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总政开介绍信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总政也算最高权力部门了,二十多年前出国办手续时,有幸跑了一趟总政。那个位于景山后面的一座小洋楼,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
那时在军队的一个研究所博士毕业后,又为国家做贡献2年,可以联系出国了。当时做研究读文献都是英文的,对老外有种盲目的崇拜。有次与所里的科研处长聊天,他也说,搞科研的不出去转转那怎么行。看着上届同学师兄都一批批奔向国外, 要说心不长草,那是瞎说。

那时努力工作,又肯钻研,成为一个小课题组长,有了自己的研究小组,手中握有国家"863"高技术项目,自已做起老板,如果安稳做下去,有望成为国内的大拿了•••••
这个时候,也不用自己再亲自做具体的试验,自有手下的人给做,只是"发号施令"而已。人闲下来的时候,也许就是新的挑战的开始。那时好象事业上出现瓶颈,有些不知怎么发展.

一些同届同学同事都开始联糸出国,见面互相交谈的话题都是谁谁出国,再就是美国各个州哪个最好。每日脑海里绕不出去都是美国美国。似乎是搞科研的如果不在国外进行一番重塑,就会近亲繁殖,跳不出去自我的圈子。做为一个职业科研人员,想着有朝一日踏上美立坚,心中也豪情万丈。
于是不知不觉间,也加入了澎湃的出国大潮之中。为了加强练习口语,每周日在丰台花园有一个北京市民自发组织的英语角,每周日跑到那去练习说一说,努力提高••••。

  外发简历联系出去做博士后。老外回信都比较及时。由于博士论文相对较好(英文称之为strong ),很快就有一些老板给提供位置,当时有几个比较可心,一个是在达拉斯的西南医学中心,一个是加州的伯克力,还有一个是纽约大学医学中心。后来还是选择了纽约,搞的方向是老年医学,就是研究老年痴呆的发病机理,虽然方向与我不一致、但使用的研究技术都一样。主要还是纽约给的工资高很多。嘿 !去了才知道那的消费也很高。由于这研究对我是个新方向, 国内文献不多, 也没有仔细阅读钻研就陷于忙办手续申请护照这类杂事中了…。

国外老板给我用快件发来办签证的文件,当时称为IP-66表(不知现在为何表),还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说是很盼望我去,又介绍研究所,说是四周全是树,也让我在北京那干燥风沙笼照下的心情,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时间就这样走到了一九九九年初。申请出国已上报,总后批复下来就可以办签证,也许飞走就是日程上的事了。万事俱备,每天像打了鸡血似的东一趟西一趟,净忙些嗦事。那曾想,这时一件意外的国际事件发生了,那一年轰动世界的中美撞机事件发生,中国有个飞行员王伟失踪了。电视报刊每天都是与美国交涉的消息,美国有架飞机迫降在海南,中美都很愤怒,对我有所影响的是: 中美軍事交流无限期地中止了,我傻眼了••••

沮丧的心情一直充斥着那段时间的我,那时,单位里面还有其它4个人也准备出国,同我一样,生活突然失去了目标。我们几个人隔几天就通一次电活,探讨一下中美局势,互通一下新消息。有一个人说他天天在夕阳西下时等在总后的大门旁,说是寻找机会给管事的人送礼,来加快进度……

时间就这样在煌煌不安中走过,五个月后,中美軍事交流一下就恢复了,我出国的批文下发了,我马不停蹄地开始办手续,做好时间表,一天一个地方。国际形势总在变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突发事件,时不待我,心中有很强的紧迫感。那个年代出国手续还有些繁琐。其中有一项必不可少的步骤是去总政办公厅开申请护照的介绍信。当时还不知道办公厅在哪里。询问了一下,说是在景山附近,具体没人说得清楚,估计门口肯定不会有牌子。于是那天早早出门,北京交通让你磨蹭一会就会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到达。为了不浪费时间及时赶到,出门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总政办公厅,他问是在景山那儿的么,我说是。我想这下好,我也没有具体地址,只坐车就行了。

坐这个出租车,行进中感觉计数器钱数跳动的有点快,心中还想不会遇到个骗子吧。
后来来到景山后面穿街拐去,来到一个红墙小院,门口还有持枪岗哨。司机说到了。在付钱的时候我顺便问了一句,这钱怎么这么多?那司机牛眼一瞪, 说你不知道这是啥车么,是奥迪!说实在的,那个年代我还真不关心车。也没有想到还有奥迪出租车。回想一下,感觉车里还真挺干净。

后来门岗查看证件,又打个电话,就出来一个人把我领了进去,进了三楼一个房间,说等一下人就来。我看一下大办公桌上有块大玻璃压着,现在想来真是中国特色。让我震惊的是玻璃下面的名字。最上面的是"总部首长于永波",名字后面有电话电码。然后类似网络图形,成金字塔型向下走,各总部首长名字和电话一层层下来。没想到我竟然离权力中心这么近。

可能等了两三分钟,办事员来了,看军街也是校级。他说了什么已不记得,只是从抽屉里拿出介绍信本,把我的名字填上,然后盖上总政办公厅的印章。好象一下就具有权力的象征。

拿到手一看,上面写着"批准出国执行战斗任务”,让人哭笑不得。感觉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这个官方介绍信还充满着文革时期生产队的影子。

当时因事情顺利,心中高兴,也不记得是怎样出得院子回到单位。
多年过去了,那个权力中心金字塔型电话号码图形一直存留心中。
.....
后来签证顺利拿到,国外老板快件给寄来了飞机票。飞向美国了。飞机升空的那一刻,我的心好象停止跳动,有个念头也闪现出来,"不想走啊"。座位两旁都是地地道道的美国鬼子。旅途中我问旁边美国人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现在想想真好笑,"纽約和纽约卅有什么区别?",他的回答我也没听懂,只是点了点头。

在约瓦克机场下飞机,老板安排接机的人直接把我拉到一个旅馆,说是让我住3天倒时差。我兴奋地也睡不着,走出旅馆望一望,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前面马路上车飞快地一辆一辆飞驰而过,熟悉的国内人头攒动,亲切的母语再也不见了,弧独、陌生、担心,各种念头纷拥而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就是我不停追求的自由国度?我的新人生…?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总政也算最高权力部门了,二十多年前出国办手续时,有幸跑了一趟总政。那个位于景山后面的一座小洋楼,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
那时在军队的一个研究所博士毕业后,又为国家做贡献2年,可以联系出国了。当时做研究读文献都是英文的,对老外有种盲目的崇拜。有次与所里的科研处长聊天,他也说,搞科研的不出去转转那怎么行。看着上届同学师兄都一批批奔向国外, 要说心不长草,那是瞎说。

那时努力工作,又肯钻研,成为一个小课题组长,有了自己的研究小组,手中握有国家"863"高技术项目,自已做起老板,如果安稳做下去,有望成为国内的大拿了•••••
这个时候,也不用自己再亲自做具体的试验,自有手下的人给做,只是"发号施令"而已。人闲下来的时候,也许就是新的挑战的开始。那时好象事业上出现瓶颈,有些不知怎么发展.

一些同届同学同事都开始联糸出国,见面互相交谈的话题都是谁谁出国,再就是美国各个州哪个最好。每日脑海里绕不出去都是美国美国。似乎是搞科研的如果不在国外进行一番重塑,就会近亲繁殖,跳不出去自我的圈子。做为一个职业科研人员,想着有朝一日踏上美立坚,心中也豪情万丈。
于是不知不觉间,也加入了澎湃的出国大潮之中。为了加强练习口语,每周日在丰台花园有一个北京市民自发组织的英语角,每周日跑到那去练习说一说,努力提高••••。

  外发简历联系出去做博士后。老外回信都比较及时。由于博士论文相对较好(英文称之为strong ),很快就有一些老板给提供位置,当时有几个比较可心,一个是在达拉斯的西南医学中心,一个是加州的伯克力,还有一个是纽约大学医学中心。后来还是选择了纽约,搞的方向是老年医学,就是研究老年痴呆的发病机理,虽然方向与我不一致、但使用的研究技术都一样。主要还是纽约给的工资高很多。嘿 !去了才知道那的消费也很高。由于这研究对我是个新方向, 国内文献不多, 也没有仔细阅读钻研就陷于忙办手续申请护照这类杂事中了…。

国外老板给我用快件发来办签证的文件,当时称为IP-66表(不知现在为何表),还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说是很盼望我去,又介绍研究所,说是四周全是树,也让我在北京那干燥风沙笼照下的心情,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时间就这样走到了一九九九年初。申请出国已上报,总后批复下来就可以办签证,也许飞走就是日程上的事了。万事俱备,每天像打了鸡血似的东一趟西一趟,净忙些嗦事。那曾想,这时一件意外的国际事件发生了,那一年轰动世界的中美撞机事件发生,中国有个飞行员王伟失踪了。电视报刊每天都是与美国交涉的消息,美国有架飞机迫降在海南,中美都很愤怒,对我有所影响的是: 中美軍事交流无限期地中止了,我傻眼了••••

沮丧的心情一直充斥着那段时间的我,那时,单位里面还有其它4个人也准备出国,同我一样,生活突然失去了目标。我们几个人隔几天就通一次电活,探讨一下中美局势,互通一下新消息。有一个人说他天天在夕阳西下时等在总后的大门旁,说是寻找机会给管事的人送礼,来加快进度……

时间就这样在煌煌不安中走过,五个月后,中美軍事交流一下就恢复了,我出国的批文下发了,我马不停蹄地开始办手续,做好时间表,一天一个地方。国际形势总在变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突发事件,时不待我,心中有很强的紧迫感。那个年代出国手续还有些繁琐。其中有一项必不可少的步骤是去总政办公厅开申请护照的介绍信。当时还不知道办公厅在哪里。询问了一下,说是在景山附近,具体没人说得清楚,估计门口肯定不会有牌子。于是那天早早出门,北京交通让你磨蹭一会就会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到达。为了不浪费时间及时赶到,出门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总政办公厅,他问是在景山那儿的么,我说是。我想这下好,我也没有具体地址,只坐车就行了。

坐这个出租车,行进中感觉计数器钱数跳动的有点快,心中还想不会遇到个骗子吧。
后来来到景山后面穿街拐去,来到一个红墙小院,门口还有持枪岗哨。司机说到了。在付钱的时候我顺便问了一句,这钱怎么这么多?那司机牛眼一瞪, 说你不知道这是啥车么,是奥迪!说实在的,那个年代我还真不关心车。也没有想到还有奥迪出租车。回想一下,感觉车里还真挺干净。

后来门岗查看证件,又打个电话,就出来一个人把我领了进去,进了三楼一个房间,说等一下人就来。我看一下大办公桌上有块大玻璃压着,现在想来真是中国特色。让我震惊的是玻璃下面的名字。最上面的是"总部首长于永波",名字后面有电话电码。然后类似网络图形,成金字塔型向下走,各总部首长名字和电话一层层下来。没想到我竟然离权力中心这么近。

可能等了两三分钟,办事员来了,看军街也是校级。他说了什么已不记得,只是从抽屉里拿出介绍信本,把我的名字填上,然后盖上总政办公厅的印章。好象一下就具有权力的象征。

拿到手一看,上面写着"批准出国执行战斗任务”,让人哭笑不得。感觉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这个官方介绍信还充满着文革时期生产队的影子。

当时因事情顺利,心中高兴,也不记得是怎样出得院子回到单位。
多年过去了,那个权力中心金字塔型电话号码图形一直存留心中。
.....
后来签证顺利拿到,国外老板快件给寄来了飞机票。飞向美国了。飞机升空的那一刻,我的心好象停止跳动,有个念头也闪现出来,"不想走啊"。座位两旁都是地地道道的美国鬼子。旅途中我问旁边美国人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现在想想真好笑,"纽約和纽约卅有什么区别?",他的回答我也没听懂,只是点了点头。

在约瓦克机场下飞机,老板安排接机的人直接把我拉到一个旅馆,说是让我住3天倒时差。我兴奋地也睡不着,走出旅馆望一望,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前面马路上车飞快地一辆一辆飞驰而过,熟悉的国内人头攒动,亲切的母语再也不见了,弧独、陌生、担心,各种念头纷拥而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就是我不停追求的自由国度?我的新人生…?
lz牛人啊(y)

王伟殉国那么久了吗?我一直觉得也就十几年的事情呢~

伯克利不香吗?听着多高大上啊:D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那时中美有军事交流?

美方打开 “执行战斗任务” 的介绍信,抬起惊愕的眼睛,然后喊,来人!。。。
他是应该拿这个办护照吧
楼主 那么高职位了还没家属吗? 最后你的话看来你们这些人早就想着滞留是吗?国内单位有限制措施吗?我有亲戚在渥太华博士后没回去,我爸以为他赔了好多钱给国家。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那时中美有军事交流?

美方打开 “执行战斗任务” 的介绍信,抬起惊愕的眼睛,然后喊,来人!。。。
那时候美国对中国留学生是大力支持的,因为几乎是中国免费帮助美国培养人才,学成后几乎都留美了。现在政策变了是因为学完回国的多了,带着美国的技术可能还用了美国纳税人的钱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97.44%
那时候美国对中国留学生是大力支持的,因为几乎是中国免费帮助美国培养人才,学成后几乎都留美了。现在政策变了是因为学完回国的多了,带着美国的技术可能还用了美国纳税人的钱
但军事是个敏感领域。我见过某地搞人防工程的人到美国考察,对外的身份都换成政府行政人员,因为人防部门是军事性质。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但军事是个敏感领域。我见过某地搞人防工程的人到美国考察,对外的身份都换成政府行政人员,因为人防部门是军事性质。
中国军事和美国军事含义不尽相同,90年代,美国根本不在意,因为真正国家机密敏感专业,中国学生本来就没有机会接触。什么985,211,隶属兵器工业部,国防科工委的院校,人家都不知道也不在意,反正学完了,都留在美国,为资本主义添砖加瓦的。不像现在,连国防院校学经济的都不给签证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但军事是个敏感领域。我见过某地搞人防工程的人到美国考察,对外的身份都换成政府行政人员,因为人防部门是军事性质。
911之后,涉密单位持因公护照的一切对外考察交流,原计划赴美的都改成了欧洲。现在什么情况不知道,反正10年前还是这样。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97.44%
中国军事和美国军事含义不尽相同,90年代,美国根本不在意,因为真正国家机密敏感专业,中国学生本来就没有机会接触。什么985,211,隶属兵器工业部,国防科工委的院校,人家都不知道也不在意,反正学完了,都留在美国,为资本主义添砖加瓦的。不像现在,连国防院校学经济的都不给签证了
911之后,涉密单位持因公护照的一切对外考察交流,原计划赴美的都改成了欧洲。现在什么情况不知道,反正10年前还是这样。
现在当然很敏感,但即使是很多年前美国也并非不在意,例如80年代初美国一个涉及陀螺技术的工程项目想找中国人参与,但发现美国国防部有禁令而办不成,因为陀螺是军事技术,不让中国人介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是的啊,我说了,真正敏感的技术学科,中国学生根本接触
现在当然很敏感,但即使是很多年前美国也并非不在意,例如80年代初美国一个涉及陀螺技术的工程项目想找中国人参与,但发现美国国防部有禁令而办不成,因为陀螺是军事技术,不让中国人介入。
自然,我说了,真正敏感的技术学科,中国学生根本接触不到,美国人心里有账,普通的军事军工院校毕业生,人家根本不在乎,免费送人才,提高门槛拒绝的就傻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