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怎么看也不好看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35%
天狗说我们的审美观已经被欧美强势文化征服了,难道审美不是先天的么?嗯,有可能。至少味觉不是先天的,我们爱吃的东西其实都是从小培养出来的,日本人有一句名言:おふくろの味,意思就是妈妈做的饭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嗅觉其实也是如此,记得上中学化学实验课,硝酸银加氨水的银镜实验,大伙儿都为GA银子感到兴奋无比,同时也都在抱怨满屋的氨水味,不料有一位女同学冷不丁来了一句:“我喜欢这味”,大伙不解,问之,原来那位女同学小时候家离生产尿素的化工厂很近,闻着这味儿长大的。哈哈
1638215365539.png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bbjj

无官一身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中国自古以来,女子都是以眯眯眼为美,
我支持陈漫的眯眯眼艺术照!
攻击陈的人,才是故意辱华,是民族的败类。

浏览附件663912

觉得这两位很美吗?就单纯审美觉度我没觉得美,除非她们做很多好事让人觉得她们心灵很美忽略外表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BBC:迪奥“辱华”风波了 说:
一些人认为这是为了“迎合西方人的刻板印象”。“小眼睛,中国人的形象永远都是小眼睛,眯眯眼。”
北方汉族大部分是小眼睛,眯眯眼。
我家也是,习主席也是,
这是咱们大舜正裔基因的神圣标记。
小粉红竟敢放肆地说这是 “西方人的刻板印象”?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不能苟同戴面具的那个人的论调。那种论调其实很陈旧。基本思路就是:

我极尽丑化你之能事
if (你不搭理){
我的丑化加倍
}
else (你反驳) {
我说你是自卑作祟、对号入座、玻璃心

}

是否是丑化,每个人一看便知。但人与人之间的感受有差异。同样的一件事,有的人在乎,有的人不在乎。这就是所谓的“忌讳”。忌讳这件事,本身不一定都有道理。但是回避对方的忌讳,是一种美德。不回避,是没有这种美德。

被对方直截了当指出了犯忌,还巧言令色,用上面的逻辑去反讽挖苦别人,是缺德。

这就像某个同学长得胖,你给人家拍照的时候故意从下向上取角度,结果脖子和下巴更加夸张地显大,然后发朋友圈。即使是无意,做人也太不讲究。如果对方给你打电话说这张照片太难看,给拿下去吧,结果你不但不拿掉,反而发朋友圈说“以肥为美也是一种审美,为什么有的人就不能面对真实的自我呢?真是玻璃心哎呀呀呀”。那是what?那是缺德。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楼上提到了一句 “以肥为美也是一种审美”,我想插一句:这句话是颠扑不破的。

“陈曼这张照片也是一种审美”,这句话也是立得住的。

“陈曼这张照片很美”,这句话就是个人意见,it depends。

“美”和“审美”是两个概念。前者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好看,引起愉悦感的外在表现形式;后者是对"美”的外在形式的思考。

因此,对任何好看或者不好看的事物做美学意义上的探究和思考,都是审美的范畴。

陈曼这张照片当然也可以进入审美的范畴。

它已经引起了这么多讨论,正好证明了这一点——在这个时代、在东西方文化价值观的交互地带,它具有惹人争议的审美价值。

但是,这张照片美不美,就见仁见智,大家都可以表态,但没必要逼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35%
楼上提到了一句 “以肥为美也是一种审美”,我想插一句:这句话是颠扑不破的。

“陈曼这张照片也是一种审美”,这句话也是立得住的。

“陈曼这张照片很美”,这句话就是个人意见,it depends。

“美”和“审美”是两个概念。前者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好看,引起愉悦感的外在表现形式;后者是对"美”的外在形式的思考。

因此,对任何好看或者不好看的事物做美学意义上的探究和思考,都是审美的范畴。

陈曼这张照片当然也可以进入审美的范畴。

它已经引起了这么多讨论,正好证明了这一点——在这个时代、在东西方文化价值观的交互地带,它具有惹人争议的审美价值。

但是,这张照片美不美,就见仁见智,大家都可以表态,但没必要逼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

用美不美评论艺术作品是小学生水平。毕加索的画中人物都不美,但画给人艺术触动,这就是艺术的目的。对了,喜欢看美女的去看抖音直播,全是美女,不用捏着鼻子看别人的艺术作品,还指指点点。
你俩说得太好了!让我疑惑的仍然是让人愉悦的美是不是天生的?或者有没有天生的成分?这种成分这种成分又占了多大比例?还有如何看待陈漫后来的道歉?既然是追求美,为何又去迎合玻璃心们?这种道歉反而让人觉得虚伪,或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让人愉悦的美,应该无所谓是否天生吧?

但是所谓“让人愉悦”,这里面的“人”应该是指“大多数的人”,而非“所有人”。如果认可这个前提,大家就可以在同一语境下探讨了。

我记得网上曾经流传一张照片,就是把许多亚洲美女的正脸照叠加起来,最后隐约看出了一张清晰的美女的脸,酷似章子怡。由此可见,被大多数人认为美丽的脸,是可以得出一个大致模型的。

是天生长成这个“美丽模型”,还是后天做成这个“美丽模型”,客观上来说,都是变得美丽了。

陈曼照片里的女孩,都不在这个“美丽模型”里,所以才会激起很多人的意见吧。

陈曼道歉,素不素已经在另一个话题里了?一言难尽哈哈哈。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35%
让人愉悦的美,应该无所谓是否天生吧?

但是所谓“让人愉悦”,这里面的“人”应该是指“大多数的人”,而非“所有人”。如果认可这个前提,大家就可以在同一语境下探讨了。

我记得网上曾经流传一张照片,就是把许多亚洲美女的正脸照叠加起来,最后隐约看出了一张清晰的美女的脸,酷似章子怡。由此可见,被大多数人认为美丽的脸,是可以得出一个大致模型的。

是天生长成这个“美丽模型”,还是后天做成这个“美丽模型”,客观上来说,都是变得美丽了。

陈曼照片里的女孩,都不在这个“美丽模型”里,所以才会激起很多人的意见吧。

陈曼道歉,素不素已经在另一个话题里了?一言难尽哈哈哈。
哈哈,我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难怪你的回答让我更糊涂了。我想问的是,人对美的感受是天生的,还是主要取决于出生后的文化,观念,环境的影响?比如一个小孩整天和世人认为长得很丑的父母生活在一起?终于有一天和父母出门,看到很多世人眼中的美女帅哥,在他眼里,这些美女帅哥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呢?给他带来的感受是愉悦还是不愉悦呢。简言之,人对什么是令人愉悦的美的判断是基因决定的呢?还是主要由文化环境等后天因素决定的呢?
 
最大赞力
0.05
当前赞力
100.00%
美是一种主观意识,是人脑被训练出来的结果。对人的审美一旦被训练出来后可逆性较差,但对艺术作品的审美,很容易变化,欣赏不同的艺术作品,对提高个人的审美能力很重要,我本人经常看各种艺术展。多伦多人的艺术审美能力很高,多伦多电影节,票很贵,都是小众电影,很多人看。前一阵,多伦多艺术博览会,20加元一张票,排长队看。既然都到国外了,就打开自己,欣赏不同的美,而不是把自己放到套子了,永远提高不了鉴赏力,只能靠赞赏美女图片和唱流行歌曲来表达自己。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以前有个学画画的朋友和我说过,美的定义是,客观事物在人头脑中产生的愉悦的感觉。

他说他的老师提出一个问题,美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他的老师认为美是客观的,并拿着一幅日出照片作为佐证:大家看,谁会说这不美?

我却觉得,既然美是在人头脑中的感觉,那按照这定义,美应该是主观的。

但无可否认的是,美的感觉与认可在人群中确实有明显的一致的趋向性,例如选美比赛的得奖者从来没有丑的。听觉之美也一样,对于好听的歌/难听的歌,通常都是大众公认的。

所以,我认为美这种感觉不是训练出来的,而是基因决定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35%
以前有个学画画的朋友和我说过,美的定义是,客观事物在人头脑中产生的愉悦的感觉。

他说他的老师提出一个问题,美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他的老师认为美是客观的,并拿着一幅日出照片作为佐证:大家看,谁会说这不美?

我却觉得,既然美是在人头脑中的感觉,那按照这定义,美应该是主观的。

但无可否认的是,美的感觉与认可在人群中确实有明显的一致的趋向性,例如选美比赛的得奖者从来没有丑的。听觉之美也一样,对于好听的歌/难听的歌,通常都是大众公认的。

所以,我认为美这种感觉不是训练出来的,而是基因决定的。
现代科学已经证明了记忆是可以遗传的,如果人类有共同标准的美女,那么也许是我们的DNA在作怪,比如人类共同的母亲夏娃估计就是一个大美女。由于人类在时间长河中产生的各种遗传变异,让人类对美女的认知产生差异,但总体来说可能差别不大。话说回来,审美又确实可以后天改造,而后天环境又反过来改造基因,所以对美的感受是应该是先天和后天结合后的产物。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