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要求信徒舍弃家人“尽本分”

2017-03-29
18
3
2018-08-21
#1
“很多弟兄姊妹为了表诚心,自己省吃俭用都要给神奉献。”张华说,在“全能神”的教导中,世界末日马上就来,留着钱也没用。只有奉献给神,把钱存在天上才能获救。
▲“全能神”通过人工跑条进行传递信息。重要信息会加密存储卡保存,再人工传递。图为警方缴获的纸条和存储卡。
新京报记者 陈景收 黑龙江哈尔滨、大庆报道 编辑 滑璇 校对 王心
直到听民警说“女基督”杨向斌和“大祭司”赵维山早已姘居生子,信徒张华(化名)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头脑中根深蒂固的“信仰”终于开始松动。“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信的肯定不是真神。”
此前,张华已信仰邪教“全能神”12年。从普通信徒,到教会带领、小区带领、牧区签证组组长,再到牧区转祭组组长,张华的职位越来越重要。2017年6月,被黑龙江警方抓获时,共计 1.4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刚经她之手转移到境外。
早在1995年,张华所信的“全能神”就被认定为邪教。
2000年,该教发起人赵维山、杨向斌潜逃美国。但近20年来,“全能神”仍在散布歪理邪说,欺骗裹挟不明真相的群众入教,并制造了多起暴力冲突事件。
据黑龙江警方查明,“全能神”邪教在境内自上而下设有“牧区”“区”“小区”“教会”4级组织。牧区级组织直接听命于境外,指挥下级活动。
2017年6月,黑龙江警方在大庆收网,抓获一批到处流窜的“全能神”邪教骨干。“我们摧毁了东北牧区的上层组织,使整个东北地区的组织体系处于瘫痪状态。”办案单位负责人表示。
━━━━━
假借基督教拉人入教
加入“全能神”邪教之前,张华在老家开了一家美发店。2005年,一个顾客总去张华店里理发,两人渐渐熟悉。
“她给我传教,让我信耶稣。我寻思着人有个信仰也挺好。”当时,张华和丈夫闹矛盾,需要精神寄托。
起初,传教以《圣经》为主,张华也就跟着信了。
那段时间里,张华经常以理发店生意忙为由,不参加聚会。传教的人也不勉强。但没过多久,传教的人就开始把她往聚会硬拉。她不去,传教的人就不走。
被硬拉去的那次,张华感觉聚会氛围挺好,一起交流,一起唱诗。之后,她每周都要去聚会;再后来,每周一次增加到每周三次。店里的生意渐渐荒废了。
眼见张华进入状态,传教的人开始宣扬末世灾难论。“当时有姊妹说,末世马上就来,赚钱救不了命,要好好信真理,才能获得拯救,得永生。”
从那时起,传教的人开始传讲《话在肉身显现》等“全能神”书籍,还有一些讲道的视频、音频。
这些材料宣称,世界将出现“女基督”。材料还指出《圣经》已经过时,聚会时不允许再读。张华不知道,所谓的“女基督”实际是山西大同人杨向斌,曾与“全能神”组织建立者赵维山姘居产子。而传教人宣讲的“全能神”书籍,均出自赵维山、杨向斌。
“‘全能神’人员往往先跟你谈《圣经》,等你信了之后再慢慢灌输他们自己的那套理论和思想。”张华告诉新京报记者,届时,很多人不会怀疑,或者心存疑虑也不敢说。就连一些正统基督徒也可能被这些说辞蒙蔽,陷入“全能神”的圈套。
刘婷(化名)信仰“全能神”前,是一名基督徒,每周去教堂礼拜,在教堂购买《圣经》。
2011年底,有人向她传讲“全能神”,说神化身“女基督”到人间隐秘做工,相信的人在世界末日可以得到永生。“一开始他们就是围绕着基督讲,不然我也不可能信。”
哈尔滨基督教会牧师崔敬焕认为,“全能神”的教义宣扬唯有听从“女基督”的教导,人才能得救。这完全背离了基督教的正统教义,“属于异端谬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