,哭声特别嘹亮。但是隔日当她再看到孩子时,婴儿软塌塌的,毫无精神的样子。

而另一方姚策的生母杜新枝,就是乙肝大三阳携带者。

杜新枝头胎生的是女儿,有智力缺陷,第二个胎停,第三个是宫外孕。第四个孩子(也就是姚策)还未出生时,她产检就知道自己是大三阳。在许敏为寻找亲生儿子一路找到河南时,杜新枝正罹患肝癌。

更为戏剧性的是,杜新枝一家4套房产,没有一户落在儿子郭威身上。



照理说,作为家里唯一健康的后生晚辈,而且还是个儿子,全家肯定会把他当宝贝。但是,杜新枝非但没有把房产给郭威,也没有给郭威良好的教育环境。

据许母说,郭威初中毕业后去上了一个中专,后来就回到河南老家当了一名辅警,每月拿着2000多块的工资。

要知道,杜新枝一家的家庭条件并不算差。她自己是开小饭馆的,虽说不是什么大生意,但是做好了来钱快。当姚策一家挤在九江80平的房子时,郭威家住上了130平的房子。



杜新枝

亲情血浓于水,或许正是因为郭威非杜新枝所生,才总是在家里低人一等。

网上也有一些小道消息说,当时负责生产的护士是杜新枝家里的亲戚。杜新枝知道儿子姚策的情况,因此才有了调换孩子的想法。

而从许敏早前的发布中可以看出,她正在查找事情的真相。看来,这起案件不是 “抱错”那么简单。

二、养母“割肝救子”VS生母拒绝,姚策是幸还是不幸?

养母还在维权的道路,而姚策在真相大白之前,就带着疑惑和不甘离开了世界。

24日,许敏知道姚策去世后,卧床不起。

在姚策28年的人生,许敏一家对他倾注了全部的心血。

两岁半开始,为了给姚策治病,许敏夫妇跑遍北京、上海、南昌找专家门诊。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却给姚策用上千块的药。

许敏一家耗尽钱财,用心照料才把姚策的乙肝病毒从大三阳转为小三阳。这意味着姚策可以正常结婚、生子。



为了给姚策买婚房,许敏向父母借了20万,又把原来的学区房便宜卖掉,换来50万作为首付款。而房子每个月的贷款一直都是许敏的丈夫在还。

许敏写下和姚策的生活点滴,背后满满都是一个母亲崇高无私的爱和奉献。

而从姚策病危写给许敏的信中,我们也能看到许敏对姚策全心全意的爱,以及他前二十八年的生活是充满着幸福和甜蜜的。



到了2020年,姚策被查出肝癌,这是母亲许敏毅然决定割肝救子,却发现自己当宝贝一样疼爱了28年的孩子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对于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即便没有血缘关系,许敏心里也是满满的割舍不下的母爱。她继续为姚策筹钱看病,同时在全国寻找姚策的亲生父母。只有他们才能救姚策。

相比养母许敏得知姚策确诊肝癌后,第一时间决定割肝救子的情义相比,网友把杜新枝的一段拒绝割肝救亲生儿子的录音找了出来。







“自己身体不好,女儿身体也不好,如果再让自己丈夫郭希宽去割肝,以后谁来照顾他们?家里一个好身体的人都没有了。”

后来,姚策的癌细胞扩散,已经没有手术机会,生父郭希宽才回应不愿意割肝救子原因:当时还没有跟姚策见面,没有感情,后来才建立起父子情义。



姚策是幸福的,他度过了28年的快乐人生,有来自姚家全家人的疼爱,有父母能给予的最好条件;但他也很不幸,错换二十八年的人生,亲生父母以一句“没有感情”,剥夺了他生的权利。

这一对比,让人更加感到世事炎凉。亲生父母尚且如此。

二、说会归还房子但迟迟未动,谁在阻碍还房子?

面对众说纷纭的“换子事件”,网上曾掀起一场骂战。

其中,“房产归还”是核心问题。有人网暴许敏不该逼迫生病的姚策还房子,有人站队许敏说姚策是白眼狼,心坏。

事情是这样的:在姚策还未被查出癌症前,房子是许敏夫妇买给姚策作婚房用的。但是在知道姚策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后,许敏想要拿回房子。



许敏和姚策

本来就是人家付的首付,还的贷款。没有血缘关系了,还给养父母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养父母所做的付出都是基于姚策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当然,姚策一开始也不是个不感恩的人。

早前,他曾录制一个视频,说要将房产归还给养父母。

他在视频中说,养父母悉心照顾他28年,无以为报,为了让他们年老时有安全感,自己应该归还房子。还表示,近期会进行交接程序,把房子还回去。



然而,就在视频上传两天后就被删除了。而他说要归还的房子,迟迟没有走法律程序。

谁在阻碍姚策还房子?

一个可能是姚策顾及到熊磊和孩子。

姚策离世是迟早的事情,他不可能不为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考虑。从他最后的绝笔信可以看出,他有“私心”了。



第二个可能就是他的生母杜新枝。

这可真是个狠角色啊!

两次抛弃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次是出生,一次是患病后。不给养子郭威留一套房产,却PUA养子要赡养他们。

生病的儿子让别人去养,自己享受健康养子带来的福利。

更为神奇的事,从法院判决书来看,医院赔偿给姚策100万余元,其中60万是给姚策的治疗费,40万给姚策生母杜新枝。

你品,你细品。

买房看病没出过一毛钱,赔偿费倒都落在生母头上。杜新枝这是要占尽便宜啊,她甚至还阻止许敏见姚策,自然房产的事情,肯定也不会放过。



细思极恐。如今姚策去世,若是他立了遗嘱将房产留给儿子,那么,许敏夫妇的维权之路将充满艰辛。

从姚策的绝笔信上看,他也明白此生是辜负了养父母。那最后一句“来生绝对不再让妈妈伤心,来生一定做妈妈的亲生子”算是把自己的亲生父母钉在了耻辱柱上。
 

0706

自定义头衔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有谁知道姚策如果能换肝, 成功率有多少?

姚策亲父亲不肯捐肝, 是否能证明出生时候是故意换的?
我理解不换肝的选择。我听说换了肝之后需要花很多钱吃药,一直吃,生活质量很低,我猜是基本丧失劳动力吧。而且我听说换肝这个事越年轻越麻烦,可能是年轻自体抵抗力强吧。我以前有一个同事40出头,换了肝,还是不行,当时他也没钱治疗,是大家一起帮他捐款筹钱的,特别惨,时隔多年,我想起来还是觉得整件事非常难过。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