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務院電報警告武漢實驗室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安全問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专栏作家的文章:

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蔓延世界兩年前,美國大使館官員多次訪問位於武漢市的一家中國研究機構,並兩次向華盛頓發出官方警告,稱該實驗室的安全性不足,該實驗室正在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風險研究。這些電報引發了美國政府內部關於這個或另一個武漢實驗室是否是病毒來源的討論——儘管尚未出現確鑿的證據。

2018年1月,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採取了不同尋常的步驟,多次派遣美國科學外交官到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該學院於2015年成為中國第一個達到國際生物研究安全水準(稱為BSL-4)的實驗室。WIV 以英文發佈了有關最近一次訪問的新聞稿,該訪問發生在 2018 年 3 月 27 日。美國代表團由駐武漢總領事賈米森·福斯和使館環境、科學、技術和衛生參贊里克·斯維策率領。上周,WIV從網站上刪除了該聲明,儘管它仍被存檔在互聯網上。

美國官員在訪問中瞭解到的情況使他們非常擔心,以至於他們向華盛頓派遣了兩份被歸類為"敏感但未解密"的外交電報。這些電報警告WIV實驗室的安全和管理存在弱點,並提出了更多的關注和説明。我獲得的第一根電報也警告說,實驗室對蝙蝠冠狀病毒及其潛在的人類傳播工作構成了新的類似SARS大流行的風險。

"在與WIV實驗室的科學家互動時,他們指出,新實驗室嚴重缺乏經過適當培訓的技術人員和調查人員,需要安全操作這個高密封實驗室,"2018年1月19日,電報由大使館環境、科學和衛生部門的兩名官員起草,他們與WIV科學家會面。(美國國務院拒絕對此事和其他細節發表評論。

WIV的中國研究人員正在接受德克薩斯大學醫學分院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和其他美國組織的援助,但中國人請求更多的説明。電報認為,美國應該給予武漢實驗室進一步的支援,主要是因為它對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是重要的,但也很危險。

電報指出,美國遊客會見了研究項目負責人施正禮,他多年來一直在發表有關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2017年11月,就在美國官員訪問之前,石氏團隊發表了一項研究表明,他們從雲南省的一個洞穴中採集的馬蹄蝙蝠很可能來自2003年產生SARS冠狀病毒的同一蝙蝠種群。

"最重要的是,"電報說,"研究人員還表明,各種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可以與ACE2相互作用,ACE2是識別為SARS冠狀病毒的人類受體。這一發現強烈表明,蝙蝠的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可以傳染給人類,導致類似SARS的疾病。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這使得對蝙蝠中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的持續監測以及動物-人介面的研究對未來新出現的冠狀病毒爆發預測和預防至關重要。

這項研究旨在通過預測SARS大流行的出現來預防下一次類似SARS的大流行。但即使在2015年,其他科學家也質疑石氏團隊是否正在冒不必要的風險。2014 年 10 月,美國政府暫停資助任何使病毒更具致命性或傳染性的研究,即所謂的"功能獲取"實驗。

正如許多人指出的,沒有證據表明現在困擾世界的病毒是被設計成的;科學家基本上同意它來自動物。但是,這與說它不是來自實驗室的一樣,實驗室花了數年時間在動物身上測試蝙蝠冠狀病毒,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資訊學院的研究科學家肖強說。

他說:「電報告訴我們,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擔心,如果該實驗室的研究沒有得到充分的進行和保護,對公共衛生的威脅可能。
肖說,附近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實驗室也也有類似的擔憂,該實驗室在生物安全等級2級運行,其安全性明顯低於武漢病毒學實驗室規定的4級標準。這很重要,因為中國政府仍然拒絕回答有關新型冠狀病毒起源的基本問題,同時禁止任何研究兩個實驗室是否參與的嘗試。
熟悉這些電纜的消息人士說,他們的目的是為WIV實驗室嚴重的安全問題敲響警鐘,尤其是關於其與蝙蝠冠狀病毒的工作。大使館官員呼籲美國更加關注這個實驗室,並給予更多的支援,以説明它解決問題。

一位美國官員說:「這根電纜是一次警告。"他們乞求人們注意發生了什麼事情。
美國政府沒有為實驗室提供額外的援助,以回應這些電纜。過去兩個月來,這些電報開始在政府內部再次流傳,官員們正在爭論該實驗室是否可能是此次大流行的根源,以及這將對美國應對大流行和與中國的關係產生何種影響。

在特朗普政府內部,許多國家安全官員一直懷疑WIV或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是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根源。《紐約時報》報導,情報界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來證實這一點。但一位政府高級官員告訴我,這些電報提供了一份證據,證明該大流行可能是武漢實驗室事故的結果。

"這只是一個完全自然發生的想法是間接的。從實驗室洩露的證據是間接的。現在,從實驗室漏出的帳面上的帳本里裝滿了子彈點,另一邊幾乎沒有任何東西,"這位官員說。
正如我的同事大衛·伊格納蒂烏斯所指出的那樣,中國政府最初的說法——病毒從武漢的海鮮市場出現——是站不住腳的。今年1月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中國專家的研究表明,12月1日發現的第一位已知患者與市場無關,在第一個大集群中,三分之一以上的病例也沒有。此外,市場沒有出售蝙蝠。

史和其他WIV研究人員斷然否認這個實驗室是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2月3日,她的團隊率先公開報告該病毒為2019-nCoV是蝙蝠衍生的冠狀病毒。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對與病毒來源有關的信息進行了全面封鎖。北京尚未向美國專家提供從最早病例中採集的新型冠狀病毒樣本。1月11日,上海實驗室公佈了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但當局迅速關閉了該實驗室,以進行"整改"。一些早期報導傳播情況的醫生和記者已經失蹤。

2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呼籲加快新的生物安全法。週三,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中國政府已經嚴格限制任何研究機構公佈有關新型冠狀病毒起源的任何內容,才能獲得批准。
起源的故事不僅僅是責備。理解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是如何開始的至關重要,因為這能告知如何預防下一次冠狀病毒大流行。肖說,中國政府必須透明,並回答有關武漢實驗室的問題,因為它們對我們科學理解病毒至關重要。

我們不知道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是否起源於武漢實驗室,但電報指出了那裡的危險,並增加了發現的動力, 他說。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陰謀論。我認為這是一個合理的問題,需要調查和回答,"他說。"確切瞭解這一點是如何產生的,是防止這種情況在未來發生的關鍵知識。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文章中指出:“即使在2015年,其他科學家也質疑石氏團隊是否正在冒不必要的風險。2014 年 10 月,美國政府暫停資助任何使病毒更具致命性或傳染性的研究,即所謂的"功能獲取"實驗。”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管是石氏团体还是其他的团体做这一类的研究是不是不道德的,是不是不合法的?因为这类研究和试验,如果不小心出错,很有可能造成无可挽救的后果。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文章中指出:“即使在2015年,其他科學家也質疑石氏團隊是否正在冒不必要的風險。2014 年 10 月,美國政府暫停資助任何使病毒更具致命性或傳染性的研究,即所謂的"功能獲取"實驗。”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管是石氏团体还是其他的团体做这一类的研究是不是不道德的,是不是不合法的?因为这类研究和试验,如果不小心出错,很有可能造成无可挽救的后果。
我感到培养病毒(制造病毒)就像人类制造核电站一样,能够造,但是出里大事故无能为力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3.26%
文章中指出:“即使在2015年,其他科學家也質疑石氏團隊是否正在冒不必要的風險。2014 年 10 月,美國政府暫停資助任何使病毒更具致命性或傳染性的研究,即所謂的"功能獲取"實驗。”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管是石氏团体还是其他的团体做这一类的研究是不是不道德的,是不是不合法的?因为这类研究和试验,如果不小心出错,很有可能造成无可挽救的后果。
如果一定要做这种研究,也必须在边远非居民区进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文章中指出:“即使在2015年,其他科學家也質疑石氏團隊是否正在冒不必要的風險。2014 年 10 月,美國政府暫停資助任何使病毒更具致命性或傳染性的研究,即所謂的"功能獲取"實驗。”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管是石氏团体还是其他的团体做这一类的研究是不是不道德的,是不是不合法的?因为这类研究和试验,如果不小心出错,很有可能造成无可挽救的后果。
看过石正丽的论文,和研制生化武器没有本质区别。贴一个论文节选。CB23B04F-3521-4568-9101-2CEAF99D6AB9.png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中共没有信仰和底线,什么违反人伦的实验都敢做,还有人记得那个编辑婴儿胚胎艾滋病免疫的实验吗?
石正丽那个实验,一开始美国人也参与了。后来太恶心了,美国团队中途退出。然后就武汉病毒所自己单干了。

转基因婴儿的事,真的是“世界第一”。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有篇文章说的是武汉大学的p3实验室管理非常松懈,这样环境教出来的学生能理解生物泄漏有多可怕吗?如果没有一颗敬畏的心,那么出现泄漏事故是完全可能的


 11年过去了,这里的紧张气氛已经荡然无存。当天正在实验室工作的博士生马欣(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如今的P3实验室已经和普通实验室没什么两样。“我们都知道这是国内首个P3实验室,是规格相当高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但是在后来的维护上或许是有些跟不上,现在和其他的实验室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马欣说,只需要事先向实验室管理员提交申请,基本上都能被允许使用P3实验室。“你也看到了,现在P3的大门都是开着的,但其实按照规定,正统的P3实验室是必须通过隔离门与走廊或者公共部位隔离开的,这应该是最基本的。

但是,在记者拜访期间,就亲眼所见一位研究人员仅是佩戴口罩、手套,身穿普通白大褂就进入了P3实验室的一间工作间,并且在工作间隙摘下手套就径直走到了P3实验室大门外的公共区域。而大门处曾经被重点管理的指纹门控设备如今也已经形同装饰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