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灌水 与时俱进的兲朝马克思主义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9,388
26,161
18 天前
#22
我应该理解你的说法,应该剔除一些东西,注意一些东西

辩证法是如何降低智商的:

玩微信,进大学时的同学群,与老同学们交谈(感觉自己已经好老好老了),让人不由想起大学时的读书生活。

大学时,我在校图书馆借了几本近代西方科学家评传,其中有个章节讲述马赫(Ernst Mach,1838年~1916年)。我读到的书,将马赫贬斥为机械唯物主义,而后罗列了他那一长串在科技史上的贡献。当时我心里就有点犯嘀咕,噢,马赫这老兄,不幸走上了机械唯物主义邪路,却在科学领域造诣非凡,你们这些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怎么就没弄出点象样的玩艺儿来呢?

再读下去,才发现马赫的机械唯物主义已经算是先进生产力了。与马赫同时代的科学家们,绝大多数都被贬斥为唯心主义。同样的,这些惨遭批判的学者们,也各有一长串伟大的科学贡献——这种评价模式,还有个规律:成就越大,越唯心,成就小点就偏向机械唯物,再把评述者本人也加进来,那就是,打爹骂娘一事无成的,就是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

痛并困惑着……看来这个机械唯物主义,还有什么唯心主义,应该不是坏东西。要不然怎么人家会搞出如此伟大的科学成就?反倒是这些以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自居的物种,明显有问题。

奇怪呀,人家在科学思想领域有如此伟大的贡献,却被没有丝毫成就的人蛮横指责。这些一无所成、竟有勇气批判大思想家的人,凭了什么?

仔细研究,无知者批判大科学家,凭的就是唯物辩证法这犀利大杀器!

2.

中学时的课程,再没有比唯物辩证法更容易上手的了,简单易学,痛快明了,通关秘笈就一句话——凡事要一分为二的看!从此你就获得了一枚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天下虽大,恨无对手。举世悠悠,唯我独尊!你甚至不需要中学毕业,也照样能够把读书万卷的大学者,批得死去活来,噎得嚎淘大哭!

你如果说,民主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坏的制度。辩证人士立即应声而出,谆谆告诫你:凡事要辩证的看,民主也不是万能的。何况中国的国情特殊,不适合民主,社会乱了,遭殃的可是老百姓啊!

你如果说:专制制度戕残性灵,阻碍文明进程。辩证人士又挺身而出,说:看问题要客观要全面,要一分为二,专制制度也有积极的一面,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中华文明古国几千年,这可是西方人比不了的。

辩证法就是这么棒,没人能逃得过辩证人士的“一分为二”陷阱。这个陷阱把精确的概念,不确定化了。精确概念模糊化,导致原本是清晰的问题表述,先被肢解而后曲解,最终是鸡同鸭讲,辩证人士同你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但却造成了一种你被他成功挫败的错觉。

实际上,辩证法是没问题的,它更类同于苏格拉底的无限穷诘法,通过无限穷索,直到确定出最精准唯一性的概念表达。

有问题的是:任何观念或思想,都有其适用领域,一旦错位,就成为彻头彻尾的谬误——正如同数学的精确不能够拿到《诗经》中微分求导,辩证法的适用领域,也不可以偏离初始的名实范畴。

但坑爹的是,我们的课本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3.

好端端的辩证法,沦为诡辩利器,那是因为有居心不良的人士在故意使坏。

如果你还没有把中学老师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那么,就一定会娴熟的把这段定义,背诵下来:

唯物辩证法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它科学地反映了关于宇宙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思维的最一般、最普遍、最深刻、最基础的规律与本质。它是全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最普遍的、最有效的科学武器之一。因此它是世界全人类的思想财富。

上述这段话,每个中学生都会背。考试中但凡错一个字,老师都会狠狠的扣掉你的分数——专业课不好,是残次品。政治课不好,那可是危险品!

你必须要背得滚瓜烂熟,答得一字不差,才有可能拿到高分,拿到进入社会的入场券——而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智商迅速飙降,于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了脑残人士。

若要成功,必先自宫。徜若自宫,就远离成功——这就是辩证法干的事儿!

有关唯物辩证法的定义,是精心构设、有意混淆不同范畴的概念所形成的一个可怕魔咒。一旦被施法,大脑活泛程度就会不知不觉被降低。如不能够自我摆脱,终将沦为抬杠人士。别人说东,你一分为二的说西。别人撵狗,你凡事辩证的去捉鸡。最令人绝望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大脑是呈平滑运行,根本没有深层次的思考。抬杠至终,徒然荒废了自己。

辩证人士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己没有建创力。他们自己无法建立创造出任何体系,必须要找个敌人,把你一分为二反向行之。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学科,辩证人士都无法自立门户,舍弃打架斗殴抬杠顶牛,辩证人士就彻底失去存在感。

那么,这个导致辩证人士走火入魔的邪恶符咒,究竟是怎么炼成的呢?

4.

现在,我们来解析一下这个魔咒的法力结构(这一段过于生涩,不看也不要紧),先从课本上的定义开始:

唯物辩证法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它科学地反映了关于宇宙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思维的最一般、最普遍、最深刻、最基础的规律与本质。它是全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最普遍的、最有效的科学武器之一。因此它是世界全人类的思想财富。

按照初中老师教导的划分主谓宾,打掉修饰词,把这亢长的魔符凝缩一下,就会发现,这个魔符,原来是四句话,由四个咒语构成的:

咒语一:唯物辩证法是科学。

咒语二:唯物辩证法反映规律和本质。

咒语三:唯物辩证法是武器。

咒语四:唯物辩证法是思想。

当把这个魔符拆解之后,你肯定会心里咯噔一声,好像第一句话就不对头,唯物辩证法是科学?不对吧,它好像应该是哲学才对。

哲学是思想的,科学是实证的——简单说,哲学是动脑子的,科学是动手的。说辩证法是动脑子的,辩证人士应该不会有异议。可如果你敢说它是科学,拜托大哥,你来给设计个实验,证明这个东西是正确的。来吧,需要什么实验器材你吱声就是了!

可是,纠缠哲学科学这些小枝节,真的有多么重要吗?

就算不重要好了,我们接着来看第二句……第二句好像也不对头,辩证法辩证法,这明明说的是一种思维方法,方法是用来观察现象、认知规律的,怎么可能“反映”规律和本质?

如果说一个方法能够反映规律和本质,这岂不是说人类的思想,已经发展到了尽头吗?更严重的是,你这个到了尽头的思想,日常生活全靠了搬取西方文明的成果,才不至于返回树上原始时代。说唯物辩证法到了尽头,连辩证人士的厚脸皮都会泛红!

可设计这个概念迷宫的人,为什么要胡扯呢?

答案在第三句:

唯物辩证法是武器——完了!

原来是这样,唯物辩证法被人高屋建瓴的撕巴揪扯,居然给弄成了武器。拿淘金者手中的铁锹来比喻辩证法,这板锹不是用来掘土挖金矿的,是用来拍人的!

辩证法就是这么坑爹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先把一个普通的哲学概念,夸张为绝对正确的终极真理,就俨然获得了对别人指手划脚的权力和资格。

你学到的东西不是建设工具,而是用来寻衅滋事打架斗殴最趁手的家什儿。你成了满街游荡的小流氓,专心去找建设者的麻烦。你的武器很顺手,在找荐闹事方面你战无不胜,可是你自己的人生,却因此荒废而沦为空白。

你或许会说,请不要偷换概念,人家这里的武器,说的并不是你那个意思——但实际上,这里的武器,说的正是我表述的原意。而有心人之所以设计这样一个荒谬的概念并强迫年轻人牢记,目的就是为了要把年轻人打造成暴力战士,让他们成为富挑刺精神的批判斗士却丧失体系建设能力。

5.

不管初始的辩证法定义是什么,但我们从课本上学到的,却是一门低级的诡辩术。这门诡辩术甚至连个象样的教程讲义都没有,完全是靠了临场发挥,胡言乱语,就能够让年轻人陷入到虚假的智力优越感之中。

这种虚假的智力优越感,在文革时代登峰造极。1968年3月,毛泽东的女婿孔令华,在中科院主持批判爱因斯坦。相对论被批判为“地地道道的主观主义和诡辩论,也就是唯心主义的相对主义”。爱因斯坦本人更惨,被骂得狗血喷头:“帝国主义需要相对论这样的‘科学’,需要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家’,他一生三易国籍,四换主子,有奶便是娘,见钱就下跪。有一点却始终不渝,那就是自觉地充当资产阶级恶毒攻击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喉舌’”……

托唯物辩证法的福,那年月中国人的智商,就是这么不靠谱。

但实际上,主持批判爱因斯坦的人,一点也不傻。他们能够弄出如此复杂的魔符迷宫,智商低了,也干不出这种丧天良的技术活。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因为这种行为能够深层次的毒化的国民的心智模式,让人们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跃跃欲试的拿辩证法挫败智慧与思想。

尽管思想与智慧是不可能挫败的,但辩证法所带来的虚假快感,却能够让人陷入到天然无脑的亢奋之中。当一个民族或一个人沉浸于这种氛围之中久了,就形成了固定的心智模式,从此对真正艰涩的思想智慧产生强烈排异反应,心甘情愿停留在脑残状态之中,与文明社会渐行渐远。

一切不过是愚民而已!你的思想建设力丧失了,只剩下了寻衅滋事能力。大脑泥陷于比猿猴更古远的混沌愚昧状态,权力才可以高枕无忧。

许多年轻人就是这样被辩证法所毁掉,更多的年轻人还在被毁掉过程之中。在这个商业大潮兴起的伟大时代,你必须要迅速拯救自己,因为脑残或可蜷伏于权力的淫威之下,苟延残喘,却绝无可能在更冷酷的商业法则中获得机会。

救救自己,别无选择。
 

红星闪闪

活跃园友
2014-01-13
6,931
2,849
18 天前
#23

辩证法是如何降低智商的:

玩微信,进大学时的同学群,与老同学们交谈(感觉自己已经好老好老了),让人不由想起大学时的读书生活。

大学时,我在校图书馆借了几本近代西方科学家评传,其中有个章节讲述马赫(Ernst Mach,1838年~1916年)。我读到的书,将马赫贬斥为机械唯物主义,而后罗列了他那一长串在科技史上的贡献。当时我心里就有点犯嘀咕,噢,马赫这老兄,不幸走上了机械唯物主义邪路,却在科学领域造诣非凡,你们这些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怎么就没弄出点象样的玩艺儿来呢?

再读下去,才发现马赫的机械唯物主义已经算是先进生产力了。与马赫同时代的科学家们,绝大多数都被贬斥为唯心主义。同样的,这些惨遭批判的学者们,也各有一长串伟大的科学贡献——这种评价模式,还有个规律:成就越大,越唯心,成就小点就偏向机械唯物,再把评述者本人也加进来,那就是,打爹骂娘一事无成的,就是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

痛并困惑着……看来这个机械唯物主义,还有什么唯心主义,应该不是坏东西。要不然怎么人家会搞出如此伟大的科学成就?反倒是这些以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自居的物种,明显有问题。

奇怪呀,人家在科学思想领域有如此伟大的贡献,却被没有丝毫成就的人蛮横指责。这些一无所成、竟有勇气批判大思想家的人,凭了什么?

仔细研究,无知者批判大科学家,凭的就是唯物辩证法这犀利大杀器!

2.

中学时的课程,再没有比唯物辩证法更容易上手的了,简单易学,痛快明了,通关秘笈就一句话——凡事要一分为二的看!从此你就获得了一枚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天下虽大,恨无对手。举世悠悠,唯我独尊!你甚至不需要中学毕业,也照样能够把读书万卷的大学者,批得死去活来,噎得嚎淘大哭!

你如果说,民主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坏的制度。辩证人士立即应声而出,谆谆告诫你:凡事要辩证的看,民主也不是万能的。何况中国的国情特殊,不适合民主,社会乱了,遭殃的可是老百姓啊!

你如果说:专制制度戕残性灵,阻碍文明进程。辩证人士又挺身而出,说:看问题要客观要全面,要一分为二,专制制度也有积极的一面,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中华文明古国几千年,这可是西方人比不了的。

辩证法就是这么棒,没人能逃得过辩证人士的“一分为二”陷阱。这个陷阱把精确的概念,不确定化了。精确概念模糊化,导致原本是清晰的问题表述,先被肢解而后曲解,最终是鸡同鸭讲,辩证人士同你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但却造成了一种你被他成功挫败的错觉。

实际上,辩证法是没问题的,它更类同于苏格拉底的无限穷诘法,通过无限穷索,直到确定出最精准唯一性的概念表达。

有问题的是:任何观念或思想,都有其适用领域,一旦错位,就成为彻头彻尾的谬误——正如同数学的精确不能够拿到《诗经》中微分求导,辩证法的适用领域,也不可以偏离初始的名实范畴。

但坑爹的是,我们的课本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3.

好端端的辩证法,沦为诡辩利器,那是因为有居心不良的人士在故意使坏。

如果你还没有把中学老师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那么,就一定会娴熟的把这段定义,背诵下来:

唯物辩证法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它科学地反映了关于宇宙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思维的最一般、最普遍、最深刻、最基础的规律与本质。它是全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最普遍的、最有效的科学武器之一。因此它是世界全人类的思想财富。

上述这段话,每个中学生都会背。考试中但凡错一个字,老师都会狠狠的扣掉你的分数——专业课不好,是残次品。政治课不好,那可是危险品!

你必须要背得滚瓜烂熟,答得一字不差,才有可能拿到高分,拿到进入社会的入场券——而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智商迅速飙降,于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了脑残人士。

若要成功,必先自宫。徜若自宫,就远离成功——这就是辩证法干的事儿!

有关唯物辩证法的定义,是精心构设、有意混淆不同范畴的概念所形成的一个可怕魔咒。一旦被施法,大脑活泛程度就会不知不觉被降低。如不能够自我摆脱,终将沦为抬杠人士。别人说东,你一分为二的说西。别人撵狗,你凡事辩证的去捉鸡。最令人绝望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大脑是呈平滑运行,根本没有深层次的思考。抬杠至终,徒然荒废了自己。

辩证人士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己没有建创力。他们自己无法建立创造出任何体系,必须要找个敌人,把你一分为二反向行之。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学科,辩证人士都无法自立门户,舍弃打架斗殴抬杠顶牛,辩证人士就彻底失去存在感。

那么,这个导致辩证人士走火入魔的邪恶符咒,究竟是怎么炼成的呢?

4.

现在,我们来解析一下这个魔咒的法力结构(这一段过于生涩,不看也不要紧),先从课本上的定义开始:

唯物辩证法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它科学地反映了关于宇宙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思维的最一般、最普遍、最深刻、最基础的规律与本质。它是全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最普遍的、最有效的科学武器之一。因此它是世界全人类的思想财富。

按照初中老师教导的划分主谓宾,打掉修饰词,把这亢长的魔符凝缩一下,就会发现,这个魔符,原来是四句话,由四个咒语构成的:

咒语一:唯物辩证法是科学。

咒语二:唯物辩证法反映规律和本质。

咒语三:唯物辩证法是武器。

咒语四:唯物辩证法是思想。

当把这个魔符拆解之后,你肯定会心里咯噔一声,好像第一句话就不对头,唯物辩证法是科学?不对吧,它好像应该是哲学才对。

哲学是思想的,科学是实证的——简单说,哲学是动脑子的,科学是动手的。说辩证法是动脑子的,辩证人士应该不会有异议。可如果你敢说它是科学,拜托大哥,你来给设计个实验,证明这个东西是正确的。来吧,需要什么实验器材你吱声就是了!

可是,纠缠哲学科学这些小枝节,真的有多么重要吗?

就算不重要好了,我们接着来看第二句……第二句好像也不对头,辩证法辩证法,这明明说的是一种思维方法,方法是用来观察现象、认知规律的,怎么可能“反映”规律和本质?

如果说一个方法能够反映规律和本质,这岂不是说人类的思想,已经发展到了尽头吗?更严重的是,你这个到了尽头的思想,日常生活全靠了搬取西方文明的成果,才不至于返回树上原始时代。说唯物辩证法到了尽头,连辩证人士的厚脸皮都会泛红!

可设计这个概念迷宫的人,为什么要胡扯呢?

答案在第三句:

唯物辩证法是武器——完了!

原来是这样,唯物辩证法被人高屋建瓴的撕巴揪扯,居然给弄成了武器。拿淘金者手中的铁锹来比喻辩证法,这板锹不是用来掘土挖金矿的,是用来拍人的!

辩证法就是这么坑爹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先把一个普通的哲学概念,夸张为绝对正确的终极真理,就俨然获得了对别人指手划脚的权力和资格。

你学到的东西不是建设工具,而是用来寻衅滋事打架斗殴最趁手的家什儿。你成了满街游荡的小流氓,专心去找建设者的麻烦。你的武器很顺手,在找荐闹事方面你战无不胜,可是你自己的人生,却因此荒废而沦为空白。

你或许会说,请不要偷换概念,人家这里的武器,说的并不是你那个意思——但实际上,这里的武器,说的正是我表述的原意。而有心人之所以设计这样一个荒谬的概念并强迫年轻人牢记,目的就是为了要把年轻人打造成暴力战士,让他们成为富挑刺精神的批判斗士却丧失体系建设能力。

5.

不管初始的辩证法定义是什么,但我们从课本上学到的,却是一门低级的诡辩术。这门诡辩术甚至连个象样的教程讲义都没有,完全是靠了临场发挥,胡言乱语,就能够让年轻人陷入到虚假的智力优越感之中。

这种虚假的智力优越感,在文革时代登峰造极。1968年3月,毛泽东的女婿孔令华,在中科院主持批判爱因斯坦。相对论被批判为“地地道道的主观主义和诡辩论,也就是唯心主义的相对主义”。爱因斯坦本人更惨,被骂得狗血喷头:“帝国主义需要相对论这样的‘科学’,需要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家’,他一生三易国籍,四换主子,有奶便是娘,见钱就下跪。有一点却始终不渝,那就是自觉地充当资产阶级恶毒攻击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喉舌’”……

托唯物辩证法的福,那年月中国人的智商,就是这么不靠谱。

但实际上,主持批判爱因斯坦的人,一点也不傻。他们能够弄出如此复杂的魔符迷宫,智商低了,也干不出这种丧天良的技术活。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因为这种行为能够深层次的毒化的国民的心智模式,让人们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跃跃欲试的拿辩证法挫败智慧与思想。

尽管思想与智慧是不可能挫败的,但辩证法所带来的虚假快感,却能够让人陷入到天然无脑的亢奋之中。当一个民族或一个人沉浸于这种氛围之中久了,就形成了固定的心智模式,从此对真正艰涩的思想智慧产生强烈排异反应,心甘情愿停留在脑残状态之中,与文明社会渐行渐远。

一切不过是愚民而已!你的思想建设力丧失了,只剩下了寻衅滋事能力。大脑泥陷于比猿猴更古远的混沌愚昧状态,权力才可以高枕无忧。

许多年轻人就是这样被辩证法所毁掉,更多的年轻人还在被毁掉过程之中。在这个商业大潮兴起的伟大时代,你必须要迅速拯救自己,因为脑残或可蜷伏于权力的淫威之下,苟延残喘,却绝无可能在更冷酷的商业法则中获得机会。

救救自己,别无选择。
你这太长,我得等到10点才能细看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3
9,324
18 天前
#24
辩证法是如何降低智商的:

玩微信,进大学时的同学群,与老同学们交谈(感觉自己已经好老好老了),让人不由想起大学时的读书生活。

大学时,我在校图书馆借了几本近代西方科学家评传,其中有个章节讲述马赫(Ernst Mach,1838年~1916年)。我读到的书,将马赫贬斥为机械唯物主义,而后罗列了他那一长串在科技史上的贡献。当时我心里就有点犯嘀咕,噢,马赫这老兄,不幸走上了机械唯物主义邪路,却在科学领域造诣非凡,你们这些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怎么就没弄出点象样的玩艺儿来呢?

再读下去,才发现马赫的机械唯物主义已经算是先进生产力了。与马赫同时代的科学家们,绝大多数都被贬斥为唯心主义。同样的,这些惨遭批判的学者们,也各有一长串伟大的科学贡献——这种评价模式,还有个规律:成就越大,越唯心,成就小点就偏向机械唯物,再把评述者本人也加进来,那就是,打爹骂娘一事无成的,就是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

痛并困惑着……看来这个机械唯物主义,还有什么唯心主义,应该不是坏东西。要不然怎么人家会搞出如此伟大的科学成就?反倒是这些以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自居的物种,明显有问题。

奇怪呀,人家在科学思想领域有如此伟大的贡献,却被没有丝毫成就的人蛮横指责。这些一无所成、竟有勇气批判大思想家的人,凭了什么?

仔细研究,无知者批判大科学家,凭的就是唯物辩证法这犀利大杀器!

2.

中学时的课程,再没有比唯物辩证法更容易上手的了,简单易学,痛快明了,通关秘笈就一句话——凡事要一分为二的看!从此你就获得了一枚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天下虽大,恨无对手。举世悠悠,唯我独尊!你甚至不需要中学毕业,也照样能够把读书万卷的大学者,批得死去活来,噎得嚎淘大哭!

你如果说,民主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坏的制度。辩证人士立即应声而出,谆谆告诫你:凡事要辩证的看,民主也不是万能的。何况中国的国情特殊,不适合民主,社会乱了,遭殃的可是老百姓啊!

你如果说:专制制度戕残性灵,阻碍文明进程。辩证人士又挺身而出,说:看问题要客观要全面,要一分为二,专制制度也有积极的一面,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中华文明古国几千年,这可是西方人比不了的。

辩证法就是这么棒,没人能逃得过辩证人士的“一分为二”陷阱。这个陷阱把精确的概念,不确定化了。精确概念模糊化,导致原本是清晰的问题表述,先被肢解而后曲解,最终是鸡同鸭讲,辩证人士同你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但却造成了一种你被他成功挫败的错觉。

实际上,辩证法是没问题的,它更类同于苏格拉底的无限穷诘法,通过无限穷索,直到确定出最精准唯一性的概念表达。

有问题的是:任何观念或思想,都有其适用领域,一旦错位,就成为彻头彻尾的谬误——正如同数学的精确不能够拿到《诗经》中微分求导,辩证法的适用领域,也不可以偏离初始的名实范畴。

但坑爹的是,我们的课本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3.

好端端的辩证法,沦为诡辩利器,那是因为有居心不良的人士在故意使坏。

如果你还没有把中学老师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那么,就一定会娴熟的把这段定义,背诵下来:

唯物辩证法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它科学地反映了关于宇宙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思维的最一般、最普遍、最深刻、最基础的规律与本质。它是全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最普遍的、最有效的科学武器之一。因此它是世界全人类的思想财富。

上述这段话,每个中学生都会背。考试中但凡错一个字,老师都会狠狠的扣掉你的分数——专业课不好,是残次品。政治课不好,那可是危险品!

你必须要背得滚瓜烂熟,答得一字不差,才有可能拿到高分,拿到进入社会的入场券——而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智商迅速飙降,于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了脑残人士。

若要成功,必先自宫。徜若自宫,就远离成功——这就是辩证法干的事儿!

有关唯物辩证法的定义,是精心构设、有意混淆不同范畴的概念所形成的一个可怕魔咒。一旦被施法,大脑活泛程度就会不知不觉被降低。如不能够自我摆脱,终将沦为抬杠人士。别人说东,你一分为二的说西。别人撵狗,你凡事辩证的去捉鸡。最令人绝望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大脑是呈平滑运行,根本没有深层次的思考。抬杠至终,徒然荒废了自己。

辩证人士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己没有建创力。他们自己无法建立创造出任何体系,必须要找个敌人,把你一分为二反向行之。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学科,辩证人士都无法自立门户,舍弃打架斗殴抬杠顶牛,辩证人士就彻底失去存在感。

那么,这个导致辩证人士走火入魔的邪恶符咒,究竟是怎么炼成的呢?

4.

现在,我们来解析一下这个魔咒的法力结构(这一段过于生涩,不看也不要紧),先从课本上的定义开始:

唯物辩证法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它科学地反映了关于宇宙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类思维的最一般、最普遍、最深刻、最基础的规律与本质。它是全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最普遍的、最有效的科学武器之一。因此它是世界全人类的思想财富。

按照初中老师教导的划分主谓宾,打掉修饰词,把这亢长的魔符凝缩一下,就会发现,这个魔符,原来是四句话,由四个咒语构成的:

咒语一:唯物辩证法是科学。

咒语二:唯物辩证法反映规律和本质。

咒语三:唯物辩证法是武器。

咒语四:唯物辩证法是思想。

当把这个魔符拆解之后,你肯定会心里咯噔一声,好像第一句话就不对头,唯物辩证法是科学?不对吧,它好像应该是哲学才对。

哲学是思想的,科学是实证的——简单说,哲学是动脑子的,科学是动手的。说辩证法是动脑子的,辩证人士应该不会有异议。可如果你敢说它是科学,拜托大哥,你来给设计个实验,证明这个东西是正确的。来吧,需要什么实验器材你吱声就是了!

可是,纠缠哲学科学这些小枝节,真的有多么重要吗?

就算不重要好了,我们接着来看第二句……第二句好像也不对头,辩证法辩证法,这明明说的是一种思维方法,方法是用来观察现象、认知规律的,怎么可能“反映”规律和本质?

如果说一个方法能够反映规律和本质,这岂不是说人类的思想,已经发展到了尽头吗?更严重的是,你这个到了尽头的思想,日常生活全靠了搬取西方文明的成果,才不至于返回树上原始时代。说唯物辩证法到了尽头,连辩证人士的厚脸皮都会泛红!

可设计这个概念迷宫的人,为什么要胡扯呢?

答案在第三句:

唯物辩证法是武器——完了!

原来是这样,唯物辩证法被人高屋建瓴的撕巴揪扯,居然给弄成了武器。拿淘金者手中的铁锹来比喻辩证法,这板锹不是用来掘土挖金矿的,是用来拍人的!

辩证法就是这么坑爹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先把一个普通的哲学概念,夸张为绝对正确的终极真理,就俨然获得了对别人指手划脚的权力和资格。

你学到的东西不是建设工具,而是用来寻衅滋事打架斗殴最趁手的家什儿。你成了满街游荡的小流氓,专心去找建设者的麻烦。你的武器很顺手,在找荐闹事方面你战无不胜,可是你自己的人生,却因此荒废而沦为空白。

你或许会说,请不要偷换概念,人家这里的武器,说的并不是你那个意思——但实际上,这里的武器,说的正是我表述的原意。而有心人之所以设计这样一个荒谬的概念并强迫年轻人牢记,目的就是为了要把年轻人打造成暴力战士,让他们成为富挑刺精神的批判斗士却丧失体系建设能力。

5.

不管初始的辩证法定义是什么,但我们从课本上学到的,却是一门低级的诡辩术。这门诡辩术甚至连个象样的教程讲义都没有,完全是靠了临场发挥,胡言乱语,就能够让年轻人陷入到虚假的智力优越感之中。

这种虚假的智力优越感,在文革时代登峰造极。1968年3月,毛泽东的女婿孔令华,在中科院主持批判爱因斯坦。相对论被批判为“地地道道的主观主义和诡辩论,也就是唯心主义的相对主义”。爱因斯坦本人更惨,被骂得狗血喷头:“帝国主义需要相对论这样的‘科学’,需要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家’,他一生三易国籍,四换主子,有奶便是娘,见钱就下跪。有一点却始终不渝,那就是自觉地充当资产阶级恶毒攻击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喉舌’”……

托唯物辩证法的福,那年月中国人的智商,就是这么不靠谱。

但实际上,主持批判爱因斯坦的人,一点也不傻。他们能够弄出如此复杂的魔符迷宫,智商低了,也干不出这种丧天良的技术活。而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因为这种行为能够深层次的毒化的国民的心智模式,让人们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跃跃欲试的拿辩证法挫败智慧与思想。

尽管思想与智慧是不可能挫败的,但辩证法所带来的虚假快感,却能够让人陷入到天然无脑的亢奋之中。当一个民族或一个人沉浸于这种氛围之中久了,就形成了固定的心智模式,从此对真正艰涩的思想智慧产生强烈排异反应,心甘情愿停留在脑残状态之中,与文明社会渐行渐远。

一切不过是愚民而已!你的思想建设力丧失了,只剩下了寻衅滋事能力。大脑泥陷于比猿猴更古远的混沌愚昧状态,权力才可以高枕无忧。

许多年轻人就是这样被辩证法所毁掉,更多的年轻人还在被毁掉过程之中。在这个商业大潮兴起的伟大时代,你必须要迅速拯救自己,因为脑残或可蜷伏于权力的淫威之下,苟延残喘,却绝无可能在更冷酷的商业法则中获得机会。

救救自己,别无选择。
你这太长,我得等到10点才能细看
我也是先点赞,再细读。
非常认同,为什么常常出现鸡同鸭讲,曾经以为都是对词语的范畴定义偏差所致,但是在论坛上一段时间后,发现用问题回答问题,答非所问,喜欢攻击都是源自另一种非理性的习惯,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对,并且在回应前已经认定自己的正确最重要。这不合常识常理。然后发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时候,。
 
最后编辑: 18 天前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9,388
26,161
18 天前
#25
你这太长,我得等到10点才能细看
那个贴其实原来贴过,今天你正好又提到这个,就再贴了一遍
在家园看到太多用唯物辩证法思维的人和话了,我自己有时候也会这样。。。

辩证法与放屁

上课时,我放了一个屁——很普通的屁。既不很臭,当然也绝对不香。
可怕的是,教授正在讲辩证法。
“请你自己对这个屁作一下判断,”教授说,“它好还是不好?”
我只得说:“不好。”
“错了,”教授说,“任何事物都有矛盾组成,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
“那么说它好也不对了?”我问。
“当然。”教授说。
“它既好又不好。”
“错了。你只看到矛盾双方对立斗争的一面,没有看到他们统一的一面。”
我只好认真看待这个严肃的问题,仔细想了想说:“这个屁既好又不好,但不好的一面是主要的,处于主导地位。”
“错了。你是用静止的观点看问题。矛盾的双方会相互转换,今天处于主导地位一面,明天一定处于次要地位。”
“你是说明天全人类会为了我的这个屁欢呼雀跃吗?”
“不尽如此,但不能否认这种发展趋势”
我愣了好大一会儿,只得硬着头皮说:“我的屁既好又不好,既不好又好。今天可能不好,明天一定会好。今天可能很好,明天也许会不好.”
教授听得直摇头,说:“这是彻底的怀疑论,不是辩证法的观点。”
就这样,仅仅因为放了一个屁,我就成了一个怀疑论者。

教授接着讲课:“辩证法的威力不仅在于能够轻而易举地驳斥任何观点,而且他能够轻易地为任何观点找到理论根据。”
“可是我的屁就没有任何根据。”我抗议道。
“那是因为你没有找到,其实很简单,它是你肚子里矛盾双方对立统一的必然结果。”

我哑口无言。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9,388
26,161
18 天前
#26
我也是先点赞,再细读。
西瓜和一粒芝麻

教授说:“下面我们不谈屁,谈一个更复杂的问题: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无论你怎样选择,都有理论基础。”
我赶紧说:“我要捡起西瓜,丢了芝麻。”
“很好。”教授说,“你抓住了主要矛盾,也就是说,你抓住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那我就捡起芝麻,丢掉西瓜。”
“先有量变,才能达到质变。你解决问题的顺序十分正确。”
“我既要西瓜,又要芝麻。”
“即抓住主要矛盾,又不放过次要矛盾。你是用全面的眼光看问题”
“我既要砸烂西瓜,又要踩碎芝麻。”
“很好,你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新事物就是对旧事物的否定。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
“我既要吃掉西瓜,又要砸烂西瓜。既要捡起芝麻,又要踩碎芝麻。可是,只有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怎么办?”
“你这才算对辩证法入了门,重要的是:矛盾的双方不仅对立,而且有它统一的一面。你吃掉西瓜当然有它合理的一面,但你要砸烂西瓜,也并非不合理。只有将二者统一,才能进入更高层次的斗争。”
我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可是,你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
教授笑着说:“辩证法不解决任何问题,它的用途在于首先把人变成傻瓜——如果还有人不是傻瓜的话。”
“你是说‘首先’?”我问。
“是对,然后再从傻瓜飞跃到学者。”教授开始整理讲义,“关于辩证法为什么不解决问题,如何把人变成傻瓜,以及怎样实现从傻瓜到学者的飞跃,这是下一节课的内容。”
教授一蹦一跳,走出教室。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3
9,324
18 天前
#27
西瓜和一粒芝麻

教授说:“下面我们不谈屁,谈一个更复杂的问题: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无论你怎样选择,都有理论基础。”
我赶紧说:“我要捡起西瓜,丢了芝麻。”
“很好。”教授说,“你抓住了主要矛盾,也就是说,你抓住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那我就捡起芝麻,丢掉西瓜。”
“先有量变,才能达到质变。你解决问题的顺序十分正确。”
“我既要西瓜,又要芝麻。”
“即抓住主要矛盾,又不放过次要矛盾。你是用全面的眼光看问题”
“我既要砸烂西瓜,又要踩碎芝麻。”
“很好,你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新事物就是对旧事物的否定。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
“我既要吃掉西瓜,又要砸烂西瓜。既要捡起芝麻,又要踩碎芝麻。可是,只有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怎么办?”
“你这才算对辩证法入了门,重要的是:矛盾的双方不仅对立,而且有它统一的一面。你吃掉西瓜当然有它合理的一面,但你要砸烂西瓜,也并非不合理。只有将二者统一,才能进入更高层次的斗争。”
我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可是,你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
教授笑着说:“辩证法不解决任何问题,它的用途在于首先把人变成傻瓜——如果还有人不是傻瓜的话。”
“你是说‘首先’?”我问。
“是对,然后再从傻瓜飞跃到学者。”教授开始整理讲义,“关于辩证法为什么不解决问题,如何把人变成傻瓜,以及怎样实现从傻瓜到学者的飞跃,这是下一节课的内容。”
教授一蹦一跳,走出教室。
我上一帖又补充了,未尝。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9,388
26,161
18 天前
#28
我也是先点赞,再细读。
非常认同,为什么常常出现鸡同鸭讲,曾经以为都是对词语的范畴定义偏差所致,但是在论坛上一段时间后,发现用问题回答问题,答非所问,喜欢攻击都是源自另一种非理性的习惯,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对,并且在回应前已经认定自己的正确最重要。这不合常识常理。然后发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时候,。
老子哪些东西算是朴素辩证思想,
所以马列教的辩证唯物被我们很快接受并加以运用。。。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3
9,324
18 天前
#29
老子哪些东西算是朴素辩证思想,
所以马列教的辩证唯物被我们很快接受并加以运用。。。
年轻的时候看不懂看不进老子,反而喜欢西方的哲理,因为逻辑能引导思考的方向。到后来愿意看老庄的时候,是因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对待生死、自然的态度。
 

红星闪闪

活跃园友
2014-01-13
6,931
2,849
18 天前
#30
老子哪些东西算是朴素辩证思想,
所以马列教的辩证唯物被我们很快接受并加以运用。。。
年轻的时候看不懂看不进老子,反而喜欢西方的哲理,因为逻辑能引导思考的方向。到后来愿意看老庄的时候,是因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对待生死、自然的态度。
学习过了,好像出问题的是辩证那部分被滥用了,你们应该都提倡逻辑思维。那逻辑思维做主体,辩证论做补充,作为自我思考的工具。这应该没问题了吧,毕竟没有质疑就没有了独立思考。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3
9,324
18 天前
#31
西瓜和一粒芝麻

教授说:“下面我们不谈屁,谈一个更复杂的问题: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无论你怎样选择,都有理论基础。”
我赶紧说:“我要捡起西瓜,丢了芝麻。”
“很好。”教授说,“你抓住了主要矛盾,也就是说,你抓住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那我就捡起芝麻,丢掉西瓜。”
“先有量变,才能达到质变。你解决问题的顺序十分正确。”
“我既要西瓜,又要芝麻。”
“即抓住主要矛盾,又不放过次要矛盾。你是用全面的眼光看问题”
“我既要砸烂西瓜,又要踩碎芝麻。”
“很好,你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新事物就是对旧事物的否定。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
“我既要吃掉西瓜,又要砸烂西瓜。既要捡起芝麻,又要踩碎芝麻。可是,只有一个西瓜,一粒芝麻,怎么办?”
“你这才算对辩证法入了门,重要的是:矛盾的双方不仅对立,而且有它统一的一面。你吃掉西瓜当然有它合理的一面,但你要砸烂西瓜,也并非不合理。只有将二者统一,才能进入更高层次的斗争。”
我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可是,你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
教授笑着说:“辩证法不解决任何问题,它的用途在于首先把人变成傻瓜——如果还有人不是傻瓜的话。”
“你是说‘首先’?”我问。
“是对,然后再从傻瓜飞跃到学者。”教授开始整理讲义,“关于辩证法为什么不解决问题,如何把人变成傻瓜,以及怎样实现从傻瓜到学者的飞跃,这是下一节课的内容。”
教授一蹦一跳,走出教室。
我放弃和孩子一起看美剧的机会,因为要看你的帖子。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3
9,324
18 天前
#32
学习过了,好像出问题的是辩证那部分被滥用了,你们应该都提倡逻辑思维。那逻辑思维做主体,辩证论做补充,作为自我思考的工具。这应该没问题了吧,毕竟没有质疑就没有了独立思考。
我以为辩证论用"从多角度观察思考"更直接些,好像红星从各个角度闪闪一样:D
思考,若是为了求真,迟早都会调整角度,若是为了证明已经真理在握,那本身就放弃了思考,只是为辩而辩,为斗而争。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9,388
26,161
18 天前
#33
学习过了,好像出问题的是辩证那部分被滥用了,你们应该都提倡逻辑思维。那逻辑思维做主体,辩证论做补充,作为自我思考的工具。这应该没问题了吧,毕竟没有质疑就没有了独立思考。
年轻的时候看不懂看不进老子,反而喜欢西方的哲理,因为逻辑能引导思考的方向。到后来愿意看老庄的时候,是因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对待生死、自然的态度。
我对辩证没啥意见,老子的朴素辩证思想也让我着迷,
马克思的这个唯物+辩证让我觉得是个怪胎,
我们深受其害,,
 

红星闪闪

活跃园友
2014-01-13
6,931
2,849
18 天前
#34
我以为辩证论用"从多角度观察思考"更直接些,好像红星从各个角度闪闪一样:D
思考,若是为了求真,迟早都会调整角度,若是为了证明已经真理在握,那本身就放弃了思考,只是为辩而辩,为斗而争。
辩证还是多角度都行,反正我认为是一种东西,前面再加个朴素就是我的指导方针。
有许多次自己有把握的时候也会错,证明人是唯心的,必须有点方法论指导。
对了你们说的杠杠很可能是辩证唯心主义呀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3
9,324
18 天前
#35
我对辩证没啥意见,老子的朴素辩证思想也让我着迷,
马克思的这个唯物+辩证让我觉得是个怪胎,
我们深受其害,,
我相比较身边的人受影响少些,因为长辈看重他们给我的教育,甚至会说不必上什么科目的"反动话"。
 
最后编辑: 18 天前
2017-04-10
681
969
18 天前
#37
感觉不但马克思哲学,其它哲学也都一样,没有什么用处了,现代数理化完全可以取代哲学,俺认为哲学只存在于数理化不发达的阶段和不学数理化的人群中。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3
9,324
18 天前
#38
辩证还是多角度都行,反正我认为是一种东西,前面再加个朴素就是我的指导方针。
有许多次自己有把握的时候也会错,证明人是唯心的,必须有点方法论指导。
对了你们说的杠杠很可能是辩证唯心主义呀
同意。唯心本身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西方文化深知人的罪性使然,就是对应你自己有把握的时候也会错一说。人的局限是自然的属性。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9,388
26,161
18 天前
#39
害人的很可能是那些无意义的各种辩论赛
也不完全是辩论,
当我们去看去判断现在的一个事的时候,唯物辩证法让你干不成,说不清,最后一团粥,一团浆糊
事物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是千差万别的发展变化的,对立统一的,一分为二的等等,用唯物辩证各种理论一观察,都是有道理的,
最后就说不清一个简单的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