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 中国人不反美, 美国是对华干坏事最少列强之一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74.66%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1776年到2020疫情之前算的话,美国的确是对话做的坏事比较少的国家,而且帮助还很大。甚至在20世纪初中国屡次战败被迫割地赔款的时候,美国出来主持公道,极大压制了列强瓜分中国的野心。在二战的时候更不必说,若不是美国的帮助,中国事实上很难真正战胜日本。90年代,美国还主导了世界贸易体系对中国的接纳,对近20年来中国经济腾飞可以说有决定性作用。这些都是真实历史,忘却历史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但是,2020年疫情之后,美国处心积虑地主导了针对华人(不是对“中国”这个政治概念,而是对华人、Han Chinese这个具体的生物学种群)的污蔑和歧视,纵容和煽动了对华人尤其是在美国的华人的街头暴力,在国际上造谣离间汉人与中国地区少数民族的关系。

两相权衡,美国对中国还是恩大于怨。但是目前事情向着坏的方向发展。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看来胡锡进退休后准备移民美国。
美国也是对中国帮助最大的列强之一
中国共产党的飞黄腾达全靠美国,
胡锡进是共产党员,感谢美国是应该的,
移居美国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是,如果他投奔美国或者它的盟国之后,
还像家园论坛一些人那样
莫名其妙地反美,就很奇怪了。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但是,2020年疫情之后,美国处心积虑地主导了针对华人(不是对“中国”这个政治概念,而是对华人、Han Chinese这个具体的生物学种群)的污蔑和歧视,纵容和煽动了对华人尤其是在美国的华人的街头暴力,在国际上造谣离间汉人与中国地区少数民族的关系。
您应该好好了解党的正式立场:
习主席最近才说过,拜登是他的老朋友。

污蔑和歧视,纵容和煽动,街头暴力,造谣离间,
不是美国或中国,不是整个国家,
是极少数种族主义分子,包括粉红战狼
(最近英国唐人街暴力)。

我在美国工作过,和美国劳动人民也是老朋友,
这种基于受迫害的妄想,挑拨离间的恶毒宣传,
您不应该相信,更不应该到处反复粘贴了。
 
最后编辑: 2021-12-16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您应该好好了解党的正式立场:
习主席最近才说过,拜登是他的老朋友。

污蔑和歧视,纵容和煽动,街头暴力,
是极少数种族主义分子,
包括小粉红战狼 (最近英国伦敦唐人街暴力)。

我在美国工作过,和美国劳动人民也是老朋友,
这种基于受迫害的妄想,挑拨离间的恶毒宣传,
您不应该相信,更不应该到处反复粘贴了。

我对您非常尊重,所以后面的话只是探讨,就事论事,如有冒犯请包涵。我也不是反复粘贴,我每次都是有感而发,随手写的。

在我看来,明知道针对华人的街头暴力比前一年增加7倍,仍然坚持 racial slur 不改口;明知道如今的劳教所跟以前的纳粹“集中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但是仍然使用“集中营”这种极其让人反感的称谓反复宣传。这些东西,还有其他一些我不一一列举了,可以肯定地说已经不是我的“受迫害妄想”了。

In addition,就像小马过河的故事一样,对于环境的感受,人与人是不一样的;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也是不一样的。当年我一个人留学英国走夜路,一群teenagers围着我挑衅,我跟他们肢体冲突,路人报警了,直接闹到警局。后面我依然一个人从那条路走,丝毫不害怕。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我有老婆孩子,我希望我的孩子在一个正常宁静的环境长大,而不是occasionally被人喊一些不好听的东西。 所以现在我对此比较在意。我也认识一个朋友,是我的高中同学,身高1米9,体重100Kg,在国内就是sanda的爱好者,而且现在没结婚没孩子。他丝毫不担心种族主义攻击。但我觉得我跟他不一样,大部分其他海外华人跟他也不一样。同是华人同胞,最好还是为我们中间的老弱妇孺多想想,而不要抱着“老子再过20年还是一条好汉”的态度大无畏下去。

至于说racists是不是“极少数”,那要看上面的风向怎么带。德国人也不是天生恶魔,但是被希特勒一带,个个对犹太人也恨之入骨。所以说政治正确的确非常重要。殷鉴不远。
 
最后编辑: 2021-12-16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对您非常尊重,所以后面的话只是探讨,就事论事,如有冒犯请包涵。我也不是反复粘贴,我每次都是有感而发,随手写的。

在我看来,明知道针对华人的街头的暴力比前一年增加7倍,仍然坚持 racial slur 不改口;明知道如今的劳教所跟以前的纳粹“集中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但是仍然使用“集中营”这种极其让人反感的称谓反复宣传。这些东西,还有其他一些我不一一列举了,可以肯定地说已吧经不是我的“受迫害妄想”了。
纳粹“集中营”
In addition,就像小马过河的故事一样,对于使用“集中营”这种极其让人反感的称谓反复宣传。环境的感受,人与人是不一样的;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也是不一样的。当年我一个人留学英国走夜路,一群teenagers围着我挑衅,我跟他们肢体冲突,路人报警了,直接闹到警局。后面我依然一个人从那条路走,丝毫不害怕。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我有老婆孩子,我希望我的孩子在一个正常宁静的环境长大,而不是occasionally被人喊一些不好听的东西。 所以现在我对此比较在意。我也认识一个朋友,是我的高中同学,身高1米9,体重100Kg,在国内就是sanda的爱好者,而且现在没结婚没孩子。他丝毫不担心种族主义攻击。但我觉得我跟他不一样,大部分其他海外华人跟他也不一样。同是华人同胞,最好还是为明知道如今的劳教所跟以前的纳粹“集中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我们中间的老弱妇孺多想想,而不要抱着“老子再过20年还是一条好汉”的态度大无畏下去。

至于说racists是不污蔑和歧视,纵容和煽动,街头暴力,
是极少数种族主义分子,明知道如今的劳教所跟以前的纳粹“集中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明知道如今的劳教所跟以前的纳粹“集中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包括小粉红战狼 (最近英国伦敦唐人街暴力)。是“极少数”,那要看上面的风向怎么带。德国人也不是天生恶魔,但是被希特勒一带,个个对犹太人也恨之入骨。所以说政治正确的确非常重要。殷鉴不远。
一些西方政府批评新疆的职业学校,
甚至认为那些机构是集中营,有可能是造谣诬蔑我党。

但是不论是否真的有集中营,都和加拿大、美国华人毫无关系。
认为批评是“针对华人这个具体的生物学种群“的,
不是基于受迫害的妄想,就是挑拨离间。

我对您也很尊重,不认为这是您原创的观点,
希望您不要相信,不要再传播这些恶意的言论。

’明知道劳教所跟以纳粹“集中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但是仍然使用“集中营”这种极其让人反感的称谓反复宣传。‘

中国早已经废除了劳教所了,
您如果知道中国实际上有变相的劳教所,也不要到处乱说,
更不要把让海外华人来承担罪恶。

“那要看上面的风正确向怎么带。德国人也不是天生恶魔。
被希特勒一带,个个对犹太人也恨之入骨。
所以说政治正确的确非常重要。”

对不起,您似乎被带往错误的方向了:
把中国政府和海外华人混为一谈,
把西方少数政客和种族主义者的行为当作整个西方主流,
在中国,在西方,都不是政治正确。

华人面临的危险,不是您说的“上面带风”的不正确,
而是带风的阶层控制不住局面的时候,那时华人肯定遭殃。
为“我们中间的老弱妇孺多想想”,
还没有入籍的,趁着现在还太平,都回国去吧。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一些西方政府批评新疆的职业学校,
甚至认为那些机构是集中营,有可能是造谣诬蔑我党。

但是不论是否真的有集中营,都和加拿大、美国华人毫无关系。
认为批评是“针对华人这个具体的生物学种群“的,
不是基于受迫害的妄想,就是挑拨离间。

我对您也很尊重,不认为这是您原创的观点,
希望您不要相信,不要再传播这些恶意的言论。

’明知道劳教所跟以纳粹“集中营”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但是仍然使用“集中营”这种极其让人反感的称谓反复宣传。‘

中国早已经废除了劳教所了,
您如果知道中国实际上有变相的劳教所,也不要到处乱说,
更不要把让海外华人来承担罪恶。

“那要看上面的风正确向怎么带。德国人也不是天生恶魔。
被希特勒一带,个个对犹太人也恨之入骨。
所以说政治正确的确非常重要。”

对不起,您似乎被带往错误的方向了:
把中国政府和海外华人混为一谈,
把西方少数政客和种族主义者的行为当作整个西方主流,
在中国,在西方,都不是政治正确。

华人面临的危险,不是您说的“上面带风”的不正确,
而是带风的阶层控制不住局面的时候,那时华人肯定遭殃。
为“我们中间的老弱妇孺多想想”,
还没有入籍的,趁着现在还太平,都回国去吧。

“针对华人这个生物学种群”这个观点估计不是我第一个提出的,但我确实是独立解读出来的。如果您对此有批评,我愿意正面面对和回应这些批评。因为我是有事实做依据的:您看,2020年以来,在最高元首的煽动下,美国针对华裔的街头暴力暴增7倍。而在我看到的所有报道中(不排除有我漏掉的,欢迎指出),没有任何一起的施暴者在施暴之前询问和核实受害人的身份的——是否是美籍华裔,是否是中国国籍,是支持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是不是GCD,没有,没人关心。所以说,对方针对的目标是族裔,而不是政治立场。

我同样觉得美国和加拿大华人与这些国内政治事件没有关系,这一点我跟您完全一致。但我认为某些煽动街头攻击华人的政客恰恰在处心积虑地让这一层“隔离带”变得模糊。这是危险的,是希特勒的行为。我一直期待相关人士能够对此反思检讨,有一些人确实反思并且道歉了,但是仍有人并没有任何反思的迹象。

回国这个事就不属于我们当前讨论问题的范畴了。事实上您说得对,到了不得不回的时候必须回国。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到哪里避难这个问题,而是在讨论海外政治和生态环境。好比说,两个人在探讨如何学好英语,其中一个人说“别学了,不出国就完了”,这也没错,只是另一个topic了。
 
最后编辑: 2021-12-17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针对华人这个生物学种群”这个观点估计不是我第一个提出的,但我确实是独立解读出来的。如果您对此有批评,我愿意正面面对和回应这些批评。因为我是有事实做依据的:您看,2020年以来,在最高元首的煽动下,美国针对华裔的街头暴力暴增7倍。而在我看到的所有报道中(不排除有我漏掉的,欢迎指出),没有任何一起的施暴者在施暴之前询问和核实受害人的身份的——是否是美籍华裔,是否是中国国籍,是支持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是不是GCD,没有,没人关心。所以说,对方针对的目标是族裔,而不是政治立场。

我同样觉得美国和加拿大华人与这些国内政治事件没有关系,这一点我跟您完全一致。但我认为某些煽动街头攻击华人的政客恰恰在处心积虑地让这一层“隔离带”变得模糊。这是危险的,是希特勒的行为。我一直期待相关人士能够对此反思检讨,有一些人确实反思并且道歉了,但是仍有人并没有任何反思的迹象。

回国这个事就不属于我们当前讨论问题的范畴了。事实上您说得对,到了不得不回的时候必须回国。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到哪里避难这个问题,而是在讨论海外政治和生态环境。好比说,两个人在探讨如何学好英语,其中一个人说“别学了,不出国就完了”,这也没错,只是另一个topic了。
您发帖的意思是说,
海外华人应该支持中国政府吗?
例如您提到的新疆非极端化职业学校?

川普有种族主义倾向,但是美国政府对华人是保护的:
1) 川普经常说对习主席是他的好朋友,他也很佩服中国政府的能力。
2) 川普政府一直将中国人和政府区别开来,明确表示对中国人民的好意。拜登总统更强调这一点,他的政府正式谴责疫情期间真的亚裔的种族主义。

批评中国政府,
是“针对华人这个具体的生物学种群“的?

把海外华人,中国人,中国政府划等号,
是纳粹“一个民族,一个帝国,一个元首”
的升级版。是反华、反中、反党,危害极大:

我们反对美国政府扶蒋反共的政策。但是我们第一要把美国人民和他们的政府相区别,第二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和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相区别。- 毛泽东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74%
但是不论是否真的有集中营,都和加拿大、美国华人毫无关系。
认为批评是“针对华人这个具体的生物学种群“的,
不是基于受迫害的妄想,就是挑拨离间。

我对您也很尊重,不认为这是您原创的观点,
希望您不要相信,不要再传播这些恶意的言论。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受迫害担忧, 个人也认为这些担忧不无道理,另外很难判断某言论是否为恶意或居心叵测,还是应该保持一个平常心并把重点应放在讨论事情的真相。
中国早已经废除了劳教所了,
您如果知道中国实际上有变相的劳教所,也不要到处乱说,
更不要把让海外华人来承担罪恶。
这个有点莫须有了,这个论坛里没人试图让海外华人承担罪恶,但确实有很多人担心某些政客如川普有意无意地,不加区分地言论(China Virus,Kongfu Virus)导致华人因种族原因受到侵害
对不起,您似乎被带往错误的方向了:
把中国政府和海外华人混为一谈,
把西方少数政客和种族主义者的行为当作整个西方主流,
在中国,在西方,都不是政治正确。
同意
华人面临的危险,不是您说的“上面带风”的不正确,
而是带风的阶层控制不住局面的时候,那时华人肯定遭殃。
为“我们中间的老弱妇孺多想想”,
还没有入籍的,趁着现在还太平,都回国去吧。
同意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74%
“针对华人这个生物学种群”这个观点估计不是我第一个提出的,但我确实是独立解读出来的。如果您对此有批评,我愿意正面面对和回应这些批评。因为我是有事实做依据的:您看,2020年以来,在最高元首的煽动下,美国针对华裔的街头暴力暴增7倍。而在我看到的所有报道中(不排除有我漏掉的,欢迎指出),没有任何一起的施暴者在施暴之前询问和核实受害人的身份的——是否是美籍华裔,是否是中国国籍,是支持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是不是GCD,没有,没人关心。所以说,对方针对的目标是族裔,而不是政治立场。

我同样觉得美国和加拿大华人与这些国内政治事件没有关系,这一点我跟您完全一致。但我认为某些煽动街头攻击华人的政客恰恰在处心积虑地让这一层“隔离带”变得模糊。这是危险的,是希特勒的行为。我一直期待相关人士能够对此反思检讨,有一些人确实反思并且道歉了,但是仍有人并没有任何反思的迹象。

回国这个事就不属于我们当前讨论问题的范畴了。事实上您说得对,到了不得不回的时候必须回国。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到哪里避难这个问题,而是在讨论海外政治和生态环境。好比说,两个人在探讨如何学好英语,其中一个人说“别学了,不出国就完了”,这也没错,只是另一个topic了。
不知道你的数据来源,个人感觉美国应该是针对亚裔地暴力增加数倍,毕竟东亚裔连我们自己都分不清,更何况美国白人里那些种族主义者了。至于美国政客是否在煽动对华裔的歧视,我持谨慎态度,个人认为他们只是没有主动意愿为华人发声而已,可以理解为一种被动形态的种族歧视,这种现象在加拿大白左里貌似也很普遍。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感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您发帖的意思是说,
海外华人应该支持中国政府吗?
例如您提到的新疆非极端化职业学校?

川普有种族主义倾向,但是美国政府对华人是保护的:
1) 川普经常说对习主席是他的好朋友,他也很佩服中国政府的能力。
2) 川普政府一直将中国人和政府区别开来,明确表示对中国人民的好意。拜登总统更强调这一点,他的政府正式谴责疫情期间真的亚裔的种族主义。

批评中国政府,
是“针对华人这个具体的生物学种群“的?

把海外华人,中国人,中国政府划等号,
是纳粹“一个民族,一个帝国,一个元首”
的升级版。是反华、反中、反党,危害极大:

我们反对美国政府扶蒋反共的政策。但是我们第一要把美国人民和他们的政府相区别,第二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和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相区别。- 毛泽东

我支持哪个政客,哪个政府,哪个政党,都只限于具体事情,而不是一概而论。不管川普还是拜登,习大大还是普京,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保守党,甚至共产党,我都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说,如果我在某个问题上跟共产党的说法重合了,我也不会因此而避讳。

我能看出您对于政府和人民是分得很清楚的,而且您也是反对种族主义的。我对此完全赞成。在这一点上,川普应该向我们学习。拜登嘛,表面上看还算政治正确,是否真心也不一定。我持谨慎乐观态度。
 
最后编辑: 2021-12-17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不知道你的数据来源,个人感觉美国应该是针对亚裔地暴力增加数倍,毕竟东亚裔连我们自己都分不清,更何况美国白人里那些种族主义者了。至于美国政客是否在煽动对华裔的歧视,我持谨慎态度,个人认为他们只是没有主动意愿为华人发声而已,可以理解为一种被动形态的种族歧视,这种现象在加拿大白左里貌似也很普遍。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感受。

我觉得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领袖,还是应该有一些担当和责任。在面对A说法和B说法的选择时,普通百姓选择最解气最直白的说法,但领袖应该选择对弱势群体伤害最小的说法。如果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混同于普通百姓,逞一时口舌之快,那么就不配做领袖了。如果被别人反复提醒已经造成伤害还不停止,就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恶意。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受迫害担忧, 个人也认为这些担忧不无道理,另外很难判断某言论是否为恶意或居心叵测,还是应该保持一个平常心并把重点应放在讨论事情的真相。

这个有点莫须有了,这个论坛里没人试图让海外华人承担罪恶,但确实有很多人担心某些政客如川普有意无意地,不加区分地言论(China Virus,Kongfu Virus)导致华人因种族原因受到侵害

同意

同意
”还是应该保持一个平常心并把重点应放在讨论事情的真相。”

”这个有点莫须有了,这个论坛里没人试图让海外华人承担罪恶”

原帖的重点不是真相,而是:
把批评新疆去极端化职业学校
等同于反海外华人。

这不是明摆着要海外华人去承担罪责?

我支持中国政府打击伊斯兰极端分子,
但《去极端化职业学校》不可能完美,
共产党都不会怕西方对学校的批评,我们怕什么?
我们和新疆学校完全不搭界,
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我们要往自己身上揽?

我也是非常担忧的人之一,
我认为如下两种倾向
极大地增加华人的危险:

第一是,
很多华人支持有种族主义倾向的右翼政客,
同时反对种族平等运动。

第二是,
一些海外华人太高调地支持中国共产党,
而且经常有很极端的说法,
亲共华人攻击反共华人的暴力事件
也经常发生。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还是应该保持一个平常心并把重点应放在讨论事情的真相。”

”这个有点莫须有了,这个论坛里没人试图让海外华人承担罪恶”

原帖的重点不是真相,而是:
把批评新疆去极端化职业学校
等同于反海外华人。

这不是明摆着要海外华人去承担罪责?

我支持中国政府打击伊斯兰极端分子,
但《去极端化职业学校》不可能完美,
共产党都不会怕西方对学校的批评,我们怕什么?
我们和新疆学校完全不搭界,
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我们要往自己身上揽?

我也是非常担忧的人之一,
我认为如下两种倾向
极大地增加华人的危险:

第一是,
很多华人支持有种族主义倾向的右翼政客,
同时反对种族平等运动。

第二是,
一些海外华人太高调地支持中国共产党,
而且经常有很极端的说法,
亲共华人攻击反共华人的暴力事件
也经常发生。

我也不知道那种学校用什么名字比较合适,这里借用您说的“去极端化职业学校”。把这种东西描述成“集中营”,是在恶毒扣帽子。众所周知,“集中营”这个词的由来是把犹太人集中起来残酷迫害乃至做成肥皂那种丑恶的地方。这个词很重,不应该如此随意使用。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想那些人不会不懂。懂还故意这样说,只能理解为为了煽动仇恨。没人想把这种脏水“往自己身上揽”,何况这种脏水几乎纯属捏造,除了几个人红口白牙在“哭诉”,一点像样的证据都没有。我担心的是,被煽动起来的穆斯林群众如果想要报复,恐怕不会分辨目标是“好的华人”还是“坏的华人”。这些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乐此不疲,等着看华人被攻击的剧目上演。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74%
原帖的重点不是真相,而是:
把批评新疆去极端化职业学校
等同于反海外华人。

这不是明摆着要海外华人去承担罪责?

我支持中国政府打击伊斯兰极端分子,
但《去极端化职业学校》不可能完美,
共产党都不会怕西方对学校的批评,我们怕什么?
我们和新疆学校完全不搭界,
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我们要往自己身上揽?
中共粗暴野蛮的民族政策和种族灭绝是两回事,西方这个指控让人怀疑它的政治动机。而且这种不实指控确实有可能连累到我们海外华人,这种担忧不无道理,毕竟covid病毒在责任或是道德层面上和中国人毫无关系,甚至和武汉人也毫无关系,硬要说有关系,也只关系到染病的第一人而已,但这并不妨碍川普把其称为功夫病毒。这个和我们的意愿无关,所以不存在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问题。
我也是非常担忧的人之一,我认为如下两种倾向
极大地增加华人的危险:

第一是,
很多华人支持有种族主义倾向的右翼政客,
同时反对种族平等运动。

第二是,
一些海外华人太高调地支持中国共产党,
而且经常有很极端的说法,
亲共华人攻击反共华人的暴力事件
也经常发生。
我觉得你说的两条都对,但都不是重点,重点还是在于权势者制定的政策,在于新闻媒体对社会情绪引导,而这两点都是海外华人影响力几乎等于零的地方。比如说个别五毛高调支持中共,主流媒体不加区分大肆报道,个别政客别有用心的指责(华人都是间谍),其他政客选择默不作声。五毛,媒体,政客,这三个因素很显然是后两个危害力巨大。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支持哪个政客,哪个政府,哪个政党,都只限于具体事情,而不是一概而论。不管川普还是拜登,习大大还是普京,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保守党,甚至共产党,我都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说,如果我在某个问题上跟共产党的说法重合了,我也不会因此而避讳。

我能看出您对于政府和人民是分得很清楚的,而且您也是反对种族主义的。我对此完全赞成。在这一点上,川普应该向我们学习。拜登嘛,表面上看还算政治正确,是否真心也不一定。我持谨慎乐观态度。
”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保守党,甚至共产党,我都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我能看出您对于政府和人民是分得很清楚的,而且您也是反对种族主义的。我对此完全赞成。在这一点上,川普应该向我们学习。”

您的帖子不是反对种族歧视,而是种族主义思想。
我不是针对您本人,
我自己也曾流露出这种倾向。

您可以支持共产党新疆去极端学校,
但不可以说,批评新疆政策
就是要煽动整个国家来迫害
”华人生物学种群”。

不知道您认为川普应该向您学什么?

川普强调美国人优先,认为全世界都在占美国的便宜,强奸美国。

您所传播的观点,”华人生物学种群”有危险了,美国和西方要迫害我们。

一模一样嘛,谁跟谁学的?

如果他跟您学习
把”华人生物学种群”和中国捆绑起来,
而且下一次大选上台,
那么他就要开始迫害美国华人了。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也不知道那种学校用什么名字比较合适,这里借用您说的“去极端化职业学校”。把这种东西描述成“集中营”,是在恶毒扣帽子。众所周知,“集中营”这个词的由来是把犹太人集中起来残酷迫害乃至做成肥皂那种丑恶的地方。这个词很重,不应该如此随意使用。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想那些人不会不懂。懂还故意这样说,只能理解为为了煽动仇恨。没人想把这种脏水“往自己身上揽”,何况这种脏水几乎纯属捏造,除了几个人红口白牙在“哭诉”,一点像样的证据都没有。我担心的是,被煽动起来的穆斯林群众如果想要报复,恐怕不会分辨目标是“好的华人”还是“坏的华人”。这些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乐此不疲,等着看华人被攻击的剧目上演。
我支持您控诉美帝污蔑我党,
但是您怎么可以把新疆党的干部的功劳,
和美帝对新疆工作的责难,
全部归于己有,甚至归于全世界华人,
您好像还激动万分,我百思不得其解。

谁说新疆的学校是纳粹集中营,人油造肥皂?
美帝没有这样说啊,
您这样写太过份了吧?

北美二战集中营,比中国的劳教所好得多。
看到您的劳教所三个字,
吓的我要发抖 - 因为我的伯父,
已故的离休老干部,
曾被划为右派劳教三年,
党的一些高级领导人,
也曾被关押在那种地方。
 
最后编辑: 2021-12-18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