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公正翻译 DavidPan:温哥华地产经纪 Mauve Hair 陈雷:素里房地产专家 兰里地产经纪JennyMa 王瑶:专精西温、北温 Mandy Xie CIBC贷款顾问 地产经纪:赵瑞超 平价、全职、温哥华 地产经纪:Tony 张 温哥华地产经纪:TonyChen

震惊!汶川地震预测真相

2012-05-01
1,588
943
9 天前
#1
潘正权:德阳地震局的预报员,仅仅因为他正确预报了汶川地震,并通过壹报向外界公开了汶川预报的真相,受到领导报复,被逼提前四年退休,离开了心爱的地震预报岗位。 国家地震局与四川地震局称地震没有预报,很难预测,这个谎言被一个小小的德阳地震局预报员所打破。

潘正权是一位成功预报过汉旺地震(被写入官方的《中国震例》)有三十五年地震预报经验的老预报员。2008年3月19日,潘正权得知下面什邡马井镇万兴社区去年十二月份之后出现井水变色。而且水里有青霉素味。潘正权立即在现场调查,并警觉地回想起松潘地震时同样的事情发生过。得出初步结论:隐藏断裂活动引起地下物质渗溢,引起水变色变味,属于地震宏观异常。

潘正权向省地震局报告这一异常后,省地震局置之不理。情急之下,4月16日潘正权打破阻挠用德阳地震局的名义正式下发文件,宣布德阳地面出现地震宏观异常。这份德阳地震局十八号文件送到市府市委三十个部门,并同抄送给省地震局。

省地震局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上报,也没下来核实。左等右等。4月30号德阳地震区金河台数字倾斜,GL值马尔康小金间出现异常。潘正权明白这不是开玩笑了。当天他填写了正式的标准会商卡。

"确定小金南地区为震区。震级五级。依据为水井,电磁波,倾斜,小震活动分析。时间为5月"。

这是汶川地震中从龙门山地震带发出的唯一一张地震会商卡,也是龙门山带唯一的短临预报。这也是事后四川省地局反思材料中确认的唯一报宏观异常的两个台站之一。也是四川省地震局唯一的一份三要素齐全的预报。

这个预报时间准确:五月,震级偏小,汶川实际发生为8级地震,报的区域与实际震源相交,小金南地区也是受灾区。这样的预报如果及时防范可大大减少地震损失。这样的预报被中国地震预报权威,地震局局长陈建民的老师汪成民称为正确预报。(不精确,但判断正确)令人吃惊的是,四川省地震局没有任何反应。

5月6日,就是在汶川地震前六天,潘正权发现金河台数据增加三倍,确定无异的地震前征,潘正权又一次上报四川地震局。

省地震局同样不做任何反应。一场死亡八万余人的大地震就发生了。5月12日。

四川地震局失职!
四川省局的人在反思会上说"潘正权你是提过意见,但你说的是五级和八级相差两级。"潘正权大声说"总比你们不划圈圈,连个龙门山监视区都不画好些吧!我是黑屋子摸门,起码说有地震,你们连有都没有。"听了潘的话,总结时,四川省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程万正哭了,而且哭了好几回。

原来地震局发现唯一在局里龙门山地震带提出三要素的只有潘正权,唯一报异常的是潘正权。可是一切都迟了,迟了!

2009年5月,潘正权不顾不明人士的威胁,(威胁是手机匿名短信,原文公布如下:"这里面牵涉到上面对整个地震预报的处理,你一定不要开腔,要小心。")勇敢地接受了我的采访,在公民网络媒体壹报公开汶川地震预测真相。称四川省地震局不上报不核查是不作为行为。文章发表后,潘正权受到极大压力。德阳地震局局长警告潘正权,"我们已经调查过了,翟明磊不是记者,你私自接受他采访是非法行为!"并且要潘正权停职检查。一天,潘正权面前坐着德阳市地震局正副五位局长,逼迫潘打电话给我要求撤下文章。我拒绝无理要求,并称,在网络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世界范围内的众多文明国家,任何公民都有权对公共事务進行调查,不需要记者证。我是博客不归中宣部管,你们无权要求我撤稿。

最后为了保护潘正权免受开除失业的命运,我做了部分退让,删去德阳地震局局长装修办公室买轿车等三句话,以免潘得罪顶头上司。让步后,德阳地震局局长得寸進尺,要求全文删除。我让潘正权转告,你局长没有权利要求一个公民撤回他的博客文章。并且这个文章是事实的报道。我要求与局长直接通话,他拒绝。我只有请潘转告我的一句话:局长先生,潘正权正确预报汶川地震是国宝。保护国宝,你就是有功之臣,迫害国宝你就是有罪之人,请权衡之。

由于潘正权告知是在国家地震局邀请的全国会议上接我的采访。所以德阳地震局没有贸然开除潘。但自从我汶川地震预测真相系列文章在壹报发表后,局里实际让潘正权处于无事可干的"停职"状态(没有停职的名义,实际上却靠边站)。不能做地震预测分析,甚至不能参加县里的会议,各种参观也不允许。潘,这样一个资深的预报员竟无事可干。

这样的状态持续三个月后,德阳市地震局于九月份打了报告,10月29日批准,强迫潘正权退休。而潘正权正常退休应当在2013年,整整提前了四年。这样一个经验丰富的地震守望者离开了他的岗位。

"这是不公正的,与我揭开了汶川地震预测真相有关!我们的一位副局长,就是那位嘲笑我地震预报有什么用,就是他,擅自撤掉了德阳地震局一个关键台站,导致地震预测困难。这样的副局长竟然升一级当调研员!而我一个国家地震局被认为是有功之人被提前退休!这公平吗?
"
我问潘正权:"你后悔吗?后悔向壹报公开汶川预测真相吗?"

潘大声说:"我绝不后悔!汪成民说:八万人的死应当换来几句真话,我不过是说了真话而已。我不后悔,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没有一样东西是编造的。2008年2月就发出警告了,地震带我都是圈出来的。"

更可笑的是,被迫退休后,德阳市地震局局长还让潘正权写保证书,不要上访,不要上告。潘告诉我,面对这种屈辱,"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迫签了这个保证书,这也是他退休后没有及时向外界公布的原因。

然而他的地震界的朋友们为他打抱不平:"你怕什么。地震预测三十五年,他们还让你做一个主任科员,好比乞丐再沦落也不过是叫花子!"于是潘正权鼓足勇气向壹报诉说。

他一口气说了下去:"官方太黑了,不想干了,是真的。我养老算了,不要管地震了。在这个环境下,地震预测没办法干。干事的人太艰辛了。现在地震局开一个研讨会没人来,开一个有发礼品的会局长副局长都会来。我以地震局名义发布的防震文件,宣布有宏观异常,局长看了非常生气,要求我删了,而且要我把电脑里的也删了。96年以后就给我穿小鞋,2009年五月,我接受你采访揭发汶川预测真相后,他们就实际上停了我的职,也就是不让参与业务活动,甚至连下面的县的地震会议都不让我参加,甚至连参观的会都不让我参加,我等于没事干。

1999年我就成功预测了汉旺地震。我们的局长是原来政协副秘书长。两个副局长一个以前是武装部部长,一个是管理科科长都不懂地震。咋个搞。啥子都不让你干,怎么干?只有退休,退休还能提一级,副县级,多拿几百元。"

我问"你家里人怎么看?"他的回答出乎意外。"我夫人非常欢迎我退休,她说你老得罪人,哪一天被杀了都不知道。"

512地震,德阳市做得非常完美,这里有一份我的功劳,他们做得太过分。我的功劳是有证可查,有史可查的,我尽了力,国家地震局与四川省地震局的反思材料写得清清楚楚。德阳是报了宏观异常的。"

最后他用绝望的声音反复地说:"我下课,我没有办法,我下课,我有什么办法?"

我深深感到一个地震基层工作者的屈辱,辛酸,虽然在电话里看不到潘的面孔,但从他有些梗咽的话语知道,他已心灰意冷了。

我请他尽最后的努力为中国地震预测的未来做建言。潘说:"中国地震系统是上下脱节。国家地震局眼里看不起地方上的群测群防,对基层专家深入认识程度不够。强祖基院士的一个女研究生在我这儿学习了一个月。反而是院士还尊重我一些。为什么说四川省地震局有严重的责任要追查呢?汶川震后,我收集龙门地区36个县材料,全部存在气象上的宏观异常。

2月14日,都江堰出现了二百多群震有的达到三级可感。成都市地震局副局长洪时中在都江堰电视台反复地播:"都江堰不会发生唐山这样的大地震!"地震局应当负责任。首先四川省地震局是收到我宏观异常的,他们既没有往上报,也没有下来查。你如果来查了,上报了,没查出来,或没人管,那是水平问题,而不是态度问题。"

我说一句最后的实话:现在的人还把持着领导岗位,汶川这样的悲剧还要出现。"

采访中一位地震界的权威预测者向壹报提出质疑,国家地震局四川地震局不是最迷信小震闹,大震到。这会怎么打马虎眼说是没有大震?这二百多次都江堰小震也被死死掩盖,四川省地震局对外称汶川地震没有一点前震,无法预测。

是的,这些判断失误,不作为的领导者没有受到任何处置,反而让有功之臣受过。四川省地震局黑白颠倒。历来是先進工作者的潘正权,因为预报了汶川地震,得罪了四川省地震局,2008年没有评上先進工作者。2009年被迫提前退休。

唐山地震一幕仿佛又重演了。预报唐山要地震的耿庆国,汪成民被审查,靠边站,主张华北无大震的某负责人反而脱离责任,青云直上。在地震界这种劣币淘汰良币的现象已不止一次发生过了。

做为全程报道地震预测的公民记者,我认为四川省地震局与德阳地震局需要一场人事地震,撤换在汶川预测中不负责任的官员。古人将震卦写成上中各两小横,最下一长横,(相同的两个符号叠加)意为阴气太重,阳气压在下面不得抒发,小人得重位,君子被挤下台。古人认为地震是与政治有关的。这一震卦作为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的标识。起码在中国地震界,这一震卦名符其实。

另有北京专家向壹报反映,汶川地震后,四川省地震局本应彻底反思寻找原因,当时中央组.织北京专家来四川考察现场。四川省地震局不出面,迎接他们的竟是旅行社导游,在一些点上是走马观花拍照,并不能与当地百姓深入了解实情。有一些专家愤怒地脱开这种走形式的考察团留下来自己调查。在这些专家中,潘正权是唯一用脚走完考察全程的人。
 
2018-11-22
61
17
9 天前
#4
中国很多局是吃干饭的,互联网监察局,发现诈骗软件及网络诈骗行为,只会坐办公室通过键盘提醒人们注意,从不会去处理始作俑者。
 

Saint.Saens

愚昧人沉默不语, 也可算为智慧
2009-06-21
4,259
1,538
9 天前
#6
假的,国际公认的地震不可预测。
大量的人有大量的预测,那个碰巧和地震碰上了,就说自己预测准了。这只是个概率游戏。
所谓国际公认本来就是不可靠的, 以前菠菜含铁量就是一个国际公认。。。
我们的问题不是聪明, 是明明我们不知道, 却非要说自己知道, 这个会把自己害死的。。。
 

zb0626

园友
2007-09-10
386
434
9 天前
#7
所谓国际公认本来就是不可靠的, 以前菠菜含铁量就是一个国际公认。。。
我们的问题不是聪明, 是明明我们不知道, 却非要说自己知道, 这个会把自己害死的。。。
国际公认或现有的科学知识肯定不是100%正确。科学技术是不断发展的。但是根据目前的科学技术做判断,是最优化的选择。
 
2010-10-15
2,731
3,047
9 天前
#8
其实人家也没有说地震可预测。但是震前的征兆是事实。当然不同的地质环境震前征兆不同,所以更凸显资深人士的可贵,这里面加入了本地经验。四川省局至少要做防范和预警,哪怕是虚惊一场也好。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3,057
12,048
9 天前
#10
所谓国际公认本来就是不可靠的, 以前菠菜含铁量就是一个国际公认。。。
我们的问题不是聪明, 是明明我们不知道, 却非要说自己知道, 这个会把自己害死的。。。
俺听基督徒说,大灾难都是上帝对淫类的惩罚,想必某些最优秀的基督徒震前获得鸟通知,奏像几千年前的诺亚那样。:wdb33: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3,057
12,048
9 天前
#11
其实人家也没有说地震可预测。但是震前的征兆是事实。当然不同的地质环境震前征兆不同,所以更凸显资深人士的可贵,这里面加入了本地经验。四川省局至少要做防范和预警,哪怕是虚惊一场也好。
传这种故事都是年轻淫吧?一惊一乍的。

偶们小时候,正是劳动淫民最有智慧的年代。那时搞全民预报地震,打淫民战争,地震前兆都是编成顺口溜的,神马“鸡鸭上树蛇过道”之类的,俺现在记不住鸟。还有看云预报地震的,好像有好多种地震云,复杂得狠涅。地震前兆的普及程度,连小朋友们都知道。小伙伴们挤兑淫,也会说:“你丫撒什么癔症啊,整个儿一地震前兆。”唉,后来改革开放乐,这些优良传统都丧失鸟。:wdb7:
 

月箫琴古

活跃园友
2015-12-12
3,647
2,300
9 天前
#12
转帖
崇洋媚外与GDP至上毁了中国的地震预报

  
作者:午夜星辰1968/应县章春成

  
雅安大地震,地震预报又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地震究竟能不能预报?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周恩来总理的领导下,在中国进行了地震群测群防的工作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1975年,
成功预报了辽宁海城7.3级地震。全世界震惊。

  
然而,在当前环境下,一些专家纷纷站出来攻击周总理领导的地震群测群防工作,认为海城大地震的预报只是
“瞎猫碰了个死耗子”。

  
真有这样的幸运的“瞎猫”吗?要知道上世纪七十年代,成功预报的地震不仅有辽宁的海城地震,成功的预报的
地震例子还有很多,不过其他地震预报不及海城地震的预报那么准确及时。海城地震的预报只是其中最成功的一
例。上世纪七十年代成功预报的的地震还有:

  
1971年,成功预报了3.23——24新疆乌恰县的两次地震。

  
1976年,成功预报了5.29云南龙陵、潞西7.5 级地震,8.16四川松潘、平武7.3级地震,11.7在四川省盐源县
和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交界地区发生了6.7级地震。

  
由于这些地震的成功预报,使得这些地震伤亡的人数很少。

  
认为地震不能预报的专家总是把海城地震预报说成是地震预报成功的孤例,闭口不谈其他地震的预报的成果。

  
“瞎猫”创造了世界奇迹?

  
青龙县是如何得到地震的消息的呢?

  
国家地震局发出的《地震工作简报》第17期,比较详细地披露了青龙县成功预报了唐山大地震的经过。摘录如下:

  
“今年7月中旬,青龙县地震办的同志,参加国家地震局在唐山召开的京津唐渤张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时,在会外了
解到国家地震局地震地质大队等几个单位预报。7月21日会议结束回县,向县委作了汇报。7月24日,由县委书记冉
广岐同志开电话会议进行传达部署。唐山地震使该县房屋损坏十八万多间,其中倒塌七千三百多间,但直接死于地
震灾害的只有一人。”

  
青龙县地震预报的消息是来自国家地震局的。可见,国家地震局对唐山地震是有预报的。至于这个地震预报为什么没
有发出去,现在人们议论的有多种说法。

  
比较可靠的消息是,当时国家地震局的主要领导崇洋媚外,对土法上马的群测群防工作持否定态度,不相信这些土里土
气的中国地震测报人员用土仪器测出来的结果,把广大的地震测报人员汇报的结果束之高阁,没有认真对待。而参加会
议的青龙县地震办的工作人员,却把这个消息向当时的青龙县县委书记冉广岐作了汇报。县委书记冉广岐顶住压力,向
全县发出了预报,于是挽救了几万人民的性命。

  
唐山大地震前,得到地震预报消息不仅有青龙县,还有开滦矿务局。开滦矿务局因为得到地震预报的消息,让井下工
作的工人提前撤离工作岗位。唐山大地震时,开滦矿务局井下工人震亡率仅万分之七。

  
历史事实证明,地震完全是可以预报的。

  
从原理上讲,宇宙中一切物体、自然现象的发展变化都是有规律的。就是被认为最没有规律的分子运动,也是有一
定的规律的,物理学中的热学部分就是研究分子无规则运动规律的。

  
地震形成,现在理论界普遍认为是大陆板块漂移发生碰撞或板块相互挤压断裂引发震动而产生的。既然地震是板块
运动引发的,而板块运动是有规律的,所以地震是完全可以预报的。

  
认为地震不可预报的专家认为,板块的运动看不见,仪器也监测不到,不能像天气预报那样可以清楚地看到卫星云图。但是天气预报有卫星云图不过是十几年的事情,有卫星云图可以把天气预报搞得更准确一些,但是,在没有卫星云图前的很长年代,人类已经有了天气预报。同样,人类看不见、监测不到地球板块的运动,不见得就不能搞地震预报。

  人类虽然看不见地球板块的运动,但地球板块在运动时产生的一些现象是可以监测到的,如板块相互挤压产生的压电效应而引发地球磁场、电场的变化,是完全可以用仪器监测到,压电效应产生的地光甚至可以用肉眼观察到。通过研究这些自然现象,人类完全可以找到地震发生的一些规律,从而对地震的发生作出预报。正如人类看不到电流,但如果电灯发光了,人们完全可以根据电灯发光的现象得出有电流存在的事实。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搞得很成功的地震群测群防工作在1985年被终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崇洋媚外的领导主持了中国地震局的工作,他们认为,地震预报连美国、日本这样的国家都办不到,中国就更不可能了!崇洋媚外葬送了中国的地震预报事业。

  地震局不作为,但地震局作为了又能如何?就是地震局监测到地震,但预报还是不可能发出来的。因为地震预报不可能做到百分百的准确,就是现在技术非常成熟的天气预报也不能做到这一点,何况还刚刚起步的地震预报。如果地震预报有误,必然影响GDP的发展。在当前GDP至上,人的生命被漠视的年代,地震误报必然会成为重大的责任事故,有那个官员原意拿自己的仕途为老百姓的生命去做担保呢!

  专家说,一次不成功的地震预报的经济损失不亚于一次大地震的造成的经济损失。这句话道出了这几十年从来没有发出过地震预报的根本原因。但一个人的生命的价值如何估计?人的生命的价值是无法估计的。国家和政府如果珍惜人民的生命,把人民的生命当作无价之宝,地震预报即使发生了失误,造成经济损失又能算得了什么?

  地震预报产生失误,可能会造成市场动荡而造成一些经济损失。但随着人们意识的不断成熟,人们对地震预报的反应会逐渐趋向理性。上世纪七十年代,也有很多地区的地震预报是误报,这些地区没有因为地震误报对当地经济造成明显的损失。;

  地震能不能预报,关键是如何回答下面问题。对国家,是GDP重要还是人民的生命重要?对官员个人,是个人仕途重要还是人民生命重要?

  唐山大地震时的青龙县委书记冉广岐说,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个人前途而置全县四十多万人民的生命于危险之中。这是唐山大地震时青龙县发了地震预报的原因,也是那个时代能够多次发出地震预报的原因。

午夜星辰1968/应县章春成
 

zhuyyu

园友
2014-12-02
251
321
9 天前
#13
看完了,共产党的责任,如果是全能神来执政,就风调雨顺,百业兴旺了。
 

ccyyyycc

活跃园友
2012-01-31
5,824
4,733
9 天前
#14
其实人家也没有说地震可预测。但是震前的征兆是事实。当然不同的地质环境震前征兆不同,所以更凸显资深人士的可贵,这里面加入了本地经验。四川省局至少要做防范和预警,哪怕是虚惊一场也好。
我跟你说,你们家门口要地震了明年四五月份吧,4到9级,你准备怎么防范?
 

月箫琴古

活跃园友
2015-12-12
3,647
2,300
9 天前
#16
上世纪70年代的地震预报(转帖)
2012-08-22



有网友发帖《1975年海城大地震成功预测始末》,详细介绍了1975年海城大地震预报的经过。

地震预报分长期预报、中期预报和临震预报!应该是由建立在全国的至少有2万个的观测站得出基础数字,发到预报中心,由那些敢于负责,业务精湛的学者综合会商,做出长期预报、中期预报,这是基础,没有了这个基础怎么能做临震预报呢?在地震无法预报的言论下,现在全国还有多少个基础观测台站呢?

在上世纪70年代,对于发生的每一次大地震,我国可以说都是几乎准确地进行了中期预报,而且临震预报的成功率也是很高的。

让我们先来看著名的唐山地震的预报经过。

1967年10月20日(距唐山地震9年),李四光在国家科委地震办公室研究地下水观测的会上指出:应向滦县、迁安(均属唐山地区)做些观测工作。如果这些地区活动的话,那就很难排除大地震的发生。

1972年11月(距唐山地震3年半),北京市地震队耿庆国在全国地震中期预报科研工作会议上提出:河北、山西、辽宁和内蒙古四省旱区范围内,将发生7.5级以上大地震。

1975年12月(距唐山地震半年多),地震地质大队1976年地震趋势意见上报国家地震局:从河北省乐亭至辽宁省敖汉旗—锦州一带及其东南渤海海域,可能发生大于6级地震。

1976年初(距唐山地震不到半年),唐山市地震办公室负责人杨友宸,综合唐山市四十多个地震台站的观测情况,在唐山防震工作会议上作出中短期预测:唐山市方圆50公里内 1976年7、8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将有5—7级强震发生。

1976年5月(距唐山地震三个月),杨友宸在国家地震局济南地震工作会议上郑重提出:唐山在近两三个月内有可能发生强烈地震!

1976年7月6日(距唐山地震22天),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作了短期将发生强震的紧急预报。

1976年7月7日(距唐山地震21天),山海关一中地震科研小组向河北省、天津市和唐山地区地震部门发出了书面预报意见:7月中下旬,渤海及其沿岸陆地有6级左右地震。

1976年7月14日(距唐山地震14天),北京市地震队电告国家地震局,出现七大异常。国家地震局查志远副局长主持在唐山召开了京津唐张渤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唐山二中田金武郑重发出地震警报: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赵各庄矿地震台姜义仓在唐山市地震办公室会商会上正式提出:唐山即将发生5级以上破坏性地震。

1976年7月16日(距唐山地震12天),乐亭红卫中学向河北省地震局唐山监测中心台发出书面地震预报意见:7月23日前后,我区附近西南方向将有大于5级的破坏性地震发生。

1976年7月22日(距唐山地震6天),汪成民在国家地震局局长门口糊了平生第一张大字报。一页是地震趋势预报:北京队、天津队和地球所的预报意见。另一页是地震短临预报:河北队、地震地质大队、海洋局情报所和地震测量队的预报意见。山海关一中地震科研小组再次向河北省、天津市和唐山地区地震部门发出了书面预报意见:7月中下旬,渤海及其沿岸陆地有6级左右地震。

1976年7月23日(距唐山地震5天),河北省地震局唐山监测中心台到乐亭红卫中学落实异常。侯世钧提出:这个大震最低为6.7级,最高可达7.7级!

1976年7月24日(距唐山地震4天),通县西集地震台廖官成预报:1976年7月27日以前,北京附近200公里范围内要发生5级以上地震。

1976年7月26日(距唐山地震两天),国家地震局汪成民一行15人到北京市地震队听取汇报。北京市地震队提出七大异常。

1976年7月27日10时(距唐山地震17小时),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等人听取了汪成民的汇报。副局长查志远决定,让汪成民明天去廊坊落实水氡。

1976年7月27日16时(距唐山地震11小时),吕家坨矿地震办公室赵声和王守信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电告紧急震情:第二个峰还在上升,上升……

1976年7月27日18时(距唐山地震9小时),马家沟矿地震台马希融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和上级作强震临震预报:地电阻率的急剧变化,反映了地壳介质变异,由微破裂急转大破裂,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遗憾的是,这个建议没有被接受。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唐山发生里氏7.8级特大地震,超过24万人在地震中遇难。

可见,唐山大地震得到了比较准确的中期预报和临震预报,最终由于预报建议没有被接受而“失败”。

相关资料介绍:
“1966年3月8日5时29分,邢台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此后又连续发生3月22日7.2级等一系列地震。地震使数百村镇化为废墟,死亡8064人,伤3万多人,经济损失巨大。邢台大地震惊动了中南海,周恩来总理于3月9日、3月10日、4月1日先后3次冒着余震亲临地震灾区。总理所到之处,到处是遇难群众的尸体,到处是残垣断壁,到处是无家可归的群众。有一位老人跟总理来说:“出现这么大的灾害,能不能做到在震前给老百姓打个招呼呢?”社会主义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人民的呼声就是命令,作为一心爱民的总理,看到这地震后的悲惨景象,听到这人民的呼声,总理的心痛了,如果能够预报地震,这么多的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就可以避免。

地震预报是世界难题,在当时的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作过地震预报。外国人办不到的事情,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办得到。中国共产党依靠人民的,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打败了帝国主义对中国革命的干涉,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伟大胜利。面对地震预报的世界难题,中国共产党总的方针仍然是群众路线,依靠群众、发动群众。

总理立即调精兵强将到邢台研究地震,地质学家李四光,气象学家竺可桢,石油系统的权威翁文波等都被抽调来搞地震;国家测绘总局、天文台还有其它相关部门都来参加,多兵种协同作战。在总理亲自组织下,一些有志于攻克世界难题的初中生、高中生、人民教师、老八路、老红军与专业科学家汇成一支“专群结合,土洋结合,联合作战,多路探索”独具中国特色的地震预测预防大军。周总理指出,“要群策群力,不仅要有专业队伍,还要有地方队伍和环绕在专业队伍周围的业余群众队伍”,在周总理的亲自组织和关怀下,我国逐步形成了全国性的的地震群测群防工作系统。实践证明他们是世界上最能战斗最有战斗力的新型的地震预测预防大军,很快就创造了历史世界奇迹。”

下面是几次成功预测的案例。

第一次:1966年3月26日,中科院地球物理所根据观测数据,首次推测出一次6级地震;  

第二次:成功预测1971年3月23日—24日新疆乌恰县的两次地震;

第三次:1975年2月4日成功预测海城7.3级地震,死亡1300人。专家们预计,这次地震如果没有预报,将会死亡10万多人。海城7.3级地震的准确预报,举世公认,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第四次:成功预测1976年5月29日云南龙陵、潞西7.5 级地震;

第五次:唐山地震灾区的青龙县地震办因为准确的预报,虽有1.8万间房屋倒塌,全县47万人却无一人伤亡;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因为准确的预报,因地震而死亡的井下工人只有万分之七;

第六次:成功预测1976年8月16日四川松潘、平武7.3级地震;

第七次:成功预测1976年11月7日在四川省盐源县和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交界地区发生的6.7级地震。

下面是其中三次比较著名的地震的预测经过。

先看海城地震。

1970年1月全国地震工作会议上,根据“预防为主”的方针,确定把辽宁南部作为重点监视地区。从1973年下半年开始,陆续发现一些新的异常现象。旅大金县观测站在水准观测中发现从1973年9月到1974年6月,金州断裂南端地面大幅度地向西北倾斜,倾斜率为正常年变率的三十倍。国家海洋局几个潮汐观测站的多年海平面升降纪录,反映出辽东半岛向北西方向倾斜,营口从1972年起就出现不稳定的趋势性下降。尤其1973年渤海海平面出现十多年以来从未见过的反常上升。在大连观测到地磁场垂直分量的变化也大大超过了正常值。 1974年6月国家地震局地震趋势会商会议分析了这些现象,做出了中期预报,根据这个判断,中共辽宁省委进一步对辽宁地震的预测预防作了部署。一方面加强对专业台站的领导,同时充分发动群众,深入广泛地宣传地震知识,大力开展群测群防,尤其在辽南地区群测群防网站遍布城乡、厂矿和社队,初步形成了专业和群众相结合的预测预报监视网,开展了仔细的监视、测报活动。在这个基础上,1974年11月东三省地震形势会商会更加明确地提出:“营口至大连近期发生破坏性地震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是今后工作的重点,需要立即采取措施加强监视,充分做好捕捉大震的准备。1975年2月4日下午,辽宁省委及时发出临震预报,19点36分,在海城发生的7.3级强烈地震,波及九千平方公里,受灾人口八百万,由于我国科学家对海城地震做出了成功预报,仅有有1328人遇难。

再来看看1976年的四川松潘平武大地震。1976年8月初,四川地震局连续发出简报指出:8月份,特别是8月13日、17日、22日前后,在龙门山断裂带中南段茂汶、北川或康定、泸定一带可能发生6级或6级以上,甚至7级左右的地震。中共中央8月13日给中共四川省委的电话指示:大意是对四川可能发生的震情,既要保持警惕,又要沉着冷静,要加强领导,有组织、有秩序地开展防震工作。8月16日10时06分45秒,地震发生了,因为震前已有预报,采取了人员撤离的措施,因此,人员伤亡仅为800余人,其中轻伤600余人。多数是由震后泥石流、山崩、滚石等次生灾害所致。

再来看看发生在唐山地震时的一个小插曲。

唐山大地震,被认为是历史记载中伤亡最惨重的自然灾害,死亡人数超过二十四万。但是,唐山附近的青龙县,虽然房屋被地震损坏十八万间,但由于预报和疏散及时,却没有一人死亡。

为什么产生这一奇迹?到唐山地震发生二十年之后,才公诸于世。中国国家地震局华北组组长王成民带着沉重的心情介绍说,在震前两周他就已经作出了这一预报,可是,这个预报没有被发出去,其中的原因可能是永远是千古之谜吧!只有青龙县在得知这一预报后,立即采取了措施,因此全县四十七万人在震前全部撤离到安全地带。

事后,有人责怪汪成民只把消息告诉青龙县,还有人说应当枪毙他,使他有口难辩,有苦难言。好在他发布预报时有文件记录为证,才没有被冤枉为历史罪人。现在,联合国邀请他访问并向全世界推广这一成果经验,应当说是承认了他的历史功绩。

青龙县副县长刘志新说,早在一九七四年,该县就收到了中央六十九号文件,预报“华北和渤海地区地震形势紧张,有六级以上地震突然袭击的可能”。该县因此专门成立了地震办公室,向全县宣传地震预报预防知识。最值得一提的是该县当时年仅二十一岁的科级干部王春青。他参加了汪成民于七六年七月十六日召开的那次地震预报会后,立即向县有关负责人一一汇报,该县县委书记冉广歧立即作出部署!

无独有偶,也是在唐山大地震之时:1976年7月27日16时(距唐山地震11小时!),开滦矿务局吕家坨矿地震办公室赵声和王守信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电告紧急震情:地震随时都可能发生!1976年7月27日18点,马希融根据仪表的异常变化,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左继年作了强震临震预报: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根据这些预报,开滦矿务局领导及时撤出了在井下工作的工人,保住了几万工人的生命!

可以说,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周总理群测群防方针的指导下,那些大的恶性的地震基本上得到了预报。就是那个被后人广泛诟病的唐山大地震,从青龙县与开滦矿务局的事实看,当时是有过较准确的预报的,只是没有被公开发布,才导致了巨大的伤亡。

日本地震专家、东京大学教授力武常次曾经感慨地说: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可以号召大家群测群防,这一点在日本几乎办不到”。一些人不顾中国贫困人口占大多数的实际情况,单纯盲目推崇美日依靠建筑的高抗震性能来实现地震的减灾。这种方法只对富人们有效,但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穷人来说,他们连眼前基本的居住都难于解决,怎么去奢望高抗震的豪宅呢?对于可能发生的地震,报还是不报,居住在简陋房子的穷人说“我们的房子没有任何抗震性能,只要有发生的可能,就必须打一声招呼”。居住在豪宅中的富人说“我的豪宅可抗20级地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要打扰我平静的生活”。为了尊重穷人的生命,请坚持周总理群测群防方针吧!”

最后,让我们再来看看这段文字:
“地震预报是世界难题,在当时的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作过地震预报。外国人办不到的事情,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办得到。中国共产党依靠人民的,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打败了帝国主义对中国革命的干涉,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伟大胜利。面对地震预报的世界难题,中国共产党总的方针仍然是群众路线,依靠群众、发动群众。”

这段文字充分体现了当时中国共产党人的骨气、胆气和豪气!30年后今天的地震专家们只是敢说“地震无法预报”!

现在的地震学家们!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做了什么?汶川8级地震连个中长期预报也没有!可能吗?玉树地震前的小震,你们是怎么会商的?你们会商了吗?谁签的字?敢亮出来吗?答案只有一个!你们什么也没有做?不但没有做,反而在2010年3月9日由地震局专家说,“中国境内暂时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震后一句“地震无法预报”就将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你们对的起那些死去的老百姓吗?你们对得起每年24亿的地震研究经费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综上所述,我们建议国家有关方面:坚决树立起地震可以预报的思路!不要受那些不愿承担责任的所谓“专家”的鼓噪!地震局只负责初级决策和组织观测,在大学成立个人名义的实验室!下拨经费到人,不要再经过地震局之手,数据共享!决策和预报研究分离!这或许是打破僵局的一个有效办法!
 
最后编辑: 9 天前

月箫琴古

活跃园友
2015-12-12
3,647
2,300
9 天前
#17
高风亮节

毛远新谈海城地震成功预报


毛远新关于海城地震成功预报的看法:“我再次纠正一个说法,即把海城之功归于我
是不对的,贪天之功为己功令我十分不安。海城之事第一位的功劳是李伯秋。曾绍山
和我把全省防震抗震工作委托李伯秋负责,近一年的防震准备都是李亲手做的,当天
上午提出开会布置抗震准备是李提出的,当晚震后不顾病体立即奔赴海城组织救灾的
还是李。只是当天上午做决定前他从医院打电话和我商量了一下并由我请示报告了曾
绍山,请驻营口的39军予以配合准备。我是表示同意发预报,但功劳应完全归于李。
只因后来李伯秋以毛远新的大管家的罪名被开除党籍,一个五五年的开国将军,去世
时徐才厚居然让总政说此人不在我军序列,家属唯一的遗体覆盖党旗的要求竟然被徐
才厚们拒绝。 每当想到此或提到海城一事时,我就止不住流下热泪。请以后不要再提
我在海城的什么功劳了,好吗?”
 

九溪

活跃园友
2008-08-01
2,834
3,187
9 天前
#18
温哥华地震之前不知道会不会被预测到?然后政府会怎么做?

有些文章太经不起推敲。
 
2018-11-22
61
17
9 天前
#19
各国都有这个部门和无数监察点的,没那个国家因为不能预测就不研究这个,想准确需要大量数据去支持,地震预测不是不能,只是我们还嫩着。。。。
 

jack_4

园友
2016-07-05
82
55
9 天前
#20
地震多发区, 如日本, 新西兰, 都是木质房子居多, 少见抗震性极差的高楼.
居于地震预报的技术限制, 作为老百姓, 能躲开就躲开吧, 搬去一个相对安全的城市居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