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24
当前赞力
99.33%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24
当前赞力
99.33%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97.49%
在看《宁小闲御神记》,这话本很多理念不一定合乎心意,不过作者文字是过关的。刚刚正好看到740章节“悟道”,这个悟字拿来应景 —— 天道不仁、生死无常,然而有兴有替,有始有终。有因有果、有起有落,如此因循往复,无从起,无从止,乃为无止无息。

。。。。

人生苦短,譬如朝露。朝颜夕老,草木荣枯。

连修士的性命,都这样轻贱易逝。那么凡人呢?还有,她自己呢?

当第二缕阳光照耀大地之时。她突然闭眼,随后撮唇长啸!

这声音起初还微不可闻。随后就如同池塘中的涟漪一波一波向着四面八方晕开,到了数十里外,反而声若洪钟;这声音起初只像乳燕初啼,柔脆幼嫩,随后就如同金鹏展翅前的那一声清唳,皇皇正正,直入云霄!

以洗剑峰为中心,这方圆数百里的山脉之巅,似乎尽皆回荡着她清脆的啸声,泊泊然、绵绵然,直似无止无休。

在主殿中议事休息的隐流、奉天府将领闻其声尽皆抬头,却没有人出声打断。众人都知道,她此时正逢最宝贵的天人交感,这般机缘可遇不可求,必是不愿被打扰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的啸声才渐渐轻慢下来,最后几至于无。

这啸声消失的那一瞬间,恭敬地立在她身后的妖兵,在晨曦中仿佛看到了一株擎天巨树。这树郁郁葱葱,似乎从亘古就傲立于此,枝桠线条优美苍虬,每一片树叶都散发着温润的光泽,仿若最上等的碧玉,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每一枚树叶都镶上了金边,华贵非常。风儿吹来,满树华盖簌簌作响,当真是“万叶千声”,说不尽的巍峨雄姿,无论何人看去,都是举目仰视,打从心底涌出敬畏之情。

妖兵们一愣,赶紧揉了揉眼,再凝神看去,眼前一片清明空荡,哪里还有巨树的身影?

宁小闲缓缓转身,这世界在她眼中又已不同。从她身边走过的妖兵,她能看到他身上每一根最纤细的绒毛,五十丈外的野花,她能见到芯蕊中花粉颗粒的形状。

她轻抬素手,就有一粒草籽从石缝中飞出,落在白玉般的掌心中。她凝视望去,几乎就透过了淡黄色的表皮,直接看入内部最细微之处,就在这一瞬间,即对它所有的生命特性都了然于心,穷尽其性命变化。

宁小闲闭起了眼,催动神力。稍顷,掌心这粒草籽居然轻轻晃动起来,随后发出了嫩生生的小芽,又长出了细细的根须,抽出了长长的茎子……

不过是二十余次呼吸的功夫,这粒草籽就已经长出淡青的叶片。

又过了几息,在叶片颜色变得最深之时,茎上含羞带怯的花苞终于徐徐开放,绽露芳华。这不知名的植物。连花儿都是淡白色的,与崖上的积雪相仿,看起来平凭了三分柔弱。

场中已不知有多少妖兵将目光投向了这里,她却恍若未觉,仍然闭着双眼。

终于。花儿开到了最香盛之时,随后容颜败去、枯萎,却重新结出了细小的草籽。

这株不知名的植物全力供养着这颗种籽,在它变得最饱满鼓胀的时候,已经变得年迈的植物终于缓缓倒下,身躯一点一点成灰。在洗剑阁终年不变的寒风中被远远吹走了。

五十个呼吸之后,她白玉般的掌中,又只剩下一粒淡黄色的草籽。

然而所有观众都知道,虽然外表看起来没有多少差别,此草籽非彼草籽。就在方才那不足一炷香的功夫里。有个生命从萌发到苍老、消逝,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虽然最后如春水了无痕,却已在世间留下了最最宝贵之物——后代、生命!

她握拳,睁眼,双目中有青光一闪,随即又变成了深潭般的乌黑。

道可道,非常道。她将自己悟道所得。以一粒草籽的生亡方式演绎而出。

天道不仁、生死无常,然而有兴有替,有始有终。有因有果、有起有落,如此因循往复,无从起,无从止,乃为无止无息。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24
当前赞力
99.33%
不好不太坏,刚才还在含西瓜霜含片,你信吗?:giggle:
哈哈。不管怎么说,西瓜霜比莲花清瘟更让人信服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24
当前赞力
99.33%
推荐一个德剧 <Dark>
结束🔚即是开始
DC1D701B-DE4F-45FE-BDD8-D3157A681624.jpeg



在看《宁小闲御神记》,这话本很多理念不一定合乎心意,不过作者文字是过关的。刚刚正好看到740章节“悟道”,这个悟字拿来应景 —— 天道不仁、生死无常,然而有兴有替,有始有终。有因有果、有起有落,如此因循往复,无从起,无从止,乃为无止无息。

。。。。

人生苦短,譬如朝露。朝颜夕老,草木荣枯。

连修士的性命,都这样轻贱易逝。那么凡人呢?还有,她自己呢?

当第二缕阳光照耀大地之时。她突然闭眼,随后撮唇长啸!

这声音起初还微不可闻。随后就如同池塘中的涟漪一波一波向着四面八方晕开,到了数十里外,反而声若洪钟;这声音起初只像乳燕初啼,柔脆幼嫩,随后就如同金鹏展翅前的那一声清唳,皇皇正正,直入云霄!

以洗剑峰为中心,这方圆数百里的山脉之巅,似乎尽皆回荡着她清脆的啸声,泊泊然、绵绵然,直似无止无休。

在主殿中议事休息的隐流、奉天府将领闻其声尽皆抬头,却没有人出声打断。众人都知道,她此时正逢最宝贵的天人交感,这般机缘可遇不可求,必是不愿被打扰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的啸声才渐渐轻慢下来,最后几至于无。

这啸声消失的那一瞬间,恭敬地立在她身后的妖兵,在晨曦中仿佛看到了一株擎天巨树。这树郁郁葱葱,似乎从亘古就傲立于此,枝桠线条优美苍虬,每一片树叶都散发着温润的光泽,仿若最上等的碧玉,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每一枚树叶都镶上了金边,华贵非常。风儿吹来,满树华盖簌簌作响,当真是“万叶千声”,说不尽的巍峨雄姿,无论何人看去,都是举目仰视,打从心底涌出敬畏之情。

妖兵们一愣,赶紧揉了揉眼,再凝神看去,眼前一片清明空荡,哪里还有巨树的身影?

宁小闲缓缓转身,这世界在她眼中又已不同。从她身边走过的妖兵,她能看到他身上每一根最纤细的绒毛,五十丈外的野花,她能见到芯蕊中花粉颗粒的形状。

她轻抬素手,就有一粒草籽从石缝中飞出,落在白玉般的掌心中。她凝视望去,几乎就透过了淡黄色的表皮,直接看入内部最细微之处,就在这一瞬间,即对它所有的生命特性都了然于心,穷尽其性命变化。

宁小闲闭起了眼,催动神力。稍顷,掌心这粒草籽居然轻轻晃动起来,随后发出了嫩生生的小芽,又长出了细细的根须,抽出了长长的茎子……

不过是二十余次呼吸的功夫,这粒草籽就已经长出淡青的叶片。

又过了几息,在叶片颜色变得最深之时,茎上含羞带怯的花苞终于徐徐开放,绽露芳华。这不知名的植物。连花儿都是淡白色的,与崖上的积雪相仿,看起来平凭了三分柔弱。

场中已不知有多少妖兵将目光投向了这里,她却恍若未觉,仍然闭着双眼。

终于。花儿开到了最香盛之时,随后容颜败去、枯萎,却重新结出了细小的草籽。

这株不知名的植物全力供养着这颗种籽,在它变得最饱满鼓胀的时候,已经变得年迈的植物终于缓缓倒下,身躯一点一点成灰。在洗剑阁终年不变的寒风中被远远吹走了。

五十个呼吸之后,她白玉般的掌中,又只剩下一粒淡黄色的草籽。

然而所有观众都知道,虽然外表看起来没有多少差别,此草籽非彼草籽。就在方才那不足一炷香的功夫里。有个生命从萌发到苍老、消逝,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虽然最后如春水了无痕,却已在世间留下了最最宝贵之物——后代、生命!

她握拳,睁眼,双目中有青光一闪,随即又变成了深潭般的乌黑。

道可道,非常道。她将自己悟道所得。以一粒草籽的生亡方式演绎而出。

天道不仁、生死无常,然而有兴有替,有始有终。有因有果、有起有落,如此因循往复,无从起,无从止,乃为无止无息。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最大赞力
0.24
当前赞力
99.33%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