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独家:一支民间救援队在河南农村的24小时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独家:一支民间救援队在河南农村的24小时》的相关评论
1
三天前,这条河还不存在。如今这条河有三十米宽,河水飞速从上游涌来,水是浑黄的,拍打出白色的浪花。
想要过河,得在两岸之间牵一根绳索,得有一个人涉水过河,把绳子引到对岸去。
“这水不深。”安忍在救生衣上拴上绳子,拿起一根长棍,开始往河里走。
村干部还没反应过来,眼看着安忍两步下了河,蹭蹭蹭地走到河中央,水确实不深,没过膝盖,又没到大腿,再往前,棍子戳到水底,下一步至少有2米深了。
安忍25岁,北京人,长期义务做水下救援。这次加入平澜公益基金的救援队一起到了河南。村干部不知这条河的深浅,安忍反而一直叨咕不深、不可能深——当天收队后他告诉我,有白浪花,说明水面下就是石头,水面平静的那种才是真的深。
我们距离郑州约50公里,荥阳市刘河镇的反坡村。村庄常年干燥,往年夏天还会旱,这条河道过去四五年都几乎没积水,完全是干涸的。7月19号开始下雨,雨量太反常了,副镇长晚上来看河道,只有很浅的积水。第二天早上,整条河已经是“山洪状态”了。
山洪状态是什么状态?即使你此刻站在河边,也无法想象一场强降水能改变多少地貌。村民指着我们头顶的一处水泥切面:这之前是条马路,看出来了吗?我才意识到脚下巨大的水泥块,都是那条路掉落的路面。
河对岸有一个23人的村民小组。山上的村民没想到一夜之间,出山的路就彻底堵上了。断水断电3天,只有微弱的手机信号跟外界联系,村里还有几位80岁以上的老人。
此时,安忍站在河中央,他站的地方原本有条单车道的小水泥桥,现在彻底冲跑,一点痕迹都没有了。他被河面衬托得很袖珍,正收起身上的橘黄色抛绳包,转身抛向对岸,对面等待的村民接住绳子。很快,通过安忍身上的锁扣,一根百米长的白色绳索被传递过去,拴在了岸边一块巨石上。
一条连接两岸的绳桥就搭好了。
救援队带来的橡皮艇已经被扛下了山,安忍喊了一声,跳到水里,看上去他像是对自己失去了控制,河水飞速地推动,让他整个人横在水面上,只有头和肩膀露在水面。对岸三个村民像拔河一样使劲儿拽住绳索,绳子绷成一条直线。
四十秒后,安忍游到了岸边。河边岩石让他趔趄了几下,他很快攀着石头上岸了。
安忍第一次下河,岸上队员牵着绳索,脚下是跌落的水泥路面。
2
救生艇刚一下水,岸上的锚点就被拽开了。此刻是下午一点半。
绳桥末端拴在一块圆形的石头上,一受力,石头滚动,上面压着的石块立刻垮掉了。船被拽回来,重新做锚点。
救援的很多精力都花在适应新环境上,处处是未知的小问题,不算棘手,但非常琐碎。
7月20日早上,平澜公益基金从北京出发。车队牵引了两艘充气的橡皮艇,从北京的五环上了高速,一路拽着船,和天津、山西的兄弟队伍汇合,最后有八艘橡皮艇被运到了反坡村。四艘充了气,四艘叠在卡车的车厢里。
21日上午,他们花了一个小时,才把橡皮艇运到了救援点。山路狭窄,总长5、6米的牵引车没法调头,为了寻找适合救援的下水点,司机刘文志反复下车,解开拖车挂钩,调头,再安上挂钩。
现在,他们在重新堆锚点。年轻的村干部们开始搬石头。对岸的人远远地看着,所有人都下了山,在岸边等候。
自从三天前开始下大雨,这23个人就生活在一起,守在村里最高的房子。河南的山是土山,山里的房子都是依山而建,大暴雨浇下来,泥土带着墙壁一起坍塌。很多人家里的房子都坏掉了。
救援队员知道山里的情况。凌晨一点,车刚到村支部,队长王珂就被村里找去抬伤员。有村民在山里面骨折了,伤员是个210斤的壮汉,40多岁,房子在暴雨中冲毁了。救援队派了11个人,夜里要把他抬出来。伤员本人胸部、肘部骨折,疼得厉害,躺在担架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山路早就垮了,路面上下起伏,高的地方像悬崖一样。夜里一直在下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有些地方还有泥石流,路面的淤泥直接没过膝盖。
救援队最终把人抬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大家发现路中央有一块黑色的巨石,是雕刻到一半的佛像,下身还是个圆柱体,上身是佛的半张脸。巨大的佛像不知从何处坠下,裂成了两半,王珂拍了张照,“这尊佛也自身难保了。”
眼下用救生艇渡河,正是因为山路已经无法通行。花了半个小时,人们重新把绳子拴在一条长石头上,半埋在土里,重新堆了石头。
平澜公益的成员,有几位是全职救援人员,他们拽出一条绳子,熟练地挽了一个扣子,在船上系成牢固的绳结。绳子另一头让在场的男人们拉着,万一锚点再出问题,这根绳子能拽住橡皮艇。救援队员说,坚固的锚点,要5个成年男性都拽不开。
这次橡皮艇重新出发,锚点很坚固。靠着人力牵引,橡皮艇载着一大包救生衣过河了。
在郑州高速收费站,王珂展示介绍信后,车队获免费通行。
房屋垮塌的村民被安置在村里的文化服务中心。
天亮后,救援队发现山路上有尊未完成的佛像。摄影:王珂
本地村民把救援船抬到岸边。
重新制作的锚点,长石最后被石堆压在下面。
3
第一个获救的是93岁的老太太,她是这次救援中年纪最大的灾民。老太太情绪很镇定,船一靠岸,岸上的人抢着去背,围着她拍照。
同船第二个获救的是85岁的老大爷,他的老伴在第二趟船上。老两口很瘦,只拎了一个半满的旧旅行袋,“里面都是我们的药。”
整个刘河镇户籍人口有2万,常住人口不到1万,在本地算人口少的小镇。中青年这个时候都在外打工,孩子也少,镇上只有一个小学,大多数孩子都被送到市里读书去了。
在农村,被这场大暴雨困住的基本都是老年人。老年人很难自救,他们无法走出毁损的山路,而本地官方救援力量远远不够。副镇长告诉我,虽然几天前就知道有老年村民困在山上,但匀不出力量去救援,幸好遇到了民间的救援队。
橡皮艇来回摆渡很平稳,人们手里拽着绳子,但不像最初那么紧张了。
我看到开车的刘文志也在现场,他看起来很累,坐在河边的水泥残块上,洗了袜子,又洗了鞋。最后一边冲脚,一边远远地看着。
刘文志是维和部队的退伍士兵,以前常驻中东,现在是平澜基金的全职队员。他话很少,动作麻利,头一天在大暴雨里开了15个小时的车,夜里又进山抬伤员,已经两天没睡觉了。
我好奇刘文志为什么不回去补觉,问队员这场救援的配置,才知道他是在做备份:如果有灾民从救生艇上落水,刘文志要甩抛绳出去,因为钟摆效应,水中的人拽住绳子,会被荡到下游的岸边。
刘文志全程都穿着红色的救生衣,那是急流马甲,浮力在120牛顿以上——意味着不光能让穿戴者本人浮起来,还能再抓住一个人,都沉不下去。马甲上还有哨子,有灯。
队员提醒我,在刘文志的下游还有个队员。那个小伙子全程抱胸站着,看起来无所事事地晃悠了两个小时,但他也是全套急流马甲+头盔+抛绳。他其实是第二道落水防线。
岸上站着的还有刘河镇的书记。他一边带着村干部帮救援队干活儿,一边忙着打电话,“就剩5%的电了,”他对着电话那头催促,“假新闻已经上头条了,赶紧去辟谣。”
7月21日一整天,本地流传着一条传言,称刘河镇的水库塌方了,号召下游的村镇赶紧撤离。但事实是,刘河本地的两个水库水势很平稳,没有任何溃坝的危险。
现场帮忙的壮年男性,基本都是年轻的村官,还有几位退役军人。有位个子最高的男生虽然壮,但皮肤很白,一看就是做文职,他说自己是做党建工作的。今天下午他们都被叫来在岸边堆石头、抬船。
相比之下,职业的公益基金会在救援上要更专业一些。队长王珂5月末在云南大理救援地震,7月20号看到暴雨消息,第二天一早就能组织好车队出发。我问他,6月是在休息吗?
“休息?”王珂说,“6月已经为水灾做准备了,所有的器材都在仓库里准备好了。”
这次救援队的装备远远不止几艘橡皮船。头一晚,队员在村委会支了一架约3米高的现场灯,连上发电机,把整个院子都照得透亮。车队还从北京带来潜水装备、潜水气瓶,以备下水搜救。一台车里带了3条搜救犬,路上每次休息,训犬队员都说自己先去找地方“放放狗”。打开笼子,三只狗瞬间冲出笼门,绕着汽车飞快地转圈。
橡皮艇也是早就充好气,上下叠好,随时准备拉着就走。每艘橡皮艇都有一个发动机,今天因为依靠绳索牵引,没有用上发动机。带来的几桶燃料原封未动,那些都是按比例兑好的汽油+机油,能一边烧油一边润滑。
大部分工具是用不上的。但出发前,没法想象每次到底需要什么设备。凌晨徒步进山抬伤员,进去后发现房子毁损得厉害,担架必须从窗户里弄出去,可窗子也打不开。大家才想起车上带了破坏钳,但没想到从家里抬人也需要用。
怎么办?王珂说,那没办法了,只能用脚踹。
第一趟船摆渡了93岁、85岁的两名老年村民。
在下游做备份的两名队员和当地村民。
对岸的石材加工厂在暴雨中完全冲毁了。
85岁老大爷和他的老伴。
4
救援艇一共往返了6次,运回了23个村民。最后一趟船回来,对岸已经空了,只剩下安忍一个人。
有条小黄狗一下午都在岸边跑来跑去。
“把狗带回来!”队员们喊。
安忍去抓。小狗怕人,自己跑走了。
安忍又下了水,过了两个小时,水流稍稍变缓了,但依然很凉,大概十几度。长时间站在这种冷水里,人会失温。安忍牵绳时站了十多分钟,上岸时已经感到有点发冷了,现在刚暖和不久,他又要重新游回来。
最后回程,岸上的人使劲儿拽绳子,抻成一条笔直的线。他站在水中大喊:不要拽!不要拽!岸上赶紧放松,绳子松松散散地恢复成弧线,安忍自己游泳,最后走到了岸边。
他说,那根白绳子不是标准用绳,不会浮起来,反而会沉底,容易卡在水下的石头里,那时候就一点作用都起不到了。
安忍上一次涉水,是6月末,他给江西抚州的消防员上课,教涉水作业。中国的消防队伍在2018年转制,变成应急救援的主力军,除了原有的救火,现在水灾、旱灾、台风、地震、泥石流等都要参与。安忍虽然年轻,已经做了多年的水下救援,经常被各地消防队专门请去做培训。
上岸后,村干部说,下游还有5个村民出不来,也需要救援。相隔几公里,整个河水、山崖的情况都是新的,全要重新做评估。
最后一件琐碎的事,是把这艘橡皮艇抬回山路上。船又湿又沉,5分钟步行的山路,15个小伙子,花了足足半小时才把船重新抬上来。
经验丰富的队员先下去探路了。此刻是下午4点半,天气又阴沉起来,大群蜻蜓在玉米田上空来回飞行。水灾后蚊虫滋生,每个人都被蚊子咬了一腿包。
我们回到车上,等待下一个救援点的消息,几个队员在车上睡着了。
等待其实是救援的常态:从灾害发生起,海量的求救信息就在网上涌出。救援队要甄别最合适的援助点,比如不能救援力量太饱和(第一天下午先遣小队去了巩义的米河镇,遇到其他救援队都在折返,平澜公益才沿路走到了荥阳刘河镇)。比如不用长时间驻扎,最急迫的救援一旦结束,就可以转战下一个地方。再比如,找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中午得知要渡河,安忍立刻兴奋起来,他知道这活儿其他救援队干不了。
很多网络信息是重复的, 王珂的手机一直在各个微信群页面跳来跳去。一些救援群会核实信息,帮助各地的队伍确定能救援的地区。
第一天来的路上,我们刚好碰上了7月21日新乡那场破纪录的特大暴雨,车队不得不临时在高速出口附近停靠。暴雨冲得车窗玻璃什么都看不见,大家已经知道,下一个灾区一定就是新乡。
但那天晚上,车队决定继续向西开。王珂解释,新乡当晚未必立刻有求援消息出来,而荥阳刘河镇已经有确定的受困人员信息,先营救荥阳这一批,效率更高,之后可以再折返。
车里很潮湿,晾在里面的几双鞋弥散出一股臭味儿——这个气味这几天到处都是,谁的脚在水里沤上半天,最后鞋里都是这个味儿。
下午五点多,我们得知第二场救援取消了。那5位村民并不愿意过河,他们不怕断水断电,想留下继续看着家里。
下一步做什么?队员都说不知道,听队长的。
王珂说,随机应变。民间救援队就像水一样, 自发地流动,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
今天的救援结束了。安忍的下水过程,看起来惊心动魄,上岸后,不像电影里有拥抱和掌声,队员们盯着他安全上岸,没什么特别的言辞。他浑身湿漉漉的,黑色衣裤都紧贴在身上。本地的干部们找他:“和我们的英雄合个影!”大家拍了一张照片,安忍赶紧转身收滑轮去了。
有资历更老的队员,一边收绳一边追着批评安忍,说他有点个人英雄主义,之前备份的人都没站好,你怎么就下水了?
“你滑下去怎么办?”
“没事。”安忍说。
“什么没事,下面要是有石头,撞一下就完了。”
另一个老队员说,每次涉水作业大家都会轮换一下岗位。观察的、过河的、备份的,都轮一遍。我问如果这几天再要架绳索,会换谁?他笑起来,说还是找安忍吧。安忍的体重不是秘密,他有280斤,“谁也没他浮力大。”
夜里十点半,救援队重新出发了。暴雨已经向北方移动。车队拉着8艘救援艇、3只搜救犬、半卡车方便面、潜水服、压缩气罐、兑好比例的汽油机油混合燃料,以及一架无人机。下一个目的地是新乡。
灾难中有民众铸成的血肉长城可以自救
习大大安心地去西藏视察继续接受崇拜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