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钱,会让阴间通货膨胀吗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中国哪里最能捕捉到当下最时尚的产品?



有人觉得是时装秀,有人觉得是新品发布会。但如果这几天你留意一下扫墓的人就会发现,他们烧给先人的祭品,就有当下最时尚的产品。



当他们在回城的路上堵得水泄不通时,给先人烧的一大堆东西估计才慢慢烧完,彻底化成灰。



这时候先人们就可能躺在新款的按摩椅上看电视,玩着手机和电脑,吃着炸鸡和汉堡,再数数黄金和元宝。阴间阳间,都是充实的一天。





手机房车美人,什么都能烧






中国人对祖先殷切的关爱,从烧的祭品中就能看出来。阳间有的一切,孝顺的商家们都能想方设法复制一份,方便扫墓时送过去。



2017年《法制日报》记者就发现,在网上除了能买到冥币、黄纸、金元宝外,还有15元的“冥府电脑”、6.5元的“冥府饮水机”、6.5元的“冥府厨具消毒柜”,可能是担心“黄泉”也有水质问题。



活人得不到的一切,死后就会变得轻而易举。清明烧给老祖宗一套“三层别墅”,只要九块九,房前有游泳池,门前站着保安,阳台上还有个小三。最重要的是,为了让老祖宗安心,这座别墅还自带房产证。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想让先人们过上梦寐以求的不劳而获的生活,就可以买商家推出的纸保姆、后勤、门卫,一切需要的劳动力都可以配齐[1]。



当然,如果你留意过早几年的新闻,会发现当时的孝子贤孙们比今天想得还周到。2005年《新快报》报道,在清明节就有人给先人焚烧纸糊的“二奶”、“美女”,贴心的子孙还会烧“伟哥”。



为了让先人在地下也能好好地遵守计划生育政策,不给自己随便弄出个弟弟来,他们还会附带着烧上安全套[2]。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夏威夷大学人类学教授柏桦分析说,这种给先人送安全套的做法,很可能是源于一些“鬼孩子”的传说。在一些流传的鬼故事中,鬼孩子由死者所生,会对生者不利,所以生者就得时刻防着点[3]。



柏桦从90年代末就开始研究中国烧纸钱、纸物的现象,他把这些写进了《烧钱: 中国人生活世界中的物质精神》中。他发现,中国人在祭祀时烧钱烧物,夹杂着“虚荣心、幻想、时尚和欲望”。虽然冥器是纸糊的,但欲望却是真的。



烧给祖先的东西,其实都是现实的投射。这里有现代电器(电脑、空调、冰箱、彩电、手机等);有身份地位象征(学历、无限透支信用卡、股票、存折等);有大件奢侈品(别墅、豪华轿车、游艇等);有娱乐器材(麻将、跳棋);甚至还有仆人、私人保镖、警犬、飞行员和私人医生[3]。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在2005年广州某墓地,很多人在买纸飞机时就要求带上飞行员,因为去世的亲人可能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更不会驾驶飞机了[3]。



但是据说,现在烧iPhone已经不用带技术员了,因为乔布斯已经亲自去了。



但这些跟烧钱比起来都不算什么。80年代之后,中国对祭祀习俗的管制放开,冥币也再次火热起来。21世纪初,柏烨在成都就发现过面额为80亿的巨大钞票[3]。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80亿什么概念呢?就是每天你花500万在北京五环买套房,要买四年多才能花完这笔钱。但大家好像完全不担心先人花不完钱,一次能烧好几百个80亿。





烧个宝马香车,也是清朝人玩剩的






不过,在阴间的祖先也不是一直都过着这么衣食无忧,只操心如何花钱的日子。



在先秦时期,人们对死后世界的想象并不明晰。他们曾想象那里是“黄泉",是一个地下水世界。但没有更具体的记载[4]。



秦汉之后,人们才渐渐想象出“阴间”的样子。当时人们认为阴阳属于不同的世界,由不同的官员掌管。于是随葬品中还有像在阳间一样的通关文书,也就是“告地书”,上面会写明日期、死者姓名、籍贯等,让逝去的亲人不被当做黑户[5]。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到了东汉,为了让死去的先人能被阴间接纳,人们还会附上“买地券”,好让祖先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由于生产力不发达,早期的陪葬品非常少。为了让祖先在地下也能勤劳致富,他们还会陪葬些劳动工具。比如在距今六、七千年前的浙江马家浜遗址,考古发现的三十多具骨架中只有六具有随葬品,随葬物也是鼎、罐、斧等,以及少量装饰[6]。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什么时候祖先能定期收到汇款了呢?要到魏晋之后。



考古学家发现,魏晋南北朝时已经有了纸钱,唐代就已经盛行。白居易有首诗说,“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累累春草绿。”就是指当时烧纸钱非常普遍[7]。



要知道,中国最早的纸币是北宋初年的四川地区出现的“交子",历史学家就认为,纸钱冥钱的长期使用,对纸币的产生有很大影响[8]。阴间的祖先,确实先阳间一步获得了货币自由。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不过,即便如此,当时人们还是更关心祖先的穿衣打扮,享乐消费都没那么多。



纸扎的祭祀用品,最晚在唐朝就已经有了。当时主要包括一些纸鞋、纸靴、纸冠、纸帽、纸腰带、纸棺等。宋代时有了专门为死者制作冥器的作坊,在中元节前几天就会售卖“冥器靴鞋、幞头帽子、金犀假带、五彩衣服。”



但是进入明清之后就不一样了,这时随葬的实用物逐渐减少。在清代,冥器可以全副一起制作,包括宅第、车马、玩器等,祖先在地下也能过上豪华享乐的生活了。



最神奇的是,江南一个女子去世了,她的义父让巧匠制作了一个美男子,“衣冠楚楚,翎顶辉煌”,许配给她做鬼婚[6]。现在的清明节烧纸房子、烧纸仆人,其实都是人家清朝人玩剩下的。



这还不是最周到的。在浙江湖州,“死者一断气,就在门前焚烧纸糊的轿子,前后两个纸轿夫……放置于稻草上点火以使他们抬着死者的灵魂悠然西归。”而在宁波的大户人家,灵柩上会扎白花球,立一纸扎白鹤,冠带、纸扎仆婢都烧了再上路[6]。



从上路到阴间,每个关键节点都有人想好了怎么打点,先人连路都不用自己走,逢年过节还有时髦的礼物,阴间的这种“好日子”也就是近几百年才有。





给阴间送这么多钱,会通货膨胀吗






但是,总会有更较真更周到的人,会仔细想这些钱到底有没有用,能不能流通,怕先人们再次过不上好日子。



2005年,广东汕头的黄先生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在父亲去世一周年的时候,他到一家冥器店买纸钱。这里的纸钱非常漂亮,不仅印刷精细,还有金属的光泽。



但当他去香炉前焚烧的时候,有个老人却告诉他,他买的冥币是假的。因为传统冥币的金银箔纸是手工把锡纸贴在纸上制成的,而黄先生买的冥币上面的金色却是印刷上去的,这些钱虽然看起来漂亮,但是根本不会在阴间流通,烧了也没用[3]。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现在,中国人祭祀的世界里,真与假的界限已经变得模糊了。



人们常常把冥器说成“骗死人用的”,不管制作多粗糙都认为在阴间有用,现在却又有人说,冥币也有假的。而另一方面,为了能让先人们在地下也能看到最时髦惊艳的表演,他们又不满足于烧个纸人给祖先,直接请来了脱衣舞团在坟头蹦迪。



时髦的外来商品、日益粗糙的冥器制作,让很多人开始怀疑祭祀还有没有仪式感,祭品还有没有用。更有人慎重其事地开始担心大面额冥币会导致通货膨胀的问题。



其实,如果想明白阴间是阳间的镜像,就不会再为此担心了。因为这样的话,货币原理在阴间也能通用。



货币要怎样才能通用呢?齐美尔在他的《货币哲学》中谈到, 货币是一种建立在信任上的机制。只有人人都信任这种货币时,货币才能流通。



因此,一般的国家都会有中央银行,来统一印制钞票,地方和个人印制的钞票基本无法流通。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私人印制钞票通常会产生很多问题,中国历史上就有这样的例子。比如在西汉末年,王莽曾经三次改革币制。除五殊钱外,又造大钱,每次滥发大钱,就会破坏原有的货币市场,钱也变得不值钱[9]。



冥币也是一样,因为没有统一的标准,随便在上面印的数字,其实一点效力也都没有,更不至于造成通货膨胀。



所以,你费心买的超大面额冥币,不管是几万几亿还是几十亿,到了那边,也就是变成了灰而已。不过,他们有没有可能把“纸灰”当成货币流通,实行“灰本位”,那就不知道了。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7.23%
其实这样也好,你也就不必操心到底是给太爷爷烧人民币还是美元还是“冥府通用货币”了。国家禁止使用人民币样式的冥币,完全不会影响太爷爷该收到的钱。



就算你担心很多地方不让烧纸也没关系,给阴间汇款的方式也在升级。在杭州某陵园附近,一家祭祀品商店还出售某宝的“收款码”。扫一扫,上面就会出现“天地转钱宝,扫一次,收一亿”字样[10]。



可能有天就会出现种新说法:真正孝子贤孙,都会顺带烧上自己的支付密码。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