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工纪事全文 祝新春快乐 180个无条件红包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100.00%
先预祝你的剧本顺利完工,并期待能早日拜读。

再郑重决定明天开始买彩票! 我一向不好意思买彩票的,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暴富途径,万一中个大奖,有了资本,应该能投资出个制片人吧。这样,你的希望就多了一份希望。

最后,一个常年泡话本子的宅女,提供一个可能的线索。国内晋江文学城应该有成熟的影视签约操作。我早年看的话本子,很多都拍成影视。比如火爆的《甄嬛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接近你的文学创作方向的是《大江东去》(作者阿耐),她的这部小说去年搬上影视,改名《大江大河》。
何以笙箫默也是晋江的~

我以前也混晋江:)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1.
认识麻工的时候,他已近70岁,退休多年,是返聘的。麻工个子不高,背略有些弯了,肤色白皙,戴一副近乎米白色的框架眼镜,银色的头发稀疏地横卧在头顶上。他说话的声音很低,讲得高兴时,用个手遮着嘴巴,好像怕声音冲撞了谁。他的牙齿有些黄,但夹杂了几颗雪白的,应该是后来补的。

初见麻工,我没有陌生感,因为进单位以来我总听说他的事迹。麻工之所以称作麻工,不是因为姓麻,是因为得过天花。但令麻工如此著名的,不独因为这身体缺陷,还因为麻工出身于中国的“麻理工”,早年是单位里少有的几位高级工程人才之一,在他身上,发生过一些趣事,成为各科室津津乐道代代相传的掌故。

介绍一下我工作的单位。我进单位时,单位占地一平方公里,有在册职工一万两千多人,七大食堂,二十多个车间。单位正中,有一座毛竹搭建的大礼堂,茅草屋顶,大型方砖铺地。偶见砖缝里有青草冒出。我单位家大业大,本该有个更有气势的大礼堂才对,盖因伟人于某年五月一日来本单位视察并在大礼堂发表过讲话,礼堂就成为圣地。我在里面看过好多电影,参加过很多活动。惜乎多年以后,礼堂还是被拆除建成绿地,显见人心不古。只是绿地中央树立了一塑像加以纪念。

这样的单位,自然国家骨干企业,设计生产国之重器。也因此,会配备尖端设备,高级技术人才,麻工是其中之一。

当今之世,凡是个人,都有若干头衔的。不要说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都满地溜达。但时间倒退三四十年,说某人文革前就已是工程师,那是必须肃然起敬垂手恭听指教的,若是见高级工程师,我的天,必须做点心理建设。

麻工出身不好。这是可以理解的,当年有钱读顶级大学的,有几个是穷苦出身?但同样出身不好,每个人后来的境遇是不一样的,有一些,奋发有为,多有建树,虽有政治运动中的磕磕碰碰,最终修成正果,成名成家。例如孟总,工程院院士,德高望重。

也有人忧国忧民,按比例归入右派,运气好的,去车间监督劳动,扫20年地,运气不好的,到白茅林农场关几年,然后遣回原籍。

但麻工毫发无损地穿过了腥风血雨,没听到他有大建树,也没有闻说他经历了大灾难。他只是在本单位留下了一些让人津津乐道的笑料或者掌故。

麻工一直没结婚,年纪很大了,活性精子数量明显减少了,还是孤家寡人。这个事情,各科室的人茶余饭后是有详细分析的。除了脸上的缺陷,有的说是因为他年轻时倾慕某美女,求而不得,却又痴情不改。此美女来头不小,最高学府电机系当年唯一女生,乃以铁腕治国著称且受人爱戴的高层领导的学长,但因为嘴巴敢说,后来做了扫地工。

我是亲耳听见胡工和林工谈过这件事情的。

胡工说,他看见过麻工到车间里看望向凌云的。向凌云,就是扫地工。

林工讲,他那个胆子,敢去看向凌云?我是真不信。当年,开会请大家提意见,向凌云发言的时候,他说去上厕所,一去一个小时,回来说是腹泻了,还请厂医做了证明。

也有另外一种说法,说是因为他的脾气本身是有些怪的,孤僻,很难与人相处。

举例来讲,他有个好朋友,死党,廖扬,同样也是怪人。两人都住宿舍,同出同进。廖扬比他年轻不少,但两人居然可以混到一道去,是很多人想不到的。廖扬不知从哪里学到一个科学知识,说打鸡血可以养生祛病,延年益寿,并且可以显著提高某种能力,他就养了个公鸡,抱出抱进。这公鸡放地上,峨冠高步,气宇轩昂,见了母鸡,很有主动性。但廖扬总在关键时刻把母鸡赶走,不使行周公之礼。据说,他要留着公鸡的一腔精血给自己,准备在回山东老家探亲之前打上两针。

作为好友,麻工给他分析,这鸡血乃异体物质,人与人输血尚分A、B、C、D、E各种血型,这鸡和人,连亲戚都不算,浑身不搭界,怎么可以互通有无呢?

廖扬说,这件事情,经过科学论证的。鸡两脚,人也两脚,总比四脚的近。好多人一针下去,面色红润,浑身燥热…..你没结婚,不懂。

麻工说:把借我的20块钱还我。

友乃尽。

2.
麻工最广为传播的故事,是有一次他被抓了起来。

如此老实之人,竟会被抓?当年可没有夜总会洗头房,能让男人犯错误的场所几乎不存在,能是什么原因呢?

原来,麻工单身,但工资非常高,高到什么程度?厂长都没他工资高。按狡兔三窟的原则,他在不同地方的储蓄所存了钱。

麻工有一本保藏得非常好的笔记本,牛皮纸封面,封面上是红色隶书体的“工作手册”四个字。扉页上,是毛主席侧面头像,像的外圈,是代表红太阳的向外发散的红色线条,下面是五洲翻腾云水怒的黑色线条。头像下面,最高指示:要斗私批修。魏体,遒劲有力。麻工在这本64开的笔记本上用常人不懂的文字和符号记下了一些东西。

我们单位地处远郊,是农村包围下的工业孤岛,除了被称作四大金刚的几家企业旁边家属区有中国人民银行储蓄所,其他储蓄所就是各公社镇上的信用社了。

某个礼拜天,天高云淡,麻工到马桥镇存钱,出了信用社,站在脚踏车旁边,打开笔记本记录。这是这么多年来的专业训练所养成的习惯,上课,做笔记,看书,做笔记,开会,做笔记……总之,不做笔记的工程师不是好农民。

他的相貌打扮是不同于周围的人的,这在几十年前尤其明显。他脚上的风凉皮鞋是这条街上唯一的一双。他记录着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在他侧后方瞟了一眼,眼睛迅速被本子上的内容吸引。

街对面的白粉墙上,有斗大的标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不远处,还写着:“提高警惕,要准备打仗!”以及工农兵粗壮的铁拳捣向屁滚尿流的敌人的图画。此时你应该脑补一下当今朝鲜的革命漫画,对,就是那个调调。

警惕的年轻人发现他在小本子上鬼鬼祟祟写字,而且是天书一样的字,一把抢过去,并将麻工扭住。麻工拼命想夺回自己的笔记本,奈何个子本来不高,平日也没有锻炼体力的习惯,根本不是对手。他越抢,越证明这笔记本的重要,抓他的手就越有劲,他的风凉皮鞋掉了一只,整齐的头发乱了,眼镜也几次落下来,越看越像坏人。

他的周边很快围了很多人,都是到镇上来逛街的贫下中农。这些人跟在哪个年轻人后面,怀着兴奋的、不虚此行的心情,一起走向不远处的派出所。

警察看不懂这笔记本,问麻工,麻工只肯回答自己的单位名字,不肯讲本子上记录了什么。

派出所长不敢对麻工怎样。一来,他知道这单位的分量。他记得这单位文革以前的历任领导,最低行政十一级,而本县虽然是直辖市之下的县,书记和县长就没有过了行政十三级的,见了这单位的领导,是要称“首长“的。二来,谁他妈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东西。贫下中农糊涂,他可不能糊涂。

但是,看这人的形迹,联想到连环画上的各种故事,也可能是美蒋特务。谁知道呢,说不定这就是传说中的密电码。要真是密电码,吆西,立大功滴干活……

因为觉得干系重大,派出所逐级上报,市局连夜提人,组成专案组,借调了外语学院的教师,试图破译这其中的秘密。开始的时候,麻工怕钞票不保,坚不吐实,后来被上了手段,吃熬不住,才说出实情。于是一一核对,果然分厘不差。

那本子上面,除了毛主席语录,是英语俄语和数学里常用的阿尔法贝塔等等符号所做的一个备忘录,但对绝大多数人,确实是天书。

麻工后来是被单位保卫处领回来的。他的凤凰全链罩脚踏车放在吉普车后面,链条掉了,哐当哐当的。一双鞋子总算还是两只,掉了的那只后来被革命群众找回来了。谁知道鞋里面是不是藏了发报机呢,对吧。

麻工一夜成名,不独本单位,整个工业区都知道了麻工,知道他是有钱人,并且这被抓的故事几经演绎,出现了无数不同版本。到我这里,版本就是这样的了。但基本事实,不会有大错。因为我是在出差路上听我师傅说的,而我师傅是单位里的老人,说话相当严谨。

曾经的厂长,那时被结合进革委会的首长,碰到麻工,操着山东上海话哈哈笑道:“侬小子他娘的可出了大名嘞,市里首长都知道侬了。侬讲,用英语背个毛主席语录得了,还搞个变天帐。去,给俺买包烟,别抠抠索索,俺要牡丹牌,再来瓶七宝大曲,侬出出血。他娘的,要不是俺,侬小子还得关几天。家里六个小崽子把俺吃空了,侬讲,哪里讲理去。”

其实领导比他大不了一两岁,但人家当惯了首长。

麻工在里面的时候其实是非常担心的,他出身不好,怕连累到家乡的地主爷娘。他每个月寄钱回去,要联系起来是非常容易的。好在这首长出面保他,事情就没有再延伸开去。

遭此无妄之灾,麻工受了惊吓,好长一段时间更加沉默寡言,独来独往,远离人群,娶媳妇的事情,也就一拖再拖。


3.
岁月忽忽,人生易老,转眼之间,麻工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就在大家以为麻工“注孤身”的时候,不知是谁做的媒,麻工忽然宣布要结婚了。这件事情,成了单位的大事,家属区的盛典。厂里给配了一间房,好多女人来帮忙布置婚房,厂里小食堂的厨师自告奋勇义务加班,为麻工操办酒席。

新娘是嘉兴农村的,三十岁不到,模样端庄,身体健壮。私下里,各班组都会借这个话题说些荤素搭配露骨的玩笑话,到今天应该够得上女士们向法庭控告性骚扰。麻工结婚那天,很多人都随了份子,到食堂吃流水席。

晚上,新房热闹极了,一群群孩子来讨喜糖吃。麻工让孩子们排队领喜糖。好些孩子领完喜糖,又排到队尾再领一次。如此周而复始,麻工终于认出了几个,便笑眯眯地发了糖,说:下次不给啦。

一年多以后,麻工女儿出生。从此,麻工开朗起来,尤其提到女儿,他会描述女儿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乐此不疲。他像是个慈爱的爷爷。也难怪,老来得女嘛。

没多久,麻工就光荣退休了。当退管会和厂工会敲着锣鼓家什“咚咚锵咚咚锵”把光荣退休的喜报送到麻工家里时,据说麻工流了很多眼泪。弄得送喜报的人也一起流了眼泪。麻工低调、谦让、隐忍,但流眼泪却是没人看见过的,即使被派出所抓去那次,所有故事版本都没说他流了眼泪的。

麻工媳妇没有户口,进不了厂里上班,孩子又小,加上国家物价改革闯关,物价涨得厉害,有些觉悟低的群众大概还记得金圆券的故事,大肆抢购草纸和肥皂,等待这两样东西升值到比纸币和金条值钱。“固本”肥皂到底没有贵过金条,后来这部分群众吸取教训,也就不再相信砖头的升值速度能够快过金砖。这是后话。总而言之,渐渐地,麻工高工资优势没有了,日子过得不像以前宽舒了。

但他很快又被返聘,去了厂里的技术情报所,做国外技术资料的翻译收集工作。那时改革开放,国外进来的资料越来越多,懂外文的太少,通外语又懂技术的更少。返聘减缓了退休对麻工造成的不适和冲击,保证了他的收入来源,可谓一举两得。

麻工六十五岁那年,技术情报所已经来了不少新近毕业的大学生,厂里动员麻工回家养老。

据说,麻工去找了当时快要离休的老厂长,老厂长说,要不,到新成立的民品部吧。也不用做什么,帮伊拉把把关。他娘的,这几十年,人家巴不得天天碰到俺,侬天天绕着俺走。这不,俺要退了,来找俺了。也怪俺,应该早点想到,侬的资格,这个这个,做个副总师,啥人敢有意见?别怪俺啊,俺这里道歉,道歉了。

所谓民品部,是厂里把几个军工车间撤掉后新成立的部门。当年百万大裁军,军工条线下马了大批项目。我们单位的好几个车间也不再有军工计划了。厂房、设备、训练有素的技术工人都在,厂长脑袋一拍,造民品,先造百年都使不坏的电风扇。品牌嘛,就叫“飓风”。由电风扇开始,陆续引进了电动工具、大客车等等产品。

虽然是大材小用,但麻工还是非常高兴地去报到了。



4.
我调到民品部,是随我师傅一起过去的。

我师傅也是本单位一牛人。有一次师傅带我出差,路过杭州灵隐寺,指着观音菩萨背后的一对烛台说:这是我爷爷捐的。我一看,果然写着普陀善男朱葆三等字样。

我师傅长啥样?你百度一下朱葆三,照片上啥样子,他孙子就基本那样。师傅很会打扮,据说,文革期间,小开派头不改,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依旧。他这样一个人,这么多年没有大灾大难,牛不牛?

师傅调任民品技术部长,许我一个组长的职位,不高不低,但对我这个年纪,算是脱颖而出。好巧不巧,我成了麻工的领导。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成了麻工的顶头上司,何德何能?麻工的同辈中,有已经成了工程院院士的。说实话,我心里是有些惶恐的,我想,是师傅要栽培我,故意放这么重量级的人物在我这里。

所以,我是真心想请教麻工的。我想先和他谈谈。

我走到他桌旁,恭敬地说:“麻工,您可以到我这里来一下吗?”

一办公室的人都在,可怕的安静,安静得能听见心跳呼吸。奇也怪哉,要出大事啊,有什么不对吗?

麻工白皙的脸涨得通红,那些麻点颜色更加深了。

我猛醒,麻工本不姓麻,是姓岳的。当面,大家是称他岳工的,或者,岳老师。这是最最基本的尊重和礼貌。

但是,多年来,我的耳边,提起他,总是“麻工”。

大错已经犯下,我不知如何是好,浑身燥热。刚到一个新地方,我就闹笑话,我该怎么补救?我语无伦次:“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岳老师,我……”

想不到他马上恢复了常态,对我说:“哎,小赵组长,我马上过去,马上过去。”

我真的花了很长时间来弥补我的过错,让他相信我不是轻狂小人。他也慢慢接受了我,所以后来,居然有种忘年交的感觉了。

大概是半年以后,我师傅派他和我一起去外地参加一个科研成果鉴定会。说是外地,其实也就刚刚出了上海。开鉴定会需要有资质的专家出席,岳老师出席,一则算作高级专家,二来,召集单位会根据不同的专家资质发放劳务费,我呢,正好学习学习,挺合适。

鉴定会开始,按照流程,专家们挨个发言,基本原则是大处肯定,小处抓错。这是规矩,大家都懂。庆功宴会一开,野生甲鱼大闸蟹一吃,睡一觉,第二天召集单位送去名胜古迹转转,晚上到宾馆发放劳务费,世界就圆满了。

但发言到了岳老师那里,调调不对了。他提出了一些研制者无法回答的问题,最后干脆说,他怀疑某些试验结果的可重复性。

这是要推翻科研成果啊!

我没法阻止岳老师,我的资历和地位太低。但我觉得,岳老师这样做,肯定会有不妥的地方。通常,这种事情各单位都是互相帮衬的。

最后鉴定结论部分体现了岳老师的意见,但对方老总的脸色非常难看。岳老师这样一来,以后我师傅就难办了。

晚上我俩就没去庆功宴。没法去,太尴尬了。但岳老师似乎很开心,对我说:“小赵组长,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我说:“岳老师,那怎么可以,该是我请您才对嘛。”

他说:“我来请,我今天很高兴,你让我请你一次。”

我们去了宾馆最高处的餐厅,很高级。我有些忐忑,因为,这账单不能报销,对于岳老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建议换一家,到外面去吃。

岳老师说:“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好好吃一顿了。你知道,当年,我的工资,在上海吃个好饭店不难。”

他给我推荐了腓力牛排配芦笋和烤西红柿,法国红酒,自己则要了香煎鳕鱼配土豆泥,加香槟。他自嘲说,老了,吃不动牛排了。

他用餐速度颇快,频频举杯,优雅,从容。大概由于酒精,靠在卡座里,他的话多起来,像对着一个平辈知己,他似乎敞开了心扉。虽然语速还是那么缓慢,外加一点斟酌的停顿和语气词。

“我知道,多少年了啊,我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外壳里,不让别人接近,因为我觉得,这样别人才伤害不了我。那个,我,我得了天花,毁了容,我是接受不了的,我知道,我关起了一扇门……也许是上帝关了我的一扇门,谁知道呢。东坡先生说,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人生一场大梦,那么,就当是一场梦吧,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好好保我爷娘的平安,再不让他们有什么差错。……你说反右?我当然不信那些同事会有好结果,历史的祭坛上,摆满了因言获罪的人头。我出了事情,我爷娘也要死的。”

窗外,灯火璀璨,霓虹灯精灵古怪,远处,一条大河在夜色里泛着粼粼波光。连绵的屋顶涌向地平线尽头,消失在橘黄色的光里。

他又要了一杯酒,继续说下去:“但我,不是唯一包裹在厚外壳里的人。时间久了,那外壳就长在了身上,拿不下来。在你们眼里,我只是那个有很多笑料的好好先生。然后,我也接受了我一辈子是那个,嗯,你们说的,麻工。”

“岳老师,真的对不起,您知道,我那一次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小赵,我很明白。”

是啊,我们都几乎忘记了,他是绝顶聪明的人。

可是,他今天的表现,似乎与他一向的表现不符。

“你说今天,哈,今天,是啊,我得解释。自从我有了女儿,我变了很多。她是天使,让我重新找到年轻时的我。你知道吗,那一年,我刚来上海读书,看上了一个女孩,买了鲜花,在汽车终点站等她。跑马厅那里,很多人看见。后来?后来,当然是她不喜欢我,再后来,我发现她不坐车了。哈哈,谁不曾荒唐过……不,不是,那不是向凌云。

女儿来了,来到这个世界,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延续过去的我。我有对于她的责任。我要让她知道,我,她的父亲,是一个对家庭、对正常的人生、对社会有着热情、勇气并且负责的男人。我必须是这样一个人,才值得她敬重,才是她合格的父亲。

……是的,你说得对,情怀,就是这个词。这听起来有点,北方人怎么说,矫情。人们不谈这个词很久了,我忘记这个词更久。”

好几次,我不知道怎么接话。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他了。对面的银发依旧,但在我心里,他已经全然地换了一个他。

上甜点的时候,他把自己那份推到我面前,说糖太多,他吃不了。

回到单位,我师傅倒也没怎么说我。岳老师的饭钱,我拐弯抹角地给他补上了。过了一段时间,鉴定会的事情就淡忘了。

有一天,岳老师没来上班,打了电话来,说是病了,言语中充满歉意。这一病,就是三个星期。毕竟,70岁的人了,恢复起来没那么快。他再来上班的时候,我看得出,还是虚弱。好在上班也没太多事情。有时候,阳光下,他打起了盹。

过了一段时间,师傅叫我到他办公室去,开门见山对我说:“老岳这个事情,要解决。到了年底,我们就不能再聘他了。”

“可是,师傅,他对我们很有用,有他在,我们能少走很多弯路。况且他需要这个工作,他女儿还小,家里就靠他赚钱。他说明年想给女儿买个雅马哈电子琴。”

“赵一鸣,我怎么教你来着?做了领导,就要考虑全局。什么是全局?老岳过七十了,再做下去,你是要让他倒在工作岗位上?真在我们这里出事,他老婆闹过来,你养她们一辈子?”

我无言以对。是啊,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很难说。老话讲,五十六十,一年不如一年;七十八十,今天不知明天。真出事,说不定就是一大堆麻烦,这都是有前车之鉴的。

师傅放低了声音:“再说,这件事情,是廖副厂长关注的,你明白吗?我们,要留也是留不住的。”

廖副厂长就是打鸡血的廖扬。他是老厂长的同乡,赶上好时光,熬上了副厂长。

这样,到了年底,就由我师傅,还有我,请岳老师在老正兴饭馆吃了个饭,然后,不无抱歉地告诉他,明年,我们就不再聘他了。

他似乎早就知道。三个人有些尴尬地吃完饭,我记得响油鳝丝和八宝鸭几乎没动。

他和我们握了手,踽踽走出饭店。我在他身后,看他的身形似乎佝偻了下去,有些心酸。



5.
过春节之前,我在菜场里碰到了岳老师。我问:“岳老师,最近好吗?”

他手里拎了不少年货,高兴地凑过来说:“小赵组长,我告诉你,马桥公社一家企业,聘我做工程师去,过了节我就去上班。”

那时,公社已改成了乡。他说习惯了,还称作公社。

他边说边笑,一只手挡在嘴巴前面。我听着他说,不知是该为他高兴还是为他伤心。以他的资历,做个乡镇企业的工程师,大材小用;以他的年龄,应在家里安静地享受生活。但是,他想要有份工作,他找到了工作,我应该为他高兴吧。

最后一次见到岳老师,是这一年春天,草长莺飞,迎春花烂漫开放,梧桐树嫩叶在蓝天里舒展,所有压抑了一整个冬天的欲望都钻出了地面。而岳老师和这一切无关了。他躺在最后的鲜花丛中,告别世界。

他倒在去马桥工厂的一条机耕路上。他骑着脚踏车,一部装载了很多货物的拖拉机挂到了他,倒地后,他再也没有起来。

追悼会去了很多人,凡是他呆过的部门都去了人,退管会派了人来做悼词。他级别不够,没有厂级领导出席,这是常例。

我也去了。听着他太太哭得没有声音,女儿撕心裂肺,我也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伤心,只是没来由地觉得,我也是谋杀了他的人生的凶手之一。而谋杀别人的人生,是比谋杀生命更加罪恶的事情。

那个礼拜天我没有回家。坐在办公室的大玻璃窗前,看厂区的香樟树顶冠翻涌,落叶萧萧。不远处,黄浦江无声流淌。诺大的厂区,只有麻雀的叽喳声,衬托此刻的空旷寂寥。

我又一次想起那个夜晚,那条波光粼粼的大河。

五一之前,核心领导到厂里视察。首长走在头里,与站在机器旁的工人握手,亲切询问工作生活情况,还不时向人群挥手致意。市领导走在右后差一步半的位置,既不会僭越,也离得不远;我们单位一把手在左侧,不时略略弯腰介绍情况。晚上,新闻联播用35钟报导了核心领导在本市视察座谈发表重要讲话的消息。领导是在本市上的大学,又在本地工作过,讲得一口标准上海话,亲和力强大。

镜头边缘,可以看见廖副厂长跟在二十米开外的人群中。

第二天,单位几套班子的头头都去了岳老师家慰问,询问岳老师遗孀需要什么帮助。

那房子很小,部分领导只能站在楼道里。

领导们开了现场会,廖副厂长动情地说,岳老是我几十年的老大哥,莫逆之交,几十年前,我们就同吃同住,同出同进,同心同德。嫂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您的户口和工作,一定会尽快落实,请您放心。只有这样,才能告慰我们德高望重的岳老的在天之灵。

是师傅告诉我的,核心领导来之前,上面点了岳正义的名字,说首长想要见见这位老同学。

厂办主任问组织部:岳正义是谁?

组织部长说:麻工。

DRKW74RA7TEL6V7B
点赞+打赏,希望继续看到你的作品,并祝新年快乐!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100.00%
等你收拾好心情,可不可以把那些佳话和故事转述,真的很想听啊。
先讲一个轻松的名人轶事吧:)

X翁在八九十年代位列国家领导人。在建院初期,是X院X部(同样数字的某院某部,通常就是该院的总体设计部,也是该院权值最高的研究所)前身的主任,是俺老爸的领导。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买肉是一件困难且开心的事情。有一次,副食店供应猪肉,小黑板上写着:每人只限购一次。老爸排在队尾,看到X翁在前面,X翁买完后先离开,路过队伍时,看到了队伍中的俺老爸,老爸恭敬滴打了招呼(当年的老爸还是毛头小子一枚),X翁颔首微笑回应,等俺老爸买完离开时,经过长长的队伍,赫然发现X翁摘下眼镜重新又排在队伍中间,四目相对,老爸很是尴尬,打招呼也不是不打也不是,X翁也不太自在,咧嘴讪讪一笑:“家里肉不够吃啊。。。”(X翁育有两子,正值发育长身体之时)


前面看到麻工给小孩子们发糖的时候,瞬间就想起了这段,不禁莞尔。。。:)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先讲一个轻松的名人轶事吧:)

X翁在八九十年代位列国家领导人。在建院初期,是X院X部(同样数字的某院某部,通常就是该院的总体设计部,也是该院权值最高的研究所)前身的主任,是俺老爸的领导。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买肉是一件困难且开心的事情。有一次,副食店供应猪肉,小黑板上写着:每人只限购一次。老爸排在队尾,看到X翁在前面,X翁买完后先离开,路过队伍时,看到了队伍中的俺老爸,老爸恭敬滴打了招呼(当年的老爸还是毛头小子一枚),X翁颔首微笑回应,等俺老爸买完离开时,经过长长的队伍,赫然发现X翁摘下眼镜重新又排在队伍中间,四目相对,老爸很是尴尬,打招呼也不是不打也不是,X翁也不太自在,咧嘴讪讪一笑:“家里肉不够吃啊。。。”(X翁育有两子,正值发育长身体之时)


前面看到麻工给小孩子们发糖的时候,瞬间就想起了这段,不禁莞尔。。。:)
谢谢故事。
不是大原则问题,不拘泥于面子,舍得下身段的好爸爸的领导,一定也是好领导。因为懂得民生艰难。

还有,要不再开个贴?我想你的故事物尽其用,让更多人看到。 :)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100.00%
谢谢故事。
不是大原则问题,不拘泥于面子,舍得下身段的好爸爸的领导,一定也是好领导。因为懂得民生艰难。

还有,要不再开个贴?我想你的故事物尽其用,让更多人看到。 :)
他是个没有架子平易近人的好领导,群众口碑极佳:)

X院是个神奇的地方,孕育了许多传奇人物,某君曾发表过一篇在国际上引起不小轰动的文章,据说当年那篇文章X院无人能懂,后来怎样不记得了,找机会问问老爸去;还有常年穿着绿军装带着绿军帽(中间还有一颗红五星),一辈子不结婚,见人就插科打诨没正形,实则背景十分了得的扫地僧——江湖人称“老反革命”;还有北大清华双料高材生,现年近九旬仍活跃在技术前沿、著书立说、高校讲学、全网点评时事政局的雷达专家(俺老爸的忘年之交,也是俺老爸最敬仰佩服的人),其逻辑之缜密、文字之流畅、思路之清晰,令人叹为观止。。。

另开贴就算了吧,我喜欢这样零星散落在帖子里,有缘看到便看到,看不到就看不到。X院轶事真不能乱写,多说一句就容易被人肉,俺是多年接受我党保密教育的娃,保密安全意识绝对强。记得几年前论坛讨论某型号有几个发动机的问题,俺视频的时候顺口问了老妈一句,老妈无比警惕滴反问:问这个干嘛?我当时愣了,小声儿说:不会是保密的吧?老妈一脸严肃滴说:就是保密的!吓得俺再不敢吱声。我们那里就是这样,即使是家人,也不能多说一句。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p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他是个没有架子平易近人的好领导,群众口碑极佳:)

X院是个神奇的地方,孕育了许多传奇人物,某君曾发表过一篇在国际上引起不小轰动的文章,据说当年那篇文章X院无人能懂,后来怎样不记得了,找机会问问老爸去;还有常年穿着绿军装带着绿军帽(中间还有一颗红五星),一辈子不结婚,见人就插科打诨没正形,实则背景十分了得的扫地僧——江湖人称“老反革命”;还有北大清华双料高材生,现年近九旬仍活跃在技术前沿、著书立说、高校讲学、全网点评时事政局的雷达专家(俺老爸的忘年之交,也是俺老爸最敬仰佩服的人),其逻辑之缜密、文字之流畅、思路之清晰,令人叹为观止。。。

另开贴就算了吧,我喜欢这样零星散落在帖子里,有缘看到便看到,看不到就看不到。X院轶事真不能乱写,多说一句就容易被人肉,俺是多年接受我党保密教育的娃,保密安全意识绝对强。记得几年前论坛讨论某型号有几个发动机的问题,俺视频的时候顺口问了老妈一句,老妈无比警惕滴反问:问这个干嘛?我当时愣了,小声儿说:不会是保密的吧?老妈一脸严肃滴说:就是保密的!吓得俺再不敢吱声。我们那里就是这样,即使是家人,也不能多说一句。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p

虽然只是点到而过,我大约可以想见你生活的大院——谁家子弟谁家院,那里虎啸龙吟风云暗藏。
好吧,随缘既是,横竖我这回算是有缘人。
愿你开心每一天,并祝你双亲身体健康,福寿绵延。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先讲一个轻松的名人轶事吧:)

X翁在八九十年代位列国家领导人。在建院初期,是X院X部(同样数字的某院某部,通常就是该院的总体设计部,也是该院权值最高的研究所)前身的主任,是俺老爸的领导。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买肉是一件困难且开心的事情。有一次,副食店供应猪肉,小黑板上写着:每人只限购一次。老爸排在队尾,看到X翁在前面,X翁买完后先离开,路过队伍时,看到了队伍中的俺老爸,老爸恭敬滴打了招呼(当年的老爸还是毛头小子一枚),X翁颔首微笑回应,等俺老爸买完离开时,经过长长的队伍,赫然发现X翁摘下眼镜重新又排在队伍中间,四目相对,老爸很是尴尬,打招呼也不是不打也不是,X翁也不太自在,咧嘴讪讪一笑:“家里肉不够吃啊。。。”(X翁育有两子,正值发育长身体之时)


前面看到麻工给小孩子们发糖的时候,瞬间就想起了这段,不禁莞尔。。。:)
都是食人间烟火的凡人,能够偶尔高尚就已经足够伟大。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那是隔壁干的,他们比我们还不容易:D
我认识一位,陈军,搞航发的。我结婚去北京旅行,住在他家。一晃,近三十年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他是个没有架子平易近人的好领导,群众口碑极佳:)

X院是个神奇的地方,孕育了许多传奇人物,某君曾发表过一篇在国际上引起不小轰动的文章,据说当年那篇文章X院无人能懂,后来怎样不记得了,找机会问问老爸去;还有常年穿着绿军装带着绿军帽(中间还有一颗红五星),一辈子不结婚,见人就插科打诨没正形,实则背景十分了得的扫地僧——江湖人称“老反革命”;还有北大清华双料高材生,现年近九旬仍活跃在技术前沿、著书立说、高校讲学、全网点评时事政局的雷达专家(俺老爸的忘年之交,也是俺老爸最敬仰佩服的人),其逻辑之缜密、文字之流畅、思路之清晰,令人叹为观止。。。

另开贴就算了吧,我喜欢这样零星散落在帖子里,有缘看到便看到,看不到就看不到。X院轶事真不能乱写,多说一句就容易被人肉,俺是多年接受我党保密教育的娃,保密安全意识绝对强。记得几年前论坛讨论某型号有几个发动机的问题,俺视频的时候顺口问了老妈一句,老妈无比警惕滴反问:问这个干嘛?我当时愣了,小声儿说:不会是保密的吧?老妈一脸严肃滴说:就是保密的!吓得俺再不敢吱声。我们那里就是这样,即使是家人,也不能多说一句。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p
就是保密的!哈哈,这警惕性,党性原则,大拇指(y)
 
最后编辑: 2020-01-2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5看完了,唏嘘,泪目。。。麻工是中国千千万知识分子中的一员,他的故事独一无二又亲切熟悉~以前经常听爸妈谈起他们身边的人和事,我出生的大院,当年云集了众多元帅将领的子女,以及最高学府的优秀毕业生,建院几十年来流传了许多佳话和故事,有些故事爸妈讲起来竟然也带着哽咽,那是属于一个时代的故事。。。

喜欢lz结尾的手法,安静,催泪。。。
谢谢鼓励!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先预祝你的剧本顺利完工,并期待能早日拜读。

再郑重决定明天开始买彩票! 我一向不好意思买彩票的,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暴富途径,万一中个大奖,有了资本,应该能投资出个制片人吧。这样,你的希望就多了一份希望。

最后,一个常年泡话本子的宅女,提供一个可能的线索。国内晋江文学城应该有成熟的影视签约操作。我早年看的话本子,很多都拍成影视。比如火爆的《甄嬛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接近你的文学创作方向的是《大江东去》(作者阿耐),她的这部小说去年搬上影视,改名《大江大河》。
祝下一期立即中大奖。 :giggle: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
祝下一期立即中大奖。 :giggle:
下期就算没中,也许还有下下期。快过年了,我请我妈烧香拜祖宗拜诸神时,多加一条买彩票中大奖的愿望。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现在写东西,不但要和自己的知识储备较劲,还要和颈椎病和鼠标肘较劲,有时很泄气

更珍惜看到的文,也同样为你加油!身体最重要,愿你早日找到对抗良方。

花更多时间锻炼身体肯定是必须的。忽然想到, 您一身仙气,打太极应该很养眼。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

下期就算没中,也许还有下下期。快过年了,我请我妈烧香拜祖宗拜诸神时,多加一条买彩票中大奖的愿望。
积极的人生态度 (y)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更珍惜看到的文,也同样为你加油!身体最重要,愿你早日找到对抗良方。

花更多时间锻炼身体肯定是必须的。忽然想到, 您一身仙气,打太极应该很养眼。
我过几天想看看附近有没有游泳馆,我以前喜欢游泳。我上上周第一次见新的家庭医生,华人女医生‍⚕️,问我,吸不吸毒?
心头一紧,怕后面跟了皇家警察。
后来想,应该是我现在太瘦的缘故。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