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洛基山Sniper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小满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正好赶上国家不再包分配,外面世界的煤矿连二接三地发生爆炸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工厂效益普遍低迷,传统的电脑厂家几乎代表了整个IT产业。同学一半考了研,其他也都陆陆续续地找到了接收单位。对前途有些迷茫又徘徊在离校忧伤的小满有些不知所措。小满把李逍遥的名字改成自己,把赵灵儿和林月如的名字改成英语系的美女,在仙剑的世界里又生生死死了一遍。赵灵儿是美丽,善良,伟大,坚韧的中国女性的代表,是每个男孩心中的软肋。小满修改了游戏的代码给了赵灵儿满血,但是赵灵儿还是死了。之后出身高贵又任性的林月如走进了李逍遥的世界。林月如那种抛弃一切只为他一人倾心的决绝深深地打动了李逍遥的心。女人从来都比男人早熟,她们要用心血、深情、肉体、还有痛苦拉着那个那男人成长。然后,送他远走,或者自已离伤。



小满叹了一口气,拿着白瓷缸翻过围墙来到校外的小吃街买了一份肉末茄子。以前一起分享的哥们儿去了麻省理工。 南方人使起筷子好比小李探花的刀,花哨,精准,又来去无形。茄子被翻了几个个儿,再小的肉丁在小满反应过来之前都消失得无踪无影。哥们儿也是游戏迷,他们一起做了一个游戏网站讨论仙剑,以及提供一些小游戏下载。小满还专门写了一个访问记数器放在网站的首页,在当时中国互联网人口不到100万的情况下,这个网站吸引了每天300多次的访问量,很快成为了当时最大的游戏网站之一。哥们儿临走前劝说小满尽快将网站转型为门户,说这一行是未来的希望。



没有了竞争的茄子显得分外地油腻,未来有或者没有着落的人们都在忙碌,以前被肆意践踏的小草又斑斑驳驳染绿了足球场。小满曾经是校队的前锋,他怔怔地坐在看台上,那些之前为他呐喊的女孩不知去了哪里,不知是谁会将你的长发盘起?小满来到系里,以前熙熙攘攘的教室显得空空荡荡,只有辅导员兼高数老师老郑还在办公室里。小满大二的时候发起过一个抗议食堂伙食的学生运动,他代表学生去和老郑谈判的时候老郑顶了一句,你是来学习的还是来享受的?于是在期末的高数考试中小满站起来喊了一句口号,并且带头交了白卷。之后又有4个同学陆续地交了白卷。老郑的脸色很难看,但什么都没说。事后哥们儿极力劝说小满去向老郑道歉,因为期末的成绩很有可能影响到毕业分配,小满才勉为其难地买了水果去了老郑家。小满惊奇地发现老郑居然给了每个交白卷的人35分,老郑解释说是因为你们卷面还是比较整洁的,小满却怀疑老郑是怕系里起疑心影响他的年终考核。小满有了底,就要求老郑给每个人60分,大家未来就和平共处。最后老郑同意让他们5个人补考。题目居然还是一样,小满自然考得很好,可最后大家都只有60分。小满有点后悔,其实不求也有补考,没想到老郑这么狡猾,想当初如果要求80分就好了,还腆着脸损失了几个梨。食堂的伙食照旧,隔着小吃街的围墙被学生们翻出了一个坑。小满看着老郑微驼的身影,想着看台上长发的女生,突然有点感慨,每个人的人生不是直线就是曲线,和别人的交集很可能只有一点,相依是缘分,分离才是永恒。



老郑看见小满非常热情,说公安局打电话要你去。小满怔了一下,担心是不是被哥们儿带去看片的事被举报了。其实小满看得都要吐了,根本没有哥们儿说的那种热血冲到脑门的感觉。小满喜欢的还是仙剑的那种飘逸,以及若即若离爱,留下的是精典,带着的是青春。小满缓过神来,老郑还在叨叨。原来小满无意中发的一份简历被市公安局看中了,政治处要他过去签协议。小满有点恍惚,我一届大好青年怎么他妈的就突然变成警察了呢?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