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事件继续发酵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1.52%
玄武赛前自信满满地说:我要用拳击规则打败你
玄武赛后NB轰轰地说:打日本不需要规则
玄武现在委委屈屈地说:不是说好了么,可以抱摔
实际情况呢,冬哥看得很清楚,木村翔被一群不讲信义,不守规矩中国人给玩了,包括他的中方翻译,中方经纪人。。。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1.52%
类似鲁迅笔下盲从的围观斩首、取人血沾馒头民众才是最可悲的看点
围观的完全是两码事,一个是围观反清志士秋瑾的受害,鲁迅痛骂的是麻木不仁的大众和牟取私利的小人。一个是围观小丑们为了赚钱而不知底线的无耻表演,鲁迅要在的话一定也会骂它个狗血喷头。这件事不过是这个社会当今道德低下,爱国贼满大街的一个缩影而已,爱国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而李甜甜,宋庚一这样的认真思考的有良知的人则被撤职被抓进精神病院。这件事最可悲的看点应该是:人们只敢骂这些小丑,而不敢骂大量制造这些小丑的政权,体制,文化。。。。。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件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相当多的中国人其实特别自卑。我觉得一个整体上很自信的民族不会有那么多现场观众为这样一场“一眼假”的闹剧喝彩叫好。正是因为本质上还是自卑,所以看到“打鬼子”就特别亢奋。《叶问》系列电影,还有以前的《霍元甲》之类的,都有“打洋人”的戏份,其实跟这个比赛本质一样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件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相当多的中国人其实特别自卑。我觉得一个整体上很自信的民族不会有那么多现场观众为这样一场“一眼假”的闹剧喝彩叫好。正是因为本质上还是自卑,所以看到“打鬼子”就特别亢奋。《叶问》系列电影,还有以前的《霍元甲》之类的,都有“打洋人”的戏份,其实跟这个比赛本质一样的。
据我观察,叫好的是一小襊,主流还是骂声一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有什么,人家嘉兴某个纪念日街上看见有人穿和服,居然有人报警,警察还真出动了,还真把人带去派出所调查,这得自卑到什么程度
这个和自卑无关,主要是时间敏感,道理和不能去奥斯维辛纪念馆门口穿SS制服,不能在清真寺门口卖猪肉差不多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1.52%
这个和自卑无关,主要是时间敏感,道理和不能去奥斯维辛纪念馆门口穿SS制服,不能在清真寺门口卖猪肉差不多
比喻得不恰当,应该是穿日军军服,不是和服,我们仇恨的是日本军国主义,不是日本民族,现在的日本民族象征着民主和平富足文明。。。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8.25%
这个和自卑无关,主要是时间敏感,道理和不能去奥斯维辛纪念馆门口穿SS制服,不能在清真寺门口卖猪肉差不多
胡扯,这几个事情根本不能类比,现在国内的风向转变比秃子头上的虱子还明显,当然这个和自卑无关而和政府和媒体推动关系太大了。
很简单,要类比就同样的事情同样的日子,大家去看看十几年前的反应就明白了。就像最近被严厉打压的宋庚一和李田田的事情,自己还记得十几年前就写过的,一个朋友的父亲告诉我他当年最惊讶的事情是80年到了美国才知道南京大屠杀,现在说出来别说国内人就是海外的很多人都不可思议,但1981年前中国教科书就上海北京两个地方版本的教科书有两小段介绍南京大屠杀,这个事情后来还专门问过南京的朋友,他们说当年政府不提也不宣传,如果没有家里老人告诉,很多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连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都是过了近半个世纪才建立的。
其实恰恰是宋老师说的对,对于历史对于民族灾难,不管那个政府那个党派,不管过去和日本关系好还是现在不好,都应该像犹太人那样去落实每一个受害者,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历史和对历史负责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1.52%
胡扯,这几个事情根本不能类比,现在国内的风向转变比秃子头上的虱子还明显,当然这个和自卑无关而和政府和媒体推动关系太大了。
很简单,要类比就同样的事情同样的日子,大家去看看十几年前的反应就明白了。就像最近被严厉打压的宋庚一和李田田的事情,自己还记得十几年前就写过的,一个朋友的父亲告诉我他当年最惊讶的事情是80年到了美国才知道南京大屠杀,现在说出来别说国内人就是海外的很多人都不可思议,但1981年前中国教科书就上海北京两个地方版本的教科书有两小段介绍南京大屠杀,这个事情后来还专门问过南京的朋友,他们说当年政府不提也不宣传,如果没有家里老人告诉,很多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连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都是过了近半个世纪才建立的。
其实恰恰是宋老师说的对,对于历史对于民族灾难,不管那个政府那个党派,不管过去和日本关系好还是现在不好,都应该像犹太人那样去落实每一个受害者,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历史和对历史负责
说的非常好,南京大屠杀在中共眼里不过是个用来统治的工具而已,毛贼在感谢日本侵略的时候想到南京大屠杀了么?周恩来NB哄哄地放弃战争赔偿权力时想到南京大屠杀了么,说到底,他人的生命在这些人眼里乃至在中国人眼里都是无足轻重的,需要时就拿来大讲特讲,不需要时就缄口不言。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胡扯,这几个事情根本不能类比,现在国内的风向转变比秃子头上的虱子还明显,当然这个和自卑无关而和政府和媒体推动关系太大了。
很简单,要类比就同样的事情同样的日子,大家去看看十几年前的反应就明白了。就像最近被严厉打压的宋庚一和李田田的事情,自己还记得十几年前就写过的,一个朋友的父亲告诉我他当年最惊讶的事情是80年到了美国才知道南京大屠杀,现在说出来别说国内人就是海外的很多人都不可思议,但1981年前中国教科书就上海北京两个地方版本的教科书有两小段介绍南京大屠杀,这个事情后来还专门问过南京的朋友,他们说当年政府不提也不宣传,如果没有家里老人告诉,很多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连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都是过了近半个世纪才建立的。
其实恰恰是宋老师说的对,对于历史对于民族灾难,不管那个政府那个党派,不管过去和日本关系好还是现在不好,都应该像犹太人那样去落实每一个受害者,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历史和对历史负责

很同意关于“去落实每一个受害者,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历史和对历史负责”这个说法。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很多事情都有了政治态度的加持,就很难进行深入研究了。比如说去落实每个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就不能排除最后落实的数字远远大于或者远远小于30万这两种情况。一旦这样的局面发生,那如何解释现在把“30万”这个数字搞得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现在这件事已经积重难返。只能说,如果中国从中学到一些教训的话,或者说历史可以重来的话,从一开始可以对事件定性,但是对定量的说法永远持开放研究的态度。事实上,哪怕日军杀死了一个战俘或者平民,也是战争罪。中国人民作为战争受害者和最后的战胜国,其实无需通过数量的堆积来压死对方,而只需拿出足够给战争罪犯定罪的证据就可以了。而把对于事实真相的探究作为永远的学术课题,才是对受难者的最大尊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75.17%
这个和自卑无关,主要是时间敏感,道理和不能去奥斯维辛纪念馆门口穿SS制服,不能在清真寺门口卖猪肉差不多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比喻不恰当,那天是有些敏感,但是嘉兴和南京相距遥远,况且和服和大屠杀不是一个概念,女子也是因为在日餐工作而穿和服的,并不是刻意在这一天穿,如果这么敏感,那么为什么要留着武汉大学的一大片樱花树,也应该禁止这一天日商店铺开门,日本汽车禁行。
最不可以理解的事警方接到报警还真出警了,不仅劝阻穿和服的女子,还把她带去派出所调查,国家机器牵涉到一件和服这点屁大的小事,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1.52%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比喻不恰当,那天是有些敏感,但是嘉兴和南京相距遥远,况且和服和大屠杀不是一个概念,女子也是因为在日餐工作而穿和服的,并不是刻意在这一天穿,如果这么敏感,那么为什么要留着武汉大学的一大片樱花树,也应该禁止这一天日商店铺开门,日本汽车禁行。
最不可以理解的事警方接到报警还真出警了,不仅劝阻穿和服的女子,还把她带去派出所调查,国家机器牵涉到一件和服这点屁大的小事,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原来还是个店员制服,这些举报人,警察,都是我党的“爱国”教育,我党的仇恨教育,我党的举报文化,我党漠视法治教育的结晶。
说起和服,日文发音wafuku,又称吴服,其样式受三国时期的东吴以及随后的两晋南北朝的影响巨大,和服的发音本身就是古汉语读法。而日本古汉语读法又分吴音,汉音,唐音,wafuku是吴音,所以说无论从发音,式样,还是名称都有着中华帝国深深的印记,这些粉红要是知道这些,估计就不会如此恼怒了。哈哈

以下引自维基
吳服(ごふく)一詞的產生,是源於中國三國時代,即“國的衣”,是三個和服稱謂當中歷史最早的。

此時的日本處於還未統一狀態下的彌生時代,日本西南部各個小政權透過和三國中的孫權東吳來進行商貿活動,當時中國的服裝制度已經有全面的發展,日本趁著貿易的機會將漢服的紡織技術和穿戴禮儀部分吸收。而吳服原本是指“從中國進口的,以絲、绫、锦三種面料所製的服裝”,必須滿足這個定義才能算作是吳服[9][10] 吳服在日本文獻裡面的記載可以追溯到日本应神天皇和朝鮮半島的百济時期,百濟日本给的贡品裡有两个从吴国来的缝织女,后来应神天皇因為感歎吳國的服裝精緻華美,再次派遣阿知使主前往吴国求缝工女,但沒等到就駕崩了。到了下一代雄略天皇在位時,阿知使主带回兩名織女,為“汉织女”(當時的“漢”指的是曹魏,並非現代漢服的“漢”)和“吴织女”。漢織女由於製衣技術不如吴织女,在歷史上從此消失;而吳織女死后被当作日本初代“吴服大神”在吴服神社裡被祭祀。隨後,京都大酒神社的石标上也紀念她為「太秦明神 吴织神汉织神蚕养机织管弦乐舞之祖神」。17世纪日本谣曲《吴服》中,也咏唱吴国绫织女为天皇制作御衣,但紡織時候流淚、思念故国之情[11][12][13]

不過當時,就連中國本身對“漢服”的定義都極度模糊,因此日本人也不避諱“吳服”其實是外來的,在作為創始者的東吳政權於中國本土消亡之後,日本便開始將自己本土的“弥生時代服饰”也統称为吴服,吳服的定義第一次發生改變;在彌生時代結束後,吳服的定義又擴展到全體日本人所穿的服裝裡。到了17世紀的江户时代,日本人學會使用木棉來為和服的材料,這個時候棉製的吳服則改用「太物」來稱呼。一直到明治時代為止,日本古代的和服裁缝都稱為“吴服师”;到了大正时代,日本服裝界人士為了呼應官方的國族運動、去除中國古代影響,所以改称“和裁士”並成立“和裁士会”。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75.17%
原来还是个店员制服,这些举报人,警察,都是我党的“爱国”教育,我党的仇恨教育,我党的举报文化,我党漠视法治教育的结晶。
说起和服,日文发音wafuku,又称吴服,其样式受三国时期的东吴以及随后的两晋南北朝的影响巨大,和服的发音本身就是古汉语读法。而日本古汉语读法又分吴音,汉音,唐音,wafuku是吴音,所以说无论从发音,式样,还是名称都有着中华帝国深深的印记,这些粉红要是知道这些,估计就不会如此恼怒了。哈哈

以下引自维基
吳服(ごふく)一詞的產生,是源於中國三國時代,即“國的衣”,是三個和服稱謂當中歷史最早的。

此時的日本處於還未統一狀態下的彌生時代,日本西南部各個小政權透過和三國中的孫權東吳來進行商貿活動,當時中國的服裝制度已經有全面的發展,日本趁著貿易的機會將漢服的紡織技術和穿戴禮儀部分吸收。而吳服原本是指“從中國進口的,以絲、绫、锦三種面料所製的服裝”,必須滿足這個定義才能算作是吳服[9][10] 吳服在日本文獻裡面的記載可以追溯到日本应神天皇和朝鮮半島的百济時期,百濟日本给的贡品裡有两个从吴国来的缝织女,后来应神天皇因為感歎吳國的服裝精緻華美,再次派遣阿知使主前往吴国求缝工女,但沒等到就駕崩了。到了下一代雄略天皇在位時,阿知使主带回兩名織女,為“汉织女”(當時的“漢”指的是曹魏,並非現代漢服的“漢”)和“吴织女”。漢織女由於製衣技術不如吴织女,在歷史上從此消失;而吳織女死后被当作日本初代“吴服大神”在吴服神社裡被祭祀。隨後,京都大酒神社的石标上也紀念她為「太秦明神 吴织神汉织神蚕养机织管弦乐舞之祖神」。17世纪日本谣曲《吴服》中,也咏唱吴国绫织女为天皇制作御衣,但紡織時候流淚、思念故国之情[11][12][13]

不過當時,就連中國本身對“漢服”的定義都極度模糊,因此日本人也不避諱“吳服”其實是外來的,在作為創始者的東吳政權於中國本土消亡之後,日本便開始將自己本土的“弥生時代服饰”也統称为吴服,吳服的定義第一次發生改變;在彌生時代結束後,吳服的定義又擴展到全體日本人所穿的服裝裡。到了17世紀的江户时代,日本人學會使用木棉來為和服的材料,這個時候棉製的吳服則改用「太物」來稱呼。一直到明治時代為止,日本古代的和服裁缝都稱為“吴服师”;到了大正时代,日本服裝界人士為了呼應官方的國族運動、去除中國古代影響,所以改称“和裁士”並成立“和裁士会”。
其实我党和政府也是一直强调要把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普通民众区别对待,显然和服只是日本民间文化习俗的一种,但是和战争屠杀还是应该区别开来,如果连这一点也不放过,大国胸怀就是一个笑话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说的非常好,南京大屠杀在中共眼里不过是个用来统治的工具而已,毛贼在感谢日本侵略的时候想到南京大屠杀了么?周恩来NB哄哄地放弃战争赔偿权力时想到南京大屠杀了么,说到底,他人的生命在这些人眼里乃至在中国人眼里都是无足轻重的,需要时就拿来大讲特讲,不需要时就缄口不言。
说到点子上了。赞。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1.52%
其实我党和政府也是一直强调要把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普通民众区别对待,显然和服只是日本民间文化习俗的一种,但是和战争屠杀还是应该区别开来,如果连这一点也不放过,大国胸怀就是一个笑话
我党说的和做的从来都是两套,它还说自己是全过程民主国家呢,“要区分军国主义和日本民众”就是lip service,其实是说给日本人听的,我党能直接说中国人要仇恨日本人么,它不敢说,因为这个违反世界价值观,但阶级仇民族恨可是它以前一直说的。
什么军国主义?我理解是民族主义加军事扩张,我党现在就是这个德行。 用武力镇压西藏新疆香港的独立运动,威吓武统台湾,美其名曰大一统,感觉这和当年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也差不了太多。对于大屠杀,我党试过用战争激发人性恶的角度来解释么?试过反省本国历史上数不清的屠杀事件么?从来没有,不但它不反省,你要反省的话他就给你扣上个历史虚无主义民族虚无主义的帽子。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8.25%
很同意关于“去落实每一个受害者,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历史和对历史负责”这个说法。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很多事情都有了政治态度的加持,就很难进行深入研究了。比如说去落实每个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就不能排除最后落实的数字远远大于或者远远小于30万这两种情况。一旦这样的局面发生,那如何解释现在把“30万”这个数字搞得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现在这件事已经积重难返。只能说,如果中国从中学到一些教训的话,或者说历史可以重来的话,从一开始可以对事件定性,但是对定量的说法永远持开放研究的态度。事实上,哪怕日军杀死了一个战俘或者平民,也是战争罪。中国人民作为战争受害者和最后的战胜国,其实无需通过数量的堆积来压死对方,而只需拿出足够给战争罪犯定罪的证据就可以了。而把对于事实真相的探究作为永远的学术课题,才是对受难者的最大尊重。
说的对,我们的文化中觉得数字越大影响力就越大,但看过犹太人的纪念馆,里面的每个死难者都有名字和详细的生平介绍,让你感受到他们就是和我们一样的活生生的普通人,突然生命就被剥夺了被消失了,那种给人的震撼力比空洞的数字要大多了。而南京大屠杀研究这个事情,当年的国民党没有做到位,而大陆学术界,1949年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的30多年里,官方对南京大屠杀几乎没有任何研究。屈指可数的异数是已故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兴祖。1960年,由高兴祖牵头的南京大学历史系日本史小组组织部分师生,开始对南京大屠杀事件进行调查,历经2年,写成8万字的书稿《日本帝国主义在南京的大屠杀》。但这部书稿直到1979年才获得刊印,是一本几万字的油印本,上面写有只供“内部交流。”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