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一天,a day in the life...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4:50 AM

半夜从噩梦中醒来,梦见我刚下地铁楼梯,列车已经在站台,门口正关上,大那个门离我远点,大门旁边还有一个小门,像平常工作人员上下的,门开着,我为了不误车,冲进了最近的小门,门一瞬间关上,关上以后才发现,这个像是各个车厢之间的小隔间,前后只有一尺宽,有灯,白晃晃的,前后左右没有通道,没有任何窗,门关上以后,就是一个小密室。。

车子到一个站,但是没有开门,我开始有点紧张了,下一个站,还是没开门,没广播,静悄悄阴森森的跟坟场一样,到我该下车的站了,我开始用力打门,喊开门,可门就是不开,也没人搭理我。

车子一站站的开,一站站的停,开在我压根不知道的黑漆漆的地下,我只要到站,就喊和踢门,踢墙壁,可我这个地方,和被遗忘了一样,没有任何应答。我拿手机想报警,可是到站的时候有讯号,每次等我一接通911,车子又开动进入地底,被掐断,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

我又急又怕,突然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一身冷汗,看看床头的灯,4:50,明白我不可能再睡了,黑暗中望着天花板发了一整子愣。

噩梦的特点,就是,有时候做噩梦的人,把噩梦讲出来或者写出来,一点也不可怕,但对做噩梦的人,当时却是刻骨蚀心,比死还可怕的恐惧。

我很久没做噩梦了,都快忘记噩梦啥样子了,可能最近有事困扰我,可能也没有,我不知道有没有,或者,就算有,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6:40 am.

开车,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广播在放一首歌,一首我从来没听过的歌,音乐断断续续的, I don't want your heart..........your soul.....or your hand......I want your body.. I want your body ……instead.........now...now .......take your clothes off....... take your clothes off............

不由有点吃惊,现在的歌,都这么直白了吗?歌一开始有点怪,我甚至想怎么这么难听,后来适应了那个女声以后,那几句反复唱的时候,觉得虽然怪,但in a good way,直白大胆从来不是我天生的品质,有时候,只能羡慕。。。

11:10 AM

部门会议,是工作review, 一般是领导讲点这段时间又啥新动向,新举措,大家工作中犯的判断错误,或者疑难杂症。。。

领导点开一个case 的时候,开场白说,这是一个interesting case..........

每次领导说这样的话的时候,我就知道,地球上不知道哪个角落,有个人,又要倒霉了。。。。

持续四年的资料,每3个月一次检查结果,病情都是稳定的,整个器官,人体中最重要的一个器官,除了原来的病灶,其他地方,都是干干净净,舒坦漂亮,像艺术家拍下的黑白照片,最近这一次检查,突然之间,好像一个黑沉沉的房间,突然灯亮了,毫发毕现,又像地狱的门被打开,邪恶蜂拥而出,满天星斗一样的,整个器官,从上到下,从头到尾,全是lesions, 细小而密集,布满新的,不超过三个月的新lesions.

会议室鸦雀无声,大家默默的看着屏幕,老板的手指飞快的在不同的sequence 和slice快速的切换,那些橘红色的新病灶,就一明一暗的闪烁,像一只只眼睛,闭上张开,张开闭上,伴随着房间里唯一存在的,键盘被敲响快速的“哒哒”声,有一种邪恶而诡异的力量。

我默默坐着,心里充满悲悯,poor you, What happened to you?

我不知道这个病人是谁,在地球的哪个角落,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现在怎样了?是不能说话?不能走路?瘫痪在床还是病入膏肓?我通通不知道,它对我而言,只是一串冰冷的数据和代号,可我知道,每个case背后,都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和活生生的人生。四年稳定的病情,可能让他已经重燃生活的希望,他甚至可能已经开始重新规划他的生活,以为那场病,只是一个太长,太真实的噩梦,就像我早上那个噩梦一样,但不论怎么可怕,醒过来,睁开眼睛,所有的恐惧,痛苦都会飞灰湮灭。。

可这一切,毁于一旦,有时候,这世上,最痛苦的可能不是绝望,而是,以为自己还有希望。。


5:30 pm

在学校接女儿,她一看见我就笑成一朵花,因为期末舞会被取消了。。。。

女儿小学四年级,前几天和我说,老师说,期末的时候要搞一个舞会,男孩和女孩搭档跳,让她们自己找舞伴。女儿平时就是个假小子,自从开始踢足球以后,就没穿过裙子,认为跳舞是种邪恶的娱乐,本质就是男孩子把女孩子toss around,这不仅仅没意思,而且是不可原谅。。

可能越是邪恶的,也越有吸引力,小朋友们立马开始自发找伴。。

女儿一直很喜欢班里唯一的一个黑人男孩,威廉,他们是好朋友,因为两人都喜欢踢足球,她和我说,她很想找他做舞伴,但是他太受欢迎了,她知道会有很多女孩找他的,怕他挑了别人,自己会很难过,所以没和他说。

刚好她还有一个朋友,叫赛缪尔,平时也常常在一起玩,他在三年级的时候,曾经和女儿说他in love with her....跑来和女儿说,想找她做舞伴,女儿想他是个奈斯guy, 平时玩得挺好,至少不讨厌,如果拒绝了他,他找了别人的话,自己可能最后不得不草草找个自己讨厌的男孩子,甚至女孩子跳舞,这就更尴尬了。于是就答应了做他的舞伴,答应了他以后,她还第一时间跑去和威廉说了(这点有点接我)。。。

班上还有个男孩子叫伊文的,很喜欢女儿,曾经和女儿最好的好朋友说他喜欢她,女儿怎么好,怎么好。。。但不知道为啥,女儿不喜欢他,可怜的伊文找了女儿三次,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舞伴,女儿都无情断然拒绝了,我看那男孩子白白净净,人挺好,听女儿说他人也聪明,比如数学测验,如果班上只有一个人做对,那就是俺女儿,如果是两个人做对,那就是女儿和他。 但不知道为何女儿不但不喜欢他,还说他disgusting. 为什么disgusting, 女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威廉是班上最受欢迎的男孩,据女儿说,那天有五个女孩和威廉说要做他的舞伴,这还不包括,女儿的一个好朋友,也喜欢威廉,但也怕被拒绝不好意思说的。。

威廉估计被吓着了,跟所有女孩说,I don’t know. I’m not sure...我还没决定。。。。。结果一天结束的时候,成对了的,只有两对,女儿和赛缪尔是一对,还有她足球队里另一个女孩索菲亚和一个也踢intercity 的男孩杰米一对。。。

女儿选了赛缪尔,一方面因为舞伴有了着落如释重负,不停安慰自己,他是个奈斯guy, 我们是好朋友,我很开心他是我的舞伴。。。另一方面,我看得出,威廉才是她最想找的舞伴,她有一点不开心,但又反复和我说,我们只是朋友,我不一定非要他做我的舞伴。。。

女儿那个年级特别的奇怪,女孩特别多,比如她们班,女孩是15 个,男孩是7 个,这就注定要有女孩子剩下来。。。另一个班也是女孩比男孩多将近一半。。

估计有人找不到舞伴,或者怕自己找不到舞伴回家和父母说,甚至还哭了,家长打电话问情况,第二天,老师就说让大家别讨论这事了,要研究过看是否可行,今天终于说取消了。。。

女儿为此特高兴,1,她不用穿裙子了。 2,她不用在一大堆人面前跳舞了。3,不需要和赛缪尔跳舞了。3,威廉自始至终没有确定要和谁跳舞,现在不会有人做威廉的舞伴了。

实话说,我看着她这性格,有点着急, 可这大约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家长都没有办法代劳。。


这个其实是上周四发生的,生命中的一天,今天才写下来,可能和每个人都大同小异,非常平常的一天,something good, something bad, maybe a bit of both,something 无所谓好和坏。。。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付费矿工
获赞赚币
0.13
点赞赚币
2.88
最大赞力
0.51
写得很好。支持楼主

我能理解做恶梦的感受,我有时候也会。

一般来讲,都是最近压力会比较大,或者之前有一些特别刻骨铭心的。
 
最后编辑: 2019-12-11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付费矿工
获赞赚币
0.13
点赞赚币
2.88
最大赞力
0.51
我做得最多的梦就是以前一个工作任务完成不了。
或者是从很高的悬崖掉下来。
 
最后编辑: 2019-12-11
79,338
$21.34
$2,303.96
获赞赚币
13.56
点赞赚币
7.79
最大赞力
0.76
4:50 AM

半夜从噩梦中醒来,梦见我刚下地铁楼梯,列车已经在站台,门口正关上,大那个门离我远点,大门旁边还有一个小门,像平常工作人员上下的,门开着,我为了不误车,冲进了最近的小门,门一瞬间关上,关上以后才发现,这个像是各个车厢之间的小隔间,前后只有一尺宽,有灯,白晃晃的,前后左右没有通道,没有任何窗,门关上以后,就是一个小密室。。

车子到一个站,但是没有开门,我开始有点紧张了,下一个站,还是没开门,没广播,静悄悄阴森森的跟坟场一样,到我该下车的站了,我开始用力打门,喊开门,可门就是不开,也没人搭理我。

车子一站站的开,一站站的停,开在我压根不知道的黑漆漆的地下,我只要到站,就喊和踢门,踢墙壁,可我这个地方,和被遗忘了一样,没有任何应答。我拿手机想报警,可是到站的时候有讯号,每次等我一接通911,车子又开动进入地底,被掐断,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

我又急又怕,突然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一身冷汗,看看床头的灯,4:50,明白我不可能再睡了,黑暗中望着天花板发了一整子愣。

噩梦的特点,就是,有时候做噩梦的人,把噩梦讲出来或者写出来,一点也不可怕,但对做噩梦的人,当时却是刻骨蚀心,比死还可怕的恐惧。

我很久没做噩梦了,都快忘记噩梦啥样子了,可能最近有事困扰我,可能也没有,我不知道有没有,或者,就算有,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6:40 am.

开车,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广播在放一首歌,一首我从来没听过的歌,音乐断断续续的, I don't want your heart..........your soul.....or your hand......I want your body.. I want your body ……instead.........now...now .......take your clothes off....... take your clothes off............

不由有点吃惊,现在的歌,都这么直白了吗?歌一开始有点怪,我甚至想怎么这么难听,后来适应了那个女声以后,那几句反复唱的时候,觉得虽然怪,但in a good way,直白大胆从来不是我天生的品质,有时候,只能羡慕。。。

11:10 AM

部门会议,是工作review, 一般是领导讲点这段时间又啥新动向,新举措,大家工作中犯的判断错误,或者疑难杂症。。。

领导点开一个case 的时候,开场白说,这是一个interesting case..........

每次领导说这样的话的时候,我就知道,地球上不知道哪个角落,有个人,又要倒霉了。。。。

持续四年的资料,每3个月一次检查结果,病情都是稳定的,整个器官,人体中最重要的一个器官,除了原来的病灶,其他地方,都是干干净净,舒坦漂亮,像艺术家拍下的黑白照片,最近这一次检查,突然之间,好像一个黑沉沉的房间,突然灯亮了,毫发毕现,又像地狱的门被打开,邪恶蜂拥而出,满天星斗一样的,整个器官,从上到下,从头到尾,全是lesions, 细小而密集,布满新的,不超过三个月的新lesions.

会议室鸦雀无声,大家默默的看着屏幕,老板的手指飞快的在不同的sequence 和slice快速的切换,那些橘红色的新病灶,就一明一暗的闪烁,像一只只眼睛,闭上张开,张开闭上,伴随着房间里唯一存在的,键盘被敲响快速的“哒哒”声,有一种邪恶而诡异的力量。

我默默坐着,心里充满悲悯,poor you, What happened to you?

我不知道这个病人是谁,在地球的哪个角落,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现在怎样了?是不能说话?不能走路?瘫痪在床还是病入膏肓?我通通不知道,它对我而言,只是一串冰冷的数据和代号,可我知道,每个case背后,都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和活生生的人生。四年稳定的病情,可能让他已经重燃生活的希望,他甚至可能已经开始重新规划他的生活,以为那场病,只是一个太长,太真实的噩梦,就像我早上那个噩梦一样,但不论怎么可怕,醒过来,睁开眼睛,所有的恐惧,痛苦都会飞灰湮灭。。

可这一切,毁于一旦,有时候,这世上,最痛苦的可能不是绝望,而是,以为自己还有希望。。


5:30 pm

在学校接女儿,她一看见我就笑成一朵花,因为期末舞会被取消了。。。。

女儿小学四年级,前几天和我说,老师说,期末的时候要搞一个舞会,男孩和女孩搭档跳,让她们自己找舞伴。女儿平时就是个假小子,自从开始踢足球以后,就没穿过裙子,认为跳舞是种邪恶的娱乐,本质就是男孩子把女孩子toss around,这不仅仅没意思,而且是不可原谅。。

可能越是邪恶的,也越有吸引力,小朋友们立马开始自发找伴。。

女儿一直很喜欢班里唯一的一个黑人男孩,威廉,他们是好朋友,因为两人都喜欢踢足球,她和我说,她很想找他做舞伴,但是他太受欢迎了,她知道会有很多女孩找他的,怕他挑了别人,自己会很难过,所以没和他说。

刚好她还有一个朋友,叫赛缪尔,平时也常常在一起玩,他在三年级的时候,曾经和女儿说他in love with her....跑来和女儿说,想找她做舞伴,女儿想他是个奈斯guy, 平时玩得挺好,至少不讨厌,如果拒绝了他,他找了别人的话,自己可能最后不得不草草找个自己讨厌的男孩子,甚至女孩子跳舞,这就更尴尬了。于是就答应了做他的舞伴,答应了他以后,她还第一时间跑去和威廉说了(这点有点接我)。。。

班上还有个男孩子叫伊文的,很喜欢女儿,曾经和女儿最好的好朋友说他喜欢她,女儿怎么好,怎么好。。。但不知道为啥,女儿不喜欢他,可怜的伊文找了女儿三次,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舞伴,女儿都无情断然拒绝了,我看那男孩子白白净净,人挺好,听女儿说他人也聪明,比如数学测验,如果班上只有一个人做对,那就是俺女儿,如果是两个人做对,那就是女儿和他。 但不知道为何女儿不但不喜欢他,还说他disgusting. 为什么disgusting, 女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威廉是班上最受欢迎的男孩,据女儿说,那天有五个女孩和威廉说要做他的舞伴,这还不包括,女儿的一个好朋友,也喜欢威廉,但也怕被拒绝不好意思说的。。

威廉估计被吓着了,跟所有女孩说,I don’t know. I’m not sure...我还没决定。。。。。结果一天结束的时候,成对了的,只有两对,女儿和赛缪尔是一对,还有她足球队里另一个女孩索菲亚和一个也踢intercity 的男孩杰米一对。。。

女儿选了赛缪尔,一方面因为舞伴有了着落如释重负,不停安慰自己,他是个奈斯guy, 我们是好朋友,我很开心他是我的舞伴。。。另一方面,我看得出,威廉才是她最想找的舞伴,她有一点不开心,但又反复和我说,我们只是朋友,我不一定非要他做我的舞伴。。。

女儿那个年级特别的奇怪,女孩特别多,比如她们班,女孩是15 个,男孩是7 个,这就注定要有女孩子剩下来。。。另一个班也是女孩比男孩多将近一半。。

估计有人找不到舞伴,或者怕自己找不到舞伴回家和父母说,甚至还哭了,家长打电话问情况,第二天,老师就说让大家别讨论这事了,要研究过看是否可行,今天终于说取消了。。。

女儿为此特高兴,1,她不用穿裙子了。 2,她不用在一大堆人面前跳舞了。3,不需要和赛缪尔跳舞了。3,威廉自始至终没有确定要和谁跳舞,现在不会有人做威廉的舞伴了。

实话说,我看着她这性格,有点着急, 可这大约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家长都没有办法代劳。。


这个其实是上周四发生的,生命中的一天,今天才写下来,可能和每个人都大同小异,非常平常的一天,something good, something bad, maybe a bit of both,something 无所谓好和坏。。。
the good the bad the ugly
 
28,456
$10.31
$1,913.53
获赞赚币
6.10
点赞赚币
4.21
最大赞力
0.63
看到小芳写小学舞会,想起儿子上学时周末舞会后,接儿子回家,问他女同学都那么高头大马的,你们是怎么跳的?儿子说我高举双手搭在女同学的脖子上:ROFLMAO:
情人节同学互相送情人卡:love: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看到小芳写小学舞会,想起儿子上学时周末舞会后,接儿子回家,问他女同学都那么高头大马的,你们是怎么跳的?儿子说我高举双手搭在女同学的脖子上:ROFLMAO:
情人节同学互相送情人卡:love:
哈哈,笑死了。。。

你儿子那话,有点反转小鸟依人的感觉。。。
 

sofia

我的生活我做主
付费矿工
11,584
$23.92
$2,553.57
获赞赚币
15.55
点赞赚币
8.37
最大赞力
0.84
不是医院,是个小小黑煤窑。。

我发现挖煤也会挖出惯性,如果有一天,这煤不让我挖了,我可能会觉得了无生趣。。
你放射科的还是MRI啊?
高大上的说。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4$(30%总赞力)
主贴14$-19$(40%总赞力)
主贴19-24$(50%总赞力)
主贴24$-28$(60%总赞力)
主贴28$-33$(70%总赞力)
主贴33$+(7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