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乞丐的孙女爱,地主的子女恨,真相是你自己去思考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几年前我听BBC一个访谈,是一个经济学家,研究极端经济学。就是在特定的、极端的圈子里的经济学。他研究的是两个难民营。 一个是管理非常严厉,食物严格按人头发放,不需买卖,严格的人头制发放物品。 另一个则是比较混乱,管理比较松散,难民营里出现了小卖部,私下物品和食品的交易盛行,还有提供服务换物品食品,比如帮人剃头、修补衣服、维修器物等等,因此产生了贫富不均。

结果是他发现那个管理松散的难民营普遍觉得更开心。

那个提问的女子是否庆幸他爸爸没有在大饥荒时饿死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北京人看不起河南人,上海人看不起安徽人。在上海有几百万安徽人讨生活,除了个别的如车峰那样混出头的(至今被关押着吧),大部分做比较底层的工作。

我喜欢研究历史,特别是近几十年的眼皮子底下的历史,这些历史都搞不清那么清代明代更别说了。


安徽来的讨饭人
作者: 福田自耕

我老家在浙江,称为江南鱼米之乡的地方。可小时候,粮食总是不够吃。能放开肚皮吃饱饭是我儿时的崇高理想。

怎么解决粮食问题?政府有许多指示,如"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主粮不够瓜菜代",等等。我们大家都遵照政府指示,计划用粮,节约用粮,所以,虽然吃不饱饭,但出外讨饭的极少。我们整个村子四五百号人,只有二个人出去讨过饭。

可那时,常常会有许多外地人到村子里来讨饭,男女老少,成群结队,还带着孩子,甚是可怜。

那时我刚刚会背诵那首著名的诗句,"爷爷七岁去逃荒,爸爸七岁去讨饭。今年我也七岁了,高高兴兴把学上"。老师说过,逃荒要饭只能发生在旧社会。在新社会,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全国人民都过上了好日子。

哪,在新社会怎么会有大批的逃荒要饭的呢?怎么回事呢?

我们称这些人为“讨饭佬”。我们问这些讨饭佬来自哪里?为何讨饭?他们说,来自安徽,因为发大水。所以我从小就有这个概念,安徽很穷,常发大水。可为啥安徽常发大水呢?

我对我们村二个出外讨饭的人的倒是很了解。那就先说说他俩吧。为保隐私,就不提他们的真名实姓了,就用A,B代替吧。

A是个年青人,家有兄弟五个。老爸老实巴交,比较笨,老妈也不精明。他的父母不太会精打细算地持家,所以,每当青黄不接的时候,粮食就不够吃。为省粮食,冬天他们一家人一天吃一顿。为减少能量消耗,一家人就整天躺在床上。

A有个哥哥,那年刚好当兵复员回家。毕竟见过世面,他哥胆大主意多,那年冬天,决定偷生产队里的稻种。 如此这般的,成功偷走了生产队里的二担稻种。

生产队稻谷失窃后,也侦破不出。此事似乎就作罢了。约一个月后,他哥挑着偷来的稻谷去大队碾米厂碾米,却被发现这稻谷是偷来的。原来生产队的粮食保管员在稻谷里,放了些石灰作记号。他的稻谷里有石灰,便是他偷的明证。

证据确凿!为自保,他哥说是他弟,即A偷的。A的哥哥那时正好有个对象在谈。这对象是顶着复员军人的光环才有的。为了哥的名声和前途,A主动承认是他偷的(其实大家都知道实情)。作为惩罚,生产队要从A的口粮扣除等量的稻谷。这下,A就没粮食吃了,他只好出门讨饭去了。

A出门讨饭,一讨好几年。后来跟人做走私银元的生意,即去大陆农村收购银元,然后与台湾商人换电子手表,再把电子手表销往大陆。那时A赚了笔钱回村里,给哥娶了媳妇盖了房。然后又出去做生意了。不料走私被抓,身上所有钱被没收。只好再讨饭。半年后,他有了约100元的钱,那天跟讨饭的同伴讲,他有了一点钱,不想再讨饭,另有打算,明后天就要走了,提前跟要饭的同伴告个别。不料同伴见财起意,半夜竟把他杀死了。

A是我邻居,我与他很熟。他人真的挺好,心地善良,生产队干活时,对我像个大哥哥多常有照顾。再熬一二年,改革开放了,可以放开外出做生意了,那他肯定是个生意上的能人,说不定能带领全村共同富裕呢!这么年青的不明不白地死了,真是可惜!

B是文革前的中专生,学的是农业技术,搞杂交水稻研究的(跟袁隆平院士同道)。原先在浙江省农科院工作。可由于成份是富农,文革中被迁返农村做农民。B一直是读书搞科研的料,干农活不行。生产队里欺负他,给他很低的工分。我们大家都把他当作读书无用论的典型,农村的粮食按口粮及工分来分。他工分少,分得的粮食就少,这样他家的粮食问题很严重。

B有个同学在浙江湖州地区。那里是平原产粮区,都是平平的水田,不像我们这,丘陵地带,山地居多,所以,他同学那,粮食多些。B打算到同学那借粮。从我们那到湖州,要乘车坐船的,当时交通还不发达。B一会儿乘车,一会儿坐船,却发现,才到半途,身上带的钱用完了。没到同学处,他已身无分文,饥肠咕咕,只能讨饭了。他干脆不找同学了,找到了,脸面上反而过不去。于是干脆就讨饭,讨了约一个月才回家。这样他为家里省下了一个月的粮食。

B觉得这个节省粮食的办法好,后来有好几个冬天他就出去讨饭。

那时几乎每个村子,总有个别人出去讨饭。但我们周边出去讨饭的人都是单挑独干,可安徽来的的讨饭人却是拖儿带女,成群结队!为什么会那样?那肯定是受了大灾,整个村子的人都出去讨饭以求活命了。

这大灾就是水灾。

哪安徽那地方,为啥常发大水呢?

原来,每当长江的水位太高,危及南京时,政府会在上游决长江大堤,让滾滚洪水冲入广衮的安微某个农村地区,造成那里的人民,只得流离失所,逃荒要饭。所以,产生大批的安徽讨饭人是国家“丢卒保車”政策的结果。他们不幸做了卒而已。那些可怜的卒呀!

小时候看到衣衫褴褛,可怜兮兮的安徽讨饭人,内心里有时也会产生莫名的优越感,觉得自己比他们富有,而因此还有些看不起他们。现在每每想起,惭愧不已。他们为别人而牺牲了自己的利益,遭受了千辛万苦。他们要饭,那是因为他们为别人承担了苦难。他们可怜,他们无奈,但他们伟大!我们应该为他们的牺牲和付出,说一声感谢!

我小时候吃不饱饭。其实那时全国的农民都是吃不饱饭的。为什么呢?难道那时粮食年年歉收?不是的,即使粮食丰收,农民还是吃不饱的。为啥呢?

原来毛主席党中央在下一盘大棋,所谓的“全国一盘棋”是也。在这盘棋中,广大农民被当作了卒子。为保車,要常常被丢一边的。建国初期的抗美援朝,使毛主席认识到武器军工技术等重要性。所以要向别国买这些东西,用什么买?

咱们老百姓之间的卖买,用钞票,用人民币。可国与国之间的卖买,就不同了,他们不要钞票,他们要物物交换。我们要他们的武器科技工业品,他们要我们什么?要我国产的解放牌汽车?或是上海牌手表?非也!他们就要我们的粮食,棉花,矿产,等非工业品。

于是我们大力收集农产品。一开始,政府要求农民把余粮卖给国家,可大部分农民觉悟不够高,不肯卖给国家,宁愿卖给市场。于是政府禁止粮食的自由卖买。

土改后,土地分给了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千年理想。可面对分散的农民,不好管理,所以政府搞了互助组,合作社,最后人民公社,不仅把分给农民的土地收了回来,还有效地管控了农民。有了人民公社,要农民交粮非常方便,分配任务就行!这交粮任务是层层加码,这样农民手里还可能有多余的粮食吗?农民手中的粮几乎到了极限边缘,一不小心,便要饿肚子,甚至出去讨饭。

没有充裕的粮食,我们都养成了节俭的好习惯。能节俭到什么程度?咱这里就讲一个我村一个农妇的故事吧。

这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了,那时农村粮食已够吃。 话说某一天,她儿子县城里打工回家,买了一个小西瓜给老娘尝尝。他妈把瓜放到床底藏起来。想着这西瓜的美味,摸出来想吃,可又舍不得,于是又放回去,摸出来,放回去,这样都好几回了,就是舍不得吃。过些日子,儿子回来,老妈才拿出要与儿子一道吃。儿子说,这么多天,肯定坏了不能吃了,叫老妈把西瓜扔了。可她怎么也舍不得扔哪!儿子警告过,不能吃,吃了要生病的。不能吃,又舍不得扔,哪怎么办呢?

她想了又想,决定吃!万一能吃呢?扔了岂不太可惜?怕吃后真生病,于是她走到邻居家,叫邻居明天早上来她家串一下门。如见她生病,就打电话给她儿子。安排妥当,她就勇敢地把那变质的西瓜吃下去了!

我们农民没钱。没钱到什么程度?我再讲个我村的一个例子。

我小姑在农村老家开了个小卖部(那也是改革开放后的事了。以前农民不能随便开小店的。农村的卖买由国家的供销社负责)。一开开了十来年。小姑说,村子里有一位村妇,到小店买东西,从来不用钞票。用啥?就用若干鸡蛋。农妇用一个鸡蛋来换盐。小姑说,鸡蛋不要,盐便宜的,你拿就是。农妇说,那不行,我不能白拿你的东西。小姑无奈,只得收下她的鸡蛋。从此她就一直把鸡蛋当钱,从小店里买去盐,酱油,霉豆腐,等。物物交换一直到我小姑的小卖部关门。

我们家乡浙江宁绍地方,属于传统的富裕地带。我们那居然有那样的穷人,那全国范围内,手上没钱的农民又有多少呢?

农民苦农民穷,但请你理解他们这些乡巴佬。他们贫穷,那是他们奉献和付出太多的缘故呀!他们无奈,他们崇高!

改革开放,政府对农民的管控减少,农民才可以过上温饱自由的生活。回到家乡,我小姑舅舅他们都说,现在的生活,吃穿不愁,太幸福了!

可农民和农村,总还是脱不了卒的角色。要丢弃,要牺牲的,还是他们。这些卒们的付出和牺牲,应该得到社会的补偿和尊重。

今年八月,郑州大水,也是掘坝泄洪造成的。大家关注的是城里被水淹的消息,很少有农村的消息。每次看到有关水灾的报道,便让我想起安微来的讨饭佬。农民兄弟可安好吗?

约一个月后,有报道说,被淹的农田,每亩能得到政府补偿80元人民币!

终于有补偿了!

感谢政府感谢党!

(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5.10%
几年前我听BBC一个访谈,是一个经济学家,研究极端经济学。就是在特定的、极端的圈子里的经济学。他研究的是两个难民营。 一个是管理非常严厉,食物严格按人头发放,不需买卖,严格的人头制发放物品。 另一个则是比较混乱,管理比较松散,难民营里出现了小卖部,私下物品和食品的交易盛行,还有提供服务换物品食品,比如帮人剃头、修补衣服、维修器物等等,因此产生了贫富不均。

结果是他发现那个管理松散的难民营普遍觉得更开心。

那个提问的女子是否庆幸他爸爸没有在大饥荒时饿死呢?

这个反驳不可谓不精彩,对粉红是致命性打击。不过感觉深度不够,没有从体制,文化上,人性的角度去分析中共中国这枝世界奇葩。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反驳不可谓不精彩,对粉红是致命性打击。不过感觉深度不够,没有从体制,文化上,人性的角度去分析中共中国这枝世界奇葩。
这个所谓女学者是中共大外宣大渗透计划的一部分。 他们在各个大学里起到汇报、监视和攻击作用。 这个演讲就是这样,她跳出来攻击,但看上去效果适得其反,让讲座更加精彩。 中共的愚蠢可见一斑。 最近去世的大名鼎鼎的余英时有个访谈说到这个现象,他每到一个场合演讲(在美国!)提问时间总有几个人跳出来攻击,甚至有咆哮讲堂被保安拖出去的例子。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没经历过文革,但从父辈和自己后来听到看到过一些人写的经历知道那个年代的贫穷(我小时候也物质缺乏但绝对能吃饱),甚至都不能用穷来形容,就是没任何可吃的食物,吃什么乱七八糟不可思议的都有,当然饿死人是常态,我都觉得那个年代如此夸张的荒谬想复制都不大容易了。但我也认识那个年代的获益者,背景无他,就是贫穷,刚出生时父亲出外谋生就没再回来过,听说客死异乡了,妈妈拉扯姐弟长大,房子都没有,租的一个破旧房子。思想很单纯,解放后在生产队工作种地,入了党被保送省城读大学(他当时的程度只读过小学),他很刻苦读书,七年后(两年补习五年大学)大学毕业留校工作把农村的妈妈接到身边结婚生子。直到退休了一生都过得不错,如果当初没了那个保送机会,他的命运将完全不同。不得不说人生有时真的靠运气。
那个年代的特色就是,如果你家是三代贫穷四代乞丐那么你有可能翻身(但这个靠运气,机会很少),但如果你家祖上三代富足一点,就惨了。我外祖父就是,所以我妈妈和她的兄弟姐妹小时候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
 
最后编辑: 8 天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没经历过文革,但从父辈和自己后来听到看到过一些人写的经历知道那个年代的贫穷(我小时候也物质缺乏但绝对能吃饱),甚至都不能用穷来形容,就是没任何可吃的食物,吃什么乱七八糟不可思议的都有,当然饿死人是常态,我都觉得那个年代如此夸张的荒谬想复制都不大容易了。但我也认识那个年代的获益者,背景无他,就是贫穷,刚出生时父亲出外谋生就没再回来过,听说客死异乡了,妈妈拉扯姐弟长大,房子都没有,租的一个破旧房子。思想很单纯,解放后在生产队工作种地,入了党被保送省城读大学(他当时的程度只读过小学),他很刻苦读书,七年后(两年补习五年大学)大学毕业留校工作把农村的妈妈接到身边结婚生子。直到退休了一生都过得不错,如果当初没了那个保送机会,他的命运将完全不同。不得不说人生有时真的靠运气。
那个年代的特色就是,如果你家是三代贫穷四代乞丐那么你有可能翻身(但这个靠运气,机会很少),但如果你家祖上三代富足一点,就惨了。我外祖父就是,所以我妈妈和她的兄弟姐妹小时候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
进入统治阶级就好了。 我没有看见统计,大饥荒时饿死三千万,有多少是党员?

中国四大阶级:
第一等, 统治阶级9千万党员。这一阶级还分成二十几层。 从中央政治局常委到地方上的小党员。
第二等, 市民阶级,城市户口拥有者,三五亿人,
第三等, 农民阶级,农村户口的。
第四等, 贱民阶级,地富反坏右和部分刑事犯罪分子。

现在第四等取消了。 第三等的农民阶级成了贱民阶级。
 

MySunflower327

未关注(999土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被淹的农田,每亩能得到政府补偿80元人民币!
想起家乡小城,农村老人每月领退休金150人民币/月!
我觉得那一辈的农民真的很辛苦
以前还需要每年按人头上缴粮食的
等到辛苦一辈子老了
只能拿买几斤肉钱的退休金
估计部分农民还认为政府给退休金了而高兴
因为骨子里头他们当农民是没有任何回报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觉得那一辈的农民真的很辛苦
以前还需要每年按人头上缴粮食的
等到辛苦一辈子老了
只能拿买几斤肉钱的退休金
估计部分农民还认为政府给退休金了而高兴
因为骨子里头他们当农民是没有任何回报的
江西丰城农民大起义。

1999年8月,江西丰城某乡一位周姓农民,因为不满当地政府加诸于农民头上的过重负担,鼓动农民抵制不合法不合理的上缴,被乡政府带走送到“学习班”,两天后非正常死亡。

之后,家属50多人到乡政府“闹事”,被乡政府以蛮横的态度驱散。乡政府恶劣的行径激怒了淳朴的农民,总共四个乡镇数万农民自发带着农具冲向该乡,包围并捣毁了乡政府。

乡长和一名乡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乡政府刨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乡派出所长和一名民警被当场打死,派出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乡党委书记乘坐乡中学一教师的摩托侥幸逃脱跑到县城。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5.10%
江西丰城农民大起义。

1999年8月,江西丰城某乡一位周姓农民,因为不满当地政府加诸于农民头上的过重负担,鼓动农民抵制不合法不合理的上缴,被乡政府带走送到“学习班”,两天后非正常死亡。

之后,家属50多人到乡政府“闹事”,被乡政府以蛮横的态度驱散。乡政府恶劣的行径激怒了淳朴的农民,总共四个乡镇数万农民自发带着农具冲向该乡,包围并捣毁了乡政府。

乡长和一名乡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乡政府刨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乡派出所长和一名民警被当场打死,派出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乡党委书记乘坐乡中学一教师的摩托侥幸逃脱跑到县城。
淳朴的农民?劣绅固然可恨,但把人活埋,吊尸也不是善茬,真要仇恨至此,何故忍到今天,怯懦导致仇恨,仇恨导致疯狂。。。
国人现在动辄就是千刀万剐xxx,殊不知对方固然没有人性,凌迟更是丧尽天良。。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淳朴的农民?劣绅固然可恨,但把人活埋,吊尸也不是善茬,真要仇恨至此,何故忍到今天,怯懦导致仇恨,仇恨导致疯狂。。。
国人现在动辄就是千刀万剐xxx,殊不知对方固然没有人性,凌迟更是丧尽天良。。
你看1999年的江西丰城农民起义,这和中国历史上几千年的统治模式完全一样。 农民在底层被剥削压迫到忍无可忍便爆发起义。而农民起义的破坏性是极大的。 据估计太平天国运动13年,直接造成5千万人口死亡。这在中国之外的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但在中国确是反复发生的。 秦晖等学者想要走出秦制,走出这个循环怪圈找出一条途径。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