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互相砸锅!闫丽梦、郭文贵突然反目引热议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互相砸锅!闫丽梦、郭文贵突然反目引热议》的相关评论
曾经指称中国政府制造新冠病毒(SARS-CoV-2)的中国医学学者闫丽梦,如今不仅其观点真实性仍然不被承认,她本人也陷入了一场巨大的争议之中。
近日中国境外中文舆论圈热议,已经身在美国的闫丽梦与几年前逃往美国的中国商人郭文贵,正在相互攻击和谩骂。
据信闫丽梦2020年4月搭乘头等舱飞往美国旅程之所以能够成行,离不开亿万富豪郭文贵的慷慨相助。然而如今闫丽梦突然“砸锅”,发推指责郭文贵是“善于操弄人心,精于谎言和夸张表演的先生”,“一鸭十吃的贪婪太丑恶”;郭文贵则在视频里笑称闫丽梦是“蛇精闫”、“蛇妖闫”、“江湖骗子”,还提出了一些涉及个人生活作风的不堪入耳的说法。
This is Miles, WenGui Guo’s loyalty to President Xi JinPing!
He pretends to be anti-CCP, using well-trained skills to get close to American patriots to undermine America.
Meanwhile, he cheated real anti-CCP Chinese, sold their privacy to , and controlled them to work for him. https://t.co/sNKMr4FoUe
— Dr. Li-Meng YAN (@DrLiMengYAN1) July 14, 2021
曾经沆瀣一气的闫丽梦与郭文贵,现今为何反目成仇?在嘈杂纷乱、扑朔迷离的海外中文舆论场,找到两人关系发生变化的真正原因并不容易。
闫丽梦生于1983年,在中国成长和学习,并取得了眼科博士学位。2014年加入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潘烈文H5实验室。据《纽约时报》报道,闫丽梦研究过流感,但没有研究过冠状病毒。据两名认识她的大学员工说,她在这个领域里是新手,雇佣她的原因是她有实验室动物方面的经验。她在新冠病毒疫情发生的调查中是一名助理,不是负责人。
然而在2019年12月中国作为首个国家正式确认并公开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后,闫丽梦很快在2020年1月19日对外放声称该病毒来自中国政府。当时与闫丽梦接触并将她的说法传播出去的是一位YouTube上的时事评论人“路德”。“路德”原名王定刚,乃是郭文贵的属下。
此后闫丽梦乘机前往美国、被训练使用英文、参与郭文贵和王定刚的视频节目,以及频频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英国《每日邮报》等西方媒体采访,都离不开郭文贵的幕后身影。
在2020年9月接受福克斯新闻《卡尔森今夜秀》的采访时,闫丽梦声称自己的母亲已经四次被中国当局逮捕。而《纽约时报》的调查则指闫丽梦的母亲从未遭到逮捕,并且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和女儿通话,“‘他们阻止女儿和我们联系’,她的母亲说,她指的是郭文贵和‘路德’王定刚。”
《纽约时报》更指闫丽梦的演变过程是郭文贵和特朗普的前顾问班农(Stephen Bannon)的“精心设计”,并意图把她包装成可以推销给美国公众的“吹哨人”。相比于带有明显政治背景和舆论标签的郭文贵与班农两人,闫丽梦似乎是更容易赢得舆论认可的人选。
有消息称,闫丽梦之所以前往美国并接受郭文贵的安排,是因为郭文贵答应向她赠送旗下公司股份、巨额奖金及在美工作机会。
当闫丽梦决定奔赴美国之时,她的丈夫拒绝同行。后来有说法称,她的丈夫是因为担心无法逃出中共控制,不过这一说法仍然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
关于闫丽梦的最受质疑之处,则在于她所宣称的新冠病毒来自中国政府的说法。除了中国政府方面的澄清,也已有大批西方媒体和权威学者公开予以反对甚至是批判。
闫丽梦的说法建立于她在2020年11月发表在学术资源库网站zenodo上却未经同行评议的报告《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内容从基因、结构及文献为证提出病毒为中国军方实验室人工强化功能的高度可能性及可能的人造合成方式。
华盛顿大学的生物学教授卡尔•伯格斯特罗姆(Carl Bergstrom)、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专家安吉拉•拉斯穆(Angela Rasmussen)、台湾东海大学医学部生物基因组研究专家中川草、美国Scripps研究中心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等人,曾接受《纽约时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等媒体或社交平台表达了质疑。
例如,安吉拉•拉斯穆称其“荒谬、毫无根据,它伪装成科学证据,但实际上只是彻头彻尾的灾难。”中川草称“花如此大的力气,写出这么荒唐无稽的东西,到底有何居心?我认为这篇论文里没有科学的议论,而是为了政治而作。”
凯文•博德和卡尔•伯格斯特罗姆则发现,这篇论文挂靠的研究机构,分别是“法治协会”和“法治基金会”。这两家机构都是由郭文贵的合伙人班农一手创建。
创建一个新中国联邦
然后大家又互相妖魔化
也是玩蛋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