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能眠,你抑郁了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前几天女儿跟我说她男朋友抑郁了。去看了医生,说沒啥事,医生让买个心情灯照一照。还给我看看那个心情灯的照片,COSTCO有卖的。我问都有啥症状。女儿说,就是有些压抑,总想大喊几声,间隔一会总想大呼一口气。

我不得不感叹,现在的二代移民,遵重科学,轻微的不适,就去看医生。极会照顾自己。要是换做是我,早就不了了之了。后来女儿又说,她同学中这种状况的人很多,都去看医生,抑郁,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曾经上网查了一下,吓一跳,仅中国,抑郁症患者就高达9000万。全球已经有3.5亿人患上抑郁症,每天有3000多人因重度抑郁症自杀。
这个世界怎么了,变成了一个大压力锅。

小的时候下河摸鱼, 上树捉鸟。那个年代,从来没有听说过淮得了抑郁症。去年国内一位亲属的女儿在大二, 听说得了抑郁症, 夜夜睡不着觉。同寝室的女生还都排斥她。后来学校建议她休学一年。她不同意,没办法她妈妈不得不丢下工作,在学校边租间房去陪读。她妈妈后来说,她坚决不吃药。在中国人的想象中, 这属于精神病类, 每个人都担心会吃得象 ”恒路径二”。后来在妈妈陪同下,每周去见一次心理医生, 做心理辅导, 又吃了一段时间的药, 慢慢地就开朗起来。后来赶上疫情又在家呆了大半年。如今完全走出阴影, 高高兴兴地快乐上学了。

几乎每个人得抑郁症的原因都不太一样,别指望用同一种方法包治百病。那个亲属的女儿据说是搅到团委一些人的争斗之中, 不暗世事, 所有的过错都被别人推到她的身上。以致焦虑不堪,夜不能寐。我们面对抑郁病人,要特别小心谨慎,别自以为一打量就知道答案。这种时候错误的疏导反而会意误病情,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一个朋友的妹妹孩子在高中,是那种寄宿学校。后来抑都了。吃药看医生来来去去折腾好几年,时好时坏,大学也没去考。也是刚好一点就坚决拒绝吃药。后来父母分析原因,可能是学习不好,次次考试不及格,一遇考试就紧张。又因为上寄宿学校花了家里很多钱,压力巨大。哪里想到,几年后无意中偷听到他与同学聊天, 才知他抑郁的原因是因父母长期吵闹又分居,给他造成莫大精神压力。常常整夜无法入眠,夜夜恐惧。

抑郁症好象也不分年龄。十多年以前在实验室工作的时候,相邻实验室的一个中国朋友有四十多岁,说起有段时间与老板有些矛盾, 导致老板常给他穿小鞋。他说那段时间天天夜里睡不着,一夜一夜地在沙发上坐着。当时听着不理解是怎么回事,只是对他报以同情,劝说他”天下乌鸦一般黑"。现在想来,那同事肯定是抑郁了。己不记得他后来怎么样了,是回国了还是转实验室了。

前些年,朋友的父亲七十二岁,研究一辈子古代汉语。每日手持放大镜,坐在桌前推敲古文中“字”的解释。家中辞海,各种词典日日翻看。某日听说自杀了,因发现及时抢救过来。后来确诊为重度抑郁症。经过一段时间吃药治疗,慢慢恢复过来。现在乐观向上,迄今已七八年了仍在积极吃药,一日不吃,惶惶不可终日。也不忌讳说过起当年之事, 说是日日研究解字,最后头脑乱了,纠缠不清,绕不出来,以致厌世。

有人说精神自制力强大之人,抑郁症就找不上。记得修仙小说中常提及有一种天魔,能浸入人神魂之中吞吃人精神力。如果意志不坚定,就会被吞吃而坠入魔道。如果制力强大,天魔将被化去。对于修仙人来说, 天魔可以练心,劫數亦是机緣,与天魔之爭,雖是凶險,可若能過去,又是一番天地。与抑郁争斗与此极为相似。

但话又说回来,有些人又无病呻吟。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什么都不想做,感觉特别痛苦。但这并非抑郁症,可能就是想吃排骨或给自己添个小电器等等。事实上,什么都不干,发呆,其实也是在干。那就把所有都停一停,好好干 “什么都不干” 这件事。充分地休息一段时间。所以也别轻易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

得了抑郁症也别紧张,就象二代移民的观念,把它当成是场感冒,该看医生看医生,该吃药吃药。哪怕安眠药,帮助睡着也好。记得有本书上说: " 人的情绪有时候跟缺少某种元素或者元素失调有关。'' 去看看医生, 对病情有个基本了解。然后关于你的病,你会注意到你了解越来越多。甚至,医生都不可能了解比你更多,因为你比医生更了解你自己。越是了解多,你越能放松下来。当你胸有成足, 距离你改变就越来越近,驱逐你意识海中的天魔就会越来越有信心。

小譚積水,日久成洪,若心存改变,意志坚定, 则可江流回转,蒸泽化雨,若說原來抑郁只是溪河,找到生活的真意,如今便是快乐奔騰激流。

我女儿同我说,医生对她男朋友说:你有没有过去有兴趣却没时间干的事情?现在干起来吧!记住,过了这一阵子就好啦," 记住专业人士的话。

记得有位牧师说过,"越不想走出自我,越要走出自我。自我就是需要被心甘情愿地勉强。别老顺着自己,试着跟自己对着干。你就发现,欲望这头猛兽需要挨饿挨揍,而不是一味迁就。"就象那个医生说的, 最好方法就是制定计划,并立刻着手去做!哪怕屡败,仍要屡战。

从更深层次考虑, 抑郁的关键是意义问题。记得有本书上说,"很多在二战德国纳粹集中营的人熬不下去了,不是因为条件恶劣,而是因为绝望,看不到活着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所以,说一千道一万,最后的忠告是:起来,找到你活下去的意义!有人说 : "小时候,觉得幸福是件简单的事,长大了才知道,简单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所以也不要把事情想像得很复杂, 活着才是幸福。大道至简。

一条河在不相信大海存在之前,充其量不过是在抑郁地流浪。这条河一旦相信了大海,就不再抑郁地流浪,而是快乐地归回!

当你战胜自己,回头望去,那一段与天魔相斗,仿若只是經曆了許久,又好似只是过去一瞬。那时你会頓覺眼中天地,陡然开闊了許多。

还夜不能寐? 问问自己, "你抑郁了吗? ''

抛弃怪异想法,制定计划,持拿多种技能,方能自在逍遙,活潑跳脫,自如自在,無拘無束,領略那生活不同妙境。

告别抑郁,信馬由韁去,潑墨任揮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09%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几个月前的报道,忘了国内哪位数学家,说他自己从来不把脑子完全泡在数学里,时常需要换个脑筋做做其它的事情,这么做就为了避免脑子在同一个地方钻得太深容易得抑郁症。

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对抑郁症有所了解,很多时候抑郁症病人其实自身很难意识抑郁来临。我们从小被灌输的理念就是要超越自己,挑战困难,人定胜天,所以看到身边的朋友或家人受挫折,习惯性也会劝说对方努力振作,大多数的时候,这样的关心是到位的,但如果是抑郁症来临,其实你的言辞大半是无效的。

另外,抑郁症的范围很广,几乎所有情志病都和抑郁相关。推荐一个非常好的视频。在如今疫病大流行,世界变幻莫测的灰色时代,愿家园朋友能够坚强扛过风浪,阖家平安。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不太了解忧郁症。但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既享受社交又享受独处,那就肯定没有忧郁症。
我会认为这个是误区,我听说有许多抑郁症病人本身也开开心心和朋友相处,但仍然没有躲过抑郁症。我也知道一些抑郁症例子,因为精神长时间高度集中在某件事情上,然后猛地放松也会导致抑郁的发生。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我会认为这个是误区,我听说有许多抑郁症病人本身也开开心心和朋友相处,但仍然没有躲过抑郁症。我也知道一些抑郁症例子,因为精神长时间高度集中在某件事情上,然后猛地放松也会导致抑郁的发生。
我的说法当然不专业,但我说的是既享受社交又享受独处。我想,既然独处都开心,就不存在抑郁情绪。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乐(悲怆),整个的调子是忧郁与亢奋交织,我一直很少听。我岳母去世时,我觉得我的心情契合,就又听了一次,被那种歇斯底里恣意放纵的情绪发泄轰炸了一遍,然后决定今后再也不听它了。

本能地排斥这种情绪渲染,是不是意味着我对忧郁症具有免疫力?😃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我的说法当然不专业,但我说的是既享受社交又享受独处。我想,既然独处都开心,就不存在抑郁情绪。
也是。你说的应该是正常情况。

我以前听一个小辈说起在多大一个女同学,一群都是这边长大的孩子,平时关系很近,那女孩学习很好,人也开朗,父母也是高知性情温和,但就是有一天在和同学聚会时,前会儿还说说笑笑,后一个不注意,突然间就跳下高楼。

我也听国内在大学工作的朋友说,有那么一些教授,上班的时候还好,结果退休了反而得了抑郁症。

我自家的情况就不多说,也是可以嗨歌可以看片玩牌做家务,性情也许不那么爱热闹,但也不偏执,人也比我聪明,工作能力也算有点技术,就算生病了,老板也盼着他回去上班。可以说完全是飞来横祸,某天就开始夜不成寐,差点陷入了绝境。好在最后知道这是抑郁症,终于得到正确治疗,生活重新有了希望。回顾了之前的种种,只能说人不能太紧张,不管面对的是什么事情,都要学会放松。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乐(悲怆),整个的调子是忧郁与亢奋交织,我一直很少听。我岳母去世时,我觉得我的心情契合,就又听了一次,被那种歇斯底里恣意放纵的情绪发泄轰炸了一遍,然后决定今后再也不听它了。

本能地排斥这种情绪渲染,是不是意味着我对忧郁症具有免疫力?😃
忍不住多说两句,以我近距离接触抑郁症的一点经验来看,睡眠是决定病情轻重的关键。人可能一不小心都有可能会想多,但只要能睡好,一般都能自我调节恢复,但如果长时间(连着一周都算长了)不能保证足够的休息时间,那么脑子很可能会失去控制。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也是。你说的应该是正常情况。

我以前听一个小辈说起在多大一个女同学,一群都是这边长大的孩子,平时关系很近,那女孩学习很好,人也开朗,父母也是高知性情温和,但就是有一天在和同学聚会时,前会儿还说说笑笑,后一个不注意,突然间就跳下高楼。

我也听国内在大学工作的朋友说,有那么一些教授,上班的时候还好,结果退休了反而得了抑郁症。

我自家的情况就不多说,也是可以嗨歌可以看片玩牌做家务,性情也许不那么爱热闹,但也不偏执,人也比我聪明,工作能力也算有点技术,就算生病了,老板也盼着他回去上班。可以说完全是飞来横祸,某天就开始夜不成寐,差点陷入了绝境。好在最后知道这是抑郁症,终于得到正确治疗,生活重新有了希望。回顾了之前的种种,只能说人不能太紧张,不管面对的是什么事情,都要学会放松。
我觉得,不把这世间的事看得太重,例如工作事业得失什么的,不执着,顺也好逆也好,忙也好闲也好,什么都放得下,就可以离开忧郁症。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我觉得,不把这世间的事看得太重,例如工作事业得失什么的,不执着,顺也好逆也好,忙也好闲也好,什么都放得下,就可以离开忧郁症。
嗯,生命既宝贵又短暂,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你说的。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