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每次去provigo,他好像总在那里。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又是什么时候消失,我都不大清楚。

或者我有脸盲症,又或者我不关心,我即便面对面见到他,都不会知道是他,潜意识里顽固的记忆,他和钢琴是一起的,没有钢琴,他就不是他,或者,不弹琴的时候,他是谁,根本不重要。

他坐在那里,斯文而干净,默默的弹琴,手指波浪一样此起彼伏,魔法学校的小魔杖在看不见的地方晃动,音符就跟像不溶于水的大分子,在橙色的大厅粘稠的空气中格格不入的飘扬。

几乎没有人留意他,他像是质量不够,或者密度不够,人们匆匆的从他旁边走过,推着车,拎着篮子,目光洞穿他,看向在他背后,各种各样的打折牌,西红柿,98 先/磅,果汁,2.99 一瓶,或者各种鱼或者虾的尸体,广播时时突兀的说着法语。

他有时候弹我不认识的曲子,更多时候弹的是中国曲子,上海滩,人在旅途,一剪梅。。。

这些曲子,西人估计完全没有概念,这个世界对他置若罔闻,他对周遭也漠不关心。

或者,歌就是他的盔甲吧,不论世界怎么改变,沧海桑田,这些东西,是他的,就是他的,谁也拿不走。

他不知道,只要我在,我一直听他的琴。

女儿喜欢在二楼玩蹦床,那个时候,我会倚着栏杆,愣愣的听他弹琴。

那些陌生而熟悉的曲调,在一个西人超市里盘旋,感觉非常怪异。

我只麻木不仁的听着,这些歌存在于我遥远的记忆,太远了,有时候,远的像一个古稀老人回忆起自己的初恋,闲坐说玄宗的慢慢地陈述,早已没有了喜怒哀乐。

直到有一次,我听到他开始弹《让我们荡起双桨》。。。

旧时的记忆,像一个猝不及防的惊雷,挟着雨点噼里啪啦打在我的脸上,那些一直以为自己从来不记得的东西,隔壁院子后面开碗口大花的大玉兰,天井墨绿潮湿肥厚的青苔,小学拿着菜刀哭喊着说要砍人的王小敢,中学在初夏里和我打球的无名少年,头顶的苦楝花在风中飘散。。。。

我从来都是一个格格不入的人,像穿越小说里的人出现在错乱的时空。没有朋友,也不爱交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忙忙碌碌,好比人像特写,周围,都不在焦点,也没有意义。

孤独感与生具来,一个人是一座孤岛。

很多人离开家乡会得思乡病,这于我从未发生。

我没有思乡的概念。。

家乡的一切,好比后街的铃琴树,我没出生,它就在那里,我读书,它在那里,我结婚,它还在那里,春天它发芽,夏天它开花,它总在那里,天经地义,我不知道有什么好想念的。

出国后有一天,姐姐说,拆迁了,不但铃琴树给砍掉了,青砖瓦房也拆了,整条街,都拆了,不仅仅这些,前街,后街,水街,沙街,食街,所有街,都拆了。。

我觉得我更没理由想念了,它们都不在了。

我也像棵铃琴树,春天我发芽,夏天我开花,秋天的时候给移植到另一个地方了,这个地方,水草丰美,钟灵毓秀,而我,却越发的沉默,再也结不出果实,也不能再重新发芽开花。。

我只是石头一样,固执的沉默着。

我看很多美剧,看脱口秀,看stand up comedy...

我听很多新闻,看很多小说。。

我试图了解世界,可是,我的心像个营养不良的核桃,柔软的肉只一点点,有的是一层层坚硬的外壳。而这个世界,也是个大核桃,带着层层叠叠,粗粝的外壳,我怎么摸索它纵横交织纹路,也理解不了它内在的秘密。

走肉行尸一样的上班,休息的时候,走到公司外面,我的脸苍白得像只能在夜间出来活动的僵尸搞错了时段,前方,太阳白花花瀑布一样流泻在皇家山上,一层一层,亮闪闪,天堂一样的颜色。

天堂不属于我。。。

或者,我不属于这里,我也不属于那里,我不属于任何地方,这些地方,都很好,可是,虽信美而非吾土。。

吾土,吾土在哪里呢?

开始思乡,可,那些东西,都已经不在了。。

那一年,我拖着一口箱子,带着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头也不回的走了,走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IMG-20150419-01007.jpg
 
最后编辑: 2015-05-30
每次去provigo,他好像总在那里。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又是什么时候消失,我都不大清楚。

或者我有脸盲症,又或者我不关心,我即便面对面见到他,都不会知道是他,潜意识里顽固的记忆,他和钢琴是一起的,没有钢琴,他就不是他,或者,不弹琴的时候,他是谁,根本不重要。

他坐在那里,斯文而干净,默默的弹琴,手指波浪一样此起彼伏,魔法学校的小魔杖在看不见的地方晃动,音符就跟像不溶于水的大分子,在橙色的大厅粘稠的空气中格格不入的飘扬。

几乎没有人留意他,他像是质量不够,或者密度不够,人们匆匆的从他旁边走过,推着车,拎着篮子,目光洞穿他,看向在他背后,各种各样的打折牌,西红柿,98 先/磅,果汁,2.99 一瓶,或者各种鱼或者虾的尸体,广播时时突兀的说着法语。

他有时候弹我不认识的曲子,更多时候弹的是中国曲子,上海滩,人在旅途,一剪梅。。。

这些曲子,西人估计完全没有概念,这个世界对他置若罔闻,他对周遭也漠不关心。

或者,歌就是他的盔甲吧,不论世界怎么改变,沧海桑田,这些东西,是他的,就是他的,谁也拿不走。

他不知道,只要我在,我一直听他的琴。

女儿喜欢在二楼玩蹦床,那个时候,我会倚着栏杆,愣愣的听他弹琴。

那些陌生而熟悉的曲调,在一个西人超市里盘旋,感觉非常怪异。

我只麻木不仁的听着,这些歌存在于我遥远的记忆,太远了,有时候,远的像一个古稀老人回忆起自己的初恋,闲坐说玄宗的慢慢地陈述,早已没有了喜怒哀乐。

直到有一次,我听到他开始弹《让我们荡起双桨》。。。

旧时的记忆,像一个猝不及防的惊雷,挟着雨点噼里啪啦打在我的脸上,那些一直以为自己从来不记得的东西,隔壁院子后面开碗口大花的大玉兰,天井墨绿潮湿肥厚的青苔,小学拿着菜刀哭喊着说要砍人的王小敢,中学在初夏里和我打球的无名少年,头顶的苦楝花在风中飘散。。。。

我从来都是一个格格不入的人,像穿越小说里的人出现在错乱的时空。没有朋友,也不爱交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忙忙碌碌,好比人像特写,周围,都不在焦点,也没有意义。

孤独感与生具来,一个人是一座孤岛。

很多人离开家乡会得思乡病,这于我从未发生。

我没有思乡的概念。。

家乡的一切,好比后街的铃琴树,我没出生,它就在那里,我读书,它在那里,我结婚,它还在那里,春天它发芽,夏天它开花,它总在那里,天经地义,我不知道有什么好想念的。

出国后有一天,姐姐说,拆迁了,不但铃琴树给砍掉了,青砖瓦房也拆了,整条街,都拆了,不仅仅这些,前街,后街,水街,沙街,食街,所有街,都拆了。。

我觉得我更没理由想念了,它们都不在了。

我也像棵铃琴树,春天我发芽,夏天我开花,秋天的时候给移植到另一个地方了,这个地方,水草丰美,钟灵毓秀,而我,却越发的沉默,再也结不出果实,也不能再重新发芽开花。。

我只是石头一样,固执的沉默着。

我看很多美剧,看脱口秀,看standing up comedy...

我听很多新闻,看很多小说。。

我试图了解世界,可是,我的心像个营养不良的核桃,柔软的肉只一点点,有的是一层层坚硬的外壳。而这个世界,也是个大核桃,带着层层叠叠,粗粝的外壳,我怎么摸索它纵横交织纹路,也理解不了它内在的秘密。

走肉行尸一样的上班,休息的时候,走到公司外面,我的脸苍白得像只能在夜间出来活动的僵尸搞错了时段,前方,太阳白花花瀑布一样流泻在皇家山上,一层一层,亮闪闪,天堂一样的颜色。

天堂不属于我。。。

或者,我不属于这里,也我不属于那里,我不属于任何地方,这些地方,都很好,可是,虽信美而非吾土。。

吾土,吾土在哪里呢?

开始思乡,可,那些东西,都已经不在了。。

那一年,我拖着一口箱子,带着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头也不回的走了,走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浏览附件387257
赞赞赞!一万个赞~~

第一次看小方写东西,和保尔的文风很像,行云流水般的淡淡乡愁,喜欢~~~~(y)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小方的卷舌音(zh, ch, sh)有特色
呵呵,猪头哥这么委婉。。。

我是南方人,有很重的口音,没有卷舌的概念,出来这么多年,因为只和家人讲家乡话的缘故,愈发严重。

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学中文拼音没学好,学英语,音标没学好,所以不论中文英文,一开口就很灾难,跟中风后遗症似的。。

所以蝶荡叫我去广播,我根本不敢。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4$(30%总赞力)
主贴14$-19$(40%总赞力)
主贴19-24$(50%总赞力)
主贴24$-28$(60%总赞力)
主贴28$-33$(70%总赞力)
主贴33$+(7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