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两个大腕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sabre

家园币认证矿工
75,539
$135.17
$2,081.90
获赞赚币
117.23
点赞赚币
17.94
最大赞力
1.67


在冠状病毒危机来临之前,我曾考虑写一本关于21世纪政治党派的书,但鉴于这种全球流行病,很明显,无论你在写的是什么样的非虚构类作品,都要先放下。现在有“冠状病毒前的世界”和“冠状病毒后的世界”。我们甚至还没开始完全掌握冠状病毒后的世界是什么样,但以下是我正在关注的一些趋势。

未知的未知。我在2004年写了关于世界互联日益增长的书《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从那时起,世界已经变得更加平,相互联系更多了。真是的,当我开始写那本书的时候,Facebook才刚刚上线;Twitter还只是个拟声词;“云”仍在天上;4G是个停车位;LinkedIn是个监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application是你寄到大学的申请信,Skype是错别字,Big Data是说唱明星。以及iPhone还只是乔布斯的业余兴趣项目。

所有这些连接工具——更不用说全球贸易和旅游业——在2004年呈爆炸式增长,并实实在在地将世界连了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星球如今不仅仅是相互联系的,而且还是相互依赖的——甚至在许多方面是相互融合的。

这带动了许多经济增长。但这也意味着,当一个地方出了问题,麻烦会比以往传播地更远、更快、更深入、更不费力。因此,一个充斥着病毒的蝙蝠在中国咬了另一只哺乳动物,这只哺乳动物被拿到武汉的一个野生动物市场出售,它又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给一个中国食客,几周之内,我这里的所有公立学校都关门了,而我要与贝塞斯达的每个人保持六英尺距离。

但这就是为什么这场病毒危机远远没有结束的原因。对此,太阳微系统(Sun Microsystems)的创始人之一、计算机科学家比尔·乔伊(Bill Joy)告诉我:“过去几周的大流行病,实际上并不令人意外,而且是意料之中的。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种地步,我们所有环环相扣的系统正在以无法预测的方式关闭,而这些系统都有自己的反馈回路。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些出人意料的混乱后果,例如医护工作者找不到照看他们孩子的地方。

指数的力量:人类大脑最难领悟的事情之一就是指数的力量——有些东西就是会不断地加倍再加倍,比如大流行病。人脑理解不了假设我们现在不采取封闭措施的话,美国的5000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能以多快的速度暴增至100万例。

有一个简单方法能帮助我们了解所面临的指数威胁,这是个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经常破产的房地产开发商也能理解的方法。它也是比尔·乔伊建议的:“这种病毒就像是一个日息25%的高利贷。我们借了一美元(新冠病毒首次在美国出现的日子)。然后我们虚度了40天的光阴。现在我们欠的债已达到7500美元。如果我们再等三周才还债的话,我们欠的钱将接近100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每天都要努力降低感染率,尽可能地检测每个人至关重要。输掉这一仗,就输掉了这场战争。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唯一关注的数字不是美联储的利率,而是新冠病毒重症患者的数量,与美国治疗这些患者所需的普通病床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的数量。如果第二个数字能在病毒感染达到高峰时容纳第一个数字,我们就没问题了。如果不能的话,我们除了要应对大流行外,还会陷入一场混乱。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上周末在《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长文《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他谈到疫情结束后,世界向何处去的问题,以及对目前各国没有统一行动的计划,反而各自为战、竞相关闭边境的担忧。这篇文章非常发人深省,强烈推荐。

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人类现在正面临全球危机。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危机。

各国政府在未来几周内做出的决定,可能会在未来数年内改变世界。它们不仅将影响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还将影响我们的经济、政治和文化。

我们必须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但还应考虑到这些行动的长期后果。在不同方案之间做选择时,我们不仅要问自己,如何克服眼前的威胁,而且还要问问自己,风暴过后我们将居住在什么样的世界上。

是的,风暴将过去,人类将继续存在,我们大多数人仍将活着,但将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

许多短期的紧急措施将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这就是紧急措施的性质,它们加快了历史进程。通常情况下,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进行审议的决定,现在几小时内即可通过。不成熟甚至危险的技术投入使用,因为不采取任何行动的风险更大。整个国家都在大型社会实验中充当豚鼠。

每个人都在家工作,并且仅远程交流时会发生什么?整个学校和大学都上网时会发生什么?通常情况下,政府、企业和学校永远不会同意进行此类实验。但现在不是正常时期。

在危机时刻,我们面临两个特别重要的选择。第一个是在极权主义监视与公民赋权之间的选择。第二个问题是在民族主义孤立与全球团结之间的选择。
 

Chinada

飞越极限
家园币认证矿工
11,068
$47.80
$2,258.65
获赞赚币
39.82
点赞赚币
7.98
最大赞力
1.81
整个国家都在大型社会实验中充当豚鼠
每个国家都面临着相同的难题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的对策
每个国家都走向自己独特的命运
有意思
 
支持这样的文章,这个疫情的严重性超乎我的想象。

但是很无奈,周围的白人还是不当回事,不带口罩。
 

卡城西北

家园币认证矿工
8,975
$104.63
$1,083.21
获赞赚币
99.43
点赞赚币
5.19
最大赞力
0.87
平时说的再好也没用,自然灾害会过滤落后的加拿大文化。
不必反对我,反对也没有。我不是mother nature。如果我是的话,我倒是希望再烂的文化也能延续。就像人类的盲肠,无害就能延续。
 

佩奇

家园币认证矿工
3,664
$399.95
$7,335.34
获赞赚币
313.67
点赞赚币
86.28
最大赞力
5.87
赞大师深刻思考(y) 这次疫情的影响挺深远的。本次北美连口罩都没准备好就仓皇迎战,很像二战时候的珍珠港之战。:rolleyes:
 

sabre

家园币认证矿工
75,539
$135.17
$2,081.90
获赞赚币
117.23
点赞赚币
17.94
最大赞力
1.67
赞大师深刻思考(y) 这次疫情的影响挺深远的。本次北美连口罩都没准备好就仓皇迎战,很像二战时候的珍珠港之战。:rolleyes:
不是我写的 一个是Friedman 一个是harari
 
写得挺好,启发挺大

人类因生存压力而走向团结和规范,但又因为一些自由,冒险和无序而产生进步。各个文明的政治体系也仍然在“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两极中寻求适合自己的最优区间。

谁能想到,农业封建文明时代,欧洲人生存在混乱无序,充满王国争斗,远比华夏中原不稳定得多的环境下,却会在大航海时代的自由冒险中无意点亮了工业文明的科技树,从此资本+科技如同风借火势,在文明的竞争中异军突起,远远甩开其他大陆,包括在农业文明中已经尽量做到极致的华夏大一统政治体系。

直到今天,西方的主流思想还是偏向宁可牺牲一些秩序和安全感,也要保证个人和资本团体的自由。而东方文明,则以强调秩序居多(不止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都算),要求团结,纪律,服从和忍让多过鼓励放飞自我

一些混乱和无序,往往可以给有能力的人最自由的发挥空间,走向巅峰。比如曹操,说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意思就是稳定的,秩序有保障的社会里,他就只是个服务于秩序,有一定创见的“能臣”。而在乱世中,他就能一飞冲天,不被律法约束,集中所有资源和能量来发挥自己的才智,成为独霸一方,创立自己一整套秩序体系的枭雄。站在鼓励新事物,新思想的角度,后面一种情况显然更符合各类精英人杰,时代弄潮儿们的期望。而秩序,则往往为“弱者”所期盼,一辈子老老实实种地,打工,搞民用研究和做学问的,往往都喜欢受秩序保护而踏踏实实生活,不喜欢动荡的“峥嵘岁月”;这类人也往往在稳定环境中能达到最大产出。

因此,人类社会也肯定要在乱久必治,治久必乱的循环中前进。旧秩序老了,问题百出了,就有新的人杰不甘寂寞去打破,创立自己的新秩序,中间是各种思想和刀剑的碰撞。一旦一个新秩序胜出,就要稳定下来休养生息,鼓励生产,把新秩序的利益最大化,于是依附秩序的“弱者”们,也就是黎民百姓,就会迎来一段和谐安定的时光。
 
最后编辑: 2020-03-25
这个疫情终将过去, 最坏的结果, 全球流行, 但致死率很低, 最后全球免疫, 成为一个每年季节性爆发的上呼吸道感染类似流感而已, 但疫情加快去全球化, 给个国家都避免把全部采购连放在中国, 估计中国今年这一关都很难过去, 大批工厂倒闭失业工人比疫情更让当局头痛
 
这个疫情终将过去, 最坏的结果, 全球流行, 但致死率很低, 最后全球免疫, 成为一个每年季节性爆发的上呼吸道感染类似流感而已, 但疫情加快去全球化, 给个国家都避免把全部采购连放在中国, 估计中国今年这一关都很难过去, 大批工厂倒闭失业工人比疫情更让当局头痛
致死率极高,意大利已经达到10%,还在继续上涨。
 
不一定去全球化,毕竟这是各个财团赚钱的秘密。对国家来说全球化不是好事情,但对财团是很重要的。但是否把生产链放到政治高与法治的国家就很难说了。全球化放大了一个点的影响力,所以要求信息高度透明。这样体系里的其他国家可以及时做自己的判断。
 
致死率极高,意大利已经达到10%,还在继续上涨。
如果放任该病毒肆虐,人们会惊奇发现,可能有远超10%死亡,相对年轻的人(<60)的死亡率又会超过年老的,瘟疫过去后,没死的又会有一大堆后遗症(身体,工作),有些人不会有抗体,有些人还可能感染上不同type 肺炎。该肺炎会成为季节性的,最坏结果极其可怕的!
 
最后编辑: 2020-03-26
如果放任该病毒肆虐,人们会惊奇发现,可能有远超10%死亡,相对年轻的人(<60)的死亡率又会超过年老的,瘟疫过去后,没死的又会有一大堆后遗症(身体,工作),有些人不会有抗体,有些人还可能感染上不同type 肺炎。该肺炎会成为季节性的,最坏结果极其可怕的!
其实新冠毁jj,已经被证实了。看看年轻人急不急。
 


在冠状病毒危机来临之前,我曾考虑写一本关于21世纪政治党派的书,但鉴于这种全球流行病,很明显,无论你在写的是什么样的非虚构类作品,都要先放下。现在有“冠状病毒前的世界”和“冠状病毒后的世界”。我们甚至还没开始完全掌握冠状病毒后的世界是什么样,但以下是我正在关注的一些趋势。

未知的未知。我在2004年写了关于世界互联日益增长的书《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从那时起,世界已经变得更加平,相互联系更多了。真是的,当我开始写那本书的时候,Facebook才刚刚上线;Twitter还只是个拟声词;“云”仍在天上;4G是个停车位;LinkedIn是个监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application是你寄到大学的申请信,Skype是错别字,Big Data是说唱明星。以及iPhone还只是乔布斯的业余兴趣项目。

所有这些连接工具——更不用说全球贸易和旅游业——在2004年呈爆炸式增长,并实实在在地将世界连了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星球如今不仅仅是相互联系的,而且还是相互依赖的——甚至在许多方面是相互融合的。

这带动了许多经济增长。但这也意味着,当一个地方出了问题,麻烦会比以往传播地更远、更快、更深入、更不费力。因此,一个充斥着病毒的蝙蝠在中国咬了另一只哺乳动物,这只哺乳动物被拿到武汉的一个野生动物市场出售,它又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给一个中国食客,几周之内,我这里的所有公立学校都关门了,而我要与贝塞斯达的每个人保持六英尺距离。

但这就是为什么这场病毒危机远远没有结束的原因。对此,太阳微系统(Sun Microsystems)的创始人之一、计算机科学家比尔·乔伊(Bill Joy)告诉我:“过去几周的大流行病,实际上并不令人意外,而且是意料之中的。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种地步,我们所有环环相扣的系统正在以无法预测的方式关闭,而这些系统都有自己的反馈回路。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些出人意料的混乱后果,例如医护工作者找不到照看他们孩子的地方。

指数的力量:人类大脑最难领悟的事情之一就是指数的力量——有些东西就是会不断地加倍再加倍,比如大流行病。人脑理解不了假设我们现在不采取封闭措施的话,美国的5000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能以多快的速度暴增至100万例。

有一个简单方法能帮助我们了解所面临的指数威胁,这是个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经常破产的房地产开发商也能理解的方法。它也是比尔·乔伊建议的:“这种病毒就像是一个日息25%的高利贷。我们借了一美元(新冠病毒首次在美国出现的日子)。然后我们虚度了40天的光阴。现在我们欠的债已达到7500美元。如果我们再等三周才还债的话,我们欠的钱将接近100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每天都要努力降低感染率,尽可能地检测每个人至关重要。输掉这一仗,就输掉了这场战争。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唯一关注的数字不是美联储的利率,而是新冠病毒重症患者的数量,与美国治疗这些患者所需的普通病床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的数量。如果第二个数字能在病毒感染达到高峰时容纳第一个数字,我们就没问题了。如果不能的话,我们除了要应对大流行外,还会陷入一场混乱。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上周末在《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长文《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他谈到疫情结束后,世界向何处去的问题,以及对目前各国没有统一行动的计划,反而各自为战、竞相关闭边境的担忧。这篇文章非常发人深省,强烈推荐。

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人类现在正面临全球危机。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危机。

各国政府在未来几周内做出的决定,可能会在未来数年内改变世界。它们不仅将影响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还将影响我们的经济、政治和文化。

我们必须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但还应考虑到这些行动的长期后果。在不同方案之间做选择时,我们不仅要问自己,如何克服眼前的威胁,而且还要问问自己,风暴过后我们将居住在什么样的世界上。

是的,风暴将过去,人类将继续存在,我们大多数人仍将活着,但将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

许多短期的紧急措施将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这就是紧急措施的性质,它们加快了历史进程。通常情况下,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进行审议的决定,现在几小时内即可通过。不成熟甚至危险的技术投入使用,因为不采取任何行动的风险更大。整个国家都在大型社会实验中充当豚鼠。

每个人都在家工作,并且仅远程交流时会发生什么?整个学校和大学都上网时会发生什么?通常情况下,政府、企业和学校永远不会同意进行此类实验。但现在不是正常时期。

在危机时刻,我们面临两个特别重要的选择。第一个是在极权主义监视与公民赋权之间的选择。第二个问题是在民族主义孤立与全球团结之间的选择。
这个作者有点来头,好像写过世界是平的,被当年做重庆市书记的汪洋推荐给市委和政府官员看。

他企图用文化的差异解释这次疫情各国应对的利弊,就好像钱钱穆总喜欢用文化的差异解释东西方的一切问题一样。这样写恨讨巧,谁都不得罪,可惜什么都解释不了

文化属于道德理想层面,最好的也未必能结出善果,最坏的,未必一定结出恶果

道德理想,人类早已经解决,从蛮荒大同世界的,到现代近代,共产主义的,自由主义的,保守主义的,都描绘得非常美好。问题的关键是,道德条款和道德实践,从摩西十戒开始,就一直没有解决好

所以,文化是个伪命题,如果你不提道德条款和实践
 

卡城西北

家园币认证矿工
8,975
$104.63
$1,083.21
获赞赚币
99.43
点赞赚币
5.19
最大赞力
0.87
这个作者像个鼓吹革命的坏人,观点比较犀利。
不过他的最大的优点,在于只提出问题,不给解释。解释,你们自己想去。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popeyes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scywlj
comeback
admin
hkkuo33
seastar66
周雅
亲baby
啊美
徽州女人
bonitali
Alicewen
gifkins
rachal
二胡MM
Chinada
Carol6chen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