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参政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转:义和团反洋,招来八国联军,中国生灵涂炭割地赔款,名为爱国,实为“爱国贼”


反AA也一样,本来亚裔以5%的人口,已经占据了20%甚至更多的名额,能维持现状守成就不错了,但一些人偏偏不满足,非要没事找事,高调反AA。反了4年,不但没有任何进展,反而招来一波一波的反弹和反击。反AA到现在,什么结局大家也看见了,大学直接不看SAT了,华人孩子更难了


他们说不反AA的华人是“汉奸卖国贼”,他们自己呢?空有一腔热血,却没有智慧和策略,嘴上喊得是为了华人利益,到头来却损害了华人利益,真是爱国贼


2014年加州SCA5,引起华人反AA高潮,高调抗议对亚裔不公平,结果是不到两年之后,同样在加州,就出现了AB1726亚裔细分法案。随着华人反AA浪潮从加州扩展到全国,亚裔细分也在其他州先后出现。这个时间上的先后顺序,仅仅是个巧合吗?我认为不是。亚裔细分就是对反AA的反弹,你不是抱怨对亚裔不公吗?别人就把亚裔细分了。


最近的各大高校不要SAT,还有更早的纽约特殊高中废除考试,和过去四年华人轰轰烈烈的反AA运动,更不仅仅是时间上的巧合。这些招生改革很可能就是四年以来积蓄起来的对华人反AA最大规模的一次反弹。逻辑很简单,你不是抱怨SAT录取分各族裔不一样高吗?别人就直接不看SAT了,简单粗暴,一了百了。


现在回头看来,加州SCA5的影响绝对被夸大了,甚至有故意误导华人的嫌疑。加州209法案实施后,对亚裔比例的影响并不算显著,甚至对白人和拉丁裔的影响其实是与理论上相反的。一些华人起诉哈佛时声称的“奥巴马多元化政策压制亚裔”更是严重误导,统计数据表明,奥巴马时期哈佛亚裔比例不降反升。


华人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但不能做义和团式的爱国贼。华人当然要参政,但不能瞎参政,瞎参政就是找死。


一些华人大选前,高调挺川,说川普对华人是重大利好。结果呢,川普上台后,移民政策收紧,合法移民人心惶惶,美中贸易战,大抓华人“间谍”。哪来的“华人利益”呢?哪来的“重大利好”呢?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一批人,和反AA的那一批,几乎是完全重合的,这些人就是爱国贼。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转:谈谈我为什么反对共和党

共和党的理念无疑有进步的地方,但在我最关心也是最希望改进的两个议题上,我认为共和党站在历史的错误一方,民主党站在正确的一方,这就是枪支暴力和医疗混乱问题。简单讲讲为什么共和党错。

1.枪支暴力。
大规模枪杀事件在美国越来越频繁,民众担忧越来越多,我有时候开车按个喇叭都担心。我认为主要是由于共和党支持的枪支泛滥造成的。共和党似乎反对任何形式的枪控措施,连基本的买枪背景调查都反对,他们提出的解决办法叫人人拥枪,以枪制枪。拥枪无疑会增加个人安全感,也有个别成功的案例,但总体成功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没有任何可能。人人拥枪只会使情况枪支暴力更加严重。怎么可能男女老少随时随地带着上膛的枪,并且都有特种兵的本领一定在枪战中制胜?枪是杀人凶器而不是什么玩具,由于人类情绪的不断变化和难以控制,这枪最可能伤害的其实是你自己和家人。事实上也是成功率极低,FBI一个报告讲,在调查的160起大规模抢案中,只有一起是民众枪起了作用。美国每年有三万多人死于枪杀,仅有3%罪犯,97%是无辜之人。共和党提出的拥枪理由站不住脚。我认为民主党主张的控枪政策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方法。

2. 医疗混乱

美国医疗的主要问题是费用昂贵,甚至没有边际。相信许多人都收到过荒唐的天价账单。我太太曾在休斯顿医院做过一个射线脑部小手术,总共不超过半小时,三个帐单共8万多,当然保险公司不愿付那么多,然后是长达一年的三方扯皮,不知道没有保险怎么办。随之而来的是保险费用高昂,许多人买不起保险,得病就只有破产或等死可选。人均医疗费用却是提供全民健保的发达国家的两倍。你可能在公司有保险,觉得没有事,但保险费涨且一失业就会很快成为你头疼的事。

我认为共和党应该为医疗混乱负主要责任。共和党以小政府及市场经济为由,拒绝对混乱的医疗市场进行法律监管,造成医疗费用和保险费用的不断上涨,这是对人性贪婪的放纵;同时又不愿意对买不起保险看不起病的民众进行帮助,这低于人类的基本良知。医疗领域涉及身体病痛及生命人道,不适合市场经济的供需关系调节,必须法律规范。现任议长Ryan甚至提议,将退休老人的医保medcare取消,给一些现金补偿,让老人们去私人医疗保险公司去买保险。不知道哪个私营保险公司愿意卖给70,80,甚至90多岁老人们的医疗保险,要卖也只会是天价,有几个会买得起?这简直是把老人们往火坑里推。Medcare是实际上是以政府主导控制医疗费用,医院不喜欢很正常,但正是这样使老人们能看得起病。这正是改革的方向。美国许多人每小时只挣几块或十几块,每月就一千多二千多块,而一个四口之家的医疗保险费都要一千多,再努力也付不起,共和党则称他们为懒人。奥巴马医改帮助了许多低收入的劳动者,他们看得起病,这是一大进步。还应该做的,是政府控制的价格医疗体系,或者进一步单一付费的的全民医保体系,这些只有民主党才能完成。

当然每个人关注的重点不同,谈一点其它议题的看法,我认为这些对我生活影响没有以上两个大。

1.移民问题.
两党主张各有可取之处。有限度支持共和党适当削减亲属移民,增加能力移民。

2. 福利问题.
相对于其他的发达国家,我不认为美国福利过多,对低收入阶层的照顾是应该的。但应该打击任何福利欺榨行为,这一点共和党做得更好。前几天听共和党的参院领袖麦肯说因财政赤字大量增加准备削减老人社安退休金及老人医疗金,真是无语。美国的退休年龄已达65到67岁,大家真的想不能工作了就直接去死?我们这是动物世界还是人类世界?在经济尚好的情况下财政赤字增加是共和党对富人和企业的大幅减税造成的。

3.治安问题
这实际上和控抢有关。共和党一方面放任贫富差距扩大不愿意帮助挣扎生存的人,同时又主张无限制的枪支泛滥,要想治安好是椽木求鱼。一个因病痛无钱医治而上街抢劫的人,不能全怪他,更是社会问题。放眼世界,看看北临加拿大,澳洲,欧洲等治安好的国家,无一不是这两个问题做的好。

4.种族问题。
美国是多种族国家,与其它族裔互相尊重平等相待才是正道。个人觉得许多同胞种族歧视心态严重,缺乏人类平等观念。如果白人至上,那个少数民族应该减少?是黑人吗,人家祖辈已到这里几百年;是墨西哥人吗,美国南方大片的土地以前就是墨西哥的,为什么人家应该离开?

5.AA
许多华人把这个当成天大的事,我不觉得有多大影响。学校为多元化,有一点种族考虑无所谓,多了应该没有必要,有不公平可以去告。美国私校招生和公司招人都是独立的,和那党执政没有太大关系,不信去查查名校招生和那党执政有什么关系,许多人为此指责民主党无理。

6.妇女堕胎权。
支持妇女堕胎权利,限制会给许多人生活带来困难。我有时候奇怪,共和党声称反对堕胎这是为了保护生命,那为什么对那些得病得等死的大话人不愿帮助?

7.大麻合法化
个人对此没有研究,愿意尊重科学的研究结果。倾向于支持医用合法化,其他加以限制。似乎放松管制是大趋势,但也不用过于担忧,酒精其实也有害,适当管理就可控。

8.同性恋及变性人
这应该是一种先天性疾病,没有人愿意得,一时也无药可治。支持民主党尊重他们的权利,但具体做法应该以不妨碍其他人的利益为前提,奥巴马政府对变性人厕所的处理方法会引起其他人的担忧,不支持。

9. 难民及非法移民
没有人支持非法移民,更没有人主张什么 Open Border,这只是强加于别人的一种选举语言。只不过民主党主张更人道的处理这些问题,这正是美国文明伟大的地方。那种将小孩和父母强行分开的做法受到全世界的谴责,是让美国蒙羞而不是什么伟大。奥巴马执政期间遣返的非法移民比他的前任还多。适当接受难民是应该的,但不会有什么百万甚至千万穆斯林难民,这是选举谣言而已。

10. 政治正确
美国历史上曾经公开歧视过黑人及华裔,二战时曾关押过日籍人士到集中营。政治正确是美国不断改正错误的结果,华人也是受益者。对处于绝对少数的华裔来讲,我觉得政治正确非常重要。如果美国走向政治歪道,华人可能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当然民主党也不完美,但其多数立场代表的是一种社会文明的进步。让一个全职工作的人吃得起饭,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学,出门不担心被枪击,实在不是什么奢侈要求。这不是某些人所讲的所谓左倾,而是一个正常社会应该有的。我个人认为,民主党才能使这个国家变得更美好。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保守主义"重要政客,发推文剑指华人
 23 评论加国无忧 51.CA2018年10月24日 11:56来源:北美华人之声
反大麻,反非法移民,反极端宗教扩张,这些,似乎是北美华人非常重要的议题,众多华人,以“保守主义者”自居,甚至比外族的主流保守主义者还要“保守”。然而,最近发生在加拿大的事情,不得不让我们思考,在不能把握自己命运无法发挥重大影响的情况下,究竟要怎么走?



Maxime Bernier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位“保守主义者”将利剑刺向了华人。

这次下黑手的,是脱离加拿大保守党自创山头的国会议员Maxime Bernier。他代表魁北克,连续四届连选连任,而且是以大比分领先对手的优势获胜,可见其深得所在选区的民心。

他前几天发了这样一条推特,评论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一篇谈论华人的文章。



Immigrants who don’t learn English, self-segregation, lack of communication and cultural integration, community tensions, etc.

This is where mass immigration, excessive diversity and radical multiculturalism lead: the balkanisation of our country into little tribes.

不学英语、自我隔离、缺乏交流和文化融入、造成社区紧张等的移民。

这是大规模移民、过度多元化和极端多元文化主义所带来的后果:导致我们国家的巴尔干化,使之成为一个个小部落。

Hmm,讲得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可是,评论的对象总得合理,对吧?

国家邮报文章的标题是酱紫的:探索列治文的文化和谐 – 北美最亚洲化的城市。下面还有个副标题:“当少数变成了多数,会发生什么?”主要目的是讲述如今华裔超过50%的列治文现在的各种情况。



至于文章的中心思想,里面特别引用的妇女教会爱心人士的言论就表达的很好(我爱Richmond,但我不喜欢Richmond发生的事情):



Maxime Bernier看了过后文章,就在推特上发表了上面的评论,觉得自己对移民问题的观点又有了强大例证。这就很明显了,将自以为“模范移民”的华人拎出来作为抨击的样板。

真是见缝插针捏得一手好柿子。华裔和加拿大主流社会确实有一定程度的疏离,但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并不是华裔,而是加拿大自己。近百年之前,以人头税为代表的一系列排华法案,让加拿大华裔成为了加拿大建国来,唯一一个被加拿大拒绝的族裔。

不是华裔不融入加拿大社会,是加拿大当年拒绝了华裔的融入。

在不太久远的一百多年前,无数华裔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来到加拿大,准备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一样,开始建设自己的新家园。华人劳工冒着生命危险,在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里,为了加拿大修筑好太平洋铁路。可是,加拿大背叛了他们。



谁也没有想到,太平洋铁路完工之日,就是加拿大华裔噩梦开始之时。觉得华人不再有用的、被欧洲族裔控制的加拿大,出台了一项又一项只针对华人移民的法规 – 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人头税。

息事宁人,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一项又一项更加严苛的法律。人头税从最开始的50元,最后猛增到了500元。到了1923年,William Mackenzie King领导的自由党政府,更是通过了《华人移民法案》全面禁止华人进入加拿大。

留在加拿大境内的华裔,也被社会孤立和隔离,只有困守唐人街。当时的加拿大,华人不但没有投票权,更被禁止进入很多学校学习。禁止华人进入游泳池等公共场所就不必多说了,很多城市还禁止华人购买、租借和使用当地住宅、医院甚至墓地等。

在排华风潮的打击下,加拿大华裔付出了巨大而且沉重的代价- 不仅仅是一代人骨肉分离不得团圆的悲剧和伤痛,更是此后多少年到如今,华裔社区精神文化传承的断代和分裂 。如今的政客都说华裔投票率低,可又有谁理解过华人经历的加拿大政治体制的路,有多么地崎岖艰辛。没有人告诉华裔,选票到底有什么作用,也没有人对华裔解释,民主政体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一切全靠自己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摸索。

对老一代移民来说,法律上的禁令虽然被废止,精神上的樊笼,却依旧存在。漫长的隔离生涯,痛苦的被歧视经历,已经让许多加拿大华裔无法再次融入社会,更无法引导华裔社区,健康稳定的成长,也无法同其他新一代华裔移民有效的交流。

介绍Maxime Bernier进入政坛的前保守党总理哈伯在国会为人头税道歉时就指出,因为加拿大长期以来拒绝承认历史对华裔的不公,导致了很多加拿大华裔无法认同自己加拿大人的身份。

We also recognize that our failure to truly acknowledge these historical injustices has led many in the community from seeing themselves as fully Canadian. -Stephen Harper

同其他未被孤立而传承有序的族裔相比,在排华法案废止之后来到加拿大的华裔新移民,无法在老一代移民那里获得融入加拿大社会的宝贵经验。更有甚者,任何一点因为文化差异带来的小失误,以及生活习惯导致的同老一点华裔的小不同,都会所谓的主流被放在聚光灯放大镜之下,反复比较,造成华裔社区的撕裂和不合。

这种情况,直到2006年时任保守党政府就人头税向加拿大华裔道歉,翻开了加拿大历史新一页之后,越来越多的华人开始有效有理的参政议政,才有所缓解。

可惜,依旧有无数不学历史顽固不化的政客把加拿大华裔视为天生的替罪羊,觉得如今的加拿大华裔依旧是当年人头税时代那个忍气吞声的华裔,凡事推到华裔头上,绝对不会引起民愤。 Maxime Bernier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老一辈华侨的遭遇,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不是埋头苦干就好,还需要为了自己的将来努力抗争。你的岁月静好,其实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随时都有看不见的交锋。

不要把新世界看成只有善和恶,不要在极端分子的蛊惑下认为只有所谓自由派和保守派,所有人都分列在这两派麾下,非黑即白。你没有力量,你发挥不了大影响,你白也是黑,黑更是黑。这一次,所谓的坚定保守派Maxime Bernier把华人当成不融入的典型来捏,便是极好的案例。



一位名为Xiaoming Guo的华人朋友在相关推特下这样留言:

How many Quebecois would like to learn English? Their self-integration divided Canada into Upper Canada and Lower Canada. Chinese have been in BC before the confederation of Canada. Chinese labors built the most dangerous segment of CPR, and 4000 of them died.

有多少魁北克人想学英语?这种自我隔离将加拿大分成上加拿大和下加拿大。在加拿大联邦形成之前华人已经到了BC省。华人劳工修筑了CPR铁路最危险路段,4000人死亡!

可是,道理有什么用,现实的世界,只知道一个词:实力。

要想安定的生活,排华这种事情,连影子都不能有。既然已经背井离乡来到新的国家,作为极少数群体,就别忘记了参政议政,别忘了壮大自己的实力,否则,你再积极学英语,再积极扮演人见人爱的小兔子,也无济于事。
 

南望王师

活跃园友
注册
2018-06-03
消息
2,290
一些华人大选前,高调挺川,说川普对华人是重大利好。结果呢,川普上台后,移民政策收紧,合法移民人心惶惶,美中贸易战,大抓华人“间谍”。哪来的“华人利益”呢?哪来的“重大利好”呢?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一批人,和反AA的那一批,几乎是完全重合的,这些人就是爱国贼。

没错啊,川普对“有选举权的华人”肯定是重大利好啊,要我肯定投川普一票

如果加拿大哪个党要和中国断交,我肯定投哪个党

移民政策越收紧,要求越高,手上的绿卡/护照的含金量就越高,也越少新移民来和自己竞争不多的工作岗位,很简单的道理
 

Joe.ca

誓不低头
注册
2010-08-03
消息
14,032
没错啊,川普对“有选举权的华人”肯定是重大利好啊,要我肯定投川普一票

如果加拿大哪个党要和中国断交,我肯定投哪个党

移民政策越收紧,要求越高,手上的绿卡/护照的含金量就越高,也越少新移民来和自己竞争不多的工作岗位,很简单的道理
你来加拿大之前,不少华人也和你具备相同的想法,就是你这样的新移民最好不要来,来了也最好回去。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加拿大大量危险极右组织账号被封!华裔曾牵扯其中…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ID:jianadabidu
星期一,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宣布,取缔了加拿大安大略省极右政治评论人士菲斯·戈尔迪(Faith Goldy)、白人至上十字军凯文·古德罗(Kevin Goudreau)、及其他多个极端组织的账号。


▲2018年三月,戈尔迪前往Wilfrid Laurier大学演讲遭到抗议,最终在露天面对人群演讲。
声明中,脸书表示,他们一直以社区“危险个人与机构”标准来检测脸书账号,禁止极端主义内容以及有组织散布仇恨的人使用他们的平台。


危险个人与机构
戈尔迪的言论被视为极右、白人至上。
2017年,她因为参与后纳粹播客节目,甚至被加拿大右翼Rebel媒体除名。而她也在去年参加了多伦多市长选举,并受到极右势力追捧。
脸书称,散播仇恨、攻击、以及呼吁排斥某特定族裔的个人与机构,脸书都不会向他们提供平台。
而星期一,他们宣布取缔的账号正是违反了上述“危险个人与机构”政策。
除了上述提到的个人,这次遭脸书取缔的危险组织还包括Canadian Nationalist Front,Aryan Strikeforce, Wolves of Odin,以及Soldiers of Odin等。
这些账号的内容目前已经被移除。

▲Soldiers of Odin此次也被脸书确定为极端组织,账号遭到清除。

脸书:
认定危险个人与机构的工作还在继续
脸书此前曾透露,正与全球多个学术以及组织合作,确定哪些账号是属于宣传仇恨?
对于脸书的行动,戈尔迪在她的另一个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发出回应,称“我们的敌人虚弱而恐惧,他们忘记了许多革命在社交媒体存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上个星期,民宿分享网站爱彼迎(Airbnb)也禁止戈尔迪使用他们的服务。
CBC与推特联系,询问是否会采取与脸书相似的行动。推特回应说,无可奉告。
独立记者巴什尔·穆罕默德(Bashir Mohamed)居住在埃德蒙顿,曾撰写多篇文章介绍加拿大的白人至上与三K党活动。
他对于脸书的这一措施表示称赞,但也表示,社交媒体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巴什尔称,人们都以为戈尔迪是在2017年极右在夏洛特威尔(Charlottesville)的行动之后,才成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
但实际上,她的白人至上言论早在2015年就已经出现了,听着就像是要灭绝非白人。
加拿大内务部长古德(Karina Gould)也对脸书的决定表示欢迎,并希望其他社交媒体采取同样的措施。
她说,加拿大社会不允许如此分裂社会的表述。
不过,新民主党议员库兰(Nathan Cullen)却表示,脸书这次的行动是个进步,但是,行动没有保持一致,更像是一次性地针对特别的散播仇恨的个人与机构。
他希望加拿大针对社交媒体的要求更加规范。
他说,由于没有确定的规范,变成了社交媒体的自我调整,变成了由脸书和谷歌这样的社交大鳄来做决定。
而加拿大反仇恨联盟把脸书周一行动清除的账号称为“冰山一角”,并表示,发表更糟糕言论的账号依然在脸书上活跃。
他们给出的例子是加拿大“黄马甲,Yellow Vest”的脸书页面,上面有大量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言论,以及死亡威胁。
脸书对此的回应是,他们清理危险、仇恨、极端个人以及机构账户的行动还在继续。


▲Wilfrid Laurier大学学生抗议戈尔迪在该校发表演讲,称她散布仇恨。

加拿大政府:
增加对极右激进组织的研究
而在传播极端仇视言论方面,包括脸书在内的大型社交媒体因监管不利而受到批评。
比如,上个月新西兰发生的白人至上者袭击清真寺,导致50人死亡的事件中,恐怖分子使用了脸书直播,以造成更多恐慌。
英国政府在周一宣布,对没有阻止仇恨恐怖宣传、以及虐童等传播的网络公司,将会进行罚款或予以取缔。
根据这项规定,政府会任命新的监管机构,以阻止网络出现报复性色情图片,仇恨犯罪,骚扰,贩卖违禁物品,以及有害行为,如网络霸凌、散布假新闻等。
而加拿大政府最近宣布了一项特别拨款,将投入近36.7万元,对在加拿大的极右个人以及机构进行研究,希望能够对他们的信仰、动机、和行动方式有更深的认识。
而一些国土安全专家指出,加拿大目前打击恐怖主义行动中,并没有把极右激进组织列入监察范围。
从最近在新西兰以及此前在魁北克城发生的针对穆斯林社区的袭击事件看,极右激进组织有“意识形态动机,有武器,并会在必要时采取暴力手段”,这对社会安全有很大的潜在威胁。
极右组织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受到了“打压”,但是很多华人却持相反态度,表示支持极右组织。

“那些年”的华人和极右组织
在2018年10月安省的市长选举中,格尔迪的支持者中有很多人是华裔。
在之前竞选期间,格尔迪的推文中,拉票海报是中文海报,特意告知本市华裔在社区推广和为她投票。


而且很多支持格尔迪的华裔在了解她以往的过激言论的情况下,依然强烈支持她。

最有意思的是,有些华人可能知道她的很多言论多么不合适,只好另辟蹊径选一些看似维护市民利益的竞选宣言来支持她。

在2019年2月25日,加拿大卑诗省、安省和魁北克省举行了3个联邦国会议员席位的补选,极右翼候选人汤普森也获得大批华裔选民的支持,此次在卑诗省本拿比南选区(Burnaby South)取得了10.6%的选票,名列第4。
汤普森以反对SOGI性教育而著称,遂是许多华人的心仪候选人。
在华人心目中,汤普森的一个主要政绩是参与了纪念申小雨的活动,曾替申小雨喊冤。让华人觉得极右翼站在自己这一边。


▲极右翼候选人汤普森获得大批华裔选民的支持

▲在街头热情宣传人民党候选人的华裔选民

▲华裔两代人齐上阵,街头宣传人民党
此次汤普森参选,有众多华裔义工助选,甚至几代人齐登场,从街头宣传到走家串户,为了宣传极右翼党纲,华人可谓是不遗余力,另一份加拿大华人媒体《加拿大地产头条》也承认,华裔选民是汤普森的主要支持者。
过去的2018年菲斯·戈尔迪在多伦多市长选举中也是如此,不仅仅受到华人支持,还有华裔市议员候选人刘燕(Christina Liu)为她拉票。


▲华裔市议员候选人刘燕为菲斯·戈尔迪拉票
甚至是温哥华华人媒体也积极为人民党拉票,华裔选民果然不负这些华社领袖的期望,纷纷走出家门,为人民党获得11%的选票和菲斯·戈尔迪名列市选第三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8年发生的穆斯林“头巾门”事件也少不了华人的身影。华政会的几个成员在渥太华组织了有关于“头巾门”事件的游行。
他们在游行中与极右组织La Meute与Storm Alliance共同上街抗议,他们都是反对非法移民、支持伊斯兰恐惧症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右翼团体。
本文系加美必读转自加拿大国际广播中文网,有部分改动,
作者:梁彦 | china@rcinet.ca
原文链接: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加拿大和美国必读,ID:jianadabidu。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欢迎分享至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加拿大中文报 诚意推荐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新唐人2019年04月16日讯】“编者按”:“六四”事件已过去近30年了,它所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推倒了东欧众多社会主义国家,使这些国家的人民告别了共产专制,走向现代民主政治。然而中国至今还与现代民主政治无缘。


在“六四”3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许多人断言“六四”会再来。不过,独立评论人士曾节明认为,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彻底丧失“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因此,“六四”事件不会重演,但中共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不同,一定会很奇怪。

ADVERTISING

下面是作者曾节明的评论文章:

“六四”三十周年来临之际,许多人期盼“六四”再来,并言之凿凿地断言“六四”会再来;我的好友郭国汀先生最近就在探讨:一旦“六四”再来,习近平还有没有能力,像邓小平那样调军屠杀?

其实,郭国汀君所探讨的问题,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在中共统治下,“六四”式的民主运动,不可能再次上演了。为什么?因为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彻底丧失了“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

1989年以及整个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并未丧失,整个社会涌动着民主、自由的共识,所以在“八九”民运高潮时期,连北京的小偷都停止了盗窃,并加入了游行队伍…这在今天是不可想像的;

而今天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早已消散,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人心冷漠,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普遍毫无共识、利欲熏心、相互仇恨,一盘散沙呈粉末状。


试问:今天的北京市民还能像当年的北京市民那样,自发给学生送水送饭、救死扶伤、大规模上街冒死堵军车吗?这是不可想像的;今天的大陆民众还会像当年那样,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理想,上街游行吗?这是不可想像,如果有人这样做,在今天一定会被视作神经病。

由于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只有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而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尽管“六四屠杀”后中共的专制变本加厉,一再升级,并在近年来,掀起了新的倒退狂潮。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MN Chan/Getty Images)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是因为“自由民主”与个体的利益没有直接的关联,民主运动是一种奉献的事业,它需要理想的激情来驱动,需要社会的道德来承载;而维权运动则是讨还个体(经济)利益的事业,与个人直接关联。所以一个丧失了理想和道德基础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的,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

而维权运动因为没有体制诉求,不可能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的力量,其意义与民主运动不可同日而语,伪类们胡说“六四”后的维权运动比“六四”运动更成熟了,“希望在民间”,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为什么现今中国社会,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这是“六四”后中共故意造成的:

鲜有人注意到:“六四”后,中共再未发起“学雷锋”、“树新风”、“五讲四美”等道德运动,而是强调安分守己,一定程度地鼓励个人经济意识;中共故意不去修补“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没好报”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 这一切,为的就是摧毁道德热情、助长社会冷漠;

江泽民上台后,中共一方面对政治异议“扼杀摇篮中”,一方面全面放开歌舞厅、夜总会、色情发廊、桑拿、按摩…对赌博睁眼闭眼;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共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扫黄打非”,笔者曾在大陆当记者多年,深知中共“扫黄”是虚,“打非”(打击以政治异议为主的非法出版物)是实,所以“扫黄”三十年,越扫越黄,由发廊一条街,到色情“会所”遍地。

放眼今天的中国大陆网站,即便是许多知识型、学术型网站,也是黄色广告琳琅满目,色情视频插件乱跳…令人不胜其扰,而遍观大陆网站,“标题党”蔚然成风:什么“今晚北京的一项政策震动全国”、“华为的一项举措震惊世界”…

而打开后永远言过其实,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并且性乱视频乱跳…这种发了疯的社会化造假和色情,就是社会道德深度败坏的症状。

很明显,色欲是人的最大本能之一。


中共就是以色欲来腐蚀民众的反抗意志,刻意营造一个声色犬马的废拉社会,竭力引诱一切有才有志之士沉迷物欲,放弃理想、放弃对专制的挑战,不能不说,“六四”后三十年来,这种腐蚀收到了很大的效果。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TORSTEN BLACKWOOD/AFP/Getty Images)
另一个鲜为人注意的是:“六四”后30年来,中共拚命制造社会分裂,并且祭出了新的手段:

江泽民时期,中共大力鼓吹向钱看,由毛泽东时代宣扬“越穷越革命”,跳到另一个极端宣扬“贫穷可耻”,咋呼“国企亏损”,为权贵私有化一刀切“改制”制造口实,并大幅提高教师等知识份子待遇,实行拉拢,大搞“教育产业化”…

同时诬蔑下岗工人“懒惰”、惯吃大锅饭…推卸体制责任。从而制造劳工群体与知识份子群体的分裂。

胡锦涛时期,中共利用郎咸平等时髦吹鼓手,煽动民粹仇富,规避和压制“仇官”,从而挑动弱势工薪阶层与平民富商阶层对立,以转移对专制体制视线。


习近平时期,中共大力推播以“企业狼性文化”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发了疯地煽动广大愚民极端反对社会福利、狠刨自己的命根子、鼓吹透支健康、为党国的“崛起”、为任正非、马云、马化腾、刘强奸等共特红顶流氓奸商的利润最大化献身;否则,就是不值得存活的“社会负能量”,就是活该淘汰的“低端人口”……

最好自己钻进焚尸炉“为社会减负”。

同时,鼓动愚民一根筋反欧盟、反移民、反难民、反所谓“圣母婊”——其要害就是反对普世价值,认同中共(丛林式)的专制流氓价值观;

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鼓吹价值核心,就是反人权,只有“低端人口,没有体制不公”,你受害是因为你没本事,有负党恩,至于“低端人口”,就采取像纳粹对付犹太人,大驱逐大迫害——一次驱逐百万人出京。

这就是中共的两种极端暴政,毛时代中共煽动无产者,对有产者厉行阶级灭绝;习时代中共带领官僚红顶奸商有产者,把本国的工薪弱势群体打成“低端人口”,像牲畜一样地驱赶,像纳粹剥夺犹太人一样地剥夺。

而且,次品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比纳粹和法西斯更加恶毒:


当年纳粹和法西斯非但不歧视本族的工薪阶层,反而制约资本家对劳工的过分剥削,建立社会福利保障;中共一方面坚持和强化远比纳粹还要专制残暴的列宁式极权,一方面纵容以哈耶克、皮诺切特为代表的极右原始资本主义(美其名曰“新自由主义”)。

勾结任正非、马化腾等红顶寡头奸商,营造“负福利”社会,把本国劳工当盲流、当“低端”、当垃圾,施以最恶毒的歧视,并以高房价、高物价等大山、以“狼性文化”、“加班文化”等骗术,把中国工薪阶层往死里榨。

“六四”后中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消灭社会理想、败坏社会道德,如是,就刨断了中国社会反对共产党专制的理想热情和社会道德基础;理想的丧失和道德的败坏,使得中国民众一盘散沙甚至呈粉末状,根本凝不成反体制的合力;这也就是今天的中国现实,不能不承认,中共的毒计很成功。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六四”不会再来,不等于中共不会灭亡,由于中共别出心裁的恶毒,它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都不同——它的死亡,一定会很奇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文馨)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https://info.XXXXX/news/canada/2019-04/759393.html
选民被骗了?福特取消大麻商店数量上限
 44 评论加国无忧 51.CA2019年4月14日 15:31来源:本网编译作者:昌西
在星期四的预算案后,福特政府推出了关于大麻产业的改革,其中还包括一封价值4000万的扶持大麻商店的计划。

保守党政府将会取消原政府对大麻店数量的限制。此前,自由党政府限制全省大麻店不得超过25家。保守党方面表示,政府将秉持欢迎商业行为的价值,取消这一针对店铺数量的限制。

同时,安省保守党政府还呼吁联邦政府尽快解决全国范围内的大麻供应量不足问题。

除去大麻产品外,福特政府对酒精类饮料也进一步放开限制。目前,餐馆将可以在上午9时就开始贩卖酒精类饮料。并且酒吧也可以就Happy Hour时间进行推广宣传。



此外,安大略省的各个城市,将会获得允许在公共场合饮酒的投票权。各个城市可以根据自身需求,投票是否放开对公共场所饮酒的限制。

此前法律规定,在公园、车站等地,任何人不可以饮用酒精类饮料。
 

最新主题

最新帖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