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续传 【小说】 作者:赵阿贵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赵阿贵 -阿Q续传 【小说】
所有跟贴·加跟贴·新语丝读书论坛
送交者: 平静幸福 于 2022-11-11, 18:46:38:




很久以前就听说阿Q没有被枪毙,而且一直到现在还活着,但没有亲见,又不觉得伟大的文学家鲁迅不会犯那样的错误,所以还是相信他已经死了。中华大地,到处都欣欣向荣,万象更新,听说未庄已经全面脱贫,我决定去写一篇歌颂新社会的调查,顺便也去阿Q的墓祭奠这位鲁迅笔下的名人。

未庄的确发达了不少也文明了不少,我在庄上转了几圈,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在太阳下抓虱子,也没有看到有人在无聊地聊天和吵架,倒是看到各式各样印在墙上的大红标语。因为这些红色的标语,令冷清的街上喜庆了不少。未庄还是有人的,虽然找到一位很不容易,但最后还是让我找到一位。

愿意和我聊天并接受我采访这位看上去五十几岁,但说话一点都不清楚。因为听不清楚他说话,每一句话他都得重复几次,重复的次数多了,他解释说他是因为没有牙才说不清楚的,这时我才发现他嘴里一颗都没有了。我很惊讶这才五十几岁为啥牙都掉光了,正要问个究竟,就见一位年轻人急匆匆地跑过来,说:“阿爷,阿贵太太爷去世了。”那人就撂下我跟年轻人走,我问他阿贵是谁,他回头说:“阿贵就是阿Q。”

他没有时间重复‘阿贵就是阿Q’这句话就跑走了,但我还是听懂了,看上去阿Q真的没有被枪毙,鲁迅犯了错误。我掏出手机,找到《阿Q正传》仔细地读,发现鲁迅并没有犯错误,他只是写到枪响,并没有写阿Q被枪击中。枪响之后,子弹可以从头发梢,腋下,甚至于裤裆里穿过去,这些地方都不会死人。不知道那时候枪毙人要不要让人跪下,如果一定要跪下,子弹是不大可能从裤裆里穿过去了。

阿Q终究还是死了,我也就无从直到子弹有没有穿过他的裤裆,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子弹没有把他打死,也没有把他吓死。

阿Q死后我又在未庄住了几天,也听闻了各种各样关于阿Q死法的传闻,其中一种传闻传得有鼻子有眼儿,似乎很可信。已经一百三十多岁的阿Q精神矍铄,因为头发已经掉光了,头上的赖疤也就没有了。没有了赖疤,人也就变得更加自信。他从来都是闲着,总在村里闲逛,见人就说他过去当兵的事,见人就讲革命的事。几天前有个后生告诉他新皇登基了,他大惊失色,就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告诉他说那是英国的皇帝,不关末村的事,阿Q死活不肯相信。

他就这样死了。据他的邻居说死的那天听到阿Q在惊恐地喊‘革命,革命’,大概叫了半个小时就死了。人都猜测阿Q是被吓死的,因为他天天说‘革命’,结果皇上又来了,他能不害怕吗?

讲这事的人都讲得绘声绘色,但我仍然对‘被吓死’这事将信将疑。想当年子弹都没有把他吓死,难道‘皇上’登基这么好的事能把人吓死?

阿Q终究还是死了,足足比给他写正传的鲁迅多活了七八十年。



世上没有几个人可以活到一百三十几岁,阿Q之所以长寿,我以为一个原因是他不亲近女人,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从来没有失败过。第一个原因自不必说。人短命大多和失败有关,而在阿Q身上发生的所有的事都以他完胜而结束,他也就没有了短命的理由。人要想长寿,就得从精神上解决一切不愉快。不过阿Q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的精神胜利法发挥到及至,因为他给吓死了。

如果阿Q继续发挥自己的精神胜利法,他可能会看到再一次革命,现在他看不到了,因为他死了,即便在有革命也和他没有关系了。

阿Q被拉去刑场的那一天,有很多人的确认为他死了。未庄的赵老太爷还在村子里宣告恶人自有恶报,还淳淳地教导村民要学好,如果有人再敢偷赵家的东西,那人的下场就会和阿Q一样。村民们都唯唯诺诺,不敢大声说话。赵老太爷虽然表面上很硬气,暗地里还是请举人老爷帮他家找了很多兵丁。

那个时候清王朝已经亡国好多年了,但平头百姓依然称呼举人为举人,赵老爷的儿子为赵秀才。

阿Q再次回到未庄是他被枪毙几十年以后的事。那个时候全国各地的地主都已经被打倒,在回家的路上他就想赵老太爷家应该被打成地主了,他回到未庄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唾沫吐到赵老爷脸上,然后告诉他自己才是正宗的‘赵’,而赵老太爷是野种,他不配姓赵,应该姓狗。

百家姓里似乎没有狗姓,但阿Q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手拿钢鞭把你打,叫你姓啥你姓啥。”阿Q就这样唱着来到未庄。

阿Q并没有机会把唾液吐到赵老太爷脸上,因为赵老太爷已经都斗死了,但他的确啐了赵秀才很多口,还当众打了他很多耳光。

阿Q到未庄的时候满大街都是人。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汉子被绑着胳膊游行,那情形和清朝时砍人头的情形差不多。他本来吓了一跳,然后发现被捆得人是赵秀才,于是他就冲过去,先打了他几巴掌,然后又啐了他几口。

押赵秀才的人都惊呆了,但也不敢问来人是谁,因为阿Q穿着整洁的军服。因为打人的时候太过激动,阿Q的军帽掉了,于是还是有人从他头上的赖疤上认出他,于是小声地问:“你是赵阿贵吗?”

这是阿Q在未庄第一次听到外人叫他的名字,刚开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就突然觉得是叫自己,然后就大声地说:“到!”这下问他的人惊呆了。不过他这个‘到’宣布自己英雄般地回归了。

阿Q没有啐到赵老太爷,有些遗憾,但是他回来那几天天天到赵秀才家去,天天把赵秀才拉出来。有一次他又把赵秀才拉出来示众,然后说:“你姓什么?”赵秀才有些莫名其妙,害怕地说:“姓赵。”阿Q就扇他一耳光,又问:“你姓什么?”赵秀才有点发懵,又说:“姓赵,按辈分我应该叫你一声‘爷爷’。”话刚说完,又是一耳光,然后阿Q洪亮地宣告:“你不配姓赵,你配姓狗。”

从那以后人们就称呼赵秀才为大狗。

这是未庄人告诉我的,也不知道真假,因为都是传来传去的事。大狗早就不在人世了,那些他的同龄人也都驾鹤西游了,现在阿Q也去世,这事也就永远没有真假。不过,据未庄说阿Q回来后的确精神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一点我是不怀疑的,一位解放军,退伍回到家乡,当然要精神。

大狗后来被扫地出门,阿Q就搬到原来赵老太爷住的房子。已经年过六旬的阿Q荣光焕发,长出满头黑发。那样原本有赖疤的地方似乎也长出了毛茸茸的发。有人本想称他为赵老太爷,但看到他那么年轻的样子,只好称呼他为赵爷。



那个时候的阿Q真的很风光,他天天叫人除了批斗就是教导。也不知道他退伍后国家发给他多少套军装,每天似乎都换新的。阿Q也就成了很多中年妇女的偶像,很多人和他套近乎,他也懒得理她们。自从年轻的时候摸过小尼姑的脸后,他虽然极想再去摸,但心中依然以为女人就是祸水。

关于阿Q为啥没有被枪毙一直是个谜。听人说阿Q对他说是当时长官看中了他,行刑官的枪是空枪,只是响了一声。然后他醒来以后就被当兵了,至于是当的什么兵,也没有人知道。阿Q只告诉别人他是解放军,其他人就敬佩。有几个不识相的就说当时还没有解放军,阿Q就顾不得体面,啐上几口,说:“你知道个屁。解放军是共产党的,共产党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怎么就没有解放军了?”

于是后来不识相的人就躲得远远的。于是所有未庄的人都认为阿Q从一开始就是解放军。

阿Q见人就说他过去当兵的事,说多了,听得人也就少了。表面上看,其他还是很尊敬他,但是阿Q总也能从它们脸上看出不少的鄙夷。不过还是有一个一直尊敬他,如他的跟屁虫一般,那人就是过去的小D,现在的老D。阿Q依然瞧不起老D,还称呼他为小D。无论阿Q说啥,老D都毕恭毕敬地听。

阿Q虽然瞧不起老D,但也会和老D说一些知心话。他告诉老D他原来并不是解放军,他说他先是革命军,后来是国民军,再后来被解放军包围了,他所在的营的营长起义了,他也就成了解放军。

他还说他其实杀过很多人,啥人都有。

老D问他杀人可怕不,阿Q很不屑,心想:这人怎么一点见识都没有啊!然后就说一点都不可怕。老D就更加尊敬了。

老D和阿Q一样一直没有女人,偶尔他会问:“军队里有女人吗?”阿Q就骄傲地说:“哼!有倒是有,但我从来不和她们说话的。”停了很久,他又忍不住地说:“我们叶营长结了七次婚,比赵老太爷,不,大狗的爸爸都厉害。”老D就睁大眼睛看着他,阿Q接着说:“每个女子比小尼姑漂亮,唉!不过是些恶魔罢了。”然后他又给小D讲了一个他战友被营长夫人勾引,然后被枪毙的事。

那事没有人知道真假。除了小D,阿Q似乎没有对别人讲过。

阿Q后来还是因为女人出事了。未庄有人告他和自己的老婆勾搭成奸,政府就调查他。至于他们两个奸到什么程度,政府没有公布,外人也不得而知。不过从那以后阿Q就被赶出了赵老太爷的房子,又到处流浪了。



阿Q再一次真正的落魄是文化大开始革命以后。当听说革命又要来的时候,已经七十几岁的阿Q高兴地跳圈。‘革命,革命’终于又可以革命。至于这次是要革谁的命,阿Q并不知道,其实知道与否并不重要,只要革命就行。

他想不到的是这一要革的命是他的。

七十多岁的老D向革命委员会举报说阿Q是国名党,还杀过解放军。老D说这是阿Q亲口对他说的,而且老D把阿Q给他说这事的时间和地点说得一清二楚。至于这些时间和地点是对还是错,没有人能够证明,也没有必要证明。

满头白发的阿Q被拉出来一次又一次游街,还被年轻的后生不停地啐,满脸都是唾沫。大狗不敢上前啐,只是躲在暗处一会哭一会笑,就这样哭哭笑笑,不久他就死了。老D也不敢上前,只是向人不停地重复着阿Q告诉他的事。

人们听久了,也不在把老D的话当回事。

满头白发的阿Q每天都被打得鼻青脸肿。还好他会用精神胜利法,打他的人最后都失败了,而他是唯一的胜利者,他因此存活了下来。如果给他写传记的鲁迅还当时活着,他肯定挺不过去,他死的方法可能会很惨:什么跳湖,卧轨,跳楼啥的。

阿Q挺了过去,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已经八十几岁的阿Q终于老了,头发也掉光了,不过他的精神胜利法依然有用。他终于等到了给他平反的文件,还给他颁发了退伍军人优待书。他依然精神矍铄地给别人讲革命讲战斗。

他的同龄人都死了,比他小十岁的人也死了,比他小二十岁的人也死了,比他小三十岁的人也死了,比他小四十岁的人也死了,比他小五十岁的人也没有几个了。阿Q依然地活着。

现在他终于死了。我在未庄待了好几天,很想了解阿Q更多的事,但没有更多得事了。家家户户都把唐国强饰演的雍正皇帝的剧照贴在屋中最显眼的位置,每天对着照片磕头,也没有时间理我调查的事。

离开未庄,我坐上了高速列车。车厢里到处都是雍正皇帝大幅剧照,把本来的窗户遮得严严实实,我也就不知道列车外是什么。我不敢看皇帝,那照片越看越森人。我低下头,突然发现车票上我的名字是赵阿贵,和阿Q同名。

想到我自己的名字,我觉得阿Q把他的灵魂转给了我,他根本就没有死。几千年来,在中华大地上可能根本就没有人死,只是一个肉体一肉体地转换罢了,至于思想,还是最初那些人的,就如那几千年的王朝,换的只是皇上的姓,由刘到李,由李到赵,由赵到孛儿只斤,再到朱,然后到爱新觉罗,然后到袁大头。不经意间,袁大头已经去世一百多年,华夏大地终于迎了伟大复兴。

我把这个想法发到微信群了,没有任何人相应。正当我纳闷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位挚友发来消息问我怎么在群里发那样的消息,赶快删除,要不然有被抓的可能。发完这条,还没有等我回,他又发来:请你把我发给你的信息删除了,我可不想受连累。

我没给回,直接删除了他发来的信息。我心想:就是被抓,也是孙子抓爷爷,有什么好怕的。

想完这,我心里突然轻松起来。我抬起头,坐我对面的壮汉对我诡秘地一笑。那个笑和唐国强的笑一模一样。

 
最后编辑: 23 天前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