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之后想撞墙

最大赞力
1.95
当前赞力
96.32%

农村老人自杀现象,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2020-05-28 10:57 密金融
版权:来源中青报

这是最良心的两会提案,提了又提,今年能通过吗?
今年的北京两会提案中,政协委员王学坤提议,中国应该推行农民退休制度,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显著标志,让65周岁以上的农民都能够“洗脚上田,老有所养”,充分享受小康社会带来的成果。

至少5亿人翘首期盼的这个提案,其实已经不止一次在北京两会出现。2018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张亚忠就提出了这个方案,表示农民是第一产业从事者,应当享有退休和专业福利。
下面这个因为老无所养导致的自杀事件一叶知秋,也许会颠覆你的认知。



林木文沐浴之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这个69岁的老人坐在堂屋中间,一边在火盆里为自己烧纸钱,一边喝下半瓶农药。纸钱烧了一半,老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他很久以前就开始计划自杀了。”刘燕舞后来听说。待人们发现时,林木文已经没有了呼吸。在这个距湖北武汉不到100公里的村庄里,村民猜测老人自杀的原因是与儿媳妇失和。
“他怕将来死了,孩子连纸钱都不给买。”一名村民对刘燕舞说,“这样死,还‘体面’些。”
那是2008年,刘燕舞所在的研究团队在湖北省京山县进行田野调查。当问到村庄里有没有老年人非正常死亡的现象时,得到最多的回答竟然是:
“我们这里就没有老年人正常死亡的。”
这也成为刘燕舞研究农村老人自杀现象的开端。6年来,武汉大学社会学系讲师、同时也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农村老年人自杀的社会学研究》项目主持人的刘燕舞走进湖北、山东、江苏、山西、河南、贵州等11个省份的40多个村庄。
他发现,林木文的悲剧不是个案,农村老人的自杀现象“已经严重到触目惊心的地步”。
他用驻村400多天的调查数据,画出了一条“农村老年人自杀率”的曲线:从1990年开始,中国农村老年人自杀率大幅上升,并保持在高位。
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不久前香港大学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近10多年来中国自杀率陡降一半,“跌至世界最低行列”,每10万人自杀人口不足10例。
“中国的自杀率总体上是在下降的。”刘燕舞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然后换了一种沉重的语气说,
“但是,农村老人却越来越难以摆脱这条(自杀的)路,这或许是他们稀释和消化现代老龄化社会痛苦的特有方式。”
比起亲儿子,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更可靠
林木文的死,并没有在老人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激起多少波澜。甚至,老人曾当过村支部书记的儿子,也没有像刘燕舞以为的那样责怪妻子,而是“很坦然”:
“人总是要与活人过的,难道还与死人过日子不成?”
刘燕舞说,自杀在当地被视作正常、甚至合理的事。村民们觉得犯不着议论并得罪他的儿子,“死了的也就死了”。
不仅是普通村民,乡村医生对待自杀的态度往往和村民一样,“将其看作正常化的死亡”。特别是当老人得了疾病又“磨不过”,选择自杀,乡村医生“都不觉得这是自杀”。
这让刘燕舞一行人震惊不已。“越是平静,越是让人不寒而栗。”刘燕舞的师兄杨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刚开始访谈老人自杀案例时,往往气愤得不行。
一次访谈一个老太太,3天后老太太和媳妇吵架自杀身亡。学生们参加了老人的葬礼,眼睛死死盯着谈笑风生的老人的家人。
倒是老人比这群年轻人看得开。“我们这儿的老人都有三个儿子。”
一个柴姓老人乐呵呵地告诉满是疑惑的刘燕舞,“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这三个儿子最可靠。”
实际上,老柴还有两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大儿子在镇上工作,小儿子在外打工,一个在镇上有楼房,一个在村里盖了楼房。
但是7年来,老柴一直和腿脚不便的妻子住在逢雨便漏、倾斜得随时可能坍塌的土坯房里。
与刘燕舞一起调研的,还有另外40来个师生,他们分成10个小队,驻扎在湖北京山县10个不同的村子里。他们都是来自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的老师和博士生。
在京山调查的半个月里,有村子又发生3起老人自杀事件。经统计,各村去世的老人中,死于自杀的比率高得惊人,“至少30%,还是保守估计”。
刘燕舞慢慢发现,林木文的死,并不算严重或者惨烈。在过去6年的调研里,他听到的故事“超乎自己的想象”。
有不少老人,因为行动困难,拿不到药水瓶也站不上板凳悬梁,便在不及人高的窗户上,搭起一根绳,挎住头,蜷起腿活活吊死。
有两位山西的老人,儿子不给饭吃,还屡遭媳妇打骂,头朝下扎进家里的水窖中。
“这些都是有必死的决心的。”刘燕舞分析道。他还记得有人跟他介绍说,一位老人要自杀,但怕子女不埋他,便自己挖了个坑,躺在里面边喝药边扒土。
这样的案例接触多了,刘燕舞不禁叹息:“很多故事村民嘻嘻哈哈跟你讲,但都悲惨到难以想象。”
这个脸被晒黑的青年学者说,“有时候会有股想逃离的感觉,就觉得这个世界不属于我。”

刘燕舞,湖南平江人,社会学博士
在农村老人寻死的故事里发现“他杀”的影子
更让刘燕舞等人震撼的,是在农村老人寻死的故事里,发现“他杀”的影子。
杨华了解到,有一对老年夫妇,同时喝农药自尽。老太太当场死亡,老爷子没死,但家属并不送到医院。
第二天家里人给老太太办丧事,就让老头躺在床上看。第三天,老头命毙,就着为老太太办丧事的灵棚,立马又为老头办了丧事。
还有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亲。两三天过去,发现父亲没有要死的迹象,这个儿子就问父亲:
“你到底死不死啊?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
老人随后自杀,儿子赶在一周内办完丧事,回城继续打工。
“现代性讲究市场理性,讲究竞争,看重核心家庭的利益最大化。”刘燕舞解释道,当农民之间,甚至一家子父子、兄弟间都开始按市场的思维方式处理关系,人们开始算账。
不少人跟刘燕舞讲过给老人治病的账:假如花3万元治好病,老人能活10年,一年做农活收入3000元,那治病就是划算的;要是活个七八年,就也不太亏本;但要是治好病也活不了几年,就不值得去治。
在不少老人心里,这笔账的算法也是成立的。“农村自杀的老人中,有超过一半带有‘利他’性质。”
杨华将农村自杀老人分为四种类型,其中“利他型”的老人最多,他们倾向于为子女着想。
“这些老人不想变成子女的累赘。”杨华说,“自杀的后果也将给子女带来收益。”
甚至,他们即便自杀还处处为子女着想。他们有的不会在家里自杀,而是选择荒坡、河沟,帮子女避嫌;或者与子女争吵后不自杀,待到关系平静后才自杀;
还有两个老人都想自杀,也不会选择同一天或同一屋自杀,而要错开时间,以免对子女家庭产生不好影响。
刘燕舞认为,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老人都不会轻易选择自杀。“一些老人说,宁在世上挨,不往土里埋。所谓‘利他’的表象背后,实质上更多的是绝望。”
刘燕舞的老师、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将这种已然形成的“自杀秩序”归因为“代际剥削”:自杀的老人们年轻时“死奔”(干活干到死),给孩子盖房、娶媳妇、看孩子,一旦完成“人生任务”,丧失劳动能力,无论是物质或情感上,得到的反馈却少得可怜。
“被榨干所有价值后,老人就变得好像一无是处,只能等死。”贺雪峰说。
在“代际剥削”大行其道的地区,与之伴随的,是农村老年人自杀潮的出现。特别是江汉平原、洞庭湖平原、以及长江中下游地区,尤为突出明显。
刘燕舞将这种自杀潮的出现称为病态。“2000年以后,农村老年人自杀率升高特别快,且水平极高。”刘燕舞不无忧虑地说,“用‘极为严峻’来判断这一形势并不为过。”
刘燕舞认为,在病态的自杀潮背后,更多的是经济高度分化后,给中年人带来的集体焦虑,那就是他们如何在市场社会中轻装上阵,参与激烈的社会竞争并胜出,无疑,作为比他们更加弱势的老人,就成了他们要甩掉的包袱。
“我自己负担都这么重,我哪能顾得了老的?”一些访谈农民直白地告诉刘燕舞。
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京山的今天可能是很多地方的明天
每年,刘燕舞有3个月在农民家中做田野调查。据贺雪峰介绍,整个中心每年的调研时间有4000天,“平均每天有10个人在乡村做访谈”。
“我在全国跑的感觉是,随着现代性的侵入,传统性的没落,各地农村都在向京山的方向靠拢,只是严重程度不同。”刘燕舞说。
与他们的调查一同跑步前进的,还有中国的老龄化水平。中国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在今年年初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去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已超过2亿,占总人口的14.9%。
这一比例明显高于10%的联合国传统老龄社会标准。去年全国老龄委预计,未来20年中国将进入老龄化高峰。
这意味着中国仅老年人口数,就相当于印尼的总人口数,已超过了巴西、俄罗斯、日本。
其中,80岁以上高龄老人以每年100万人的速度递增,去年已达到2300万人。
而且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继续增加,从2012年的3600万人增长到2013年的3750万人。
而据刘燕舞介绍,在农村自杀的老年人中,有六成多集中在70岁以上年龄段。“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京山的今天可能是很多地方的明天”。
许多尚未踏入老年的中年农民,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明天做筹算。他们在完成“人生任务”的同时,不再指望养儿防老,而是留着部分积蓄购买商业保险。
在法治意识较强的东部地区,有的老人向法院起诉子女应尽赡养义务。
据刘燕舞统计,农村老人自杀最主要的原因是生存困难,其次是摆脱疾病的痛苦,两者合计占直接死因的60%,之后是情感问题。
“换句话说,要减少老年人非正常死亡,就要解决三个问题:不饿死,不病死,不寂寞死”。
刘燕舞建议,缓解当前矛盾,可以建立一种“新集体主义”,通过半市场化、半国家化的居家养老,来缓解当前农村的养老和医疗矛盾。
“要治本,还是要给农村和乡土文化存在的合法性”。
国家推行的新农保每月只有55元,让不少老人有了盼头。“那就先不自杀了,再挺两年。”不少老人对刘燕舞说,“终于有人管我们了。”
另一方面,贺雪峰在湖北洪湖、荆门等地,陆续发起、成立了4个老年人协会。协会由老人们自发推选会长和理事,村里有老人过80大寿,协会去送块长寿匾,有老人病了,协会去看望,有老人过世,协会去送花圈……据当地老人说,有了协会,村里“挂面条”(上吊)的老人少了。
研究了6年农村老人自杀,刘燕舞最大的希望是这一问题能引起关注。“老人们应该活得舒服些,能从容幸福地面对死亡,能走得有尊严点,而不是采用非常规的手段,那太悲凉了。”刘燕舞说,“人都会老。”
“事实上,多数自杀身亡的老年人,其实是不想死的。”刘燕舞还记得2011年冬天去应城农村做访谈的情景。
在他去的头一年,离他住处不远的一户人家,照料着一位瘫痪在床的老人。那年年底,子女们商量,给老人断水、断粮,希望他在年前死掉,“免得过年家里来客人,屋里臭烘烘的”。
这是个倔强的老人,“拼了命地活下去”。他躺在床上嗷嗷大骂,抓起粪便在屋里到处乱扔。一直坚持到大年初一,老人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文中林木文等自杀老人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100.00%
中国确实应该推行农民退休制度,但是估计不可能通过;目前多数农村地方所谓的农民退休金就100多人民币,叫水果金还差不多。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24
当前赞力
100.0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我自己乡村来看 很少或极少有老人自杀。我只能从我自己角度来说这个文章不适合我们村 或者整个大队 我们那离县城30公里 山路较多。

我知道一个自杀老人 - 是她自己觉得活的够了90多岁吧 然后绝食

当然我们那也没有代表性 只是说我知道的

坐标:安徽绩溪(老徽州的一个县)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6.50%
为啥这些自杀的老人养的都是儿子?我确实也看到很多老有所养的一般都是和女儿同住的。所以这除了政府的责任外,(中国)人性的特点也是显露无疑。
这是一个好问题,

人性和环境, 为什么有的环境激发人的恶性,

条件好的人,对这种恶劣的环境有什么样的责任,

条件好的人,愿意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吗,

我在这个论坛,就经常听到加拿大养懒人的言论,

最后,会有人说,把贪腐的钱拿出来就行了,

问题好,答案难得
 

Chinese Canadian

两个娃儿的爹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为啥这些自杀的老人养的都是儿子?我确实也看到很多老有所养的一般都是和女儿同住的。所以这除了政府的责任外,(中国)人性的特点也是显露无疑。
估计应该是农村普遍认为女儿是外人,所以就不提也不指望。难不成是女儿都扔了?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100.00%
为啥这些自杀的老人养的都是儿子?我确实也看到很多老有所养的一般都是和女儿同住的。所以这除了政府的责任外,(中国)人性的特点也是显露无疑。
首先因为穷穷穷,第二就是怕老婆。穷人家老婆好,年老的父母才会好过一点。完全应该是政府的责任,政府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解放都七十多年,都世界经济第二体了,那么多的钱用来援外争面子,准备领导全世界勒。需要救助的自家乡下老人却从来不管不顾,自家穷人们老人们没有价值的人们都自生自灭吧,穷人低端人口的人权也不知道在哪里,这些负面新闻要捂着,我们的社会是不需要张扬负能量,继续弘扬正能量赞美伟大的祖国伟大的XXX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中国农民苦了很久了。
在科技迅速发展的时代,中国农民就只有更苦的命。
根本原因就在于生产力低下,而造成的主要因素在于人多和地少。
这个问题需要时间来进行彻底改变,好在这几十年里面已经改变了许多,而且看未来更是可以乐观的,这点最为重要。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婆家是农村的,很多老人得了癌症就选择不治了,真的付不起那个钱。
我家婆的医药费都是我老公付的,新农合医保只报销一点点,百分之十都不到。
但就算是我们能出钱,也架不住医院的过度医疗啊,还是被过度医疗,去世了。我们又不是医生,怎么能辨别什么是过度医疗呢,所以只要医院要求的治疗我们都去,生怕被别人说不孝顺不愿意出钱。
我感觉农村的老人非常可怜,一个个的狼穴在等着他们。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婆家是农村的,很多老人得了癌症就选择不治了,真的付不起那个钱。
我家婆的医药费都是我老公付的,新农合医保只报销一点点,百分之十都不到。
但就算是我们能出钱,也架不住医院的过度医疗啊,还是被过度医疗,去世了。我们又不是医生,怎么能辨别什么是过度医疗呢,所以只要医院要求的治疗我们都去,生怕被别人说不孝顺不愿意出钱。
我感觉农村的老人非常可怜,一个个的狼穴在等着他们。
癌症早期發現干預治療有效果。
中晚期希望也不大,恐怕不如把錢花在該吃吃該喝喝該旅遊旅遊,開心的活一天賺一天的心態有作用。

很多這些老人的子女都是進城務工人員,恐怕自己生病了都不捨得治療。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