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说说三个移民找工作的故事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小芳这呼吸道和我的大概是同一款式。
我祖父家道中落之后做小贩谋生,被日本人怀疑是抵抗组织,抓去各种拷打,灌辣椒水伤了肺,从此我家这边的呼吸道都不大好。现在我女儿也这样,一感冒就咳嗽,越是要好了咳得越厉害,每次我都说你这是祖传的刘家的呼吸道。
真的啊,我知道会有灌辣椒水,但没想到还真有认识的人的长辈给灌辣椒水的。。

你要是不说,我都不记得你姓刘了, :LOL: :LOL::sneaky:
 
最大赞力
1.44
当前赞力
90.47%
还好,其实我还是很怀念那段时光的,可惜回不去了。。

我现在这个工作虽然轻松,但对我伤害很大,把我内向负面的性格越养越大,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和人交流的能力基本废了。。
吖, 你已经不做幼教工作了?!

我在国内就是非常轻松的工作, 但不喜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日本人干这事儿?!

我接触到的日本人都挺好, 我爸爸的出生地住过各种部队, 我爸爸说日本部队是所有他见过的最好的, 其他的都和土匪差不多, 不是偷就是抢, 好听的有借的, 但从来没还过。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没恨过日本人。

看来要全方位接触不同的信息。
打仗的时候,我老公的外公外婆从武汉带着孩子逃难到桂林,路上一波一波的难民,有稀拉,也有大堆大堆的,各种锅碗瓢盆,拖儿带女,后来一大队日本兵也来啦,也要走那条大道,外公因为在日本学医,会说日语,就给日本人做翻译,让难民们让开,归拢到一小侧,这样他们好加快顺利通过。。

我知道日本人当然是杀人的,但至少那次日本人没杀人,还挺好说话。。给小孩发糖(为什么日本兵好像都随身带糖一样),有瘫路上的老人的,还给车子送一程。。

这是我婆婆说的,如果有不对,别打我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那你实在是太伤了。。。得好好养养。。

我一般就是上感以后咳嗽,一咳嗽就死去活来的。。。

也受了工伤,一个小孩,19个月来的时候,就到我胸口那么高了(我个子小LOL..),特大块,因为太沉又走路早,两条腿都压成了罗圈腿,汗。。。来了两个礼拜,先是另一个老师的孩子,他每天一来就哭,嗓子哑了还哭。。见人就撞,也撞墙。。那个老师怕他伤到自己别人,把他绑坐在带绑带的小矮椅子里,那更是要命了,他能连着椅子站起来跑。。放 playpen 里,能直接跳出来。。跟王小波笔下那个能跳栏的特立独行的猪精一样。。

没办法这孩子就就让我来搞了,来我这里以后没几天就好了,但这个孩子走得快的时候,常常刹不住车,我说那个法国小孩,弱不禁风的,如果他在玩啥,要是看到这个孩子跑过来,会立马现闪一边。。一次在公园玩,这个小胖墩直接撞我身上,我摔地上的时候先右手下意识撑地,撑不住接着肘关节着地,刚开始想痛一下就好了,后来过两天发现右手没有力,还不如左手能提重物了,也不知道是上了尺神经挠神经还是正中神经 :D 。。

两个月才慢慢恢复,此后到现在,反复都有发作,前段时间锯树,又发作,到现在有三个月了,还没好。。我都快给逼成左撇子了。
擦 这种孩子我也遇到过 简直是特么哪吒!哦不 还是特立独行的猪这个比喻更形象!;)
祝姐姐和我都尽快康复 哎 珍惜生命 远离幼教。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打仗的时候,我老公的外公外婆从武汉带着孩子逃难到桂林,路上一波一波的难民,有稀拉,也有大堆大堆的,各种锅碗瓢盆,拖儿带女,后来一大队日本兵也来啦,也要走那条大道,外公因为在日本学医,会说日语,就给日本人做翻译,让难民们让开,归拢到一小侧,这样他们好加快顺利通过。。

我知道日本人当然是杀人的,但至少那次日本人没杀人,还挺好说话。。给小孩发糖(为什么日本兵好像都随身带糖一样),有瘫路上的老人的,还给车子送一程。。

这是我婆婆说的,如果有不对,别打我啊。。
任何人有好,有坏,包括军人。

军国时期的武士道精神,还是存在的。

并不是《地雷战》或《地道战》中,如此 猥琐不堪。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