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地产经纪:潘德伟 老杨团队 Mauve hair 大温地产:陈雷 大温地产经纪:Jenny Ma 家庭旅馆平台

说说我经历的六四

淡淡道

我就是爱
注册
2010-04-19
消息
5,336
那时候我还上小学,快上初中了,其实我对当时的政治局势并不太了解,只记得电视上天天播放各种新闻,我印象中就是反反复复听到”反革命暴乱“这个词,还有就是吾尔开希跟李鹏谈判的场面,当时他和几个学生拿着氧气瓶,穿着医院的衣服,地点应该是在人民大会堂。但对于小学生的我来说,这些真的仅仅就是一闪而过的记忆,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当时正在经历中国历史上的重大的时刻。后来时局比较乱了,我们小学放了一个礼拜的假,孩子一有假期就自然别提多高兴了,但父母不让乱出去,我记得当时我住阜成门那边,当时我舅舅舅妈回来跟我们说阜成门桥头那里有一个大兵给杀了,然后尸体还给焚烧了,后来院子里的街坊四邻都在谈论此事,大家有激动也有恐惧,更有的是对血腥场面的震惊!说尸体被烧成黑炭了,肠子肚子都流出来了,还被人打了结,黑黝黝的尸体加上血红的肠子,那种“外焦里嫩”画面让我们小孩子感觉特别好奇,我说也要去看,家里人坚决反对,说小孩子看了会做噩梦。

放假那个礼拜,接到小队长的通知,说学校号召大家支持大学生,因为当时大学生已经处于绝食阶段了,但是当时的口号是‘绝食不绝水’,我们小队就拿着大水桶到二环路边上给大学生送水,我记得我前面应该我们班另外一个小队。一些孩子们见到热闹的场面特别高兴,极有成就感,当时大学生们骑着自行车绕着二环路做一个什么活动,每当有一个大学生经过的时候群众中就激发起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我们就赶紧拦截大学生给他们端上水,当时那些大哥哥们都特别友好,估计一路上有很多人给他们送水,他们也就象征性地喝一口,然后就骑上自行车继续前行。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人那么开心,虽然年纪小不懂事,但是能感觉一种非常强烈的向心力,或者是集体的人心所向。

晚上的时候,阜成门那段二环路被周围群众围的水泄不通,我印象中非常深的是,当时我们那片有一个卖冰棍的老奶奶,推着一个巨大的果汁机在马路中央,说自己自费给大学生送果汁,当时我们那片有两个卖冰棍的老奶奶”垄断“了我们那片胡同的冰棍儿销售,小孩子们都爱她们,她们每天都推着一个白色的冰棍儿车走街串巷地卖冰棍。然而那段时间这个老太太也不卖了,直接走上街头。当时二环路已经没什么车了,那时候的北京不像现在这么车水马龙,路上都是人,那感觉就好像是黄金周的长城王府井一样,到处都有讲演的,我当时震惊我们那片怎么有那么多口才好的?这个卖冰棍儿的老太太平时吆喝卖冰棍的嗓子果然厉害,不用大喇叭直接响彻四方,站在一个高台上就高谈阔论,然后一大堆人围着鼓掌叫好。而且这样的演讲者特别多,都自称一个簇,然后周围围着一大堆群众。

后来几天就听说有人开枪了,街坊邻居都是愤怒地骂街,那种脾气特别好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骂人,说怎么就开枪了?那段时间空气非常紧张,父母严格我外出,连同学之间串门儿看漫画都被禁止了,说外面乱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家里呆着。后来应该是那场风波过去了,我们也都复课了,那个用果汁机犒劳大学生的老奶奶再也没见到了,据说是被抓了。卖冰棍的两个奶奶帮派一派被抓以后,另外一个就成了垄断了,我还记得当时的奶油冰棍儿一毛五一根,小豆冰棍儿一毛一根,不过味道还是非常不错的,特别是当时还出了巧克力味的。

时间大概过了半个月吧,当时我姥姥她们院里的小孩过生日,有人送给小孩生日礼物,是一只电动玩具机关枪,小孩在院子里琢磨怎么玩,一按开关玩具枪就‘突突突’地响,当时真是做晚饭的时候,院里的李奶奶正准备摊鸡蛋饼呢,一听这突如其来的枪响吓得屁滚尿流,碗摔了也不顾,大声喊道:又开抢啦!快跑啊!这件事被院子里的大人笑着说了好一阵。

多年以后,我在地坛书市见到过一本六四的书籍,都是图片,我看到了我舅妈说的阜成门那个被人焚烧之后又挖出肠子的大兵,那本画册是黑白的,只看到一个一丝不苟的人被拴在桥上烧成了黑炭,肚破肠流的。
 

安防监控

园友
注册
2018-08-04
消息
139
中国人抹不去的心头永远的疼!
 

xchn818

活跃园友
注册
2009-02-09
消息
5,922
官方报道,前面还是报道大量学生方面的信息,六四开始,口风就变了,只报道死亡的军人的画面。死的共和国卫士,一共不到十人,其中大部分还是一辆军车翻了,把几个军人扣在下面,烧死了。当时电视里也反复播放用铁锹铲走尸体的画面。
 

加拿大老熊

活跃园友
注册
2010-08-29
消息
5,296
那时候我还上小学,快上初中了,其实我对当时的政治局势并不太了解,只记得电视上天天播放各种新闻,我印象中就是反反复复听到”反革命暴乱“这个词,还有就是吾尔开希跟李鹏谈判的场面,当时他和几个学生拿着氧气瓶,穿着医院的衣服,地点应该是在人民大会堂。但对于小学生的我来说,这些真的仅仅就是一闪而过的记忆,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当时正在经历中国历史上的重大的时刻。后来时局比较乱了,我们小学放了一个礼拜的假,孩子一有假期就自然别提多高兴了,但父母不让乱出去,我记得当时我住阜成门那边,当时我舅舅舅妈回来跟我们说阜成门桥头那里有一个大兵给杀了,然后尸体还给焚烧了,后来院子里的街坊四邻都在谈论此事,大家有激动也有恐惧,更有的是对血腥场面的震惊!说尸体被烧成黑炭了,肠子肚子都流出来了,还被人打了结,黑黝黝的尸体加上血红的肠子,那种“外焦里嫩”画面让我们小孩子感觉特别好奇,我说也要去看,家里人坚决反对,说小孩子看了会做噩梦。

放假那个礼拜,接到小队长的通知,说学校号召大家支持大学生,因为当时大学生已经处于绝食阶段了,但是当时的口号是‘绝食不绝水’,我们小队就拿着大水桶到二环路边上给大学生送水,我记得我前面应该我们班另外一个小队。一些孩子们见到热闹的场面特别高兴,极有成就感,当时大学生们骑着自行车绕着二环路做一个什么活动,每当有一个大学生经过的时候群众中就激发起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我们就赶紧拦截大学生给他们端上水,当时那些大哥哥们都特别友好,估计一路上有很多人给他们送水,他们也就象征性地喝一口,然后就骑上自行车继续前行。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人那么开心,虽然年纪小不懂事,但是能感觉一种非常强烈的向心力,或者是集体的人心所向。

晚上的时候,阜成门那段二环路被周围群众围的水泄不通,我印象中非常深的是,当时我们那片有一个卖冰棍的老奶奶,推着一个巨大的果汁机在马路中央,说自己自费给大学生送果汁,当时我们那片有两个卖冰棍的老奶奶”垄断“了我们那片胡同的冰棍儿销售,小孩子们都爱她们,她们每天都推着一个白色的冰棍儿车走街串巷地卖冰棍。然而那段时间这个老太太也不卖了,直接走上街头。当时二环路已经没什么车了,那时候的北京不像现在这么车水马龙,路上都是人,那感觉就好像是黄金周的长城王府井一样,到处都有讲演的,我当时震惊我们那片怎么有那么多口才好的?这个卖冰棍儿的老太太平时吆喝卖冰棍的嗓子果然厉害,不用大喇叭直接响彻四方,站在一个高台上就高谈阔论,然后一大堆人围着鼓掌叫好。而且这样的演讲者特别多,都自称一个簇,然后周围围着一大堆群众。

后来几天就听说有人开枪了,街坊邻居都是愤怒地骂街,那种脾气特别好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骂人,说怎么就开枪了?那段时间空气非常紧张,父母严格我外出,连同学之间串门儿看漫画都被禁止了,说外面乱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家里呆着。后来应该是那场风波过去了,我们也都复课了,那个用果汁机犒劳大学生的老奶奶再也没见到了,据说是被抓了。卖冰棍的两个奶奶帮派一派被抓以后,另外一个就成了垄断了,我还记得当时的奶油冰棍儿一毛五一根,小豆冰棍儿一毛一根,不过味道还是非常不错的,特别是当时还出了巧克力味的。

时间大概过了半个月吧,当时我姥姥她们院里的小孩过生日,有人送给小孩生日礼物,是一只电动玩具机关枪,小孩在院子里琢磨怎么玩,一按开关玩具枪就‘突突突’地响,当时真是做晚饭的时候,院里的李奶奶正准备摊鸡蛋饼呢,一听这突如其来的枪响吓得屁滚尿流,碗摔了也不顾,大声喊道:又开抢啦!快跑啊!这件事被院子里的大人笑着说了好一阵。

多年以后,我在地坛书市见到过一本六四的书籍,都是图片,我看到了我舅妈说的阜成门那个被人焚烧之后又挖出肠子的大兵,那本画册是黑白的,只看到一个一丝不苟的人被拴在桥上烧成了黑炭,肚破肠流的。
写的很详细
 

shanshan904998999

吃喝玩乐每一天是我的目标
注册
2008-05-08
消息
2,064
小时候这么好的成长环境,这么好的底子,这么强的北京北京!却混成这样,也是悲哀!而我们来自偏僻山区,山高皇帝远,电视只看香港本港台荟萃台、也混得和你不一样
 

Jody88

园友
注册
2015-04-12
消息
167
楼主活在自由的世界里还知道为故国人们声张正义,赞一个“thumbs up“。
 

lp0448

园友
注册
2006-05-19
消息
72
当时高中,每天看报纸,前面报道很丰富,大部分支持,也有反对游行的。从戒严令颁布,一夜之间,所有报道全部一致了(后来听说几乎所有大报的领导全部替换),当时感觉如坠冰窖,如同双眼被蒙,不知所措。但还是没有料到后面会有如此血腥的镇压。中国近一百年的历史看看,如同被恶魔诅咒,摆脱不得。
 

trwet

园友
注册
2016-06-01
消息
2,261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警告数次还不回避的,被误伤也是活该
 

最新主题

最新帖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