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99.87%
一. 绞痛发作

8月某日下午,腰腹部隐隐作痛。起先以为是肠胃问题,蹲了几次马桶也没解决。痛感持续增加,到了晚上八点多,实在坐立不安了,我就进房间躺一躺。

谁知刚躺下,痛感陡然增加,我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结石绞痛,体位改变导致结石移动,引起疼痛加剧。只好又起来,但这样来回动弹后,更痛了,到了几乎无法忍受的程度,于是挣扎着穿衣出门,直奔医院,当然是老婆开车。

路上颠了颠,痛感反而降低了一点,到了医院后,可以自己行走。进急诊部一看,好家伙,排队老长,光Triage的排队就排了大半小时,期间有护士走过来,问有没有急病大病的,我说我结石绞痛难忍,可以优先吗?她摆摆手说不行。

熬到近十一点,终于叫到我名字。进到里面,首先抽血,然后再进小房间等,又过了半小时,医生进来,问情况,录口供,然后开出三样东西:尿常规,止痛药,CT扫描。

护士给我扎针,挂上两袋液体,大袋的估计是盐水,小的是止痛药。我坐上轮椅,拖着吊瓶杆子,由老婆推着去CT室。

西门子CT机,过程很快,十分钟做完。我下来坐回轮椅时,觉得疼痛已减轻了许多,药起效了。

又等了不知多久,医生叫我过去,跟我说了检查结果,左侧输尿管中段有一粒结石,大小9x5x6,造成中度堵塞,需要看泌尿专科。他开了两瓶止痛药,递过一张泌尿专科医生资料,叫我第二天打电话联系。

二. 专科问诊

当晚回家无事,但第二天下午疼痛又继续,之后每天都要服止痛药,一片药可以管半天左右,有点担心那瓶止痛药够不够支撑到看专科。好在一周后情况缓和了一些,一粒药可以扛一天,直到第十天左右,超过24小时疼痛没再来,之后绞痛暂时消失,可能是结石没再移动。

一个月后才等来专科医生的电话,他说要再做一次检查,确认结石的位置,如果结石已经排出,那就啥也不用做了。

第二次检查结果显示,结石往下移动了一点点。

几天后,医生再次打来电话,他分析了我的情况,说这样大的结石,自行排出的几率很低,他认为小于10%,目前输尿管已经被中度堵塞,这样会导致肾功能受损,现在的损害还是可逆的,如果再等几个月,损害就不可逆了。

其实我早已打定主意尽早除掉结石,于是马上要求做手术。接着,医生向我简要介绍手术的方法、过程、可能的风险等事情。这些沟通内容应该都是医生要做的例行程序。由于我事先做了功课,谈话中医生说的相关名词术语我居然全部听懂了。

三. 手术

这是个微创手术,用输尿管镜通过自然通道进入尿路,直达结石所在,然后用激光打碎结石,并把碎片取出,最后,放入一个输尿管支架,防止可能受损的部位发生粘连。支架上拴着一条细绳,拖出体外,术后几天由病人自行拉出。

手术是在全麻状态下做的,不会有任何痛楚,倒是之后拉出支架这一步 … 有点刺激。

两周后,我按约去医院。由于结石并非紧急大病,所以给我安排的是个 Emergency add-on case,就是说如果当天有更优先的手术,就会把我往后推。

果然,等到下午六点多还未轮到我,医生说,接下来还有三台大手术,然后才轮到我,问我等不等,我当然不等啦。

次日又再轮候,不过是在家待命。又等了一天还是轮不到我。晚上医生打电话来道歉,说不好意思连续两天让我被bumped,保证明天一定帮我做。

第三天再去医院,这回医生信守诺言,按时叫我进手术室。

我从未经历过全身麻醉,听说就像睡了一觉。我事先上网查过,全麻的效果就是没有意识、没有痛觉、没有记忆。前两条好理解,而最后一条,没有记忆,啥意思?睡着了当然没什么记忆,难道连麻醉之前的事情也会忘了?

按照引导,我进了手术室,躺到手术台上,感觉有点冷,向护士反映,她拿来一条薄毯子给我盖上,那毯子是热的,很舒服。接下来护士在我手背上扎针,上吊瓶,在我手指上套上监护仪的探头,滴滴的脉搏声响起来了,另一只胳膊又被捆上血压计的绷带。不久我的主刀医生进来,和我说了几句话。再往后发生了什么 ...... 记忆在这里断了。

复苏的感觉,和平常一觉醒来差不多,并不像有些人说的仿佛刚睡就醒的那种,我的感觉是踏踏实实睡了一大觉。看了看墙上的钟,距离我进手术室过去了两个半小时。

护理人员见我醒了,给我吃了两片泰诺,告诉我还得躺一段时间才能回家,那我就好好休息会儿呗。这时我留意到,现在监护仪的探头是套在拇指上,而手术前是套在食指上,这个清楚的印象说明,我没有失去任何未进入全麻前的记忆。

在医院又躺了两个小时,起床回家,我发现我站立行走自如,没有晕眩。

四. 康复

手术虽然没有痛苦,但术后多有不适。

首先是血尿。或许是手术器械刮伤了尿路粘膜,还有激光一枪碎石之余也伤及无辜,术后出血是必然的。不过开始几个小时的排尿有点吓人,全程鲜红,还有血块,看上去不像排尿而是拉血,照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大量失血?

胡想归胡想,我却还是心大,拉完尿回房倒头又睡,当晚睡眠很好,第二天起来,发现尿的颜色已变淡,从第三天起颜色已经比较清,仅最后一段见粉红。

但是,每次排尿的感觉很难受,仿佛有很大的内在压力并伴随轻度绞痛,那是因为输尿管内放置的支架所致,支架一日不除,不适感和出血就不会消失。与此同时,我又必须遵照医嘱大量喝水,那段时间的难受可想而知。

还有一样,术后一直喉咙痛。后来我咨询才知道,原来全麻过程中,人是没有自主呼吸的,上了呼吸机,插喉咙的管子会刮伤咽喉粘膜。

好在这苦日子不长,难受的感觉每天都在减轻,到第六日,是拔除支架的日子,深呼吸一口气,一咬牙,大胆加心细,揪着绳子拉 ...... 其实远比我想象的轻松,拉出一条一尺多长的塑料管!

这时候,一切都复原了,排尿时的压迫感彻底消失,恢复了往日的轻松畅快!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24
当前赞力
100.00%
一. 绞痛发作

8月某日下午,腰腹部隐隐作痛。起先以为是肠胃问题,蹲了几次马桶也没解决。痛感持续增加,到了晚上八点多,实在坐立不安了,我就进房间躺一躺。

谁知刚躺下,痛感陡然增加,我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结石绞痛,体位改变导致结石移动,引起疼痛加剧。只好又起来,但这样来回动弹后,更痛了,到了几乎无法忍受的程度,于是挣扎着穿衣出门,直奔医院,当然是老婆开车。

路上颠了颠,痛感反而降低了一点,到了医院后,可以自己行走。进急诊部一看,好家伙,排队老长,光Triage的排队就排了大半小时,期间有护士走过来,问有没有急病大病的,我说我结石绞痛难忍,可以优先吗?她摆摆手说不行。

熬到近十一点,终于叫到我名字。进到里面,首先抽血,然后再进小房间等,又过了半小时,医生进来,问情况,录口供,然后开出三样东西:尿常规,止痛药,CT扫描。

护士给我扎针,挂上两袋液体,大袋的估计是盐水,小的是止痛药。我坐上轮椅,拖着吊瓶杆子,由老婆推着去CT室。

西门子CT机,过程很快,十分钟做完。我下来坐回轮椅时,觉得疼痛已减轻了许多,药起效了。

又等了不知多久,医生叫我过去,跟我说了检查结果,左侧输尿管中段有一粒结石,大小9x5x6,造成中度堵塞,需要看泌尿专科。他开了两瓶止痛药,递过一张泌尿专科医生资料,叫我第二天打电话联系。

二. 专科问诊

当晚回家无事,但第二天下午疼痛又继续,之后每天都要服止痛药,一片药可以管半天左右,有点担心那瓶止痛药够不够支撑到看专科。好在一周后情况缓和了一些,一粒药可以扛一天,直到第十天左右,超过24小时疼痛没再来,之后绞痛暂时消失,可能是结石没再移动。

一个月后才等来专科医生的电话,他说要再做一次检查,确认结石的位置,如果结石已经排出,那就啥也不用做了。

第二次检查结果显示,结石往下移动了一点点。

几天后,医生再次打来电话,他分析了我的情况,说这样大的结石,自行排出的几率很低,他认为小于10%,目前输尿管已经被中度堵塞,这样会导致肾功能受损,现在的损害还是可逆的,如果再等几个月,损害就不可逆了。

其实我早已打定主意尽早除掉结石,于是马上要求做手术。接着,医生向我简要介绍手术的方法、过程、可能的风险等事情。这些沟通内容应该都是医生要做的例行程序。由于我事先做了功课,谈话中医生说的相关名词术语我居然全部听懂了。

三. 手术

这是个微创手术,用输尿管镜通过自然通道进入尿路,直达结石所在,然后用激光打碎结石,并把碎片取出,最后,放入一个输尿管支架,防止可能受损的部位发生粘连。支架上拴着一条细绳,拖出体外,术后几天由病人自行拉出。

手术是在全麻状态下做的,不会有任何痛楚,倒是之后拉出支架这一步 … 有点刺激。

两周后,我按约去医院。由于结石并非紧急大病,所以给我安排的是个 Emergency add-on case,就是说如果当天有更优先的手术,就会把我往后推。

果然,等到下午六点多还未轮到我,医生说,接下来还有三台大手术,然后才轮到我,问我等不等,我当然不等啦。

次日又再轮候,不过是在家待命。又等了一天还是轮不到我。晚上医生打电话来道歉,说不好意思连续两天让我被bumped,保证明天一定帮我做。

第三天再去医院,这回医生信守诺言,按时叫我进手术室。

我从未经历过全身麻醉,听说就像睡了一觉。我事先上网查过,全麻的效果就是没有意识、没有痛觉、没有记忆。前两条好理解,而最后一条,没有记忆,啥意思?睡着了当然没什么记忆,难道连麻醉之前的事情也会忘了?

按照引导,我进了手术室,躺到手术台上,感觉有点冷,向护士反映,她拿来一条薄毯子给我盖上,那毯子是热的,很舒服。接下来护士在我手背上扎针,上吊瓶,在我手指上套上监护仪的探头,滴滴的脉搏声响起来了,另一只胳膊又被捆上血压计的绷带。不久我的主刀医生进来,和我说了几句话。再往后发生了什么 ...... 记忆在这里断了。

复苏的感觉,和平常一觉醒来差不多,并不像有些人说的仿佛刚睡就醒的那种,我的感觉是踏踏实实睡了一大觉。看了看墙上的钟,距离我进手术室过去了两个半小时。

护理人员见我醒了,给我吃了两片泰诺,告诉我还得躺一段时间才能回家,那我就好好休息会儿呗。这时我留意到,现在监护仪的探头是套在拇指上,而手术前是套在食指上,这个清楚的印象说明,我没有失去任何未进入全麻前的记忆。

在医院又躺了两个小时,起床回家,我发现我站立行走自如,没有晕眩。

四. 康复

手术虽然没有痛苦,但术后多有不适。

首先是血尿。或许是手术器械刮伤了尿路粘膜,还有激光一枪碎石之余也伤及无辜,术后出血是必然的。不过开始几个小时的排尿有点吓人,全程鲜红,还有血块,看上去不像排尿而是拉血,照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大量失血?

胡想归胡想,我却还是心大,拉完尿回房倒头又睡,当晚睡眠很好,第二天起来,发现尿的颜色已变淡,从第三天起颜色已经比较清,仅最后一段见粉红。

但是,每次排尿的感觉很难受,仿佛有很大的内在压力并伴随轻度绞痛,那是因为输尿管内放置的支架所致,支架一日不除,不适感和出血就不会消失。与此同时,我又必须遵照医嘱大量喝水,那段时间的难受可想而知。

还有一样,术后一直喉咙痛。后来我咨询才知道,原来全麻过程中,人是没有自主呼吸的,上了呼吸机,插喉咙的管子会刮伤咽喉粘膜。

好在这苦日子不长,难受的感觉每天都在减轻,到第六日,是拔除支架的日子,深呼吸一口气,一咬牙,大胆加心细,揪着绳子拉 ...... 其实远比我想象的轻松,拉出一条一尺多长的塑料管!

这时候,一切都复原了,排尿时的压迫感彻底消失,恢复了往日的轻松畅快!
写的很详细

谢谢分享
估计我们男人最后都得来这一下子(不是结石就是前列腺肥大)

先学习一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结石是广东人的多发病 😭
我今年就见到两个人
因为肾结石发作
被救护车拉到医院
一个是我老乡西安人
以前碎石过了
就是平时少喝水
结果又结石了
另一个是我家广东人
突然的无法忍受的剧痛
叫了救护车
二十分钟打电话过来问还有没有呼吸
听说还有呼吸 就说因为新冠病人太多
救护车太忙了 一个小时后救护车才来
后来拍片说是肾结石 平时尽量多喝水就行了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99.87%
我今年就见到两个人
因为肾结石发作
被救护车拉到医院
一个是我老乡西安人
以前碎石过了
就是平时少喝水
结果又结石了
另一个是我家广东人
突然的无法忍受的剧痛
叫了救护车
二十分钟打电话过来问还有没有呼吸
听说还有呼吸 就说因为新冠病人太多
救护车太忙了 一个小时后救护车才来
后来拍片说是肾结石 平时尽量多喝水就行了
太痛就自己开车去医院,或者家里备些止痛药。

结石在肾内一般不痛,掉到输尿管里会引起痉挛绞痛,如果有堵塞还是要处理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一. 绞痛发作

8月某日下午,腰腹部隐隐作痛。起先以为是肠胃问题,蹲了几次马桶也没解决。痛感持续增加,到了晚上八点多,实在坐立不安了,我就进房间躺一躺。

谁知刚躺下,痛感陡然增加,我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结石绞痛,体位改变导致结石移动,引起疼痛加剧。只好又起来,但这样来回动弹后,更痛了,到了几乎无法忍受的程度,于是挣扎着穿衣出门,直奔医院,当然是老婆开车。

路上颠了颠,痛感反而降低了一点,到了医院后,可以自己行走。进急诊部一看,好家伙,排队老长,光Triage的排队就排了大半小时,期间有护士走过来,问有没有急病大病的,我说我结石绞痛难忍,可以优先吗?她摆摆手说不行。

熬到近十一点,终于叫到我名字。进到里面,首先抽血,然后再进小房间等,又过了半小时,医生进来,问情况,录口供,然后开出三样东西:尿常规,止痛药,CT扫描。

护士给我扎针,挂上两袋液体,大袋的估计是盐水,小的是止痛药。我坐上轮椅,拖着吊瓶杆子,由老婆推着去CT室。

西门子CT机,过程很快,十分钟做完。我下来坐回轮椅时,觉得疼痛已减轻了许多,药起效了。

又等了不知多久,医生叫我过去,跟我说了检查结果,左侧输尿管中段有一粒结石,大小9x5x6,造成中度堵塞,需要看泌尿专科。他开了两瓶止痛药,递过一张泌尿专科医生资料,叫我第二天打电话联系。

二. 专科问诊

当晚回家无事,但第二天下午疼痛又继续,之后每天都要服止痛药,一片药可以管半天左右,有点担心那瓶止痛药够不够支撑到看专科。好在一周后情况缓和了一些,一粒药可以扛一天,直到第十天左右,超过24小时疼痛没再来,之后绞痛暂时消失,可能是结石没再移动。

一个月后才等来专科医生的电话,他说要再做一次检查,确认结石的位置,如果结石已经排出,那就啥也不用做了。

第二次检查结果显示,结石往下移动了一点点。

几天后,医生再次打来电话,他分析了我的情况,说这样大的结石,自行排出的几率很低,他认为小于10%,目前输尿管已经被中度堵塞,这样会导致肾功能受损,现在的损害还是可逆的,如果再等几个月,损害就不可逆了。

其实我早已打定主意尽早除掉结石,于是马上要求做手术。接着,医生向我简要介绍手术的方法、过程、可能的风险等事情。这些沟通内容应该都是医生要做的例行程序。由于我事先做了功课,谈话中医生说的相关名词术语我居然全部听懂了。

三. 手术

这是个微创手术,用输尿管镜通过自然通道进入尿路,直达结石所在,然后用激光打碎结石,并把碎片取出,最后,放入一个输尿管支架,防止可能受损的部位发生粘连。支架上拴着一条细绳,拖出体外,术后几天由病人自行拉出。

手术是在全麻状态下做的,不会有任何痛楚,倒是之后拉出支架这一步 … 有点刺激。

两周后,我按约去医院。由于结石并非紧急大病,所以给我安排的是个 Emergency add-on case,就是说如果当天有更优先的手术,就会把我往后推。

果然,等到下午六点多还未轮到我,医生说,接下来还有三台大手术,然后才轮到我,问我等不等,我当然不等啦。

次日又再轮候,不过是在家待命。又等了一天还是轮不到我。晚上医生打电话来道歉,说不好意思连续两天让我被bumped,保证明天一定帮我做。

第三天再去医院,这回医生信守诺言,按时叫我进手术室。

我从未经历过全身麻醉,听说就像睡了一觉。我事先上网查过,全麻的效果就是没有意识、没有痛觉、没有记忆。前两条好理解,而最后一条,没有记忆,啥意思?睡着了当然没什么记忆,难道连麻醉之前的事情也会忘了?

按照引导,我进了手术室,躺到手术台上,感觉有点冷,向护士反映,她拿来一条薄毯子给我盖上,那毯子是热的,很舒服。接下来护士在我手背上扎针,上吊瓶,在我手指上套上监护仪的探头,滴滴的脉搏声响起来了,另一只胳膊又被捆上血压计的绷带。不久我的主刀医生进来,和我说了几句话。再往后发生了什么 ...... 记忆在这里断了。

复苏的感觉,和平常一觉醒来差不多,并不像有些人说的仿佛刚睡就醒的那种,我的感觉是踏踏实实睡了一大觉。看了看墙上的钟,距离我进手术室过去了两个半小时。

护理人员见我醒了,给我吃了两片泰诺,告诉我还得躺一段时间才能回家,那我就好好休息会儿呗。这时我留意到,现在监护仪的探头是套在拇指上,而手术前是套在食指上,这个清楚的印象说明,我没有失去任何未进入全麻前的记忆。

在医院又躺了两个小时,起床回家,我发现我站立行走自如,没有晕眩。

四. 康复

手术虽然没有痛苦,但术后多有不适。

首先是血尿。或许是手术器械刮伤了尿路粘膜,还有激光一枪碎石之余也伤及无辜,术后出血是必然的。不过开始几个小时的排尿有点吓人,全程鲜红,还有血块,看上去不像排尿而是拉血,照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大量失血?

胡想归胡想,我却还是心大,拉完尿回房倒头又睡,当晚睡眠很好,第二天起来,发现尿的颜色已变淡,从第三天起颜色已经比较清,仅最后一段见粉红。

但是,每次排尿的感觉很难受,仿佛有很大的内在压力并伴随轻度绞痛,那是因为输尿管内放置的支架所致,支架一日不除,不适感和出血就不会消失。与此同时,我又必须遵照医嘱大量喝水,那段时间的难受可想而知。

还有一样,术后一直喉咙痛。后来我咨询才知道,原来全麻过程中,人是没有自主呼吸的,上了呼吸机,插喉咙的管子会刮伤咽喉粘膜。

好在这苦日子不长,难受的感觉每天都在减轻,到第六日,是拔除支架的日子,深呼吸一口气,一咬牙,大胆加心细,揪着绳子拉 ...... 其实远比我想象的轻松,拉出一条一尺多长的塑料管!

这时候,一切都复原了,排尿时的压迫感彻底消失,恢复了往日的轻松畅快!
看着piapia:wdb13:好在有惊无险,照顾好自己!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