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之缘及料酒的故事

最大赞力
0.34
当前赞力
100.00%
加国之缘及料酒的故事

昨天看一网友帖子《我有故事,你有酒吗?》,而阿蛮在回帖中脑洞大开地怼了一句“有料酒”,不由莞尔。也回想起多年前一个关于料酒的故事,还有我的加国之缘。

那是1993年,我第一次出国,单位公差,目的地就是加拿大。十天的行程,主要逗留了温哥华、多伦多及蒙特利尔三个城市,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记忆中最深的是,在多伦多Eaton Centre参观(口袋里没有银子,所以谈不上Shopping )时,曾心里感叹:什么时候能带太太在这里购物该有多惬意啊!

1597427293863.jpeg

记得那时候北京还没有什么现代化的的商场。印象中最早的的现代化商场是复兴门东北角的百盛,由马来西亚投资,1994年第一期建成投运的。

1597427328427.jpeg

2001年举家移民加拿大,当时落脚在多伦多的东区唐人衔附近。离市区很近,溜溜哒哒步行就走过去了。当时带着太太故地重游,逛Eaton Centre的时候,依然是参观,依然是囊中羞涩,但内心却十分宁静,对未来充满着期待。这也许就是我的加国缘吧!

公差的任务是搞一项技术考查。公司一行6人。带队的是公司总工,一位老资格的留德女博士。一名专职翻译及4名技术、管理人员。除了总工,我们都是二、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十天技术考查兼旅游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临回国的前一天晚上,大伙吃完工作晚餐后,有人提议买瓶红酒几个人晚上庆贺一下。大家一致赞成(当然不包括年迈的女总工)。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加拿大。翻译曾去过美国。所以凭着中国和美国的经验,认为在超市就能买到酒。根本没有想到加拿大的酒是需要到专卖店才能买到。于是翻译和几位懂点英文的同事就在超市里转开了。很容易就在卖油盐酱醋的地方找到了红酒(Red Wine),还法国产的。顺便还买了点下酒的花生米。

1597427374213.jpeg

这里必须要提到一下同事中的方兄。他是我们5位年轻人中最为年长的。其父母曾经都是国家实权部委的司局级干部,他也称得上是大院子弟吧。为人热心豪爽,但是特别好显摆。时不时会神秘兮兮地给人看张照片,告诉你照片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大人物。或者就是一脸得意地凑人跟前,让人摸摸他衣服的质地,告诉你是什么什么名牌服装......但不得不承认方兄是我们几位同事中见识比较广的。记得当时买回国纪念品,还没有兴起维生素、鱼油、西洋参、冰酒这些当下的时髦品。当时囊中羞涩,也买不起太贵的纪念品。方兄出招让我们主买的是Kraft沙拉酱。便宜还挺受家庭主妇们欢迎的。回国时,我们每人的箱子里都装满了沙拉酱。

1597427396524.jpeg

回到宾馆,大家兴致勃勃的从房间里找出杯子,每人都倒上了小半杯“红酒”,碰了杯,小心而又珍惜地抿了一口(至少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喝洋酒)。怎么这酒那么酸啊?我们抿了第一口酒都道出了这个疑问。方兄却不然,抿完后露出一副很享受却又了然的神态,说道:“你们真土老帽了,以前都没喝过正宗的法国葡萄酒吧?正宗的法国葡萄酒就是这味!”说完后示范性地一口干掉了他杯中的“葡萄酒”,完了使劲的咂巴了一下嘴,一副痛苦并快乐的样子,又自顾自的给自己续上了小半杯。

1597427418978.gif

在方兄的开导下,我们稍微放开了一点,又抿了一大口。哎呦,太酸了,牙都倒了,真没法喝!

1597427444031.jpeg

我们没方兄对这正宗的法国葡萄酒那么虔诚,心中开始有点怀疑。几个人把买来的酒瓶翻来复去地看。这功夫,方兄继续在一旁痛苦并快乐地喝着他的第二杯“正宗的法国葡萄酒”。终于翻译一脸无奈地苦笑道:哥们,我们买回来的是料酒,实际上就是醋。

这时候大家都注意到了酒瓶上的英文VINEGAR,心里无比郁闷:咋买的时候就只看到Red Wine和France了呢?听翻译这么一说,我们更是觉得满嘴都发酸。赶紧喝了几口水。一旁的方兄却傻了眼。情知翻译说的不会有错,嘴里嘟噜着“不会吧”,脸色却在发生明显变化。也赶紧喝上了水。没一会,方兄就开始“哎呦”上了,表情也痛苦起来,说胃很难受。我们只能劝他多喝水。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难受,那晚方兄“哎呦”了大半夜才睡着。好在第二天就基本上没什么事了。后来每逢几个同事凑在一起聚会喝酒时,都会调侃一下:我们喝的是正宗的法国葡萄酒。
 
最后编辑: 2020-08-14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9.35%
加国之缘及料酒的故事

昨天看一网友帖子《我有故事,你有酒吗?》,而阿蛮在回帖中脑洞大开地怼了一句“有料酒”,不由莞尔。也回想起多年前一个关于料酒的故事,还有我的加国之缘。

那是1993年,我第一次出国,单位公差,目的地就是加拿大。十天的行程,主要逗留了温哥华、多伦多及蒙特利尔三个城市,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记忆中最深的是,在多伦多Eaton Centre参观(口袋里没有银子,所以谈不上Shopping )时,曾心里感叹:什么时候能带太太在这里购物该有多惬意啊!



记得那时候北京还没有什么现代化的的商场。印象中最早的的现代化商场是复兴门东北角的百盛,由马来西亚投资,1994年第一期建成投运的。



2001年移民加拿大,当时落脚在多伦多的东区唐人衔附近。离市区很近,溜溜哒哒步行就走过去了。当时带着太太故地重游,逛Eaton Centre的时候,依然是参观,依然是囊中羞涩,但内心却十分宁静,对未来充满着期待。这也许就是我的加国缘吧!

公差的任务是搞一项技术考查。公司一行6人。带队的是公司总工,一位老资格的留德女博士。一名专职翻译及4名技术、管理人员。除了总工,我们都是二、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十天技术考查兼旅游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临回国的前一天晚上,大伙吃完工作晚餐后,有人提议买瓶红酒几个人晚上庆贺一下。大家一致赞成(当然不包括年迈的女总工)。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加拿大。翻译曾去过美国。所以凭着中国和美国的经验,认为在超市就能买到酒。根本没有想到加拿大的酒是需要到专卖店才能买到。于是翻译和几位懂点英文的同事就在超市里转开了。很容易就在卖油盐酱醋的地方找到了红酒(Red Wine),还法国产的。顺便还买了点下酒的花生米。



这里必须要提到一下同事中的方兄。他是我们5位年轻人中最为年长的。其父母曾经都是国家实权部委的司局级干部,他也称得上是大院子弟吧。为人热心豪爽,但是特别好显摆。时不时会神秘兮兮地给人看张照片,告诉你照片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大人物。或者就是一脸得意地凑人跟前,让人摸摸他衣服的质地,告诉你是什么什么名牌服装......但不得不承认方兄是我们几位同事中见识比较广的。记得当时买回国纪念品,还没有兴起维生素、鱼油、西洋参、冰酒这些当下的时髦品。当时囊中羞涩,也买不起太贵的纪念品。方兄出招让我们主买的是Kraft沙拉酱。便宜还挺受家庭主妇们欢迎的。回国时,我们每人的箱子里都装满了沙拉酱。



回到宾馆,大家兴致勃勃的从房间里找出杯子,每人都倒上了小半杯“红酒”,碰了杯,小心而又珍惜地抿了一口(至少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喝洋酒)。怎么这酒那么酸啊?我们抿了第一口酒都道出了这个疑问。方兄却不然,抿完后露出一副很享受却又了然的神态,说道:“你们真土老帽了,以前都没喝过正宗的法国葡萄酒吧?正宗的法国葡萄酒就是这味!”说完后示范性地一口干掉了他杯中的“葡萄酒”,完了使劲的咂巴了一下嘴,一副痛苦并快乐的样子,又自顾自的给自己续上了小半杯。



在方兄的开导下,我们稍微放开了一点,又抿了一大口。哎呦,太酸了,牙都倒了,真没法喝!



我们没方兄对这正宗的法国葡萄酒那么虔诚,心中开始有点怀疑。几个人把买来的酒瓶翻来复去地看。这功夫,方兄继续在一旁痛苦并快乐地喝着他的第二杯“正宗的法国葡萄酒”。终于翻译一脸无奈地苦笑道:哥们,我们买回来的是料酒,实际上就是醋。

这时候大家都注意到了酒瓶上的英文VINEGAR,心里无比郁闷:咋买的时候就只看到Red Wine和France了呢?听翻译这么一说,我们更是觉得满嘴都发酸。赶紧喝了几口水。一旁的方兄却傻了眼。情知翻译说的不会有错,嘴里嘟噜着“不会吧”,脸色却在发生明显变化。也赶紧喝上了水。没一会,方兄就开始“哎呦”起来,说胃很难受。我们只能劝他多喝水。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难受,那晚方兄“哎呦”了大半夜才睡着。好在第二天就基本上没什么事了。后来每逢几个同事凑在一起聚会喝酒时,都会调侃一下:我们喝的是正宗的法国葡萄酒。
我这个不爱做饭但努力尝试的厨子:
用这种grape vinegar,加上别的调料什么可以自制沙拉酱。
我会把它和牛油果和橄榄油混合,然后配crackers.
也可以代替山西醋拌凉菜。烧酸辣汤做酸辣粉的时候也可以放。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88.82%
加国之缘及料酒的故事

昨天看一网友帖子《我有故事,你有酒吗?》,而阿蛮在回帖中脑洞大开地怼了一句“有料酒”,不由莞尔。也回想起多年前一个关于料酒的故事,还有我的加国之缘。

那是1993年,我第一次出国,单位公差,目的地就是加拿大。十天的行程,主要逗留了温哥华、多伦多及蒙特利尔三个城市,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记忆中最深的是,在多伦多Eaton Centre参观(口袋里没有银子,所以谈不上Shopping )时,曾心里感叹:什么时候能带太太在这里购物该有多惬意啊!



记得那时候北京还没有什么现代化的的商场。印象中最早的的现代化商场是复兴门东北角的百盛,由马来西亚投资,1994年第一期建成投运的。



2001年移民加拿大,当时落脚在多伦多的东区唐人衔附近。离市区很近,溜溜哒哒步行就走过去了。当时带着太太故地重游,逛Eaton Centre的时候,依然是参观,依然是囊中羞涩,但内心却十分宁静,对未来充满着期待。这也许就是我的加国缘吧!

公差的任务是搞一项技术考查。公司一行6人。带队的是公司总工,一位老资格的留德女博士。一名专职翻译及4名技术、管理人员。除了总工,我们都是二、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十天技术考查兼旅游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临回国的前一天晚上,大伙吃完工作晚餐后,有人提议买瓶红酒几个人晚上庆贺一下。大家一致赞成(当然不包括年迈的女总工)。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加拿大。翻译曾去过美国。所以凭着中国和美国的经验,认为在超市就能买到酒。根本没有想到加拿大的酒是需要到专卖店才能买到。于是翻译和几位懂点英文的同事就在超市里转开了。很容易就在卖油盐酱醋的地方找到了红酒(Red Wine),还法国产的。顺便还买了点下酒的花生米。



这里必须要提到一下同事中的方兄。他是我们5位年轻人中最为年长的。其父母曾经都是国家实权部委的司局级干部,他也称得上是大院子弟吧。为人热心豪爽,但是特别好显摆。时不时会神秘兮兮地给人看张照片,告诉你照片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大人物。或者就是一脸得意地凑人跟前,让人摸摸他衣服的质地,告诉你是什么什么名牌服装......但不得不承认方兄是我们几位同事中见识比较广的。记得当时买回国纪念品,还没有兴起维生素、鱼油、西洋参、冰酒这些当下的时髦品。当时囊中羞涩,也买不起太贵的纪念品。方兄出招让我们主买的是Kraft沙拉酱。便宜还挺受家庭主妇们欢迎的。回国时,我们每人的箱子里都装满了沙拉酱。



回到宾馆,大家兴致勃勃的从房间里找出杯子,每人都倒上了小半杯“红酒”,碰了杯,小心而又珍惜地抿了一口(至少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喝洋酒)。怎么这酒那么酸啊?我们抿了第一口酒都道出了这个疑问。方兄却不然,抿完后露出一副很享受却又了然的神态,说道:“你们真土老帽了,以前都没喝过正宗的法国葡萄酒吧?正宗的法国葡萄酒就是这味!”说完后示范性地一口干掉了他杯中的“葡萄酒”,完了使劲的咂巴了一下嘴,一副痛苦并快乐的样子,又自顾自的给自己续上了小半杯。



在方兄的开导下,我们稍微放开了一点,又抿了一大口。哎呦,太酸了,牙都倒了,真没法喝!



我们没方兄对这正宗的法国葡萄酒那么虔诚,心中开始有点怀疑。几个人把买来的酒瓶翻来复去地看。这功夫,方兄继续在一旁痛苦并快乐地喝着他的第二杯“正宗的法国葡萄酒”。终于翻译一脸无奈地苦笑道:哥们,我们买回来的是料酒,实际上就是醋。

这时候大家都注意到了酒瓶上的英文VINEGAR,心里无比郁闷:咋买的时候就只看到Red Wine和France了呢?听翻译这么一说,我们更是觉得满嘴都发酸。赶紧喝了几口水。一旁的方兄却傻了眼。情知翻译说的不会有错,嘴里嘟噜着“不会吧”,脸色却在发生明显变化。也赶紧喝上了水。没一会,方兄就开始“哎呦”起来,说胃很难受。我们只能劝他多喝水。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难受,那晚方兄“哎呦”了大半夜才睡着。好在第二天就基本上没什么事了。后来每逢几个同事凑在一起聚会喝酒时,都会调侃一下:我们喝的是正宗的法国葡萄酒。
很有趣好贴 (y) ,不过这个“红酒醋” 在超市真没见过,一般都是买中国醋,习惯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