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头子准备向五分们发起总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您父亲的感受看到武汉确实有很多让老百姓受到真实帮助的情形。值得赞。

但您回复您爸爸对加拿大CERB补助的说法来看,没有认真读懂CRA的CERB派发条件哦。
能否申请这2000/月,和银行存款没有什么关系,和是否贫困户也没有关系。是对受疫情而失去工作的劳动者的补贴。我虽然不是受惠范围内,但我认为这个补助设定门槛还算是很合理的。而且,就凭那1分钟的网上操作就完成申请也是很值得赞的。
谢谢!是的,我知道有武汉人高喊“假的”,但我父母他们确实受惠了,也许各区执行力不同。关于补助是我爸爸听说加拿大每人每月发2000刀,还有一些对老人的优待,向我求证,我与你一样不是受惠范围,所以也没去了解到底要不要看存款等具体条件,回复并不准确,只是表明一定有条件、不可能每人发钱。
 
最后编辑: 2020-04-14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不能这么比较,老三届这一代虽然没赶上好时代,但是他们经历了大起大落,比7080有理想有信念。
介绍一本书——王小波的《我看老三届》,或许帮助你了解父辈那一代的经历和思想。
 
最大赞力
0.53
当前赞力
100.00%
我爸爸的原话是军管农场 至于正式名称是什么 我不知道 上网搜了下 海外版本说五七干校,劳改农场,国内版本说是生产建设兵团 ,军区农业建设师 。根据我爸爸记忆,他们干活不太正常,往死里干的,没有吃的。吃了6年发霉的大米,菜只有萝卜干。肚子疼或者其他病,不准就医,必须出工。只有温度计可测的,军医承认才可以休息。他的原话是,能站一会都是舒服的。他后六年是因为学到一门柴油机发电的技术,而且改进一种电动机,好像是即可以发电,又可以做电动机,调到一个抽水PUMP站,才吃上了正常米,私利是大量的吃不完的鱼,抽水打死打晕的鱼。我记不清了,我那时还小,读初中,他跟我,我听不懂,他只说听着柴油机的声音,睡得更香,只要出现异响,他会自动醒,后来他耳朵一直不好。。。大约40岁就耳聋。我大约到国外,才慢慢感觉,也许他是被迫害的。因为爷爷的原因。还有一点,他的好朋友80-90年代,常来看他,所有人大约2000之后,都癌症死亡了。都是肝癌,肺癌,胃癌。最后还有几个没死的留在农场一辈子的(结了婚的)。他几年前联系上了,去了一次,可能有些激动,下车的时候低血糖晕倒了。。。。
我在添加几个信息,我爷爷66年被打倒,我爸爸的亲舅舅在北京当一个副部级干部,被打倒。66年那年,我爸爸16岁。这是为何我后来怀疑他可能是被迫害的原因。 如果这样的人把你养大,成天生活在一起,你会觉得你不处在什么阴谋中,换一个空间时间,会闻到其他味道。 我爸爸对我管理事非常严厉的,下课回家迟到5分钟都可能会受到不好脸色。为何我以前没条件撩妹嘛。哈哈哈哈
北大荒 石河子之类的地方
聂卫平好像去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