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公正翻译 DavidPan:温哥华地产经纪 Mauve Hair 陈雷:素里房地产专家 兰里地产经纪JennyMa 王瑶:专精西温、北温 Mandy Xie CIBC贷款顾问 地产经纪:赵瑞超 平价、全职、温哥华 地产经纪:Tony 张 温哥华地产经纪:TonyChen

东鸡西蛋

j0n6dj2y2w

知名园友
2016-01-11
30,843
16,291
2018-08-14
#10
鸡鸡复鸡鸡,蛋蛋当户鸡。
亲,你这个想象力不行呀。看我的:鸡鸡抚鸡鸡,蛋蛋裆忽直。哈哈哈哈:wdb6::wdb9::wdb10::wdb32:

木兰诗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
  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
  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
  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
  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
  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
  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
  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我旧时裳。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惶。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最后编辑: 2018-08-14

卡西北

知名园友
2015-02-08
3,166
5,167
2018-08-14
#11
亲,你这个想象力不行呀。看我的:鸡鸡抚鸡鸡,蛋蛋裆忽直。哈哈哈哈:wdb6::wdb9::wdb10::wdb32:

木兰诗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
  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
  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
  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
  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
  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
  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
  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我旧时裳。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惶。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这你还是应该和蛋蛋切磋。
 
2015-03-18
2,784
3,076
2018-08-14
#13
从认识论的角度是先有鸡,然后才有鸡蛋。

人应该是先命名鸡这种j家禽,然后它生的蛋才叫鸡蛋。人不可能先命名一种不知道什么的蛋为鸡蛋,然后再命名鸡。

离开人,离开人的认知,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根本就不重要或者没有意义。

对世界的认知也是如此,离开人,离开人的认知,世界是怎样是没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