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HCQ),我的疫苗替代品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昨天通过微信药商从印度买的 硫酸羟氯喹到了,很幸运!

第一次听到硫酸羟氯喹是在同学群里,那时候武汉刚封城,我同学群里搞药的一大片,大都在美欧,于是我提出问题看看海外有什么好办法没有。结果反倒是一位在深圳做药的教授同学提取了 羟氯喹,说武汉病毒所发了篇文章,在体外培养液里, 羟氯喹 和人民的希望可以杀死新冠病毒。

国内新冠愈演愈烈,偶尔看到知乎上有人自己上 羟氯喹 治病的,就觉得怎么着也得拿到这个药,有备无患!知乎这个人也提到了前面那篇武毒所的论文。

于是乎让国内亲友寄了些 硫酸羟氯喹,路上花了5个月,7月份才收到。

2020年3月,病毒登陆美加,一位纽约的家庭医生 Vladimir Zelenko 开创了Z-Pack,一个用 羟氯喹,阿奇酶素,和锌,得病早期用药5天。他当时医治了600多人,没有人死亡,在当时纽约腥风血雨中简直就是奇迹。他的文章几个月后发表了。

然后就是川普新闻发布会上提出这个药。

突然之间,这个问世65年,服用千万剂,在很多国家都不需要医生药方的药,在各种媒体里,名嘴里成为了毒药的代名词。

这里面最不能原谅的:
1 是CNN记者库墨,就是纽约州长的弟弟,这家伙得了病,上了 氯喹,就是 羟氯喹的前身,医治效果和 羟氯喹 类似但是比 羟氯喹 毒性要大一些。但好了之后仍然继续诋毁 羟氯喹。
2 是Tom Hanks,他和他老婆都染了病,都上了 羟氯喹治好了病但再没发一言!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柳叶刀的那篇伪造论文,真是把我的三观碎了一地。当年我搞科学的时候,能够在这些和自然,科学一样的高大上的 专业期刊 上发表一篇一作论文 ,那可是每个博士生,博后,教授一辈子都要津津乐道的成就。发文立意要新,数据要全,审批很严,造假很难。

但挡不住5月份柳叶刀发文说:回顾现有病人数据, 羟氯喹不仅没用,反而提高死亡率。
发表后, 虽然马上就有质疑的声音 ,但WHO还是停止了所以 羟氯喹的临床试验。
是假的真不了,柳叶刀不久就挡不住压力撤回了那篇论文。

8月份,一个叫”美国前线医生“的团体,来到华盛顿,他们的挺 羟氯喹 视频一天之内得到了几百万的流量,但很快遭到了所有媒体的封杀,自媒体平台也是逢贴必删,美国的言论自由灯塔轰然倒塌。

各种各样攻击这些医生的文章大行其道:那个黑人医生鼓吹祷告,那个医生是川粉,另外一个是眼科医生,不一而足,拼了命的Discredit他们,但就没有一个能够指出他们医治的那几千的病例是不是真实。

与此同时我也向我的家庭医生提出要 羟氯喹,果不其然被拒绝了,据她说BC省管理部门专门提了,不能开 羟氯喹治疗新冠,开了药房也不能发药。

我直到今天仍然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一股势力竟然能够动员所有的媒体,政府,医药,来一起绞杀这样一个用了几十年的药,而且完全不给发声的渠道。

然后疫苗出来了,人们好像都有了希望, 羟氯喹好像慢慢淡出了人们视野。

今天终于快要轮到我注射疫苗了,疫苗的副作用也渐渐浮出水面,疫苗的风险收益比真像他们说的那样吗?同一批人,早年说不用带口罩,后来说 羟氯喹是毒药,现在告诉我疫苗有用无害,我手里有 羟氯喹,我还要相信他们吗?

又去看了看 Vladimir Zelenko的网站,他最新的论文,雾化 羟氯喹通过鼻子可在1小时之内缓解新冠呼吸症状。文章第一段介绍了他去年3月以来,治疗了3000多病人(这里不包括没给药的,他的治疗方案中低风险的不给药,高风险的给Z-pack) 中,死亡率0.7%。
 
最后编辑: 24 天前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32
当前赞力
86.99%
医生说
严重副作用
对心脏不好
我个人还是看好疫苗
反对阴谋论
因此 没有人故意压低强驴葵
也不可能全世界一起压低一个真的有用的药
而去一起服用一个没有用的疫苗

一句话: 是药 都有副作用
疫苗的副作用是正常的
而羟氯癸则是副作用大于正作用
所以大家不让你服用
是为了你好!

主要是川普二货
这个人满口谎言
侥幸做了美国总统
这是美国和世界的耻辱历史

我个人认为羟氯葵
就是扯蛋
川普吃这个药
不是照样感染吗?
这就是最大的讽刺

顺便提一句
川普应该枪毙
至少应该进监狱
我支持大师
个人也认为羟氯葵
就是扯蛋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医生说
严重副作用
对心脏不好
我个人还是看好疫苗
反对阴谋论
因此 没有人故意压低强驴葵
也不可能全世界一起压低一个真的有用的药
而去一起服用一个没有用的疫苗

一句话: 是药 都有副作用
疫苗的副作用是正常的
而羟氯癸则是副作用大于正作用
所以大家不让你服用
是为了你好!

主要是川普二货
这个人满口谎言
侥幸做了美国总统
这是美国和世界的耻辱历史

我个人认为羟氯葵
就是扯蛋
川普吃这个药
不是照样感染吗?
这就是最大的讽刺

顺便提一句
川普应该枪毙
至少应该进监狱
川总是靠抗体治疗捡了一条命
我相信奎宁治疗新冠带来的风险要远远大于AZ带来的风险,AZ的风险只是百万分之一的级别,已经有很多国家停用。如果害怕AZ的风险而不在意奎宁的风险,感觉有些本末倒置。。。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不劝别人怎么做,个人身体,自己负责,我只是觉得各种信息都应该听,不能像强国一样舆论管制。这个疫情对人有深远影响,多谨慎多学习多思考没坏处。
有没有效果今天有据可查,我之所以决定不上疫苗,是建立在有这些数据的基础上。
c19hcq.com 总结如下,文献link都有。
hsummary.png

还是那句话,风险收益你要自己决定,但不能人云亦云。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0.58%
前几年,也有个医生联盟倡议大家不要喝牛奶
因为牛奶导致骨质疏松,还有前列腺癌和乳腺癌{男女平等)
然后,有诸多文献证明
植物性钙质和蛋白又多又优质,所以您真的不用喝牛奶”

我认识的一位正在做乳腺癌术后化疗
她就只喝豆浆

豆浆和牛奶
我都极少喝,咖啡都喝纯黑的
只是因为习惯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0.58%
我赌一元,论坛网友不超过三人,不查字典能写出来,hydroxychloroquine,
如果不把大师和宇航员算在内
不会超过一个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0.58%
既然你提到了我
那么我就给大家伙儿分析一下这个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单词吧:

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HCQ)
Hydroxy 意思是氢气的氢字 等于这里的羟
Chloro 氯的意思
Quine 就是喹宁的喹字 喹宁是治疗发烧感冒的常用药 拼音也念喹
这三个词根的首字母缩写 就是HCQ
我这么给大家一分析了以后
所以这个单词简单到其实就相当于3个部分
记不住的 那就是🐷😄

首字母缩写 英文叫 acronym 健康领域的所有政策都使用首字母缩写 比如奥巴马care 叫ACA 意思是 Affordable Care Act
这里act 的意思是法案
美国医疗领域大约每11年出台一个新的法案 而所有旧法案依然有效

看到什么叫才子了吧?
处处皆学问啊
宇航员的博学多才
那可不是吹的😊
受教!!!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昨天通过微信药商从印度买的 硫酸羟氯喹到了,很幸运!

第一次听到硫酸羟氯喹是在同学群里,那时候武汉刚封城,我同学群里搞药的一大片,大都在美欧,于是我提出问题看看海外有什么好办法没有。结果反倒是一位在深圳做药的教授同学提取了 羟氯喹,说武汉病毒所发了篇文章,在体外培养液里, 羟氯喹 和人民的希望可以杀死新冠病毒。

国内新冠愈演愈烈,偶尔看到知乎上有人自己上 羟氯喹 治病的,就觉得怎么着也得拿到这个药,有备无患!知乎这个人也提到了前面那篇武毒所的论文。

于是乎让国内亲友寄了些 硫酸羟氯喹,路上花了5个月,7月份才收到。

2020年3月,病毒登陆美加,一位纽约的家庭医生 Vladimir Zelenko 开创了Z-Pack,一个用 羟氯喹,阿奇酶素,和锌,得病早期用药5天。他当时医治了600多人,没有人死亡,在当时纽约腥风血雨中简直就是奇迹。他的文章几个月后发表了。

然后就是川普新闻发布会上提出这个药。

突然之间,这个问世65年,服用千万剂,在很多国家都不需要医生药方的药,在各种媒体里,名嘴里成为了毒药的代名词。

这里面最不能原谅的:
1 是CNN记者库墨,就是纽约州长的弟弟,这家伙得了病,上了 氯喹,就是 羟氯喹的前身,医治效果和 羟氯喹 类似但是比 羟氯喹 毒性要大一些。但好了之后仍然继续诋毁 羟氯喹。
2 是Tom Hanks,他和他老婆都染了病,都上了 羟氯喹治好了病但再没发一言!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柳叶刀的那篇伪造论文,真是把我的三观碎了一地。当年我搞科学的时候,能够在这些和自然,科学一样的高大上的 专业期刊 上发表一篇一作论文 ,那可是每个博士生,博后,教授一辈子都要津津乐道的成就。发文立意要新,数据要全,审批很严,造假很难。

但挡不住5月份柳叶刀发文说:回顾现有病人数据, 羟氯喹不仅没用,反而提高死亡率。
发表后, 虽然马上就有质疑的声音 ,但WHO还是停止了所以 羟氯喹的临床试验。
是假的真不了,柳叶刀不久就挡不住压力撤回了那篇论文。

8月份,一个叫”美国前线医生“的团体,来到华盛顿,他们的挺 羟氯喹 视频一天之内得到了几百万的流量,但很快遭到了所有媒体的封杀,自媒体平台也是逢贴必删,美国的言论自由灯塔轰然倒塌。

各种各样攻击这些医生的文章大行其道:那个黑人医生鼓吹祷告,那个医生是川粉,另外一个是眼科医生,不一而足,拼了命的Discredit他们,但就没有一个能够指出他们医治的那几千的病例是不是真实。

与此同时我也向我的家庭医生提出要 羟氯喹,果不其然被拒绝了,据她说BC省管理部门专门提了,不能开 羟氯喹治疗新冠,开了药房也不能发药。

我直到今天仍然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一股势力竟然能够动员所有的媒体,政府,医药,来一起绞杀这样一个用了几十年的药,而且完全不给发声的渠道。

然后疫苗出来了,人们好像都有了希望, 羟氯喹好像慢慢淡出了人们视野。

今天终于快要轮到我注射疫苗了,疫苗的副作用也渐渐浮出水面,疫苗的风险收益比真像他们说的那样吗?同一批人,早年说不用带口罩,后来说 羟氯喹是毒药,现在告诉我疫苗有用无害,我手里有 羟氯喹,我还要相信他们吗?

又去看了看 Vladimir Zelenko的网站,他最新的论文,雾化 羟氯喹通过鼻子可在1小时之内缓解新冠呼吸症状。文章第一段介绍了他去年3月以来,治疗了3000多病人(这里不包括没给药的,他的治疗方案中低风险的不给药,高风险的给Z-pack) 中,死亡率0.7%。
👍

这个论坛里独立思考的人越来越少,意识形态似乎左右了所有。

这个药我在去年五月就已经从国内搞到了。纽约还是法国的医生开的三种药我全部搞齐,有备无患:

Hydroxychloroquine
Azithromycin
Zinc sulphate

生命只有一条,移民到这自由散漫的地方把命搞丢了就太不值了~

信息爆炸的时代,如何过滤分析有效信息,只能靠自己。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药我也有准备。但是为什么川普确诊新冠没有服用HCQ, 是不是证明他的疗效是有争议的。而且不知道它对变种病毒怎样。
据我属读到的治疗机理(必须要指出的是现在还没有一个证实了被大众完全接受的机理),这个药应该是广谱治疗,所以应该有效。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0.58%
我不行,
不过,我忘了有学医的学化学的网友了,这些人应该没问题,
要向宇航员学习,轻易不要谦虚。

不该谦虚的时候谦虚,是对知识的亵渎。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