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告别,漫漫归途,上海入境隔离记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对我来说,从来没有告别如此悠长,又从来没有归途如此艰难。说走就走的旅行成为奢望,亲人团聚变得无比珍贵。

我很早就开始各种离家的准备,连在家园网上都告别了n次。
前院后院,屋里屋外,屋顶地下,水电煤卫,银行税务,保险理财,各种设备,各种软件,事无巨细,连翻墙软件都想到了,务必准备周详,好像要很久很久以后再回来一样。

核酸检测之前,我担忧自己通不过。7月6日一早取样,忐忑地等了一天,第二天早上收到诊所邮件,两个指标都是阴性,登时觉得轻松。扫描了温哥华领事馆网站上的二维码,登录防疫健康码国际版,将检测结果第一时间发了过去。中午收到了绿码。
这是通行证,在这个特殊的蒙面年代,一切都似乎处在混沌之中,只有这些报告能够证明我是良民。至少在温哥华能够证明。

Screenshot_20210711_015142.jpgScreenshot_20210711_015304.jpgScreenshot_20210707_115446_com.tencent.mm_edit_31240947920753.jpg

我同学送我去的机场。他是个小心的人,看得出他在车里做了一些周全的防护措施。理论上,他把我当作潜在有问题的人,就像我回到中国,我也是理论上的疫情传播源,需要隔离控制。
告别时,我们没有握手。这便是这个特殊年代的特色了,它让我们习以为常的亲近变成一种危险。
自觉或者不自觉,我们一同经历着一次必将载入史册的风暴,一桩大事体。
 
最后编辑: 2021-07-1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2、
机场空荡荡,变成了新常态。

这些都是新词,新常态,n年未有之大变局,只要敢说,随口便说出来了。现在明白过来了,确实如他所愿。

在温哥华机场,除了出示绿码,还要出示向中国海关的申报码。但工作人员说我的海关申报码时间不对,申报得太早,我说是对的,因为上面写着有效期要到7月10日。她说不对,重新弄,一定要在某个时刻之后,然后给了我一张二维码。

争辩没意义,最好的办法是照做。好在填写不难。但如果是一个不大懂操作智能手机的老人独自旅行,应该又是一桩烦心事。

Inked2021-07-08 .jpg
wx_camera_1625802127591.jpg

某个休息室关闭了,大概是为了防止小空间里人们聚集。但若收了钱又不提供服务,也不提早通知。加航似乎不地道。想起多年前从美国回加拿大,加航刷了我两次卡,多收了钱,后来因为我回国了,gmail不好用,便不了了之了。我对加航的印象一直不很好。不过,疫情期间,一切都可以理解。

在机场吃了一块无糖巧克力补充能量。吃的时候避开人多的地方,老鼠偷吃一般,我觉得那样应该问题不大。我看到有从蒙特利尔转机来的人大吃黄瓜,还不避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后来证明是我矫情了。在飞机上发飞机餐,每个人都吃,我也吃。前后排的距离可比在候机室近多了。

说好的直航,但飞机在韩国停留了两个小时,加油,换机组,平白地拉长了航程时间,和以前上海飞蒙特利尔的时间一样了。也许,韩国的油便宜。不晓得这样的操作会不会成为新常态。

首尔时间凌晨三点四十分,飞机降落首尔机场,大雨如注,舷窗外什么都看不到。两小时后再次起飞,早晨六点五分到达浦东。

大约坐飞机的人少了,机场的人总要找事做,我的行李便被光顾了一下,到了隔离的房间在箱子里发现了两张海关检查的通知单。果然现在什么都是透明的了。海关老爷,我的内裤和别人的都长一样的。
IMG_20210711_033935.jpg
 
最后编辑: 2021-07-1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3
飞机靠上航站楼,等了几分钟有海关防疫人员上来巡视一遍,顺带叮嘱乘客准备好海关申报二维码,以备下飞机后扫描。后来这个二维码被在采样过程中扫描了三次。
第一次扫描是下飞机后过一个安检门一样的东西,有红外测温仪。
IMG_20210710_064503.jpg
从上面这个点开始有明显告示,不能拍照,我就识相不拍照了。再说各种手续要办,脑子和手都应付不过来。

第二个扫描点也是一台机器,机器后面有人远程值守,扫描后她能看见你。在机器上回答几个问题,就让你拿着一张自己签字的知情书前往采样点。

采样,就是掏鼻子、刮喉咙,都算是“酷刑”,但你要回家,就得忍着点不是?我记得第三个扫描处就是采样点了。她还会要你出示护照,以证明你是你。
wx_camera_1625875789148.jpg
这些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工作人员殊为不易。
一路看过来,从下飞机开始一直到到隔离酒店,每个接触我们这些潜在“病毒传播者”的人都穿得像太空人。

所以,在现有条件下,中国取得的防疫成果不是凭空而来,来之不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说回采样点。浦东机场的采样点设在航站楼外的一处临时房子里,需要走过颇长的路前往,然后再返回航站楼取行李。所以,如果手提行李很重,这段路是颇为艰难的,因为需要走很高的楼梯,且这种情况下没人可以帮你。

拿上行李,出了国际到达出口,最大的不同是,再也看不见拥挤的接机人群了。这时需要用手机扫描一个二维码再次填写自己的身份信息和住址,然后生成机场入境旅客信息二维码。搞笑的是,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此前我填写的另外一个地址信息门牌号是错的。我近来经常把自己家的门牌号码记不住。01室还是02室,有时要想很久。

按照指示牌的指示,我找到了自己所在区的接待柜台,向工作人员出示二维码,填写表格。也许是我们的航班太早,整个区就我一个人。我在那里坐着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工作人员告诉我接人的车来了。
InkedInkedScreenshot_20210710_074816_com.tencent.mm.jpg
 
最后编辑: 2021-07-10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现在的隔离实行属地负责制。

二号航站楼徐汇区就我一个人。“全服”武装的工作人员带着我上了车,一辆四五十座的客车就我一个人。他吩咐我尽量往后坐。后来我明白过来,他怕我。

客车转到一号航站楼,上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我开始以为是一对情侣,后来发现不是。男的是北大毕业的美国理论物理学博士,女的在美国工作。车上就三个需要隔离的人,一个工作人员,一个司机,一路开到了隔离酒店。
IMG_20210711_081329.jpg
这个酒店是我熟悉的陌生人。我在它旁边住过很多年,几乎是一草一木都熟悉。那时散步经常要走过它的大门口。陌生是因为我从来没有住过这个酒店。
这是改革开放后光大集团开发的物业,五栋巨大的联体建筑物像福建的圆形土楼一样围成一圈,是一个综合性的物业,而酒店也是上海最早的一批涉外酒店之一,多年前我还为来沪出差的盆友订过房间,所以,我知道它很老了。
2021-07-11 (3).png
大堂的穹顶依旧气势宏大,星光灿烂,但大堂咖啡厅暗着灯,显得空旷阴暗,右手边原先的设施被木板封住了。大堂里摆了几张桌子,二十来个旧塑料椅子,和旁边的大理石柱子和辉煌穹顶一点也不搭。
wx_camera_1625887145724.jpg
我的感觉是酒店在翻新装修中,可能因为疫情才索性拿出来做隔离用。光大是体制内单位。只要房间基本设施还可用,公共空间怎样,对于隔离是没什么要紧的。又能有足够空间做隔离,又可以有一笔收入,何乐不为?

走在颇为肮脏的地毯上时,我想我的感觉是对的。

房间的设施除了老,地毯比较脏,中规中矩,符合当年四星级酒店的标准。14天隔离,房间400一天,再加每天100伙食费,7000一次付清。

发生一个插曲,在大堂每人发了一个塑料桶,工作人员介绍是处理大小便用的。我开始误解了,以为这是装大小便的,颇为为难,特么这可怎么办?

后来搞清楚,这是稀释消毒片用的。稀释以后将消毒水倒入马桶。
IMG_20210711_082055.jpg

我的第一餐
wx_camera_1625892809804.jpg

我的早餐
2021-07-11 (6).png

下午,儿子到窗外的平台上和我hello。他在正对着我房间的那栋楼里租了一间办公室,所以,解除隔离以后,我免不了要去那个办公室坐坐,然后,从窗口俯瞰我现在正住着的这间房间。

从地球彼岸飞过来,旅程漫长,世界很大。

但走来走去,我们走不出亲人的拳拳之心。

通过监控,我看见温哥华后院的第一朵罂粟花开了,就在我离开一天之后。枫树随风摇曳,蝴蝶飞过罂粟花。也许它们都喜欢空灵、寂静的日子。而我终将再次投入喧闹的街市,在夏日的上海街头没入无边际的人海。

我想我会极其怀念刚刚过去的那些安静的日子,风,草地和花朵,起伏的葱郁丘陵,以及晒出了两种颜色的脚板。但在那些日子里,我又极其怀念家乡单调鼓噪的蝉鸣声。
 
最后编辑: 2021-07-12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前个礼拜送了朋友去YVR的,国际出发区人极少,到上海似乎就是隔离两周,虽然明面上有+7但似乎也不怎么管,可能各个区也有差异,总之昨天刚结束14天的隔离拿到绿码就自由了,出酒店直接打车去了医院,皮肤上发了东西奇痒,已经一周了。

祝顺利,呵呵,可以叫外卖,三黄鸡先吃起来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前个礼拜送了朋友去YVR的,国际出发区人极少,到上海似乎就是隔离两周,虽然明面上有+7但似乎也不怎么管,可能各个区也有差异,总之昨天刚结束14天的隔离拿到绿码就自由了,出酒店直接打车去了医院,皮肤上发了东西奇痒,已经一周了。

祝顺利,呵呵,可以叫外卖,三黄鸡先吃起来了!
谢谢!我叫了一些饮料进房间。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99.29%
对我来说,从来没有告别如此悠长,又从来没有归途如此艰难。说走就走的旅行成为奢望,亲人团聚变得无比珍贵。

我很早就开始准备各种离家的准备,连在家园网上都告别了n次。
前院后院,屋里屋外,屋顶地下,水电煤卫,银行税务,保险理财,各种设备,各种软件,事无巨细,连翻墙软件都想到了,务必准备周详,好像要很久很久以后再回来一样。

核酸检测之前,我担忧自己通不过。7月6日一早取样,忐忑地等了一天,第二天早上收到诊所邮件,两个指标都是阴性,登时觉得轻松。扫描了温哥华领事馆网站上的二维码,登录防疫健康码国际版,将检测结果第一时间发了过去。中午收到了绿码。
这是通行证,在这个特殊的蒙面年代,一切都似乎处在混沌之中,只有这些报告能够证明我是良民。至少在温哥华能够证明。

浏览附件659020浏览附件659021浏览附件659022

我同学送我去的机场。他是个小心的人,看得出他在车里做了一些周全的防护措施。理论上,他把我当作潜在有问题的人,就像我回到中国,我也是理论上的疫情传播源,需要隔离控制。
告别时,我们没有握手。这便是这个特殊年代的特色了,它让我们习以为常的亲近变成一种危险。
自觉或者不自觉,我们一同经历着一次必将载入史册的风暴。
这是已经在国内了?
核酸检测双阴性,是不是没打疫苗?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血清另加$75

另外,BC省25天是打第二针的最短间隔,一般有需要现场就可以预约打第二针了。
我第一针是5月3日,当时在现场和人沟通,希望有可能早点打第二针,但答复是他们也不能确定有没有这种可能性,至少那时给我打针的护士虽然打了第一针,但第二针也要等四个月。我算了一下,不冒这个险了,就放弃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第一针是5月3日,当时在现场和人沟通,希望有可能早点打第二针,但答复是他们也不能确定有没有这种可能性,至少那时给我打针的护士虽然打了第一针,但第二针也要等四个月。我算了一下,不冒这个险了,就放弃了。

你这种情况六月初就可以打第二针了,回加拿大也不用隔离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你这种情况六月初就可以打第二针了,回加拿大也不用隔离了。
我当时把我的情况向他们说得很明白,但是他们说爱莫能助。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25天是硬线,其他皆可通融。但是也要给对方可以接受的方式。
我当时就问有没有可能在两个月内打第二针。但他们说恐怕不行,至少在那个时点,还规定需要等四个月。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