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代(12)一一39年前的一段回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三十年同学聚会, 见到小陈同学。却颇为惊讶, 岁月沧桑布滿脸颊, 还梯了一个光头。穿件短袖衬, 开怀不系, 似市侩人物。不言不語, 又似人生遭遇过极大变故。

陈同学当年岁数小, 身材又瘦弱。大家都照顾他。那时小陈同学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 自己当年曾是他的字迹爱好者。后来与他探讨多次, 也带出不同思维和风格技巧, 个人得益非浅, 回味无穷。后得知他的字体来源于《快写钢笔字帖》, 于是也买一本, 经过几年的模仿, 才有今日令自己小有得意的字迹。但与陈同学相比自知仍有差距。

小陈同学温和有礼, 似乎总在思考问题。入学第一年住在我的上補, 当年曾不辍地阅读名著《悲惨世界》, 每天睡前读几章, 令人敬佩。还与他探讨过主角冉阿让。曲折的人生都让我们叹息不止。

毕业后各奔东西, 也沒有再見面, 只是后来听说, 他毕业分配到远郊, 离家很远, 上班很辛苦。再后来听同学说起他与领导搞得一团遭。九九年我出國前, 曾給他打过一次电话。他当时心情很不好,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只說了一句话: "我这一生算是废了。"

多年过去, 往事随云走。有时还想起他, 也不知大时代的潮起潮落, 是否在他飘逸的字迹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

夜晚凉风习习, 与小陈同学坐在台阶上, 已是三十多年后。同学会上陈同学默默無语。这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微夜风,慢慢打开话匣。他回忆着自己这三十年漫长岁月,起起伏伏,只觉得百感交集,一时淡然,一时悔愧,他说道: "百般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啊。"

我提起当年他的钢笔字, 却只见陈同学微微皱眉,面色漠然,只有眼眸中仿佛亮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沉默片刻後,他娓娓道來, "我這一生, 成也字迹, 败也字迹。"

原來当年工作, 他仍喜在办公桌上的紙片练字, 隨手写些支言片语, 过后又未及時扔掉, 可能被领导看到, 涉及领导某些隐私。领导不喜, 随旁敲侧击, 又连带讽刺打击。当年也是离家又远, 事事不順, 年轻气盛, 随与领导对着干, 于是愈演愈烈。

小陈同学坐有片刻,摩挲了一下双手,不覺歎了一聲,说道: "如果那时候心气和平,也許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传奇,放在小說里演绎也是可以传唱千年的,只可惜,用人生进行了一场豪赌,导致今日这般模樣"。

小陈同学說道: "十六年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一场大变故的滋味。但是等到事情回到眼前,才觉得,那滚烫剧痛,如同地狱一样的感觉,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在这一刻,就如油锅里滚开的沸油一样,翻滚奔腾不止, 刻骨铭心 !"

当年他的领导指著他的鼻子骂道: "我今日就告诉你,梦要回家悄悄地做,出来在大街上说梦话,就好比白日逛街光屁股,遇见看你不顺眼的,是要死人的。"

小陈气愤不过, 在工作上也與领导对着干。那时他负责人员陪训, 如果领导参加, 那他开口一讲,领导就大皱眉头,原来他故意讲述的不是什么陪训內容,只是夹杂几个陪训內容的说辞, 说起来长篇大论离题极远,偏偏又故意操着磕巴的语音,用着艰深的词汇,凭着混乱的逻辑,说着晦涩的偏门。而且不厌其烦,转而又从头开始讲述。一件件说来, 听得那领导和学员心情莫名的烦躁。

小李同学平靜地说: "当年领导也做过许多令人齿冷的事情。当时恨他恨得要死。"

說到這裏,他感歎道:

"那一年的冬夭,夭寒地冻。我出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我累了。終于下決心辞职, 弃了铁饭碗。当时是个天大事情。"

小陈繼續說道: "那时一下子放松,好像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又像甩掉了沉重的枷锁。父亲告訴我, 从原本总是充满血丝的眼睛中,竟透出一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有時臉上也微微漾起一丝笑容。"

我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后来怎么样?"

說到這裏,他悵然一歎, "唉,后来一段时间倒是出门转了一转,发现世界真是大,我这漫天的怨气到了外头,遇到滚滚而来的风刀霜剑, 真连小孩儿斗气都算不上。"

我想了想,道:“既然換條路,那總是要試上一試的啊。”

小陈同学有些沮喪地说: "后来換了两个工作, 都沒做长。最后也不干了, 就宅在家里, 好似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

這麼一說我有些惊诧: "什么也不做, 怎么生活?" 转瞬立明其意,這在北美也常见, 有些人就不愿工作, 每日宅在家中上网。日久便习以为常。

小陈后来说: " 父母留下一门市房, 出租月入三千以此为生"。

那时小陈不知想到什麼,神色有些異樣, 眉宇間露出幾分懶撒之色......
........

此次相谈已是几年前了。小陈同学从来不上微信与同学聊天。也不知如今是否还安好?

唉!这个时代,想要真正的偏安一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为自己找寻一叶之舟,不至于倾覆罢了!

街上行人千千万,人人都有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故事。想那许多出色的人物其实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时也命也运也,让他们迅速的划过了历史长河,并没有留下灿烂的痕迹。但如果命运稍微转一个弯儿,或许这些人都能冲天而起,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小陈年轻时的境遇,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我还很羡慕小陈现在的状态,有间门面房收租,可以无欲无求的慵懒。
 

0706

自定义头衔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无欲无求的慵懒。“ 都还年轻,就无斗志?
从大学时代到作者发帖,匆匆近30年已过去。小陈不但年轻有为,而且有门面收租,可以选择不需要斗志了。这就是我为什么提名他凡尔赛文学金奖。想想我自己,当年努力工作,努力读书,努力办理移民,现在又努力读书,读完书又找工作,循环往复无穷尽也,不就是为了有选择不需要斗志的生活的权利吗?小陈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实在令人羡慕。

看来前些天网址确实抽风了,不只我一人重复发了许多贴,别人也这样发了。。这样,,,我就不觉得那么尴尬了。。给大家造成不愉快地看帖体验十分抱歉。请楼主高抬贵手,帮我删贴。
 
最后编辑: 2021-03-17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