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后疫情时代的购房者:钱拿在手上就是贬值,太

最大赞力
0.11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后疫情时代的购房者:钱拿在手上就是贬值,太》的相关评论
本来谁都不着急的,想买房的、换房的都还在犹豫。房价却突然开始飙升,像瞬间上涨的海潮,浪头打过来,让人猝不及防。
“中介说,去年10月开始,上海楼市突然热起来,好像所有想买房的人都跑出来了。最火爆的就是10月、11月、12月。”在签完买房合同三个月后,蒋明远说起去年的疯狂情形,还有些恍惚。本来没想买房的他,被这股热潮推动,掏空所有积蓄付了首付,买下一套338万(人民币,下同)的房子。
“如果不是看着房价涨,我也不会买。”他说,“房价一涨,心态崩了呀。”
房价的上涨,像个计时器,嘀嘀嗒嗒地推动着人往前冲。周文原本也是不着急的,直到10月房价开始涨,他才有些慌,开始看房。到1月中旬签合同时,他新买的那套房在三个月里涨了60万。
在买完房两个多月后,周文仍非常乐于分享买房经历。那就像是一场地震,余波未了,他走不出来——无论走到哪里,总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查看周围的房价;时不时地就会看自己的房子是涨了还是跌了,心情也随之波动。似乎只有通过一遍遍和别人说,他才能把这事从脑子里赶走,回归正常生活。
2020年10月9日,上海的高楼。摄:Aly Song/Reuters/达志影像
买房的过程也带给 Stella 焦虑和失眠。去年底,她在万般不舍下卖掉原来的房,换了一套学区房,以确保女儿将来能上一所优质初中。但今年3月,再一次遭遇变数。
3月16日,上海市教委公布了《上海市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改革实验办法》,将实行名额分配到区和分配到校。其中,上海的优质高中将拿出50%到65%的名额分配到不同的区和初中。这也意味着,以往优质高中入学名额被优质初中垄断的局面将被打破,不确定性增加,非优质学区和非名校的学生也有了机会。
Stella决定屏蔽相关消息。“太复杂了,几年以后的事情不好说。”她说,“我已经不太想看相关分析了,随缘吧,反正孩子有学可以上就行。”
魔幻的2020年,疫情让整个世界在突然停顿之后,变得更疯狂。在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接连上涨。先是深圳,在去年上半年经历了一轮抢房潮和房价飙升。接着是上海。北京在严格管控下仍有升温,尤其是学区房,涨幅凶猛。
政策、市场、人们的期待和恐慌,共同书写了这一波波浪潮。身在其中的人们,无不经历了和房价赛跑、和房东博弈、和自己斗争的过程,焦虑、恐慌、后悔、难受、震惊、庆幸……种种复杂的情绪在买房人身上轮番出现,久久不能消失。
房子,是中国人在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的背景下,在不安和不确定的时代洪流中,最渴望抓住的救命稻草。
只有买一个对口的房子,才能让孩子读好学校
“今年房价会涨,买房要抓紧。”2020年春夏之交,朋友对周文说。那时朋友正在看房,已经有了房价升温的触感,知道周文有换房的念头。
周文在疫情隔离时有了换房的想法。去年2月,他住在七年前买的上海市中心50平(编注:中国大陆多用平方米计量房屋面积,1平方米≈10平方呎≈0.3坪)的小房子,和女朋友以及一只狗共同居住。不能出门的日子里,两人一狗被关在狭小的屋里,他才切身感受到一个宽阔的居住环境有多重要。
换套大一点的房子,哪怕是住到较远的外环外(编注:外环是环绕上海市中心的一条环形的城市快速路,全长约99公里)也值得——那是周文在疫情期间产生的念头。
3月疫情放缓后,横盘近三年的上海房地产市场有了升温迹象。诸多当地的房地产媒体、博主记录了这一苗头。一家沪上颇具影响力的房地产自媒体,在探访了多处售楼部和中介门店后称:横盘三年后,上海楼市,马上要变天了。新房在筹备密集入市、成交量亦在上涨,中介门店里二手房挂牌和带看的需求也在上涨。
“明确的是:大盘在涨,微涨也是涨。”该自媒体最后给出结论。
那时的周文,处于“有想法、但没行动”的状态。同一时期的蒋明远,也没有买房的想法。他30出头,单身,上海户口要到10月才到手,按照上海的限购政策他尚没有买房的资格。彼时的他也不想买,“心理感受是一大笔钱花出去了,就在房子里冻着,很麻烦。钱在我手上还可以做点别的事,比如做理财,心理会有安全感,不会突然一下拿不出来、不能变现。”他说,“而且我感觉房价不会涨。”
3月的Stella也还没有确定的换房想法。在那套住了十三年的房子里,她工作、结婚、生女,后来又和丈夫离婚,独自带着女儿生活至今。那里是家,是人生黄金时代的回忆,带给她强烈的安稳感。
但她也不是没有惶惑和不安。3月11日,上海开始实施“公民同招”政策,即公办和民办初中同时报名、同时招生。起初,在民办学校更强势的上海,不少家长都会首先让孩子去考优质民办学校,将公立学校作为保底选择。但实施这一政策后,家长只能在公办和民办中二选一,民办也由考试入学改为摇号入学。若最后去不了优质民办,则只能在尚有入学名额的公立学校中被统筹安排。这也意味着孩子的命运完全不可控,有可能被统筹去差学校。
这也是近年中国教育部想要推动基础教育资源平均化的举措,不少省市都在推动公民同招、统筹摇号等入学政策。上海此前已在小学阶段实施了三年“公民同招”,2020年开始将这一政策在初中阶段推行。
它的直接后果是推动了诸多城市优质学区房房价上涨。此时,学生入学从比拼考试成绩演变成了比拼家长的经济实力。“原来还可以让孩子努努力,拼一把去考优质民办,但现在只能买一个好学校对口的房子,才能让孩子读好学校。”Stella说。
她的小孩还在念小学三年级,但她必须提早考虑。从3月开始,她便陷入了换房的纠结中,“从理性角度,早点换是好的。但从感性角度,我就是受不了离开我现在住的房子。”她说。几个月里,她内心一直在挣扎和焦虑,有时半夜睡不着觉,脑子里全是换房的事。
学区房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10月涨价全面爆发之前,上海的学区房在6月到9月的四个月里,同比上涨了15%。
钱拿在手上就是贬值,太焦虑了
蒋明远的妈妈是积极的买房者,尤其是给儿子在上海买房。“她总觉得,我在上海呆着,得有一个自己的住的地方。”蒋明远说。从去年七八月开始,他妈妈便开始看房,也切身体会了楼市的两重天。
那时,楼市还是买方市场。她去看房的时候,中介老早便在小区门口候着,一套套极有耐心地带看。跟房东砍价,很容易便能谈个10万8万。但进入十月后,楼市不知不觉变成了卖方市场。中介不在门口等了,得你积极地联系中介。和房东砍价也特别难,“砍半天也只能砍1万块,有的1万都谈不了,报多少卖多少,不买明天还要涨价。”蒋明远说。他后来看中一套房,中介告诉他,今天不定,明天房东就准备从337万提到350万。
看着房价蹭蹭上涨,本不想买房的蒋明远“心态崩了”,10月户口下来后,立刻调头往房市里冲。
周文也是在10月加快了换房的步伐——先将自己的房挂牌卖出去。在房子没卖出之前,他也不敢下手新买一套。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他眼睁睁看着楼市越来越火热:原先看中的几套房子,几天后再问就没有了;房价也不断涨,同一个小区差不多面积的房子,从10月到12月就涨了50万到80万。
12月卖掉自己的房子后,他去了一趟深圳出差,顺便看了看深圳的房价,顿时被吓住:太贵了,动不动就是十几万一平,相比之下上海还算便宜的。
深圳在那时已成为中国一线城市中房价最高的。早在2019年下半年,深圳就因成立先行示范区、前海扩容,以及取消豪宅税等利好,引发了楼市上涨。疫情之后,又因经营贷流入楼市而进一步推高房价。
2020年3月,中国央行为了扶持疫情下的实体经济,释放了长期资金4000亿元,各银行也应声扩大了放贷规模。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在3月30日的业绩说明会上称,建行在2020年将新增贷款1.5万亿,其中公司类贷款6850亿元,个人住房按揭贷款5700亿元。
针对中小企业发放的经营贷利率也极低。深圳各银行的经营贷利率从3.2%到4.7%不等,均低于个人住房贷款利率(4.9%以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导,大量企业和个人不惜违规从经营贷中贷出资金,进入楼市买房。2020年上半年的深圳,焦躁气氛四处弥漫。
“钱拿在手上就是贬值,太焦虑了。”去年7月的田意,眼里都是焦虑。那时,她刚卖掉一套大理的房,准备回深圳买房。她身边深圳的朋友们,人人都想赶紧买房,哪怕有些人手上已经有两三套房了,依然焦急地想要把钱投出去,却陷于无房可买、一有房就得靠抢的境况。
“大家都挺着急的。深圳的竞争非常激烈,一不小心没跟上就掉队了。有房无房的财富增速差距非常明显,房产划分出了一道难以打破的阶级壁垒。”在深圳工作的80后李翔说,他那大半年都在关注楼市的动态,若关注的房子挂盘价涨了就焦虑、生气,气自己误判了房价走势,也气自己为了等心仪的房子错过了下手的最佳时间窗口。他最终赶在深圳政府调控前买了一套房,一个多月后,同小区同户型的房子,最低价也比他买时贵了80万。
半年后,李翔的经历也将在上海的周文身上复制。但周文意识到时,已晚了一步。当他从深圳出差回来,立刻去看了房子。此时,他准备去谈价的一套房的挂牌价已经比一周前涨了13万。他没有再动摇,和中介约了房东谈判,开始了买房过程中最难的一步。
Stella想买的学区房,在10月以后加速上涨,每个月涨30%到50%。到了12月,她终于走出了最艰难的一步:卖掉房子,换一套对口优质初中的学区房。她把所有事委托给一位信任的房产经纪人,但自己依然承受了非常重的心理负担。“前期是买不买、卖不卖,卖了之后就是担心房价会不会跌、我是不是做错决定了。卖掉之后,没办法后悔,情感上又受不了。”她说,“承受了很多压力和情感上的东西,都是在跟自己耗。”

在哪里都一样,有钱买房吧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