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暗夜追星一一这个夏天我来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59.88%
《暗夜追星》

十二点多起夜,突然想起今日凌晨两点前后,英仙座流星雨会达到峰值。

每间卧室巡视了一下,小伙伴们睡得纹丝不动。从哥俩床下捡了床薄被,黑暗里悄摸的跑下楼。
先摸去玄关找了顶赛车帽戴上,给自己全身上下喷了防蚊水,给被子也喷上。
又在客厅沙发下掏出久违的瑜伽垫,一样华丽喷上防蚊水,顺手再在沙发上薅了个抱枕如法炮制。
然后打开后门,带着我强大的灵魂装备站到了星空下。

原来的算盘是露台上铺上瑜伽垫,躺拥被高卧看流星。
脚一踏上新漆的地面,就觉得哪里不对,木板有点粘脚。
原来夜里下过雨,露台的木板湿漉漉的,有的地方还积着水。

但星星真多啊。
就那样细密的布满天空,像失手洒落的银粉,闪烁着磷磷的光。

不能直接躺倒,计划要小小改动下。

我把前门回廊上的红躺椅搬到后院露台上,铺上我的瑜伽垫,再铺上三个抱枕和坐垫,搬上肉丸的小椅子垫脚。
赛车帽不可或缺,它帮我阻隔夜晚潮气对脑袋的侵袭,帽檐还可以挡去邻居家路灯的干扰。
最后用薄被把自己裹得成蛹状,一摊泥似的糊在躺椅上。

武装到灵魂的装备就绪后,心满意足的仰望星空。

其实,之前我是打算进山看流星。
最好的国际暗夜观星点Mont Mégantic就在三小时车程外。
而宏哥一直犹豫不决。
我放了狠话,这次就算一个人开车进山,也铁了心要去。

结果刷完露台,得瑟过劲了,躺了两天。
自知体力不支,加上阴晴不定的天气,也打消了我的决心。

退一步想,在后院看也不错。

说到光污染,有灯光处就有污染。
虽说远比不上暗夜观星站,鹦鹉岛比起蒙特利尔大岛,乡村的优势还是相当明显了。

反正抬头无处不星空,只要不下雨,只要爬得起来。

醒来时头有点疼,半夜潮气太大了,还好带着帽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进屋一看两点刚过,应该是观星最好时机。
但是我觉得可以了。

很诚心的等过,虽然一颗流星也没看到,还是莫名的快乐。

刚出去的时候,一弯肥肥的上弦月黏在东北面邻居的屋顶上,有着蛋黄一样柔和温暖的光晕。
慢慢看着它一点点从屋脊上弹开,渐渐的,比西边邻居屋前的路灯还亮。
在我回屋睡觉前,同一弯月亮,已经上到东北方向四十五度角的天空。
清辉凛冽,不可逼视。

再睁开眼时,已是天下大白。
昨夜种种,恍如一梦。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暗夜追星》

十二点多起夜,突然想起今日凌晨两点前后,英仙座流星雨会达到峰值。

每间卧室巡视了一下,小伙伴们睡得纹丝不动。从哥俩床下捡了床薄被,黑暗里悄摸的跑下楼。
先摸去玄关找了顶赛车帽戴上,给自己全身上下喷了防蚊水,给被子也喷上。
又在客厅沙发下掏出久违的瑜伽垫,一样华丽喷上防蚊水,顺手再在沙发上薅了个抱枕如法炮制。
然后打开后门,带着我强大的灵魂装备站到了星空下。

原来的算盘是露台上铺上瑜伽垫,躺拥被高卧看流星。
脚一踏上新漆的地面,就觉得哪里不对,木板有点粘脚。
原来夜里下过雨,露台的木板湿漉漉的,有的地方还积着水。

但星星真多啊。
就那样细密的布满天空,像失手洒落的银粉,闪烁着磷磷的光。

不能直接躺倒,计划要小小改动下。

我把前门回廊上的红躺椅搬到后院露台上,铺上我的瑜伽垫,再铺上三个抱枕和坐垫,搬上肉丸的小椅子垫脚。
赛车帽不可或缺,它帮我阻隔夜晚潮气对脑袋的侵袭,帽檐还可以挡去邻居家路灯的干扰。
最后用薄被把自己裹得成蛹状,一摊泥似的糊在躺椅上。

武装到灵魂的装备就绪后,心满意足的仰望星空。

其实,之前我是打算进山看流星。
最好的国际暗夜观星点Mont Mégantic就在三小时车程外。
而宏哥一直犹豫不决。
我放了狠话,这次就算一个人开车进山,也铁了心要去。

结果刷完露台,得瑟过劲了,躺了两天。
自知体力不支,加上阴晴不定的天气,也打消了我的决心。

退一步想,在后院看也不错。

说到光污染,有灯光处就有污染。
虽说远比不上暗夜观星站,鹦鹉岛比起蒙特利尔大岛,乡村的优势还是相当明显了。

反正抬头无处不星空,只要不下雨,只要爬得起来。

醒来时头有点疼,半夜潮气太大了,还好带着帽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进屋一看两点刚过,应该是观星最好时机。
但是我觉得可以了。

很诚心的等过,虽然一颗流星也没看到,还是莫名的快乐。

刚出去的时候,一弯肥肥的上弦月黏在东北面邻居的屋顶上,有着蛋黄一样柔和温暖的光晕。
慢慢看着它一点点从屋脊上弹开,渐渐的,比西边邻居屋前的路灯还亮。
在我回屋睡觉前,同一弯月亮,已经上到东北方向四十五度角的天空。
清辉凛冽,不可逼视。

再睁开眼时,已是天下大白。
昨夜种种,恍如一梦。

阿蛮和星星的约会
 

jjsheng

恢复矿工啦。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暗夜追星》

十二点多起夜,突然想起今日凌晨两点前后,英仙座流星雨会达到峰值。

每间卧室巡视了一下,小伙伴们睡得纹丝不动。从哥俩床下捡了床薄被,黑暗里悄摸的跑下楼。
先摸去玄关找了顶赛车帽戴上,给自己全身上下喷了防蚊水,给被子也喷上。
又在客厅沙发下掏出久违的瑜伽垫,一样华丽喷上防蚊水,顺手再在沙发上薅了个抱枕如法炮制。
然后打开后门,带着我强大的灵魂装备站到了星空下。

原来的算盘是露台上铺上瑜伽垫,躺拥被高卧看流星。
脚一踏上新漆的地面,就觉得哪里不对,木板有点粘脚。
原来夜里下过雨,露台的木板湿漉漉的,有的地方还积着水。

但星星真多啊。
就那样细密的布满天空,像失手洒落的银粉,闪烁着磷磷的光。

不能直接躺倒,计划要小小改动下。

我把前门回廊上的红躺椅搬到后院露台上,铺上我的瑜伽垫,再铺上三个抱枕和坐垫,搬上肉丸的小椅子垫脚。
赛车帽不可或缺,它帮我阻隔夜晚潮气对脑袋的侵袭,帽檐还可以挡去邻居家路灯的干扰。
最后用薄被把自己裹得成蛹状,一摊泥似的糊在躺椅上。

武装到灵魂的装备就绪后,心满意足的仰望星空。

其实,之前我是打算进山看流星。
最好的国际暗夜观星点Mont Mégantic就在三小时车程外。
而宏哥一直犹豫不决。
我放了狠话,这次就算一个人开车进山,也铁了心要去。

结果刷完露台,得瑟过劲了,躺了两天。
自知体力不支,加上阴晴不定的天气,也打消了我的决心。

退一步想,在后院看也不错。

说到光污染,有灯光处就有污染。
虽说远比不上暗夜观星站,鹦鹉岛比起蒙特利尔大岛,乡村的优势还是相当明显了。

反正抬头无处不星空,只要不下雨,只要爬得起来。

醒来时头有点疼,半夜潮气太大了,还好带着帽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进屋一看两点刚过,应该是观星最好时机。
但是我觉得可以了。

很诚心的等过,虽然一颗流星也没看到,还是莫名的快乐。

刚出去的时候,一弯肥肥的上弦月黏在东北面邻居的屋顶上,有着蛋黄一样柔和温暖的光晕。
慢慢看着它一点点从屋脊上弹开,渐渐的,比西边邻居屋前的路灯还亮。
在我回屋睡觉前,同一弯月亮,已经上到东北方向四十五度角的天空。
清辉凛冽,不可逼视。

再睁开眼时,已是天下大白。
昨夜种种,恍如一梦。
本来想起来看看的,结果一觉睡到大天亮。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59.88%
一颗年轻的心?
嗯,回想了下,二十几年前我还真的不耐烦看星星。
要是哪个男生约我用看星星的借口,那绝对立刻出局了一一那时我真心实意的觉得,所有没有烧烤这个必选项的约会都是耍流氓。
直到去年都还没看星星的冲动。
今年突然来劲了。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嗯,回想了下,二十几年前我还真的不耐烦看星星。
要是哪个男生约我用看星星的借口,那绝对立刻出局了一一那时我真心实意的觉得,所有没有烧烤这个必选项的约会都是耍流氓。
直到去年都还没看星星的冲动。
今年突然来劲了。
所以我不喜欢年轻女人,没劲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100.00%
嗯,回想了下,二十几年前我还真的不耐烦看星星。
要是哪个男生约我用看星星的借口,那绝对立刻出局了一一那时我真心实意的觉得,所有没有烧烤这个必选项的约会都是耍流氓。
直到去年都还没看星星的冲动。
今年突然来劲了。
那是因为 如狼似虎的年纪 都到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