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五章 (2)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1.89%
2、

关桃衣服破了,鼻青脸肿,流着血,在背后的一阵哄笑声里离开了会场。他听到背后有人骂:“缩头乌龟,缩货,来啊,再来打!”沈先生大声讲:“不要挑事体了,人家走了,事体就过去了,有力气,打东洋人吧!”

他回到小办公室里,心里堵得慌,羞愤难当。那一天,天气很好,一个个白色云头在天上悠悠地飘,日头也不再毒辣,是初秋里的一个好天,但他心里却充满了灰暗。为了让鼻血止住,他抬起了头,看见屋顶上一只大蜘蛛正在织网,那个黑色的角落似乎充满了邪恶的阴谋。他现在正像是一只可怜的蛾子陷在了蜘蛛网里,欲要振翅,却发现越挣扎,网得越紧。这蛛网里的每根丝都连着一只邪恶的蜘蛛,这里有师傅的绝情,那里有顺礼的不义,另外的,连着日本人的贪婪和许多的陷阱。而他笃信的仁义,只不过是蜘蛛眼里的美餐。他似乎看见一只只蜘蛛正狞笑着过来,要用更多的蛛丝把他缠得牢牢的,永世不得逃脱,让他化成蜘蛛的一部分,成为邪恶的养料,但他却无能为力,只有任凭命运的摆布了。

他想起了那个叫无常的东西,想起了那句老话:空景头。

几个月前,他不是这么想的。那时他觉得这个世界是可以对付的,只要足够聪明,只要行动和计划足够巧妙,便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是不是在另一些人眼里,他也是一只蜘蛛?一只好一点的蜘蛛?

他感觉到身上一阵疼痛,但他的心更加痛。他想过要去找徐顺礼,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但茫茫人海,如果他有意要躲起来,能去哪里找?他老家?想来徐顺礼已经很老练了,不会蠢到让他这么容易找到。但他是为了什么呢?邱明远定是许了好处给他的。但最终邱明远并没有拿到整个协隆,那个店,能分多少好处给他?不管怎样,这总是一条可以查的线索。但邱明远已经疯了,而他现在不想看到邱明远,也不想看到邱太太,他想起这两个人,都会感到恶心。

他很后悔自己做事的不谨慎、不周全。小时候打架也是那样的,激怒了,便顾不了那么多。但凡他对徐顺礼防着点,徐顺礼就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他自己也不会陷入那样的被动,法庭的资产冻结令也不至于下达,或者即使下达也不会维持那么久。那样,收购或许就能顺利完成。而徐顺礼没有那样的机会,没有了诱惑,也就不会背叛他,说不定今天仍旧在他身边。人有时是一念之差,一念地狱,一念天堂。可他对徐顺礼还在他身边这个假设不寒而栗。

他总算逃脱了牢狱之灾。这得感谢爱琦,感谢秀珍。他该怎么感谢爱琦?爱琦为他作了证,后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忙于应付眼前的困境,实在没有时间去孙家。况且他那天感觉到了林森握手的力道,爱琦的男人是明明白白地在宣示主权。他不晓得爱琦是否跟林森说了他们两人过去的事。以他和爱琦曾经的过去,他上门去道谢,真的好吗?可是,他屡屡被爱琦从绝境里救回,难道不应该去说一声“谢谢”吗?

他知道自己的生意是撑不下去了。他撑下去的最后一丝希望,随着今日那些人的拳头,都被打没了。他想挣扎起来,但这些人不会答应的。那些黑了他的钱去的人,那些要把他打倒的人,不管出于私心,或者公义,把他从这个行业扫地出门了。他破产了,欠了一屁股债。这些债,他逃不掉。

那,涵芬怎么办?他没有理由让她跟着他背负这些债务。

关桃这样胡思乱想着,涵芬下了班,过来了,看到他的样子,大惊失色,忙捧了他的头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关桃开始怎么也不讲,后来断断续续讲出来,涵芬为关桃委屈起来,哭了起来,倒让关桃也伤心起来,鼻子酸酸的。他抱了她小小的身体,反过来安慰起她来。

涵芬去打了热水来,给关桃洗了洗脸,又给伤口涂了红药水,就去忙晚饭的事情了。

关桃心里五味杂陈,不晓得怎么开口对涵芬讲出心里的想法。他不能伤了她的心,但他不能误了她的一生。

这些日子,加藤清男处于无比的欢乐与亢奋当中,他的头上扎着白布条,白布条上画着一笃血红的太阳,写着“必胜”,和水上一道在居酒屋里喝酒,欢庆帝国军队的胜利。桔红色的电灯光下,一屋子都是穿着和服或者西装的日本男人,有人站起来宣布:“今天,我们无敌的军队又向前推进了,支那军队望风而逃,关东军风卷残云,如入无人之境。”所有人欢呼起来,有人唱起了日本军歌,其他人一道跟上,端着酒杯,边唱边跳。

那是一幅令人振奋的画面!每天有大片新领地被征服,那是一片远远大于日本本土的土地,帝国的新边疆。身为日本臣民,怎不为此热血沸腾!

前些天加藤一直处于焦虑中。他对水上说,在上海,他无所作为。

除了砸了一家鸦片馆,他没有更加值得书写的壮举,对于一个立志成为青年领袖的人而言,这是不可接受的。他寻找龙华寺宝藏的计划断了线索,无从继续,一切都使他沮丧。可现在传来了石破天惊的捷报,他和所有日本人一样沉浸在自豪和欢乐之中,所有的事情都证明,一个属于日本的新世纪正在到来。所有日本人看他们中国邻居的眼神都开始透着警惕和鄙夷不屑,在乡军人会和自警团接到了命令,开始全天候警戒。

与日本人的亢奋相对应,上海街头不断有游行,呼吁全民抗日,抵制日货。这对在沪日本人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日本人很担心有一天中国人像大堤溃决般冲进家门。根据领事馆和海军陆战队的要求,在乡军人会开始在日本人聚居区附近设置岗哨,准备构筑街垒工事的材料,自警团成员夜里值班,关注街坊内中国人的动向。

加藤清男已经是自己小圈子的领袖,他们经常聚会,一起习武,谈论日本的崛起和强大,商议恢复武士荣耀的良策。他们生活在上海,几乎没有了语言障碍。现在,这些人混入到游行队伍中,不声不响,观察着,记录着。

有一天,水上秀雄对加藤讲:“今天在一个大学游行队伍中,带头的那个家伙,叫孙淳轩。”

“哦?这个名字好熟悉,记下来,调查他,或许将来有用。”

孙淳轩这一年大学三年级,留着长长的头发,戴着眼镜,外表与他的父亲一点不像。但骨子里还是很像,天生有领导能力。这一天,他在校园里朗诵一首诗。

我亲爱、广袤的国土,
白水黑山、森林无边
我亲爱、辽远的东北,
虽不曾亲睹芳泽
我知你美丽富饶
我亲爱、流离的同胞
虽不曾同一屋檐,
我们血脉相连


风光旖旎的草甸
被虎狼铁蹄践踏

被强暴的母亲
哭声凄惨
被撕裂的国土
高声呐喊
醒来吧 我的国家
奋起吧 我的中华
举起你的刀剑
点燃我的热血
把强盗赶出家园!

好几个人听得热泪盈眶。有人问:“淳轩,这是你刚写的?”

“不是,不是我写的,一个叫铁夫的诗人写的,我问一个朋友抄来的。”

“铿锵有力,用情至深,好一个热血男儿!”

“我听人说,诗人不是男的,是一个很秀气的女孩子。”

“啊,女孩子,这名字?”

孙淳轩点点头说,笔名嘛。其他人说,真不可思议。

下午,孙淳轩去麦特赫司脱路参加一个会议,筹备新的示威游行。主持会议的正是李柔然老师。

李柔然逃脱了大逮捕之后,去外地躲藏了一段时间,等到风声过去,又回到了上海。作为被共产国际开除的人,随时可能被作为叛徒铲除掉,所以不得不仍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朋友给他提供了一个教职,他用了化名教书,倒也衣食无忧。数月之后,一个文学界的泰斗级人物发表了一篇文章《为了忘却》,里面提到了那次大逮捕后被杀了的与他有关的几个朋友,引起了当时中央领导人的注意。那时中共中央在上海已几无立足之地,外围成员星散,亟需有人加入进来支持工作。不知他们是怎么找到的李柔然,总之,李柔然又重新回到了组织中。李柔然新领导的资历比他差得远,他也明显感觉到对他的种种不信任,但作为职业革命者,他终于又回到了这个组织中,心里还是感觉欣慰。

这位职业革命家当前的中心任务是组织学生,发动群众,揭露南京政府与帝国主义沆瀣一气出卖工农、出卖国家的本质,呼唤人民组织起来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保卫苏联。

李柔然的老师白教授已经去了苏区。离开上海前,他去送别老师。老师屋子的客堂间有些暗。师娘给小李倒了一杯水,小李谢过了师娘,听到老师剧烈咳嗽起来。老师的肺病时好时坏,断断续续,小李对此相当担忧,因此讲:“先生,您这个病到了那边有好医生吗?”

“不怕,这就是个老毛病,死不了。”老师的眼睛在眼镜后面炯炯有神,他的面色有些苍白,但带着微笑。

白教授这些年起起伏伏,担任过党的核心领导,又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逐渐成为核心中的边缘人物,但他好像不以为意。

“牧之啊,你现在也是老革命了。”牧之是李柔然的字,“其他事情,我不提醒了,但我要给你一个忠告,要始终服从组织,不折不扣执行组织决定。”

“是,学生谨记。不过……”

“不过啥?”

“还是不讲了吧。”

“讲吧,你我师生,现在是私下会面,可以摊开来讲,不要有顾虑。”

“好吧,那我就讲了,讲错了先生批评。这几年来,党的工作基本是在共产国际领导下开展的,党的领导人的任命也要经过共产国际的批准,有些事体我了解不多,但是您一定了解,我认为,我们党的独立性受到了损害,有很多政策,脱离了我国的实际。还有,我们革命,到底是为了中国,还是为了苏联?”

“你这些话,到我为止,在其他地方、其他场合、其他人面前一个字都不能说,明白了没有?”

“我明白。我是不吐不快啊。我们为此遭受了重大损失,很多人白白失去了生命。”李柔然说得动情了,眼眶红了。

“我明白我明白,牧之,我晓得你的心情。但是作为一个党,我们必须有统一的纪律,作为党员,必须无条件服从组织,这是没商量余地的,否则我们这个党就是没前途的。”

“是,我就是想和您讲讲,讲讲心里会好过一点。”

“好,这个屋子讲讲没关系。你刚刚讲的问题,我不是没想过,我想很多知识分子出身的革命者,包括我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中国的复杂性,我们也许走了不少弯路,有时候付了过于惨重的代价。然而,无论是做对了,还是一时做错了,我想,后世的人都会明白,我们这些人,是作为一个整体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做了牺牲。如果他们会记得我们牺牲的初衷是为了民族的光明未来,我便心满意足。”

数月后,白教授在福建被逮捕,辗转关押数地后,年底前被处决了。
 
最后编辑: 2020-11-29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93.16%
看到现在,有一丝丝担心,关桃会不会借日本人的势力卷土重来?要那样的话,心会碎一地
我恰恰相反,感觉关桃和日本人的协议更像是扑向关桃的下一个巨浪。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恰恰相反,感觉关桃和日本人的协议更像是扑向关桃的下一个巨浪。
是啊。我的意思是,读到现在,关桃除了让日本人架起来烤,好像没路了啊。往好处想,会不会关桃后来加入中共,卧底日本人里。就希望这么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有闯劲有能力的年轻人能有个好的归宿,无论是事业上还是感情上。乱世乱世,不知道他是毁灭还是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枭雄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93.16%
是啊。我的意思是,读到现在,关桃除了让日本人架起来烤,好像没路了啊。往好处想,会不会关桃后来加入中共,卧底日本人里。就希望这么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有闯劲有能力的年轻人能有个好的归宿,无论是事业上还是感情上。乱世乱世,不知道他是毁灭还是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枭雄
关桃到目前都是有爱国心的商人,但政治党派好像谈不上。我总想龙华寺不知道还会不会带给关桃机缘?

一起继续等文。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1.89%
关桃到目前都是有爱国心的商人,但政治党派好像谈不上。我总想龙华寺不知道还会不会带给关桃机缘?

一起继续等文。
我们小时看露天电影,喜欢看八一电影制片厂的,那个闪闪发光的五角星厂标一出来,就莫名兴奋,因为这天有得看一场好人坏人的电影了。有些电影看了好几遍,还是津津有味,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