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尘肺病人直播“卖唱”:半年涨粉28人,挣了3.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尘肺病人直播“卖唱”:半年涨粉28人,挣了3.》的相关评论
林英德身着自制的“演出服”在直播。
林英德翻遍家里的衣柜,找不出几件像样的衣服,只找到住院时买的一顶棉帽,戴着略显滑稽。
他又花了100多元,网购了布料和饰品,坐在缝纫机前,一针一线加工出一套白色、半套红色演出服,剩下的布料做了两顶官帽。
红色布料不够用了,他有点遗憾,“还差一条裤子,不然肯定能增粉”。
儿子很支持林英德直播卖唱的计划,但无法提供资金帮助,中专毕业后,他在广州汽修厂当学徒,自顾不暇。他将自己的帽子送给了父亲,帽檐上带了几个环,造型远比棉帽独特。
收到帽子后,林英德高兴起来,兴冲冲跑到集市,花20多元买了一副太阳镜,一身直播的行头就算齐了。
林英德为直播置办的行头。
江西省信丰县小江镇下围村,不时传来的咳嗽声,打破了这里的安静。
村里人对这种背景声早已习惯,唯独不习惯的,是从半年前起,咳嗽里开始夹杂着一个男人嘶哑的歌声,即使带着伴奏,也难以掩饰其嗓音的粗糙。
唱歌的男人就是林英德,今年50岁。他上一次靠唱歌“出名”,还是在几十年前。信丰县地处赣南,京九铁路和大广高速贯穿南北,交通、物流便利。但在上世纪80年代,这里还是一个交通闭塞、耕地稀缺、生活困顿的地方。
妻子打工,儿女离家,多数时候林英德处于独居状态。
1985年左右,信丰县铁石口镇、小江镇一带发现大量煤炭,一时间小煤窑遍地开花,多达二三百家,当地农民也纷纷涌入矿区。虽然工资不足百元,但在当时已算不错的收入。几年后,村民的日子有了起色,不少人家盖起了新房。
和当地的年轻人一样,林英德初中毕业后,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小煤窑打工。他歌唱得不错,很受工友欢迎,在矿区小有名气。
但林英德很快就唱不出来了,他发现嗓子像是卡住了,不光唱不好歌,连呼吸都变得不通畅起来。由于小煤窑多属私人无序开采,缺乏防尘措施,井下粉尘弥漫,加上矿工们缺少自我保护意识,不少人患上了尘肺病。
2005年,陆续有村民感到身体不适,经常咳嗽,四肢乏力,到医院检查后,这一病症被大量发现。
2017年8月,村里的尘肺病人。
小煤窑关停,煤老板跑路,但离开煤窑的村民们,厄运才刚刚开始。
林英德家里兄弟5人,他是老幺。兄弟几人多在小煤窑打过工,大哥上年纪干不动,提前回了家,由儿子顶了自己的班。三哥身体不好,没下过井,其余三兄弟和侄儿都患上了尘肺病。
林英德在小煤窑干了十几年,2005年,他的两位哥哥被查出尘肺病后,心怀忐忑的他,也去省城大医院做了检查,诊断为三期尘肺。做完洗肺手术后,他回到了家里。
下围村有牯龙小组有120多户人家,120多人去小煤窑打过工,被查出患尘肺病的就有90多人。2008年,患病村民林峰和林英远最早去世;2012年,该组18位尘肺病人去世;2016年,林英德的四哥去世,媳妇改嫁,两个孩子和大哥一起过。
离开矿区后,为了挣钱,2006年,林英德去了广东,在制衣厂打工。
3年后,他的身体彻底垮了,干不动活,于是再次回家。之后的日子里,除了去城里住院,他再没离开村里。吃药打针花光了他打工的积蓄,体重也锐减至八九十斤。
林英德加工蒸馏水,供制氧机使用。
林英德常感慨,“我要是没得病,每月至少挣好几千,不至于一栋房盖了十几年”。
家里三层楼房,建了十几年才封顶,至今仍是个毛坯房,“还欠着别人两三万,地面都没钱收拾”。 房子建好了,林英德却没心思爬上去。他连十斤重的水桶都提不起,走五六个台阶就气喘吁吁。
“贤惠、顾家”,是村里人对林英德妻子的评价。他患病后,妻子没有像村里的一些女人一样改嫁,为他养大了一儿一女。因为缺少劳力,家里的一亩多农田租给了别人,妻子常年在镇上打工,月入2000多块,偶尔回来照顾患病的丈夫。
林英德的妻子在镇上的工厂打工,每周回家一次,丈夫住院她就要请假。
独居的林英德,养了几只鸡鸭,一是补贴家用,二是解闷。
为了打发寂寞,他常和村里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但他的气力还比不上80岁的老奶奶,一曲舞没跳完就喘得不行,多数时间只能在旁边当观众。
养鸡养鸭是林英德少数能干的活。
6年前,在外打工的女儿,送给林英德一部智能手机。
摔过几次后,屏幕已变得模糊。内存小、系统不稳定、经常死机,但林英德爱不释手,把它当成打发时间、看外面世界的工具。
家里接通网络后,林英德迷上了短视频。玩得久了,他发现了一条挣钱的门路——做直播,“要是你粉丝多,就有人打赏,有人打赏,就有钱拿”。
林英德像摸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打工没力气,农活干不动,但我还可以唱歌,不被家人白养着”,在他的想象里,粉丝手指一点,打赏就到账了,比下井挖煤轻松得多。
自以为摸到门路的林英德,准备大干一场,但仅有一部手机不够,他还需要像其他主播一样,添置必要的设备。
妻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从打工的积蓄里,拿出1000多元,帮林英德购置了音箱、话筒、支架等设备。丈夫能不能挣到钱,她不太关心,“只希望他过得快乐一点”。
林英德还想提高档次,妻子不答应了,“房子地面都没钱收拾,你还要看病住院,就先算了吧”。
林英德在布置他的直播间。
对直播这份新工作,林英德态度很严肃。光是准备直播间,就动了很多脑筋:家里房子宽敞,楼上几乎是空的,但他爬不上去;楼下两间卧室堆满杂物,采光不好;只有厅堂还看得过去,梳妆台旁的那面墙比较“上档次”。他把当年结婚用的塑料花摆在上面,完成了直播间的布置。
他担心在直播时掉链子,于是在话筒旁放着各种药瓶,方便随时吃药;拉来接线板,避免老旧的手机中途断电;把桌椅垫平,以防鸡鸭跑进直播间,把贵重的设备撞倒了。
林英德在试装,做直播的准备。
林英德注重仪表,他学会了视频美颜和使用道具,“在粉丝面前一定要帅,人家才会打赏”。自制演出服、从儿子那里拿到帽子后,林英德相信,他的“直播卖唱”事业即将起航。
直播开始前,林英德整理仪容。
2020年9月22日,对林英德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那一天,他第一次尝试在短视频平台卖唱。他并不掩饰挣钱的动机,画面中,他的食指和大拇指来回搓揉,有人问他,“这手势是什么意思?”
林英德说:“这就是挣钱的意思”。后来的事实证明,林英德对直播挣钱的预期过于乐观。
“增粉”,是林英德挂在嘴边最多的两个词,他以为,这是直播成败的关键。
为了增粉,他戴着那顶破旧的棉帽,扮演丑角;他来回换上仅有的几件演出服,对着屏幕反复调试;他选在下午3点半开播,因为那个时段他底气最足、精神最好……
林英德很努力和粉丝互动,生怕对方离线,只要有人进来,他都会亲切地问候,大家好!谢谢大家的支持!多数时候,“大家”其实就是寥寥一两个人。
林英德的努力,和他的收入形成强烈落差。
尽管五音不全、身体虚弱,但林英德每次卖唱,都在两三个小时左右,一共演唱十几首歌。他有时唱熟悉的老歌,歌声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
他也邀请观众点歌,还为此下载了100多首流行歌曲,但因为记不住词,经常唱着唱着就跑调了。
直播时,林英德需要盯着屏幕上的歌词。
林英德给自己取名“怒放的火花”,这和他的演唱风格非常契合:手持麦克风,认认真真唱歌,嗓音很快变得嘶哑,高音时吼得面红脖子粗,有时转过身体猛咳几下,把手纸扔进旁边的纸篓,咳完后猛喝上几口水,再继续唱。
演唱的间歇,他拧开手边的药瓶,塞几片药。歌声消失后,屋子里只剩下这个男人沉重、急促的呼吸。
林英德对着屏幕练习唱歌,不时咳嗽。
开播第一天,只有1人关注;直播间最热闹时,也没超过10人。开播一周不到,因为太过卖力,林英德身体撑不住了,躺进了医院。
卖唱结束后,林英德打开制氧机,鼻腔里插上氧气管,表情既疲惫,又享受。
林英德躺在床上吸氧。
在短视频平台卖唱半年后,林英德离增粉、挣钱的目标还很远,“增粉28个,一共收到打赏3.85元”——他偶尔也困惑,已经很努力了,为啥还是火不了?
疲倦的林英德,趴在桌上休息。
不过,林英德也有点看开了,家里的日子目前还过得去,直播挣钱这条路走不通,还可以想其它办法。他估计自己还能活两三年——至少在人生最后这几年,独居在家的他,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不会在孤单中度过,这也算值得。
“就让我唱到最后吧”,他说。
这么先进发达的强国
竟然还有这么多可怜悲哀的人群
贪官们应该组织一个慈善基金帮助他们活下去
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