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地产经纪:潘德伟 老杨团队 Mauve hair 大温地产:陈雷 大温地产经纪:Jenny Ma 温哥华地产经纪:TonyChen 地产经纪 赵瑞超 地产经纪 Tony Zhang 家庭旅馆平台

轻松一笑:决战温哥华之巅 (二)

哈法

知名园友
2008-03-25
20,873
42,980
11 天前
#23
你有ABX在,本来没问题。就怕她治你的时候突然想起困扰她的哲学问题,到底该不该一直对任何人善良?不论这个人是好是坏?

这要一直在里面打转儿,你的命就悬了。所以我们需要用她心头的未尝大师现在的失踪唤醒她的善良本质,先把你救了,再一起计划如何救未尝。

五毛帮马甲堂的黑黢黢的影子,在温哥华之巅金碧辉煌的衣角下,渐渐要浮出水面了。:cool:
幸亏我有先见之明,一早就认她为大妹,想不救都不行:love:
 
楼主
楼主
Joe.ca

Joe.ca

知名园友
2010-08-03
13,257
21,913
11 天前
#24
你有ABX在,本来没问题。就怕她治你的时候突然想起困扰她的哲学问题,到底该不该一直对任何人善良?不论这个人是好是坏?

这要一直在里面打转儿,你的命就悬了。所以我们需要用她心头的未尝大师现在的失踪唤醒她的善良本质,先把你救了,再一起计划如何救未尝。

五毛帮马甲堂的黑黢黢的影子,在温哥华之巅金碧辉煌的衣角下,渐渐要浮出水面了。:cool:
不着急,还没到你登场,不过也快了。
 
楼主
楼主
Joe.ca

Joe.ca

知名园友
2010-08-03
13,257
21,913
11 天前
#26
我觉得你们的评论更有意思,所以下面的剧情就不用发展了,听你们侃就不错。
 

catorclie

心有鱼,力倍儿足。
2013-01-09
17,307
28,578
11 天前
#27
不能剧透。
前面写的很有意境,画面感很强。家园人物串联的逻辑也自然合理,文笔轻松流畅不拖沓,让人能有跟随追看的欲望。(y)
 
楼主
楼主
Joe.ca

Joe.ca

知名园友
2010-08-03
13,257
21,913
11 天前
#28
前面写的很有意境,画面感很强。家园人物串联的逻辑也自然合理,文笔轻松流畅不拖沓,让人能有跟随追看的欲望。(y)
本来我的想法是起个头,大家接龙的形式往下发展,你们的文笔都不错,我实在是江郎才尽了。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20,193
27,560
11 天前
#30
你有ABX在,本来没问题。就怕她治你的时候突然想起困扰她的哲学问题,
到底该不该一直对任何人善良?不论这个人是好是坏?

这要一直在里面打转儿,你的命就悬了。所以我们需要用她心头的未尝大师现在的失踪唤醒她的善良本质,先把你救了,再一起计划如何救未尝。

五毛帮马甲堂的黑黢黢的影子,在温哥华之巅金碧辉煌的衣角下,渐渐要浮出水面了。:cool: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
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waren

泥上偶然留趾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2012-10-16
13,580
21,415
11 天前
#31
天色已明,曙光驱散了夜幕的氤氲,却仍寒意刺骨,静谧的街道此刻似乎没有任何声音,但闻海风簌簌,波涛翻滚,如野兽低吼,焦躁不安。

讯息出于大师之手,口气却又不似,我数次使用千里传音之术,皆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事不宜迟,我决定及早动身前往赌场。

“雨美人,在下有要事在身,可否择日再战?不知意下如何?”我抱拳施礼道。

“唉!”白衣女轻叹一声,“你我注定是冤家,此战未成,日后便是遥遥无期。”

“可否容在下些许时日,到时必将向姐姐请罪。”我有些忐忑不安。

“唉,你当真要去?”白衣女又叹了口气。

“箭已在弦,去意已决。”我下意识的咬了下嘴唇。

“也罢,一切皆是天意,你去吧。”白衣女的眼神里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不知你我何时再见。”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有些惆怅。

“有缘自会再见,保重!”白衣女欲言又止,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转身消失在远处林立的楼穹之间。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回过神来,转头与师傅和说不准娓娓道来,两人须眉紧锁,神色凝重。

“哈法是在下的兄长,与我自幼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我愿与你一同前往,打探未尝大师及兄长下落。”说不准道。

“兄台又作何打算?”我看了一眼正蹲坐在路边的师傅。

“阿嚏,阿嚏,尼玛,我……我……还有衙门的公差在身,身不由己,就不随你们一同前往了。”师傅冻得嘴唇发紫,鼻涕挂了一嘴,蜷缩在路边的台阶上瑟瑟发抖。

“此次师傅仗义相助,在下感激不尽。”说罢,我急忙脱下羽绒服给师傅披上。

“好说,阿嚏,记得……记得还款的日期……可要延后一个月。”师傅双手紧紧的揪住衣服,把头往领子里缩了缩。

“那是当然,师傅无需挂心,我们后会有期。”我有些内疚的看了看师傅。

众人就此别过,我和说不准沿官道一路南下,鞍马劳顿,晌午时分,赶到了河石镇。

河石镇的中央大街,柏油马路笔直的伸展出去,两侧商铺林立,中央大街的中心左侧是中心广场。一座建构宏伟的五层宅第居于广场中央,宅子门口是两扇青铜推拉大门,门面镶嵌的是盘龙卧虎的浮雕,顶框匾额上写着“万来客栈”四个烫金大字,两尊石狮分立大门两旁,奕奕若生,刚劲非凡,彰显出主人的不凡气度。

客栈掌柜千老板名震江湖,武林中人送外号“千客万来”,年少时曾东渡扶桑学艺,一手赌技出神入化,行走江湖数十载,未逢敌手,然十年前突然归隐,随后买下了镇上最大的赌坊------“温哥华之巅”,各地富商贵胄,皆慕名前来,赌场自此声名大振。

此时虽已是午后,可是客栈门前依然熙熙攘攘,投店的宾客络绎不绝,我和说不准走进店内,找到一张靠近窗边的桌子坐下,准备先打探一下消息。

“二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刚一落坐,店里的小二就笑脸迎了上来。

“这位小哥,可否打听个事情?”我道。

“客官请讲。”小二向前一步,把头凑了过来。

“在下的两位朋友,于半日前前来求见掌柜千老板,不知道小哥可曾见过?”我试探着问。

“客官所说的朋友可是未尝大师?”小二眨了眨眼。

“正是,正是,不知未尝大师现身在何处?”我心中一喜。

“掌柜吩咐,如有人前来问及未尝大师,让小的在此恭候,二位请随我来。”说罢,小二弯腰伸手,待我们起身后,侧身快步前面带路,穿过客栈的大堂门厅,乘电梯来到客栈的顶层露台。

客栈露台庭院专作宴请贵客之用,非身份显赫,不得一窥究竟,院内布置古朴典雅,清新脱俗,入口迎面的是巨型的盆栽,其间的假山上水雾缭绕,流水潺潺,隐约传来的古筝高山流水,悠扬婉转,绕梁不绝。绕过假山,沿着碎石小径,便来到一处亭子的长廊,顺着长廊走到亭子的中央,那里有一张圆形的白玉石桌,桌边是檀木高背靠椅,亭子的四周都种满了樱花,亭底便是清澈见底的水池,池内游鱼细石,直视无礙。

“二位客官,掌柜正在沐浴更衣,请稍候片刻。”来到石桌边,小二恭恭敬敬的做了个揖,便快步退下。

环顾四周,并无他人,石桌上已摆好酒杯餐具,显然是主人准备宴客之用,我和说不准对视了一眼,一时茫无头绪。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背后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周老弟,近来可好,为兄我恭候多时了。”

我转过身来,亭外站着一名精壮的中年汉子,双手作揖,笑容满面的踱进亭子,来者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千老板。

“千老板,多日不见,别来无恙。”我赶紧抱拳回礼。

“多谢贤弟挂念,身体还算硬朗,敢问旁边这位如何称呼?”千老板的目光转向说不准。

“在下说不准,久仰千老板大名,今日得此一见,不甚荣幸。”说不准上前行礼。

“哦,原来是东岛双杰的说大侠,久仰,久仰,二位快请入座。”千老板道。

待众人坐定,千老板便拍了拍巴掌,店里的伙计鱼贯而出,将准备好的酒菜摆到桌上。

“我二人此次是为未尝大师和哈法而来,不知千老板可否知其下落?”我急切地问道。

“老弟莫要着急,二位远道而来,鞍马劳顿,让为兄略尽地主之谊。未尝大师有要事在身,几个时辰之前去了赌坊‘温哥华之巅’,临走时交代在下在此等候,不必担心。”千老板笑眯眯的给每个人斟满酒。

“可是......”我正要开口,被说不准拦了下来。

“既然千老板一番美意,那我二人恭敬不如从命了。”说不准冲我眨了下眼睛,示意我不要继续追问。

“几日前南洋商船停靠,为兄购得些许红虾,该虾因使用千年冰川水保存,新鲜异常,特命厨房配蒜蓉蒸制,供老弟品鉴。”千老板依然笑容满面。

“久闻千老板对美食知之甚多,又以生食刺身为甚,不知这虾为何选用传统的烹制方式?”说不准道。

“哦,说大侠也深谙此道?此虾生于温热海域,生食易染恶疾,故蒸煮食之。”千老板轻咳了一声。

听闻此言,我有些心生疑惑,但此时腹中空乏,饥肠辘辘,于是也没有多想,对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大快朵颐。

“这是我从西域寻得的茗茶,据传此茶采于千年古树,世间罕有,二位不妨来赏鉴一番。”待我们酒饱饭足后,千老板命人奉上茶水。

我端起茶杯,细细观察,杯中茶汤绿如翡翠,香气袭人,沁人心脾,轻抿一口,清爽润滑,回味悠长,果然是茶中珍品。

“好茶......”我的话刚出口,突然间觉得天昏地转,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后从地上坐了起来,头似炸裂般疼痛,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待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一间密室,天花板足有七八丈高,上面有一扇小窗户,透进非常微弱的灯光。

我努力的回忆昏睡之前情形,心里暗叫不好,正在沉思中,身边不远处传来了几声咳嗽,我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后退几步,摒住气息,双手握拳,蓄势待发。

“咳,咳,咳...... 周兄弟,可是你?”听声音像是说不准。

“正是在下。”我赶忙答应。

循着声音,我慢慢摸索着走了过去,走到近前,发现说不准躺在地上,胸前剧烈地起伏,咳嗽不停。

“说大侠,你受伤了?”我把说不准从地上扶坐了起来。

“不碍事,我们应该是中了西域的一种迷药毒魂散,凡是中毒者,三步之内,皆会中毒昏厥,据记载,此迷药气味独特,勾魂摄魄,看来我们是遭人暗算了。”

“千老板?难道是他?”我道。

“这可说不准,为何千老板要这样做?”说不准用手捋了一下下巴上的胡子。

“千老板的行为却有古怪,据传其嗜虾如命,食之方法极为讲究,喜鲜活生食,从不蒸煮。” 我挠了挠头。

“你的意思是......此人并非真正的千客万来?”说不准道。

“正是如此,而且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现在仍然身处客栈之内。”我道。

“何以见得?”说不准道。

“方才吃饭的时候,我便有所怀疑,因此暗暗加以防备,在桌下放置暗器,如果离开客栈的范围,我的这枚戒指上的宝石就会由红变绿。”说罢,我把左手伸了出来,食指戒指上的宝石仍然是红色。

“哈哈,哈哈,赞,超赞!”我的话音刚落,墙角处传来了一阵痴痴的笑声。

我和说不准大惊,摸不清对方的来历。

“谁?报上名来?休要装神弄鬼。”说不准一边喝叱,一边用手示意我分散开,向墙角慢慢靠拢。

“兄长?”说不准惊叫了一声。

我凑上前去,仔细打量了一下,角落里坐着的人竟然是哈法。

“哈大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疑惑。

哈法抬起头,目光涣散,眼神迷离,只是痴痴地笑着,却不做言语。

说不准抓起哈法的右手手腕,手指轻轻的搭在脉搏上,沉思片刻,又摇了摇头。

“说大侠,哈法怎么样了?”我有些着急。

“兄长应该是中了烟毒,该毒毒性非常霸道,闻者会丧失心智,出现幻觉,只会哈哈的笑个不停。”说不准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摇着头。

“可有破解之法?”我道。

“传闻松鸡山上住着一位苹果神医,精通解毒之法,应该可以破解兄长身上所中之毒,只可惜你我现在身处险境,有心无力。”说不准叹了口气。

“说大侠莫急,稍安勿躁,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离开这里,容在下先卖个关子。”我微微的笑了笑。

“当真如此,那是甚好。”说不准道。

过了不知多久,密室的铁门咣啷一声被打开,强烈的光线刺的眼睛难以睁开。

“你们几个吃酒怎么吃到这里来了?”门口的人影慢慢的踱了进来。

“你来晚了。”我道。

“还晚?尼玛,不知道温哥华堵车厉害吗?”师傅满腹的牢骚。

“师傅,客栈都搜过了吗?”我道。

“上上下下,全部都查过了。”师傅道。

“可有见到过千老板?”我道。

“没见到,你们怎么会被关在这里?”师傅有些疑惑。

“说来话长......”我简单的把事情给师傅说了一下。

“这事情有些复杂,以我多年的当差经验来看,此事必定隐藏着惊天的阴谋。”师傅若有所思的挠着头。

“先出去再说吧。”我道。

我们一行人随后来到客栈的大厅,此时大厅里安静了许多,店内的伙计和客人全部被押在大厅中央,等候发落。

“所有人都听好了,衙门办事,须将所知据实招来,否则大刑伺候,男的站到左边,女的站到右边。”师傅掐着腰,官气十足。

大厅里的人群逐渐散开,男女分别站到两侧,一阵嘈杂过后,又归于平静,这时候,一个身影站在队伍中央,诚惶诚恐,战战兢兢。

“你为何不动?难道想违抗本官的指令?”师傅怒斥道。

“大人息怒,小人不敢,只是小人实在有难言之隐,不知如何是好?”那人低着头,眼睛不敢直视。

“报上名字,有何事情,据实禀告。”师傅道。

“小人名叫淡淡,虽是男儿之身,但却有龙阳之好,方才大人要求男女分列,小人一时忐忑,不知该如何是好?”淡淡道。

“呵呵,这好办,当今天朝盛世,圣上日理万机,招贤纳士,正需要你这种奇人异士,你可愿为圣上分忧?”师傅狡黠的笑了一下。

“小人求之不得。”淡淡道。

“那好,明日我书信一封,你带去天朝驿馆的宦官处,他们会给你安排净身。”师傅道。

“这...... 大人,使不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淡淡惊恐万分。

“既然知道,那还在这里站着?”师傅冷哼了一声。

“小人知错。”淡淡不敢言语,退到男的人群中。

“师傅,店里的伙计都有嫌疑,需要带回衙门细细拷问。”我凑到师傅跟前。

“周兄弟,差不多就行了,不瞒你说,我是天朝的捕快,在这里没有衙门官文,方才带着出公差的几个兄弟来,暂时唬住了他们,待他们回过神来,你我再想脱身就难了。”师傅把我拽到一边,面露难色。

听到这里,我也只好作罢。

师傅让差役装模做样的问了问,搜了搜,然后大家就快速离开了客栈。

“周兄弟,我有一事不解,师傅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说不准道。

“哦,跟千老板吃饭的时候,我感觉事有蹊跷,所以用千里传音之术通知师傅,速来客栈。”我道。

“原来如此,多亏兄台早有防备,否则我们今日必有麻烦,不知稍后如何打算?”说不准道。

“未尝大师仍然下落不明,如果这个千客万来是假的,那么未尝大师恐怕是凶多吉少,看来,需要去一趟赌场,说大侠如何打算?”我道。

“唉,如今兄长仍神志不清,看来唯有前去松鸡山一趟,访得神医,以解兄长身中之毒,恕在下无法陪你一同前去赌场,此去凶险,望多加小心。”说不准抱拳施礼。

“说大侠,无需挂念,待我找到未尝大师下落以后,再去与你会合,后会有期。”我抱拳还礼。

目送东岛双杰远去后,我转头看了一下师傅。

“别看我,尼玛,每次碰到你,准没好事,我手上还有案子没完,兄弟我先走一步了。”师傅说完,便招呼几个差役绝尘而去。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远处的天边阴云密布,滚雷阵阵,空气中弥漫着萧杀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眼前的赌场犹如无间地狱,魑魅魍魉,伺机而动,身体没有缘由的打了个冷颤,该来的,避无可避,只有面对才会有一线生机......
温哥华才子,蒙特利尔佳人,一位武侠古龙,一位红楼美女......
注:此红楼非赖昌星红楼,乃曹雪芹红楼。
 

geomarb

活跃园友
2015-12-05
2,551
5,029
11 天前
#32
本来我的想法是起个头,大家接龙的形式往下发展,你们的文笔都不错,我实在是江郎才尽了。
考拉熊熊,续集之前的那部分我错过了没看见, 你贴上来好吗?:love:
 

千客万来

多空小和尚
2010-03-08
6,510
6,929
11 天前
#33
这个续,唉,
成语怎么说来着?
什么,狗尾继屌?
 
楼主
楼主
Joe.ca

Joe.ca

知名园友
2010-08-03
13,257
21,913
11 天前
#39
温哥华才子,蒙特利尔佳人,一位武侠古龙,一位红楼美女......
注:此红楼非赖昌星红楼,乃曹雪芹红楼。
就是瞎写,你可千万别捧杀我,我自己几斤几两,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