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福以来最左政府?拜登对经济的影响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65.67%

罗斯福以来最左政府?拜登对经济的影响没你想的大 (ZT)​


无论政治的钟摆如何摆动,经济有它自己的想法。

1月20日,78岁的拜登宣誓就职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上任第一天,拜登即签署了涉及“新冠危机、经济危机、气候危机和种族平等危机”四大危机的17项行政命令,比前4任总统都还多。拜登已提出了总规模1.9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合并12月的9000亿美元,拜登首个财年的财政刺激规模已经高达2.7万亿美元。

《巴伦周刊》称,拜登可能会带来一个自罗斯福以来最左倾的政府,但无论政治的钟摆如何摆动,经济有它自己的想法。


我们以史为鉴。

《巴伦周刊》创始人克拉伦斯·W·巴伦一生都在等待卡尔文·柯立芝(美国第30任总统)。这位1924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既是自由放任经济学的真正支持者,又是一位极其诚实的政治家,相比同样信奉自由放任经济学却丑闻缠身的哈定(美国第29任总统),柯立芝难得把二者结合了起来。

《巴伦周刊》称柯立芝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是“政治和经济常识的彻底性胜利”ーー在他的任期内,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123.26点上涨至313.86点,涨幅近155%。

八年后,在经历了一场经济灾难之后,美国出现了一次重大的左倾,反对柯立芝的富兰克林·D·罗斯福上台。《巴伦周刊》当时警告说,民主党人是“公共所有制”(public-ownership)的狂热支持者,罗斯福也的确开创了大政府时代。然而,在罗斯福的第一个任期内,道琼斯指数从53.84点飙升至185.96点,涨幅为245% ,远远超过柯立芝在任时期的涨幅。

如果要说明总统与其任期内股市表现之间的关系,那就是时机决定一切。

以赫伯特·胡佛为例,他上任时股市达到了柯立芝执政时期以来的峰值,当股市崩盘后,随之而来的是大萧条。战争和疾病也给其他总统带来过大麻烦,这意味着所有的政府都受制于更大的全球性力量,这些力量往往会破坏即使是最周密的经济计划。《巴伦周刊》曾称赞说,“从来没有哪位总统比胡佛对经济学的理解更彻底”。

但1929年的股市崩盘和大萧条如此严重,以至于胡佛几乎没有采取行动的余地,他也因此在之后的大选中输给了罗斯福,让《巴伦周刊》沮丧的是,罗斯福推行的政策后来持续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包括哈里·杜鲁门和他的“大政府时代”那八年。

但是政治的钟摆最终会摆回来,从那时起,美国政治一直在右派的极端自由放任和左派的大政府之间来回切换。虽然同样是共和党人,但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和柯立芝不一样,他任期内标志性的成就是一个庞大的政府计划——州际公路系统。《巴伦周刊》认为他是一个有能力并且正直、能够收拾民主党留下的烂摊子的人。道琼斯指数在艾森豪威尔任期内表现也不错,在他任期的头四年里上涨了65%,从288点上涨到475.90点。

市场对约翰·F·肯尼迪的看法也不错,尽管《巴伦周刊》认为他的“新边疆”施政方针其实是在炒“罗斯福新政”的冷饭,“新边疆”的目标是“延长失业补偿金发放时间,援助经济不景气地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截止到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遇刺时,道琼斯指数上涨了12%,从634.37点上涨到711.49点。照这个上涨速度,如果肯尼迪能任满四年,道指将会上涨41%,达到895.31点。

有时候,总统的意识形态倾向与经济效果没有多大关系。《巴伦周刊》曾称林登·约翰逊是“现代福利国家”的伟大支持者之一,理查德·尼克松“对经济有益”,但事实证明,这些评价并不重要。两人在任时期的经济表现都与一场不受欢迎的战争有关(越南战争),在尼克松任期内经济表现还与全球石油危机有关。

1976年时《巴伦周刊》的Up & Down Wall Street专栏作家还将杰拉尔德·福特描述为“最后一位信奉自由放任经济的总统”,而吉米·卡特则是“一位重生的‘新政’拥护者”。但罗纳德·里根在1980年接过保守派的火炬,推出了一项经济计划,减税并缩减政府开支,并承诺降低“政府监管带来的成本和负担”。

然而,老布什做出的“不增税”的大胆承诺并没有让阿贝尔森信服。(1988年10月,这位专栏作家宣称,如果布什当选总统,他将增加税收。)比尔·克林顿以温和派民主党人的身份参选,在阿贝尔森看来,这只不过意味着他“不想敲富人的竹杠征收重税,倾向于缓缓图之”,而克林顿确实提高了富人的税收。

小布什上任后迅速降低了税率,阿贝尔森在当时的文章中写道,“他的税收措施是应对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权宜之计”。2008年,可怜的胡佛又被拉回到政治辩论中,当时专栏作家吉姆·麦克塔格写道,“巴拉克·奥巴马对富人增税,将财富重新分配给穷人和中产阶级,看起来他想重蹈胡佛的覆辙。”

《巴伦周刊》对2016年大选的两位候选人没有特别非黑即白的选择。正如《巴伦周刊》在当时的文章中所说的那样,希拉里·克林顿并不是标准的“新政”拥护者,唐纳德·特朗普也绝不是典型的自由放任经济拥护者,他呼吁对中国征收关税,并“坚决拒绝解决不断膨胀的福利成本”。

后来《巴伦周刊》是如何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的呢?

《巴伦周刊》在2016年3月的一篇文章中“评估了两位候选人在税收、支出、贸易以及其他直接影响市场的问题上的立场”,并得出结论认为,克林顿“是两位候选人中对投资者更友好的一位”。

事实证明,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投资者的收益也还不错,即便是在疫情期间,股市也创下了纪录。现在,乔·拜登可能会带来一个自罗斯福以来最左倾的政府。

钟摆再次摆动起来,经济是否会在意谁当总统还有待观察。
 

Long Vacation

狮子大开口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67.82%
股市高涨不能算成就,
恰恰是未来的隐患。

经济没搞好,导致美联储成倍发钞,
继而股市狂涨,贫富差距拉大。

这样才会造成左倾的拜登上台,
寄希望他减少贫富差距。

这两种政策取向的不断摇摆,
是好是坏?留待时间来验证。

最终如果没有好的结局,
我们也不能单怪其中的一种倾向。

人老了,也会在新陈代谢的旺盛程度的选择上,
陷入类似的两难。

太快早死,太慢衰竭。
天要亡美,最终只能用这种方式。
 
最后编辑: 2021-01-21

gjw8060

President-Elect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100.00%
股市高涨不能算成就,恰恰是未来的隐患。

经济没搞好,导致美联储成倍发钞,继而股市狂涨,贫富差距拉大。

这样才会造成左倾的拜登上台,寄希望他减少贫富差距。
和尚,先给你女儿、女婿征重税;
来减少他们和贫困人群的差距
 

Long Vacation

狮子大开口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67.82%
和尚,先给你女儿、女婿征重税;
来减少他们和贫困人群的差距

我们的父辈,为了两弹一星国家真正的独立,而被动牺牲自己的利益,
当年中国经济采取了故意违背比较优势的发展模式,先发展重工业,然后发展轻工业,
因而大半辈子过着低水平的生活。

我们的子女,也可能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忍受暂时的损失,对此他们好像没有怨言。

想想我们这代,衣食无忧,是最幸运的,
就像你,明显就是地主家有余粮,余粮太多,
既能支持特朗普,同时还支持网友宇航员。
 

dav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61.49%

罗斯福以来最左政府?拜登对经济的影响没你想的大 (ZT)​


无论政治的钟摆如何摆动,经济有它自己的想法。

1月20日,78岁的拜登宣誓就职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上任第一天,拜登即签署了涉及“新冠危机、经济危机、气候危机和种族平等危机”四大危机的17项行政命令,比前4任总统都还多。拜登已提出了总规模1.9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合并12月的9000亿美元,拜登首个财年的财政刺激规模已经高达2.7万亿美元。

《巴伦周刊》称,拜登可能会带来一个自罗斯福以来最左倾的政府,但无论政治的钟摆如何摆动,经济有它自己的想法。


我们以史为鉴。

《巴伦周刊》创始人克拉伦斯·W·巴伦一生都在等待卡尔文·柯立芝(美国第30任总统)。这位1924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既是自由放任经济学的真正支持者,又是一位极其诚实的政治家,相比同样信奉自由放任经济学却丑闻缠身的哈定(美国第29任总统),柯立芝难得把二者结合了起来。

《巴伦周刊》称柯立芝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是“政治和经济常识的彻底性胜利”ーー在他的任期内,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123.26点上涨至313.86点,涨幅近155%。

八年后,在经历了一场经济灾难之后,美国出现了一次重大的左倾,反对柯立芝的富兰克林·D·罗斯福上台。《巴伦周刊》当时警告说,民主党人是“公共所有制”(public-ownership)的狂热支持者,罗斯福也的确开创了大政府时代。然而,在罗斯福的第一个任期内,道琼斯指数从53.84点飙升至185.96点,涨幅为245% ,远远超过柯立芝在任时期的涨幅。

如果要说明总统与其任期内股市表现之间的关系,那就是时机决定一切。

以赫伯特·胡佛为例,他上任时股市达到了柯立芝执政时期以来的峰值,当股市崩盘后,随之而来的是大萧条。战争和疾病也给其他总统带来过大麻烦,这意味着所有的政府都受制于更大的全球性力量,这些力量往往会破坏即使是最周密的经济计划。《巴伦周刊》曾称赞说,“从来没有哪位总统比胡佛对经济学的理解更彻底”。

但1929年的股市崩盘和大萧条如此严重,以至于胡佛几乎没有采取行动的余地,他也因此在之后的大选中输给了罗斯福,让《巴伦周刊》沮丧的是,罗斯福推行的政策后来持续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包括哈里·杜鲁门和他的“大政府时代”那八年。

但是政治的钟摆最终会摆回来,从那时起,美国政治一直在右派的极端自由放任和左派的大政府之间来回切换。虽然同样是共和党人,但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和柯立芝不一样,他任期内标志性的成就是一个庞大的政府计划——州际公路系统。《巴伦周刊》认为他是一个有能力并且正直、能够收拾民主党留下的烂摊子的人。道琼斯指数在艾森豪威尔任期内表现也不错,在他任期的头四年里上涨了65%,从288点上涨到475.90点。

市场对约翰·F·肯尼迪的看法也不错,尽管《巴伦周刊》认为他的“新边疆”施政方针其实是在炒“罗斯福新政”的冷饭,“新边疆”的目标是“延长失业补偿金发放时间,援助经济不景气地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截止到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遇刺时,道琼斯指数上涨了12%,从634.37点上涨到711.49点。照这个上涨速度,如果肯尼迪能任满四年,道指将会上涨41%,达到895.31点。

有时候,总统的意识形态倾向与经济效果没有多大关系。《巴伦周刊》曾称林登·约翰逊是“现代福利国家”的伟大支持者之一,理查德·尼克松“对经济有益”,但事实证明,这些评价并不重要。两人在任时期的经济表现都与一场不受欢迎的战争有关(越南战争),在尼克松任期内经济表现还与全球石油危机有关。

1976年时《巴伦周刊》的Up & Down Wall Street专栏作家还将杰拉尔德·福特描述为“最后一位信奉自由放任经济的总统”,而吉米·卡特则是“一位重生的‘新政’拥护者”。但罗纳德·里根在1980年接过保守派的火炬,推出了一项经济计划,减税并缩减政府开支,并承诺降低“政府监管带来的成本和负担”。

然而,老布什做出的“不增税”的大胆承诺并没有让阿贝尔森信服。(1988年10月,这位专栏作家宣称,如果布什当选总统,他将增加税收。)比尔·克林顿以温和派民主党人的身份参选,在阿贝尔森看来,这只不过意味着他“不想敲富人的竹杠征收重税,倾向于缓缓图之”,而克林顿确实提高了富人的税收。

小布什上任后迅速降低了税率,阿贝尔森在当时的文章中写道,“他的税收措施是应对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权宜之计”。2008年,可怜的胡佛又被拉回到政治辩论中,当时专栏作家吉姆·麦克塔格写道,“巴拉克·奥巴马对富人增税,将财富重新分配给穷人和中产阶级,看起来他想重蹈胡佛的覆辙。”

《巴伦周刊》对2016年大选的两位候选人没有特别非黑即白的选择。正如《巴伦周刊》在当时的文章中所说的那样,希拉里·克林顿并不是标准的“新政”拥护者,唐纳德·特朗普也绝不是典型的自由放任经济拥护者,他呼吁对中国征收关税,并“坚决拒绝解决不断膨胀的福利成本”。

后来《巴伦周刊》是如何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的呢?

《巴伦周刊》在2016年3月的一篇文章中“评估了两位候选人在税收、支出、贸易以及其他直接影响市场的问题上的立场”,并得出结论认为,克林顿“是两位候选人中对投资者更友好的一位”。

事实证明,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投资者的收益也还不错,即便是在疫情期间,股市也创下了纪录。现在,乔·拜登可能会带来一个自罗斯福以来最左倾的政府。

钟摆再次摆动起来,经济是否会在意谁当总统还有待观察。
下一步都左了。想起裴多菲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现在没有自由了,都隔离了。 还是命和情最重要。 哈哈!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65.67%
下一步都左了。想起裴多菲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现在没有自由了,都隔离了。 还是命和情最重要。 哈哈!
其实所谓精神层面的更高需求还是需要物质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做到。

命和情先满足了俺们的第一需求啊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